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无敌遁法

  第一百五十五章角斗场上,狂狮尊者已快力竭,虽然还在奋力还击,但力度已经弱了,不复先前的威猛,而他的对手,那个好似不死小强的血怒却越发威猛了,浑身是血的乱窜,拳拳破空,脚下生风,没有一丝的颓势。
  “尊者,尊者加油啊,你能打败他的,快快施展绝招吧,让他倒地啊!”
  “尊者,你坚持住,你还占有优势,那家伙是抵不过你的,那家伙早晚要败!”
  看台之上,所有的魔头都紧张了,死死的盯着台上,不敢松懈,口中还不住的呐喊,给狂狮尊者大气,因为,战到现在已经两千回合了,虽然狂狮尊者依旧占据上风,但身体的不止已经明显,若是再战下去,极有可能战败!
  李逸轻笑,看了一眼台上的战况,微微点头,整个事件的发展,和他预计的完全一样,狂狮尊者即将落败!
  “哥们,我看你笑的很欢乐啊,难道你就不担心自己的小命?大哥劝你,还是逃吧,别以为变成这个模样就没人敢来招惹你,要知道,你的这身打扮已经落伍了,想要冒充魔甲君主的属下那是不可能的,要知道,现在什么东西都要证明,没有证明,谁当你是回事儿啊。”红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宝物,又看了看李逸,目光狡黠,道:“看你也是同道中人,大哥也不想揭穿你了,快走吧,回去好好做人,别再出来招摇撞骗了,若是真想拜入魔甲君主的门下,那就等下次吧,下次大哥亲自带你去见君主大人。”
  如今,魔甲君主,已经成为了传说,一战成名,他只手破兵的战绩已经成为神话,整个魔狱的无人不知,强大得似要逆天。
  所有的魔头都在等待,想要在睹君主风采,如此也好改了门庭,投入他的门下,其中,一部分急着出人头地的魔头更是出手,早早的宣布了立场,很是干脆的加入了君主的大军,改头换面,变成了人族的样子。
  此时,红头见到李逸的打扮,自是想到了他的身份———又是一个拉着拉着大旗当虎皮的傻子,满心不屑,同时,更有一种同道撞车的纠结,此番出口,确实是想赶走李逸。
  当然,他也看出了事态的发展,知道事情是被李逸说中了,狂狮尊者难胜,想凭着身份,借着好意,让李逸“不战而逃”,毕竟,魔甲君主的名号确实响亮,若是给予承诺,定有不少魔头动心,但他所面对的却是正牌的魔甲君主,而非冒牌的随从….
  “呵呵,仁兄说得好不实在,我虽初来此地,但也是个明白人,此番大战都要结束了,你让我走,这不是让我丢亏本么?这都到嘴里的肥肉,若是这样飞了,谁会乐意啊?”
  李逸摇头,一脸玩味的看着红头,心中通明,眼前这人就是骗子,是想渔翁得利的小人,不过,对方的骗术确实高明,就算是骗子,也是骗子中的高人。
  “兄弟,难道你还真以为自己赢定了啊,虽然狂狮尊者的处境不大好,但人家也是获得了血腥杀戮令的老牌强者啊,战到现在都还未施展杀手锏呢,你的预言恐怕难成,若是超过一回合,你就是输!想象一下,若是你的眼睛、鼻子、耳朵都成了对方的战利品,你将彻底失去将来,想象一下吧。”红头蛊惑道。
  李逸假装思考,拿捏不定的说道:“真是有些可怕呢,不过,我还是不愿意就此离开,若是我胜了,那些财富足以让我购买顶级**啊。”
  李逸无聊,想要乘着看戏之余找找乐子,想要找回百年前自己纵横红尘时的快乐,于是就拿红头开涮了,同时,他也想看看这家伙的手段如何,竟能在血腥之都混得如此顺利。
  “嘭!”
  突然,就在李逸等待红头回答的时候,角斗台上却传来了巨响,让人心惊,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李逸抬首,慢慢了看向了战台,刹那,眼睛闪亮,笑意顿生,一脸欢乐。
  “尊者啊,你要加油啊!该出手了,不要藏拙了,快下杀手吧!”
  旁边,同样观看战台的魔头却没有李逸的欢愉,反倒是一脸的哀愁,眼睛通红,魔嚎不断。
  狂狮尊者中招了!
  他的一击侧踢落空了,被“小强尊者”躲过了,而躲过一击的“小强尊者”施展了回马枪,一招倒挂金钩,直直的勾住了狂狮尊者的下颚,将他踢飞了起来,满嘴是血。
  这是狂狮尊者第一次受伤,但也是他衰落的开始!
  一击得胜,“小强尊者”再度发狠,化作鲲鹏,再次袭杀,双臂猛挥数百拳,在空中猛攻,想要乘他病要他命。
  嘭、嘭、嘭…..
  一连数十拳落下,拳拳到肉,打出震耳欲聋的巨响,也打的在场众魔神颤,惊骇欲绝。
  “娘的,都战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有这么强的战力,这个力道,就是神铁都要打坏吧,这血怒也太狠了吧。”
  “狠?你没看到他是怎么对付自己的,若是这也叫狠,那他所经历的就是变态了….”
