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搜魂

  第一百五十七章“你….你什么时候布置的大阵,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这是幻术,我不信,我不信!”
  红头怒吼,声如奔雷,那道道音波如水波扩散,震得地面都裂开了,乱石穿空,但是,就是如此厉害的音波却破不了上面的大阵,就连一点漪涟都没有。
  “你….你想干嘛?这是狂狱,我是狂狱的将军,你敢杀我?你若杀我,狂尊定会宰了你!”
  突然,红头大叫了起来,满脸骇然,因为原本不动的李逸竟然又动,慢慢生空,停在了他的头顶之上,而他手中的指尖也变成了丈长的巨剑,黑焰吞吐,火龙盘旋,好似以神龙练成的神兵,而且,随着李逸走动,那黑龙神剑竟发出阵阵龙吟,杀气冲霄。
  “杀你?你若不将实情告诉本座,你以为本座会让你死?不想死就说出来吧,本座耐心有限。”
  李逸一脸的漠然,双眼发寒,就像一尊死神一眼立在空中,看着红头,就像看着尸体,没有一丝感情,当然,对于要算计他的人,李逸都会如此对待,而非针对红头。
  “你….你这个恶魔,你….你不得好死!”
  红头嘴很硬,是个有智谋又很硬气的魔头,对于狂尊更是忠心,从未背叛,先前所说全是假话,就连对李逸的尊敬都是假的,这个天地,他只尊狂尊一人!此时,眼见李逸识穿了自己,他也不在意隐藏了,竟死不开口。
  “不说?好吧,既然你不说,那本座就试试很久未用的招数了,希望你能坚持到底。”
  李逸腾空而起,手中的神剑突然裂成了千万,变得比发丝儿还洗,黑黑的,笼罩了整个天空,好似雾气,不过,若是仔细看去,那每一柄长剑都有浓得化不开的煞气,似能夺人心神。
  “万剑穿心!”
  李逸挥手,那无尽的小剑顿时化作流光,瞬间射向黑头,发出铿锵剑鸣,声势极戚。
  “狂魔乱舞!”
  红头爆退,眼见李逸杀来,他竟发出了反抗,施展出了绝学,身化万千,出现无数幻影,将整个天幕都遮满了,好似突然生出了一大群魔头,战力爆增。
  “魔吞天下!”
  红头再次怒吼,万千魔头影竟齐齐张口,吐出血红的旋风,竟将李逸的神剑给生吞了,而后,一脸狠色的对着李逸道:“别以为你是别人称你是魔甲君主你就真是君主了,不过魔兵后期的修为,你以为我真怕你?”
  李逸的修为还是渡劫六重天,相当于魔兵后期,只凭境界,与之红头相当,先前李逸隐藏了修为,所以红头没有看出他的境界,很是忌惮,如今交手,自是知晓,畏惧之心顿时大减。
  “是么?那你以为你能战胜我?你以为我的剑气就那么好吞?”李逸冷笑道。
  “哼,你还真将自己当盘菜了,你以为你是谁?魔将的杀招,老子都敢吞!”
  魔吞天下,那是红头的绝招,是一种可以吞噬别人能量,并将其化为自用的厉害招数,是他在血腥之都赢得的将级**,若是施展出来,即便是魔将打出的招数他都能吞下一二,不过,也只是一二,若是吞的次数太多,达到他吸收的上限,他将爆体而亡。
  面对李逸的攻击,他施展此术,心中轻松,毫不担心,但是,他的话才刚出口,体内就发生了异样,那被吸入的小剑竟出现了异动,不但没有被他炼化,还在不断扩大,极不稳定,似要爆炸。
  “你…..你….”
  红头惊骇,那无数的魔身突然变淡,而后,只听“嘭”的一声,所有的魔身都炸开了,全都成了飞灰。
  “哇……”
  红头大口吐血,原本隐狱虚空的真身也出来了,全身是血,摇摆不定,连腾空的能力都没了,当场就砸在了地上,发出巨响。
  更为恐怖的是,他原本血红的魔皮竟彻底没了,体内的血管、经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好似被活剐了一般,而他体内的的魔血更是如喷泉狂涌,映红了天宇。
  当然,若是平时,这种伤势是难不住他的,转眼就能恢复,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不但体外受伤,就连五脏六腑都移位了,骨头之上都是剑孔,碰之即断,伤势之重,难在短时间修复。
  “滋味还好受吧,只要你的魔魂没有受伤,这伤势也算不得什么,你说是吗?”
  李逸冷笑,他现在拥有的灵气可是极具不稳定的融合灵气,想要吞噬,那是找死!别说红头是魔兵境,就算他变成了魔将也不成,受伤是必然。
  “你….卑鄙,堂堂的魔甲君主竟会施展如此下流的手段,你….你胜之不武!我不服!”
  黑头挣扎着站了起来,好似来自血狱的怪物,双眼血红的看着李逸,大吼不服,不过,身受重伤的他,即便怒吼,也难获得声势,声弱得好似婴儿丫语。
  “不服?不需要你服!”
