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至尊——狂!

  第一百五十六章
  红头逃了,李逸也走了,整个角斗场也安静了,那发狂的血怒彻底赢了,狂狮尊者重伤昏迷,如此一幕自是让所有的人都无言。
  “还差3招….为何连三招都扛不住….我都宝贝啊…..”
  一名记性不错的魔头悲嚎,彻底被眼前的事实给打败了,自己过半的身价就这样没了,让他心痛欲绝,不过,也是到了此时他才明白,盲目崇拜真会害人不浅…..
  “魔祖啊,你就饶恕我的无知吧,请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吧…..”
  众人悲嚎,全都红了眼睛,后悔不已,想找红头说情,讨回宝贝,不过,等到他们想到李逸二人的时候,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狱城之外,两道身影闪烁,迅疾如电,身形一闪便是百丈,厉害非常,而这两人正是离开的红头和李逸!
  靠着尿遁之法逃走的红头出城了,正在疾飞,在其身后,李逸却不急不缓的跟着,并放出气机,稳稳的锁定了红头,让其神颤胆寒。
  “你….”
  红头惊怒,心知对方不轨,但却无法阻击,因为那丝锁定他的气机就让他胆寒,好似一柄神剑正架在他的脖子上,若是反抗,必然要死,不过,他让他更为愤怒的是,身后之人竟不杀他,反而一再的跟着他,好似猫抓老鼠一般。
  本来,身为魔兵后期的红头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若是显出魔躯,定能震摄不少人,因为,他就是血腥之都的一名无敌魔兵,后期无敌!但,此时却无力反抗,就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二人狂奔,好似两道幽魂,不停的在天宇追逐,游荡,带起飓风无数,转眼,一炷香过去了,狂奔的二人已经飞出了狱城管的管辖,出现在了南部地狱——嗜血狂狱的地界。
  “你是何人,快快显出身来,不然,我就同你玉石俱焚!”红头怒吼,终于停下了脚步。
  此地已是狂狱,不能撒野,别说他一个外来者,即便是这里的魔头都不敢在这里疾驰,若是不然定会受到狱主的责罚,会被“净化”升天!
  这便是狂狱的禁空令!
  本来,红头是不敢停下来的,但是见到李逸没有杀他的意思,而是一味的追赶,他也放弃了同归于尽的想法,毕竟,没人想死。
  “怎么?不逃了?怎么就突然停下来了,和你接头的人呢,怎么还不出来?”
  李逸显出了身形,一脸轻笑的看着红头,本想看看对方身后的大人物,可谁知对方竟然停下了,不过,即便红头停下来,他也会找出对方身后之人!他可不信一个冒牌的家伙能在狱城招摇撞骗如此久。
  “哥…哥们,怎么是你啊,我还以为是那个大魔头要强宝物呢,真是吓死我了,我还在想,若是这些宝物丢了,我怎么面对你啊…..”
  眼见来人竟是“熟人”,红头顿时就换了脸色,一脸巴结的向着李逸走去,奉上宝物,那样子,还真是像一个义薄云天的大丈夫。
  当然,他是不想给的,若是有能力抢夺,他不介意出手杀人,但眼前的对手太过凶悍了,任他施展万法都看不清对方的修为,好似弱小的像个婴儿,有好似恐怖得似若神灵,到了现在,他都还能感受到李逸身上发出的气机,神魂巨颤。
  “装得不错,不过,你再怎么伪装为无法掩饰你贪婪的本性。说吧,你身后倒地是那尊人物,竟敢打着本座的旗号,四处招摇撞骗!”
  李逸的脸色冷了下来,身上发出一股魔威,让得大地都颤抖,而且,在这魔威力出现的刹那,整个天地的魔煞之气更是剧烈的聚集,使其威力倍增。
  “嘭!”
  空中出现气爆,一道肉眼可见的血红道波出现,自李逸身上扩散,使得魔气炸响,气Lang滔天。
  红头惊恐了,全身颤抖的看着李逸,动弹不得,就连道波袭身都无法躲开,无助的像个婴儿。
  红头知道,眼前这人绝对是个恐怖级的巨头,那一声轻喝所产生的效果,比之狂狮尊者都要强悍数倍,而在如此距离之下,别说自己,就是其他至尊魔兵来了都挡不住!
  “啊….”红头大叫,他的身子飞了起来,大口吐血,像只断线的风筝。
  一击秒败!
  不!不能够说是一击,因为,那道道波一击被削弱了,就在它降临红头身躯的刹那,李逸再弹了一指,将其崩碎了大半,若不如此,红头早已变成血雾了。
  不要怀疑,李逸确实有这个能力!
  此时,李逸的体内的灵气已经彻底的变了,他以修真之法将魔煞之气吸收了,靠着浑厚的神灵之气中和,彻底融合了三大灵气,将它们变成了互斥又互补的特殊灵气,威力强绝!
  若说玄明世界的李逸可百招战胜至尊魔兵,那么,此时的他便可十招完胜至尊魔兵!因为,那奇特的灵气实在太过恐怖了,施展出来就会爆炸,不容天地,威力强绝,非魔兵能挡。
  不过,让李逸忌惮的是,这种特殊的灵气很玄妙,是以他的身体为熔炉制成的,更是因为三种灵气间的微妙平衡而出现的,若是控制不好,导致某种灵气弱势了,他必定爆亡!
  李逸迈步上前,向着红头逼去,一脸的冷色,眼中的杀机惊呼实质,让人看之胆寒。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带着君主的旗号,我不该冒充君主的仆人,求…求君主网开一面吧,饶过小的吧….”
