第一百六十章 托帕虎

  第一百六十章若说李逸此时的实力到底如何,整个魔狱也只有愚伯这种绝顶高手能够看出来了,其他的魔将,恐怕还真会将他当成可以随意灭杀的蝼蚁,毕竟,他的境界太低了,魔兵后期的境界实在不够看,但是,若有人看穿李逸的真实修为,那表情定会大变。
  此时,看穿李逸真实修为的愚伯就很满意,不过,却没给李逸任何帮助,反而,打起了擦边球,对着李逸笑道:“呵呵,你小子也别在我这里诉苦了,我就一个老头子,唯有能帮你的就是让你随便进出血腥之都,其他的我就帮不到,你自己看着办吧….”
  “唉,您说,我就一个孤苦伶仃的穷家小子,背后又没有势力,手中又没有**,在这魔狱更是无依无靠,好不容易遇到个故乡前辈,没想到….唉”李逸哀声叹气,一脸的无奈,不过心中却在暗骂:“帮不了?凭你的身份还帮不了,真是为老不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真是实打实的老混蛋!”
  关于愚伯的真实身份,李逸也不清楚,不过,他可不信对方只是个看门人!
  虽说血腥之都是魔狱中的第一势力,但也不可能请动一名巅峰魔将去看门,若是如此,那不是将魔狱中的四大狱主贬得一文不值了么,要知道,那四人加起来也没有这看门老头厉害啊,若真让他看门,那不是当面打四大狱主的脸么?这种事情,怕是无人敢做吧。
  此外,根据李逸的观察,这进出的血腥之都的魔头都对愚伯格外客气,而且,更为诡异的是,境界越高的魔头越是对他恭敬,那种眼神就像看着平民见了君主一般。
  李逸猜想,这愚伯的真实身份,极有可能是血腥之都的最高层之一,更有可能是那个可爱统领的老爹……当然,这也只是李逸的想法,只能想不能说,免得出了误会。
  再次听到李逸诉苦,愚伯当场就佯怒了,老脸发黑的看着李逸,道:“好小子,你这话的好像老朽真是个不讲人情的老顽固啊!”
  不过,此话刚一出口,他就笑了,对着李逸大笑道:“哈哈,好小子,看你这番模样,难不成真想赖在老朽这里不走了?若真如此,你就倒霉了,哈哈哈哈。”
  “倒霉?怎么会倒霉呢?”李逸皱眉,不知道愚伯何来这一说法,不过,待他放出神念的瞬间他就知道了,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十里之外,竟有一名魔将初期高手杀来,口中还大吼要找魔甲君主决斗,在其生后,还有大群的魔兵强者,阵势浩荡。
  “这狂狱的魔头还来得真快,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赶来了,还点名找我,难不成真的认出我了?”
  李逸愕然,若是没有记错,他再灭杀红头的时候,四周乃是无人,凭他的手段,即便是魔将强者也不可能隐藏的了啊,怎会暴露呢?
  然而,李逸却不知那敛息丹的神妙,一旦服用,整个人的气息将收敛到极致,非巅峰魔将不可识破,强效无比,他虽然也很强大,但还是比不上巅峰魔将,所以未能发现端倪。
  “你啊…..”愚伯苦笑的看了看李逸,“先去内殿休息吧,放心修炼,这里的事儿就交给我了,我虽老了,但余威还在这里,这群人翻不起大Lang的,快进去吧。”
  狂狱的人来了,带着数十名魔兵后期的以上的高手前来,要彻底灭杀李逸,阵势之大让得愚伯都皱眉,开口让他先走。
  “只是一群小虾米罢了,岂能劳烦愚伯出手?”李逸摇头,没有离开,反而揉了揉手,一脸笑意的说道:“这是血腥之都的地盘,他们要来找我那就按章办事吧,我想我还是能接下来的,只是…..唉,我是个穷孩子,这**啊…..唉。”
  对于狂狱的报复,李逸是彻底无视了,若是忌惮他也不会动手杀人了,不过,既然自己是被迫卷入的,那该得的好处还是必须要的,不然就亏大了,所以,他向愚伯诉苦了。
  “哼哼,看来你小子是真心诈我啊,是不是想**不到手就赖着不走了?现在人都来了,哼哼”愚伯佯怒,黑着一张老脸,根本就不看李逸一眼,那意思摆明就是没有,想在我这儿要,你就等着吧。
  说话间,原本还在十里外的等人已经到了,一行四十一人,整整齐齐的站在大门口,将那街道都站满了,黑压压的一片,魔气滔天。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李逸却未理会,反而直愣愣的盯着愚伯愚伯,叹气道:“唉……这个…….小子也是被人出卖啊,不知是哪个老混蛋出卖我,竟然将我的事情告诉统领了,然后,事情来了,那统领竟是个女的,还要和我做交易,而那交易的东西又让我心动,于是,我入套了……您说我冤不冤啊……”
  旁边,那刚刚到来的没有听到李逸的前面说什么,此时之听到了最后一句,还以为李逸是向愚伯告状了,于是当场怒骂道:“冤,冤你大爷的,竟敢在狂狱杀人,你真是胆大包天啊,今日不管你说什么,你都得死!至于怎么死,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愚伯,您万不可听他乱说,这贼人就在一炷香前,在我狂狱的地界内,残杀了我方的红头将军!此时,我等就是奉了狂尊大人之命,前来灭杀此人。”一名巅峰魔兵开口,说明了原因,道出了厉害,不想愚伯帮忙,不过,闻听此言的愚伯却没有半点反应,半句话都不说,好似看客。
  然而,他这反应却将狂狱的众魔给吓着了,以为是他老人家生气了,一个个顿时变了脸色,全身冒汗,连那魔将初期的都呼吸急促,双脸泛红,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愚伯,您老别误会,属下刚才的语气是重了点,但绝对不说针对您的……我知道,这是血腥之都的地盘,什么事儿都得按照规矩办,所以我们也都是按规矩来的,我们都是按正常程序来挑战魔甲君主的,绝对不会乱来…..”
