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谋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风狱,魔域的北部,北风及戚,那漫天的罡风足以撕裂普通魔兵的灵魂,能够住在哪里的无疑不是高手,就连最弱的魔兵都比其他地狱厉害,是整个魔域的最强一方,属于第一巨头逐流魔将的领地。
  逐流魔将,一身修为已达魔将巅峰,是出自血腥之都的绝顶强者,手持血腥令牌,无敌整个魔域,即便血腥之都的最高统领都对他忌惮。
  传闻,此人乃是红岩城一个落魄王室的弟子,千年前被人陷害入狱,直到今日都未出去,不过,据其手下的喽Up说,逐流是想在此突破王级,而后一举冲出魔狱,找那对头算账。
  北狱,宽大而又粗狂的狱主府内,两名皮肤金黄,气息高贵的大魔正在商议,其中,一名正坐高位,双眼银白,手中把玩着一块写有“流”字的令牌,而另一名则是生一对白翼,坐于侧位,背着一张五六丈高的血红巨盾,外形张狂。
  “流云老哥,还要考虑么?这是机会,是血腥之都给我们的机会,若是这次不抓住,那将来必会后悔啊!”背盾魔头挥手,一张带着神秘符文的神书便出现在了那尊银瞳魔头的身前,“这是小弟的所有家底,若是老哥能够助小弟一把,这些东西就算是小弟给你的见面礼了,事成之后,还有厚礼!”““这些财富,足可比的上一般的王室了,没想到狂兄竟如此大财…..”流云摇头,将那份巨款存单推了回去,道:“你说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啊,大统领对我有恩,我是不可能对他出手的!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这背生双翼,扛着大盾的不是别人,正是南狱的狱主狂尊,此来到北狱,正是找北狱狱主商量大事儿!
  不过,眼前的事情却出乎了狂尊的意料,那疯狂敛财的流云,现在竟能面对巨额财富而毫不动心,竟突然变成了君子。
  “流云老哥这是说的哪里话,我狂尊怎是那种背信弃义的小人?这番找上老哥,不过是想让老哥在大统领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小弟可是知道老哥和大统领的交情,不会乱来的。”狂尊连连摆手。
  “只是找我说话?”流云愕然,眼中有一丝精芒闪过,“若是其它事情还好说,但是,关于大小姐选夫这事儿,即便是我也不好开口啊,你知道的,大小姐是大统领的心头肉,若是给她选夫,那必然是千挑万选,不可能听我一面之词的。”
  原来这狂尊是为了百年之后“比武招亲”而来,想要让流云帮忙,替他说情,毕竟,流云和大统领的关系非浅,若是流云说话,他在大统领的面前也多了几分重量,若不如此,恐怕想要当上的血腥之都的女婿,将是千难万难,因为,那大小姐便是血腥之都的统领,手段极高,不是他们这些狱主能够比拟的,而且,那血腥之都内部血腥强者也会出手,凭他魔将后期的实力,难以胜出。
  “我相信流云老哥的分量,若是老哥出马,老弟的机会必会大出不少,即便不成,老弟也不会埋怨老哥,还请老哥一定帮忙啊。”狂尊再次将存单递上,一脸的诚恳。
  血腥之都的女婿,那是什么样的身份,若能当上,那将获得的财富定然不计其数!
  流云知道,眼前这人乃是名副其实的“谋将军”,他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如此找上自己定是有了把握,不过,也正是对方是“谋将军”,他才不敢轻易答应,他怕惹祸上身,整个魔狱,那吃过狂尊暗亏的大魔,实在太多,让他不得不忌惮。
  最终,流云在思索许久之后还是点头了,道:“既然狂兄如此把握,那我也不罗嗦了,明日我便去血腥之都,近来事忙,竟没有时间看望大统领,真是罪过。”
  最后,流云收下了那份存款,一脸的笑意。
  此时,他也想开了,不过是说说情罢了,只要不触动那些本质,狂尊也算计不到他的头上,而且,即便算计又能如何?只要大统领不猜忌他,其他魔头,谁来谁死!
  “老哥出手,小弟真是感激不尽,若是事成,小弟定会旅行承诺。”狂尊站起身来,“老哥事忙,小弟就不再多打扰了,就此别过。”
  狂尊抱拳,准备离开,但就在他转身的刹那,大殿的门前却突然出现来一个魔头,大声报告。
  “启禀狱主,狂大人的属下传来急报,要求立刻见到狂大人!”