  红头倒退,双脚乱蹬,就连站起的力气都没了,就像一名被马贼重伤倒地的凡人。
  红头明白,眼前这人必定就是传说中的魔甲君主了,也唯有此人才如此厉害,这种逆天的手段,绝非一般人能够施展,即便是获得了血腥杀戮令的至尊魔兵都不能!
  同时,让他肯定李逸身份的还有李逸的**,那一指之功,已经步入了化境,不是专修肉身的魔头能够施展的,所以,他彻底知晓了李逸的身份,惊恐欲绝!
  “呵呵,眼力倒是不错,你能再狱城混得如此顺风,这双眼睛倒是功不可没啊,不过,若是不说出你背后之后,那就休怪本座毁了明珠!”
  李逸的意思很明显,必须说出主使者,不然就要毁掉他的眼睛,让其身死道消。
  李逸的笑容很冷,眼光更是冰寒,此时站在红头的面前,就仿佛一尊不知血腥的杀神,正居高临下的俯视苍生,杀意冲霄。
  “不!不要杀我,我说,我什么都说…..”
  红头惊骇欲绝,身体都凉了,面白如雪,李逸所发的杀机彻底崩碎了他的心神,让他彻底臣服,卑微的好似蝼蚁,生不起半点反抗。
  “是….是狂至尊让我做的…..他…他说乘您不在,打着你的名号可以赚到很多钱,而且,即便您知道了也不会责罚,所以….所以…..小的知罪啊….”
  李逸的杀气太重了,在这魔域,在经过这无尽的魔煞之气加持后,他所发出的杀气可比魔将中期,只凭威压就能压死魔兵初期,而只有魔兵后期,又身受重伤的红头怎能抵挡,虽然未死,也是神魂巨颤,就连说话都要结巴,恐惧之意甚浓。
  “狂尊?”李逸双眼发寒,“恐怕不只是要钱怎么简单吧,想要借我之名,定有高明的打算!说吧,把你知道都说出来,若是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这狂尊李逸倒是知晓,是这狂狱的霸主,魔将后期的修为,超级强大,是四大巨头中排名第二的人物,不过,相比他的强大,他的识人之能更是非凡,手下之将都是整个魔域最精英的人物,若是不自身实力不够,恐怖他的地位将不止于此!
  不过,在李逸看来,越是识人之能强大的人,其心机就越深沉,所用出的计谋比之武力还要强悍,可杀人无形!而他最恨的就是这种老谋深算的家伙,特别是算计自己身上的家伙!
  “大….大人慧眼如炬,那狂尊自是想要利用大人,他想乘着大人还在闭关的时候,先将大人的名气打响,而后,等到大人出关之后,再拉拢大人…..”红头恭敬道,此时,李逸已经收敛了杀气,他的状态已是大好。
  “拉拢我?我是我不依呢?”
  李逸冷笑,既然对方知道自己在血腥之都修炼,那定是明白血腥之都的意思,如此情况下,还敢这番作为,那无疑是何血腥之都对着干了,而这种情况,无疑是用鸡蛋去砸铁蛋,那狡诈狐的狂尊怎么会如此愚昧,只凭这点,李逸便知道了红头的不实。
  只是,让李逸想不明白的是,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一个巨无霸呢?要知道,他来此还不到三个月啊,所见之人都没超过百个,没有任何理由对上一方霸主啊。
  然而,就在李逸沉思的时候,红头开口了。
  “若是大人不依,那大人将会彻底消失,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当然,这也算他最愿看到的,因为大人您实在太过耀眼了,他没有办法让你诚服….”
  “是么?难道因为我耀眼,他就要除掉我?如此说来,那血腥之都的众魔将不是都成了他的必杀对象?看来你是不想说实话啊,如此,你就似死去吧。”
  李逸冷笑,因为耀眼就要杀他,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眼前的红头明显隐瞒了重点,事件之中,必然还有其他事情,而这些事情才是关键!
  李逸抬手,食指之上出现一缕红芒,好似一柄小剑,其上散发着浓烈的剑意与杀气,始一出现就冰冻了方圆数丈,虚空凝冰!
  “说!我说!我真的肯说了,大人不要杀我啊!”
  红头大嚎,满脸的惊恐,额头上都起了冰块,那是冷汗凝成的,而他的衣服,更是成了****。
  李逸上前,没有开口,手指轻轻一划,一道红茫顿时激射,瞬间切下红头的右臂,没有溢出一丝鲜血,就连红头本人都没感觉痛楚。
  快!实在太快了!
  李逸的一剑挥下,快得连红头都没有反应,而他身上的魔血更是来不及反应就背冻结了,断处光亮,白里透红。
  “啊!”
  半响之后,红头才终于感到了痛楚,仰天悲号,而他的身躯体也变大了,足有十丈,就连那只被切的手臂都变成了巨柱,声势滔天,那口中的魔嚎,将整片大地都震动了,红沙漫天。
  “聒噪!”
  李逸皱眉,手指又抬,一道长长的剑气闪现,发出气爆,而后,红头的另一只手也被切了,彻底成了人柱。
  “啊….”
  这一刻,红头学乖了,咬牙硬抗,不敢再出声了,此时他是终于见识到了李逸的恐怖,不敢乱动了,他可以想象,他若出声,恐怕两只脚都将没了。
  “你将我引到狂狱,又是故事,又是魔嚎,不就是想呼叫救兵么?不过,方圆十里都被我封印了,你再叫又有何用?”李逸抬手,指了指天上,只见那魔云之中真有符篆闪烁,正是阵法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