  李逸冷笑,手中神剑一挥,一道莹白的光芒出现了,快若闪电,瞬间就斩中了红头的头颅,不过,他的头颅却奇迹的没有炸裂,就连剑痕都没留下。
  “哈哈哈,没事儿,我没事儿,哈哈哈…..啊…..”
  红头疯狂大笑,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那到剑芒竟是虚幻的,没有斩杀他,这让他忍不住仰天嚎笑,然而,还未高兴多久,他的魔魂却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剧痛,让得魔躯为之巨颤,转眼就倒在了地上,身体痉挛成了一团。
  “杀了我……杀了我,你这该死的恶魔,你不得好死啊,快杀了我!”
  红头翻滚哀嚎,口中发出虚弱的怒吼,嘴角溢血,那魔魂传来的痛楚,就好像千万蚂蚁在撕咬他的神经,让他痛不欲生。
  他怕死,很怕死,但此时却不怕了,开口求死,那种来自灵魂的折磨,比死都要难受,不过,李逸却为动手,而后一脸冷笑的看着他,让他求死而不得。
  李逸是不是好人,绝对不是!虽然,自他降临在玄明大陆后,他没有名扬天下,但,那只是他在积累力量!修真,先修身,实力为最!没有实力,想要扬名,那是找死!英年为何会早逝,不是他们命短,而是他们在没有实力的时候就贸然出头,最终被那别有用心的人给扼杀在了摇篮。
  此时,李逸的修为已到六劫,只要不遇到魔将后期的家伙,他都是无惧,而且,即便是魔将后期出手,他也能逃生!如今出手杀人,那真是肆无忌惮!
  “胆敢算计到本座头上,别说是你,就算是他狂尊亲至又何妨?本座之所以不杀你,你真以为是向在你口中知道消息?你错了!本座是怕你自爆魔魂,不好读取信息!既然信息已经到手,自然让你神魂渐逝而亡!”李逸漠然,冷冷的看了黑头一眼,而后,转身就走,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先前,李逸挥出的那一剑,正是术的化形,而红头如此痛苦,正是强行的副作用,完毕,他的魔魂也就必然消亡。
  “你……不……得……好……死…….”
  最红,红头在吼出“不得好死”四个字后,终于咽气了,神魂全灭,肉身全腐,变成了一堆烂肉。
  “不得好死?修道之人,要么死,要么生,死有何妨,不过,诸天十地,无人能让我死!”
  百里之外,李逸口中喃喃,好似听到了红头的诅咒,但却不屑一顾,没有丝毫的变色,依旧狂奔,而他前进的方向,正是血腥之都!他必须去弄清一件紧要的事儿,不然,会有大麻烦!
  “好像….好像那人走了….现在去看看吧….”
  李逸走后,红头身死的那片狂狱上,竟突然出现了两个魔头,魔躯高大,头长独角,壮实无比,比之红头都要魁梧,那口中的獠牙,更是闪闪发光,让人生寒。
  “走!那人竟敢在诳狱撒野,真是太过可恶,若不是狂尊不在,哪能容他猖狂!”
  “娘的,真是不把我俩放在眼中,竟敢当面杀人,这…..不要让我再见,若是再见,定当宰了他!”
  两魔暴怒,寒着脸,鼓着眼,大步向前,转眼就出现在了红头的身边,随后,脸色大变。
  “这…..这好狠的手段啊!这是肉泥啊,连骨头都成粉了,这种杀人手段,比之我们还狠,真是实打实的魔头啊!”
  “这天杀的,手段也太残忍了,幸好我俩服用的敛息丹,若是不然,恐怕要步这仁兄的后尘!”
  这二个魔头也很了得,是魔域的百人头领,魔兵后期的境界,可见到这个场景却被吓着了,因为,在其脚下躺着的那仁兄就是魔兵后期,而且,自那血肉上来看,这人的修为比他们二人还要高强!
  “仔细找找,看看有没什么好动,好像那人什么都没有取走!”
  “看看再说吧,或许,他在我们没有来的时候就取走了,先看看再说!”
  他们是刚刚才来的,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李逸居高临下的看着红头,以及红头痛苦哀嚎的样子,其他的倒是没有看清,而且,就算如此,他们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躲进了地里,没敢出来。
  突然,一名魔头找到宝贝,自那血淋漓的肉泥中拿了出来,而后,瞬间石化,一脸的不信。
  “这…..这是….”
  “这是红头将军的腰牌!这…..这是红头将军?”
  这是一块腰牌,只有巴掌大,四四方方,没有任何纹路,亦没有任何装扮,只有“狂”、“将”两字分别印在两面,简单无比,正是狂狱的将军令!而诳狱的将军,只有红头一人!
  “快….这事儿必须报给狂尊,红头将军死了,这是天大的大事!”
  “好!我现在就去风狱,狂尊定然在那儿,你先回去,将先前那人的相貌绘制出来,不可让他跑了!”
  “敢杀红头将军,不管死谁都难活命!”
  两魔商量,而后各自离开,化身旋风,欲在最短的时间告知狂尊,斩那杀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