  这是流云的随从云心,魔将初期,是负责整个大殿的头目,不是紧急之事,他是不会出现的。此时,见到此人出现,流云和狂尊都露出了凝重。
  狂尊当下便对着流云开口,道:“看来是出了大事儿啊,如此,小弟就不耽搁了。”
  说罢,狂尊化作一缕青烟散去,转眼就消失了。
  同时,就在狂尊消失的刹那,那一脸微笑的流云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快给本座说说,那诳狱倒地出了什么事儿,竟能让这小子如此惊慌,本座真想看看那让‘谋将军’吃亏人才啊,哈哈哈。”
  “据那小厮说,狂狱的红头将军死了,就在今日,被人灭杀在了狂狱!”云心回道。
  “灭杀在了狂狱?有意思,真有意思,敢在狂尊的地盘杀人,那是找死,但是,若是杀了狂尊的亲信,那就不能以找死而论了,看来,对方是很有把握啊,竟毫不忌惮诳狱!”流云大笑,“你说说看,整个狱城,谁敢挑衅狱?谁敢如此的是无忌惮?”
  “按眼下这个情况来看…..整个狱城,只有魔甲君主一人!”云心沉声道。
  “哈哈哈,听闻血腥之都最近出了个红头,看样子多半是这红头将军假扮的,如今被斩,是不是意味着魔甲君主出关了?”流云挥手,“传我法令,所有北狱的兄弟都不可再冒魔甲君主之名,这次,本座就要坐山观虎斗,看看这双方到底要如何!”
  “大人英明!那狂尊本想借魔甲君主的名气来提升自己,可没想到,那魔甲君主竟如此胆大。”
  确实,狂尊的意思,所有的大佬都明白,是想先让李逸的名气提升到极致,而后,他再一举将其击杀,那他就成了无敌的魔头,名气必然大涨,不过,此时的情况却是变了。
  “哼,这小子是想上位,这番求我不过是想当血腥之都的女婿,不过,就凭他的实力,这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本座思量,大统领竟免去了魔甲君主的罪过,那定是极其看重此人,说不定,那百年后的选婿就是为此人量身定做的!”
  流云也非凡人,能稳坐第一宝座数百年,哪是糊涂之人,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想到了大统领的想法,确实厉害。
  “大人,属下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云心吞吐道。
  “说,你我认识也有数百年了,我的脾气你还不清楚么,有话就说!”流云笑道。
  “其实,我觉得大人也可以参加百年后的选婿大赛,若是大人能够获胜,那大人的报仇大计定能少走很多弯路啊。”
  确实,若是流云能当上血腥之都的女婿,那他所获的财富必然是无法想象的,即便让自己的家族再度兴盛也是不难。
  “唉,这事儿不用再说了。”流云叹气,“其实,早在数百年前我就有了这方面的打算,想要借助血腥之都的力量来报仇,不过,我现在已经看清了,这血腥之都并不是大统领一人的产业,其中隐藏的势力及其庞大,更有不是势力是我仇人的下属,我若加入进去,那不但会害了自己,更会害了大统领一家….”
  流云的对头实在太强了,是血岩城的一大巨头,势力之强,让梵家都忌惮,血腥之都的大统领虽然强大,但他也只是魔将巅峰的强者,若是对上他的对头,那将有死无生,他不忍如此!
  “大人…...”
  那名属下低语,眼中尽是崇敬,眼前之人,正是他舍命是追随的强者,值得追随!
  突然,流云的神色黯淡了下来,道:“云心啊,你现在去看看那魔甲君主的动向,若是他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们能够在不暴露的情况下,能帮就帮吧,这也算是我还大统领的恩情吧,我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那叫云心抱拳退下,眼中尽是疯狂的崇敬,心中更是发誓,必然为流云大人赴汤蹈火。
  流云同大统领有很交际,但却没人知道实情,就连流云的贴士随从云心都不知道,不过,他也从不过问,只要流云布置的任务,他都会完成。因为,他是流云的前锋!
  与此同时,离去的狂尊已经回到了狂狱,出现在了红头身死的地方,眼睛发红,在其身边,正是那前去报信的小头目。
  “是谁,到底是谁杀了他!”
  狂尊暴怒,吼声震天,杀意冲霄,魔将后期的气势全部展开了,震得那名小头目都不断退后,脸色发白,直到退到十丈之外才停了下来,脸色涨红。
  “启禀大人,那人厉害得紧,整个狂狱除了大人,恐怕无人是他对手…..”小头目跪伏道。
  “无人是他对手,难道就连本座的四大金刚都不是他的对手么?四名魔将初期的强者,竟打不过一人,你是想欺骗本座么!“四大金刚,正是狂尊的最强战力,也正因这四人他才能稳坐第二,对于四人,他无比器重,但是相比这四人,他更看重红头,因为,红头是个有头脑,有天赋是人,若是给他时间,他定能称为魔将,为他开疆扩土!
  然而,那被他无比看好的红头竟然死了,死在他的地盘上!这让他气到癫狂。
  “大….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那人真的厉害得紧,当时情况危急,小的也不敢出头,后来,等那人走后,我等才发现死的是红头将军…..大人饶命啊….”小头目哀嚎,磕头不断。
  “厉害得紧?竟敢在我的地盘杀人,他就是天王老子都得死!”狂尊冷笑,“你先将红头的尸首收起,本座现在就回去看看那人到底长的哪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