  一边赔不是,一边流汗,而他身后的众魔也齐声赔礼,“愚伯,我等都是前来挑战魔甲君主的,绝非闹事,若有不敬之处,请愚伯责罚!”
  在这一刻,那一直微笑的愚伯终于开口了,竟毫不生气的说道:“既然你们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进去吧,不过,一定要记住规矩,擂台无情,拳脚无眼,死伤在所难免,你等都要做好准备才是。”
  “这…..”
  突然间,李逸楞了,这是什么情况?先前还要帮他挡刀的老头,现在就变卦了,一点维护他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一脸的微笑,好似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什么这,难道被吓傻了?小子,别以为捏爆两件魔兵很厉害,本座也能!”
  冷笑,说着就拿出了一柄自他朋友那里借来的城管长剑,当场折下,似要将其折断。
  “铛!”
  长剑发出脆响,那厉害无比的长剑竟然应声而断,成了两截,脆弱的好似玻璃,看得一大群魔头都楞神。
  不过,做到这一步的却不满意,反而一脸不屑的看着李逸,冷笑道:“据说你是用手捏爆的,并非折断,那本座也让你看看本座的手段。”
  说着,伸出了双手,分别握住一截,慢慢握紧,一脸的轻松,不过,看道这一幕的众魔却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就连李逸都变了脸色。
  “咔嚓….”
  那被握住的剑体竟在不断崩碎,轻响不断,慢慢的,竟有神材粉末滑落,洒落了一地。
  那厉害无比的下品魔兵竟被捏成了粉末!
  “这魔头的体质也不简单啊,这种力度非一般的肉身能够发挥出来的,若是与他动手,还真得花些手段呢。”
  看得这一幕,李逸的心情也沉重了,原本以为来的都是小虾米,没想到竟来了个肉身强悍的魔头,如此看来,他是很难在肉身上占便宜了。
  扭了扭脖子,目光斜视李逸,道:“听说你是第二个得到愚伯夸赞的人啊,那第一个得到愚伯夸赞的猎魔者确实强大,本座也就只能与之战平,至于你么,哈哈哈,那就让本座的拳头见识见识你的厉害吧,我这就到场上等你,你可不能不来哦。”
  随后,上前,在对着愚伯抱了抱拳后,大步踏入了血腥之都,就连他带来的众魔也是如此,全都蔑视李逸,在对给愚伯行礼后,全都摇身而入,张狂无比。
  然而,对于众人的不屑,李逸却没有太多的表示,一脸冷漠,连正眼都没看他们,只是心中在冷笑:“看来都想见识我的实力呢,那就这样吧,有的事情也就只能以杀止杀了,我倒要看看,能和猎魔者战平的魔头到底如何。”
  猎魔者,魔兵境的顶级强者,曾越级杀人,将魔将初期的强者都斩了,威名赫赫,是无敌的人物,而这却能同猎魔者战平,战力自是不弱,非一般魔将能比,但想要以此压他却是太过天真,猎魔者能杀魔将,他又何尝不能斩魔将!若是这场决斗提前几个月,放在李逸刚来魔狱的那段时期,他还真的不敢,但是,到了现在,他已无惧魔将初期的魔头了,此时的他已经能够熟练的操控魔煞之气,再没了力竭之忧,何惧初期魔将!
  “小子,好好打吧,你不想要**么?这些人就是给你送**的财神,你好好发挥去吧。”愚伯大笑,说着就消失了,快得无影。
  “哼,死老头!没想到修真界中也有你这种人才,不但不帮忙,竟有落井下石的意思,确实混蛋!”李逸冷哼,心中对那愚伯很是不满,不过,仔细想想,愚伯说的也没错,参加角斗是要给积分的,而积分便是换取**的宝贝!
  想到这里,李逸的脸上不由爬起了笑容,身形一闪,当场就消失了,片刻后,角斗场里就传出无尽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