  “据说,这血怒可是用红铁捶打魔躯啊,而且,还不用魔气护体,那可是烧红的烙铁啊,想象一下,那通红的烙铁,若是烙在身上,将是什么情况….”
  众人生寒,越说越觉发毛,这血怒确实变态,竟让自己如此遭罪,如此状况,若不给其“不死尊者”的名号,恐怕是真的过不去了…..
  狂狮尊者被动,被人当成了沙包,十丈魔躯闪烁,东飞西坠,狼狈不堪,不过,这不是他自主的,而是被血怒打的,简单而又粗暴,打得他连手都还不了,就连稳住身形都不成。
  “嘭!”
  数十招之后,血怒出脚了,踢出空爆,狠狠的踢向了狂狮尊者的头颅,要给其最后一击,不过,狂狮尊者也是高手,久经沙场,知道轻重,先前攻击还能抵挡,若是再让这击落下,他就真的败了,所以,他也动了!
  “魔音重重!”
  危机时刻,狂狮尊者终于施展了杀手锏,张口大啸,发出无尽魔音,震动了天宇,震抖了大地,让得整个角斗场都在巨颤,似要崩塌。
  血怒首当其冲,他距离狂狮尊者太近了,他的巨脚还未落下,那一道道的魔音便扩散出来了,像水波一样,挡住了他的巨脚,而后,再度扩散,将他抬起、撞飞,震裂了他的皮肤,全身溢血,好似一个被人剥了皮的怪物,凄惨无边。
  “倒是有些手段,以自身的魔气为引,驭使天地魔气,威力果然巨大!”
  李逸皱眉,他确实没有想到狂狮尊者能有如此手段,而且,会在这种时候施展,不过,他依然坚信“小强尊者”能胜,不出百百招!
  “哥们,狂狮尊者发怒了,魔音一出,万魔臣服,别说一个血怒,就算是其他血腥至尊来了都要变色,那可是统领大人赐下的将级**,厉害无比啊,你还是快逃吧,不然真的没命了!”
  红头开口,神色凝重,很是焦急,看似非常担心李逸,欲保其一命。
  然而,李逸却轻笑,一脸的淡然,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是不会走的,今日,不成功便成仁!”
  闻听此言,红头的眉头更深了,两条眉毛都快扭到了一起,双眼泛红的看着宝物,神色复杂。
  这些宝物都是众魔头押下的,多的让人眼红,足可换来将级**,让魔将都动心,而他只是个魔兵后期的魔头,身家“浅薄”,更是眼红,但这些东西却不是他的,即将转手,这他难做了,想要抓狂。
  身为魔兵后期,他自是了得,而且,眼光更是非凡,眼见狂狮尊者发飙,他自然看清了状况,知其道对方已是强弩之末了,无望取胜,而且,看其状况,能否撑过百招都是问题,如此一来,李逸就将胜出,而自己怀中的宝贝也将转手…..
  他不愿如此!
  突然,擂台上的局势变了!
  狂狮尊者发怒了,血发乱舞,双眼发红,拼死大战,终于再次压住了血怒,拳拳到肉,掌掌惊心,彻底改变了局势,打得血怒无力,魔血激射。
  红头激动,知道机会到了,当下低吼:“兄弟,快看,擂台上的不死小强就要死了,狂狮尊者发怒了,这是死里打啊,你还是快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确实,若按常理来说,狂狮尊者即将胜出,结局一定,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狂狮尊者的力道已经越发虚弱了,看似威猛无比,实则中气不足,只是徒具其形罢了,实乃秋后的蚂蚱,蹦?霾涣思赶铝恕?.
  不过,想要一眼看穿局势,那必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若不是遇到李逸,别的人还真会被红头吓倒,毕竟,他们赌的可是命啊,谁敢真的输命?没人敢赌!
  李逸淡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不急,还有三十招,是输是赢就在此一举了!”
  “你….你…..你,你真是疯狂啊,都火烧眉毛了,你竟然还不急,难道真的想死,若是你输了,就算是魔甲君主亲至也救不了你啊,快走吧….”
  红头快哭了,看着怀中的宝贝,双眼泛红,心中更是悲呼,遇到疯子了,想要抓狂。
  “还有二十一招…”
  李逸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旁边的众魔却没听到,因为他们都被战台上的战斗吸引住了,难以分神,但红头却听得清楚,清楚无比,更是急得满头大汗。
  “不行…..那狂狮尊者就要完了,现在都打不出力道了,怎能撑过二十招,我…我必须得想办法,绝对不能空手而回!”
  红头焦急,眼见血怒渐占上风,内心已是巨Lang滔天,思绪急转,想要找出办法,卷款而逃。
  最终,在李逸数到十二招的时候,血怒反击了,狂暴无比,只用两招就折了狂狮尊者的双臂,而后,再出狠手,攻其双足,欲废其双腿,威猛无边!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红头动了,脸色通红的对着李逸道:“哥们,我….我实在不行了,我吃坏肚子了,我要….要先去一下,你….你在此等我吧….稍…稍等…”
  话音落下,红头便消失了,快的无影,好似真的内急,只是,修真之人也有内急一说么?
  “有趣有趣….竟能想出这种遁法,真是了不起的人才啊,这还真是无敌了!”李逸大笑,也不看比赛了,身形闪烁的跟了出去,不过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