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勃然大怒

  第一百五十九章红头将军死了,整个狂狱都沸腾了,无数魔头咆哮,都想找出凶手,将其千刀万剐,其中,那些知道一些内幕的魔头更是急得疯狂,低吼着杀进狱城。
  “这魔甲君主实在猖狂,这是欺负我狂狱无人么?这是冒犯圣威,这是蔑视霸权!这是找死!”
  “胆敢在我狂狱杀人,即便是血腥杀戮尊者(获得了血腥杀戮令的人)都要受到制裁,他一个小小的魔兵竟敢如此不敬,我等应当拿他狗头来祭天!”
  “他以为躲进血腥之都就可以万事大吉了,殊不知血腥之都也是有规矩的!只要我们的高手出马,他必死无疑!!”
  两名目击者已经回来了,虽然还未画出画像,但通过他们的描述,不少魔头都猜出了来人的身份,知晓是狱城里的魔甲君主,群情激愤,恨不得立刻将其斩杀。
  不过,众人也都明白,想要斩杀魔甲君主哪有那么容易,对方几个月前就能徒手震碎下品魔兵,现在的境界更高深了,怕是不达魔将难以与之抗衡,去了也是死,所以,他们也只是吼吼,只是想要将狂狱的高手激出去罢了。
  当然,这种方法也确实奏效,第一时间就将狂狱的四大金刚激出来了,魔眼通红,震怒不已,而那脾气最为暴躁的托帕虎更是怒吼,要现在就去击杀李逸。
  不过,此话一出,那身为老大的托帕勇却是摇头,道:“老三,不可乱来,那魔甲君主确实胆大,但这事儿还得狂尊说了才算,若是冒然出手,很可能坏了狂尊的大计!”
  “现在我们也只是猜测凶手是他,只能等画像了,若是画像上的人真是魔甲君主,恐怕我等不想参战都不行。”老二托帕战开口道。
  “三哥的脾气还得改改,这性子也太急了,怎能见风就是雨呢,一切还得等狂尊下令才行。”老四托帕金也是摇头。
  虽然他们都是魔将强者,是横行一方的霸主,但他们更是狂尊的下属,他们的行动都得按照狂尊布置的走,万不可私下巨决断,这也正是托帕虎被炮轰原因。、“等等等!人家都骑到头上来,你们还一个劲儿的等,真要人家杀进家里才能出手么?今天不管如何,我都要去会会那小子,凭他魔将后期也敢称君主,我就看他到底有何能耐,若是没本事,那就当场将他杀了,擂台拼斗,拳脚无眼,死了也就死了!”
  托帕虎怒笑,根本就不听劝,转身就走,抱着必杀李逸的决心去的,不过,他说的话也很有道理,角斗有意外,生死由命,即便杀了李逸又如何?难道血腥之都敢出手干涉?
  “老三说的也不无道理,既然你要去,那就去吧,我等就在此等候狂尊的消息,等目的明确之后再动手!”
  老大托帕勇在思索一番后还是同意了托帕虎的观点,在他看来,托帕虎去邀战,不但能看看血腥之都的反应,更能摸清对方的手段,如此一来,对事情的后续发展确实是有利无害。
  随着托帕勇的同意,托帕战、托帕金也都同意了,让托帕虎小心些,不要惹怒了血腥之都的高层,若有机会再杀李逸不迟。
  “哈哈哈,放心吧,我办事从未出错过,这次我就要将那小子的头颅提回来!”
  托帕虎大笑而去,胸有成竹,丝毫未将李逸放在心上,而托帕勇几人也是大笑送行,没有感到丝毫危机。
  确实,李逸的修为只是魔兵后期,除了上次震碎两件魔兵外,再未出手,此时的名头也只是上次得来的,若想凭此就震住魔将,那还真的不够!此事,他们也能办!
  而且,在他们看来,任凭李逸如何厉害,他也只是魔兵后期,境界太低,肉身也不可能比魔将初期的托帕虎厉害,他们无惧!
  只是,他们忘记了一点,李逸既然能得到愚伯的肯定,其天赋自是非凡,而且,他还一举战败了两名城管,那战力更是强绝,面对如此人物,怎能出现丝毫的疏忽!
  随后,当托帕虎离开半柱香后,狂狱的天幕上终于出现了狂尊的大脸,其上尽是怒气,杀意冲霄!
  “狂狱所有人听令,自此之后,魔甲君主李逸便是我狂狱的大敌,人人得而诛之!”
  狂尊的声音浩荡,响彻万里,让所有狂狱之人都听到了,同时,在他那张幻化出来的巨脸的配合下,声势更是不凡,好似无上的魔头临世,魔威不可挡。
  “属下遵令!若是见到魔甲君主,定斩不饶!”
  所有的魔头都高呼,全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没有一个怕死的,当然,他们本就是无法无天的魔头,若不如此,他们也不会呆在魔狱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老板都发话了,他们哪敢不答应…...
  随后,狂尊又道:“狂狱的所有魔将听令,不管尔等是否还在修炼,此时必须出关,立刻前往血腥之都,以挑战的名义斩杀李逸!”
  他这次是真的动怒了,竟被一个“无名”的小子打上了门,不但将自己的亲信杀了,更是连句话都没有,这是打脸,而且还是狠狠的打,这比杀他还难受。
  李逸算什么?不过是个魔兵后期的新人罢了,实力虽然强悍,那也只是魔兵竟,比之魔将根本就是天壤之别,不管谈实力还是身份,他都算不得大人物,根本没能力同狂尊这一狱之主抗衡。
  然而,就是如此“弱小”的新人小子竟出名了,成了人人佩服的魔甲君主,此时,更是嚣张的出手杀人,直接斩掉了一狱之主的亲信!
  如此情况,怎能让狂尊淡定?
  而且,除此之外,更让狂尊抓狂的是,这名新出头的小子竟得到了大统领的认可,竟单独见过统领!这意味着什么?
  毫无疑问,在知晓了李逸的情况后,狂尊已经彻底将他当做了他上位路上的绊脚石,不论如何都要铲除,只有他才能成为血腥之都的女婿!
  狂尊的一声令下,狂狱的所有魔将都出手了,自四方八面赶回,向着血腥之都奔去,都准备着第一个灭杀李逸,因为,他们都明白,只有拿到头彩才能得到好处。
  于此同时,那生为当事人的李逸竟没有丝毫察觉,还赖在愚伯哪里不肯走,一脸的苦色。
  半柱香前,他便回到了狱城,准备将自红头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统领,看看对方的反应,谁知,任他找遍了血腥之都也没找到,最终只得找到了愚伯。
  “愚伯,您就不能帮帮小子?这是阴谋啊,这是一场大阴谋,我是无意被卷进去的,您就不能拉我出来么?”李逸苦笑道。
  “阴谋?我看不像啊,我怎么觉得这是给你的好处啊,难道你就不对血腥之都动心?虽说这是魔狱,但是,你若进入了血腥之都,那想进出魔狱还不是任你高兴,这种机会,万年难得啊,你小子应该珍惜眼前人了。”愚伯摇头,一脸的微笑。
  珍惜眼前人?这说的有些像在谈感情,不过,他们谈的正是感情……
  李逸在红头那里得到了信息,知道狂尊的意思,是想以他的死亡来成全自身,最后让他当上血腥之都的女婿,其中,这一切阴谋目的便是为了夺得女婿之位。
  对于什么女婿的,李逸毫不在乎,也不屑参与,他只想当个看客,可谁知他也被拉进去了,而且还浑然不知,直到现在,那些因此而来的对手终于出现了,一个个都想斩他,借他出名,如此情况,实在是让他抓狂。
  “愚伯,小子来此只是想图个清静,想来学学**,现在被卷进去了,那无尽的追杀,真是让我头疼啊……不说别的,只说那狂尊一家就让我头疼无比,他所拥有的势力,比之我,实在是强得太多,现在的我远不是其敌手……”
  李逸并不在意狂尊,以他现在的实力,足可与魔将后期的狂尊一战,但是,他却不得不忌惮狂尊身后的势力,那无数的魔头足以组成一股恐怖的洪流,可将他瞬间淹没,就如蚂蚁咬死象一般,他也会被人堆死……
  “不用害怕,只要你不出血腥之都他是没办法对付你的,若说对付,那就只剩下角斗一途了,不过,这种方法却不怎么好用啊,一般的魔将可不是你的对手,你说是吗?”
  愚伯轻笑道,一眼就看出了李逸实力,知晓他的强大,毫不担心。
  “这…..小子的功夫虽是奇特,威力极大,可跨级挑战,但却不能长久,若是采用车轮战,我小子是真的扛不住……”
  李逸自然知道愚伯的意思,暗赞高明,不过,事实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所拥有的那种特殊灵气储存不大,不可久战,时间一长他就彻底完了….
  “哈哈,有趣的小子,别说你的**,就是你的肉身也足够厉害了,若不是我俩相熟,恐怕我都要将你当成人形兵器了,这具肉身都快成为宝体了,想必都能徒手硬抗中品魔兵了吧,有此肉身,你还害怕?”
  身为魔将巅峰的高手,愚伯的眼力自是不差,一看就看穿了李逸的秘密,让得李逸无比尴尬。
  确实,近来闭关已让他的肉身更加强大了,足以堪比人族的天仙级法宝(魔族的中品魔兵),即便不施展灵力都可同魔将对战了,强悍非常,只凭肉身他都可硬拼魔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