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红头

  第一百五十四章统领走了,好似清风一般,就连李逸都未发觉,如此手段,看得李逸都发毛,额冒冷汗。
  “她真是一个魔兵境的弱女子?”
  李逸怀疑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此手段,哪是魔兵境能施展出来的?年轻一辈的魔兵境(渡劫期)中,若论见识,他若自认第二,那绝对没人敢认第一…..然而,强悍如他也从未见过这么诡异,这么神妙的身法,他有理由相信,那统领的修为不只魔兵境!
  隐藏了修为?看似十六七岁的女子竟然隐藏了修为?
  突然间,李逸感到了头晕,当然,这倒不是因为他遭道了,而是被眼前所见的这一幕给吓着了——十六七岁的天仙强者,这足以让所有人疯狂!不过,他不相信对方真会如此年少,但对方的年纪也绝不会大!
  “世界之大,果真无奇不有……这种逆天的骄子竟被我遇上了两个,真是…..”
  李逸摇头,一脸的无奈,这种逆天级的骄子无一不是一个时代的标志,同他们生于一代,即便是千年难出的人杰都会失色,他们所具备的天资,足让万灵仰望,那种逆天的修炼速度,足以让世人无言!强如李逸,也倍感压力。
  风无情,李逸所言的半个天骄,其修炼速度足以惊世!五十载的八劫巨头,几世难出,他的存在必然使玄明修真界崛起,或许还能开创一个盛世!
  半个天骄,这并不是对他的真实评价,谈其修为,称其逆天骄子也不为过,但因为他当时所具备的心性还不足,所以只能如此评价,此时,若让李逸再来评价,他必会给其天骄之名!
  血腥统领,具体修为不知,但最低也是天仙中期以上,若不如此,李逸定能看出端倪,而她的修道时间,定然不会超过百年,如此天资足以称其天骄!
  一世两天骄!这足以让李逸无言,他能感觉到肩上的压力,若不想仰望他人,那就得拼死上前,若不想碌碌终生,那就得昂首而去!
  李逸淡然,既然身逢大世,那就屠戮而出吧,诸雄再多,可王者却少,至尊更难寻,自己有幸见到诸雄并起,目睹诸王逐鹿,实乃荣耀之事,没什么值得害怕的,那来自天骄的压力又何尝不是前进的动力?力压天骄,那将是何等的荣耀!
  最终,李逸离开了血腥高楼,没有再次闭关,因为他所需要的**没有了,他需要补充!
  血腥之都,魔狱的最中心,顶级战力的娱乐场,顶级财阀的聚宝盆,它所拥有的财富让所有人都要眼红,不论**、神材,还是人才!
  李逸没钱,不是财阀,所以,他不准备购买**,角斗才是他的首选,他需要以此敛财,他需要顶级**!
  李逸来了,走出了血腥高楼,来到了血腥角斗场,但是,他却没有上场,而是当了看客,静静的看着别人的比赛,慢慢学习那陌生格斗的技巧,因为,格斗非杀人,他不懂此行。
  角斗场上的比赛很不错,两名至尊魔兵的对决,其中一名更是获得到了血腥杀戮令的至尊魔兵,实力绝强,而另一名也不差,乃是连赢九十九场的魔兵王者,只差一场便可获得血腥令,手段非凡。
  两**战,手段尽出,魔躯对拼,魔诀对伐,各种神光魔纹闪耀,照耀天宇,好似黑夜里的烟火,绚丽而又震撼。
  “嘭!”
  两**战,直至一千二百三十一回合时,那名老牌的至尊魔兵终于得手,一击鞭腿,险险踢中对方的左肋,发出巨响,而后,曲退回旋,再补一击,直袭对方脑袋,将其当场踢飞。
  “轰!”
  王者魔兵坠落,狠狠的砸在台上,巨响惊天,震得整个赛场都在颤抖,声势极大,而他的魔躯更是受伤,全身溢血,好似血人,不过,他却没事,竟在跌落的瞬间再次腾起,好似发狂的攻向了对方,拳脚破空,攻势之猛比之先前还甚!
  “有意思,**虽差,但体质却很了得,若无意外,再过千回便可得胜!”
  李逸自语,眼见发亮,那全身是血的王者魔兵竟有非常强大的魔躯,超级耐打,即便**不如对方,但却能凭着肉身硬抗,耗死对方。
  “哟,这位兄弟很面生啊,竟敢如此评论狂狮尊者,难道是第一次来这里?”
  突然,一个越显轻佻的声音出现在了李逸的耳畔,让他皱眉。
  “难道只能看不能说?”
  李逸开口,放眼望去,竟看到了一名身高七尺,一头红发的帅气青年,惊异非常,就连不爽的心情都被冲淡了,满心疑惑,若按黑头所言,在这魔狱之中,魔躯便是尊严,谁会把脸不要,变成人族模样?
  “难道他是人族?除了愚伯,还有其他人族在此?”李逸惊讶,双眼神光绽放,不过刹那便看清了对风的身份,心神顿时狂跳。
  “魔兵后期的魔族,即将达到魔兵巅峰之境!”
  李逸骇然,眼前之人竟是魔族,而且还是一个实力颇强的魔头,即便丢在狱城也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了,可如此身份的魔族,怎么会变身人族呢?
  “哟,小兄弟还真是个雏啊,今天算你运好,遇上我了,若是遇上他人,你恐怕就得交代在这里了。”红发青年轻笑,下巴轻扬,一脸傲慢。
  李逸皱眉,不知此人何意,晓有兴致的问道:“哦?这个我还真的不知,有何缘由?”
  “嘿嘿,看你也是同道中人,大哥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吧,这狂狮至尊可是出了名的小气,若是被他知道你有说他坏话,那你就走运了,多半会死无全尸体吧!.”贼笑,两只眼睛乱转,不停的打量这李逸,双眼冒光,不似好人。
  “死无全尸?这未免也太乱了吧,我也只是是随口说说,怎会如此就惹来了杀身之祸?你是不小题大做了?”
  李逸轻笑,眼前这人,怎看怎别扭,让他无语,心中更是悲叹,人族的相貌都被这些魔头给糟蹋了,如此差的人品,竟将这相貌却变得英俊。
  “哟,哥们不信哇啊,难道觉得大哥我是说笑么?你刚才所言乃是无中生有,故意说狂狮尊者的坏话啊,千回便败,你以为你是神啊,你说败就败?你这不是找抽么?”
  突然,的声音大了起来,惊得一干魔头齐扭头,全都望了过来,满目寒光。
  显然,这些魔头都是狂狮至尊的粉丝,此时闻言,竟对李逸生起了敌意,想要以目光斩他。
  李逸轻笑,原来这家伙是来故意找事儿,心情顿时大好,道:“哦,难道我有说错么?要不我们小赌一把?”
  赌!
  突然,李逸想到赌博,毕竟他没有资本,想要牟利很难,此时,正是天赐良机,稳赚不赔,而且,还是大赚!他相信,若是他敢提出,在场的众人都将参与,因为,他们都是狂狮尊者的粉丝,而此时的狂狮尊者还稳站上风!
  “我赌你的双眼,若是你输,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我赌你的舌头,若是你输,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我赌你的头颅,若是你输,我就宰了你的头颅,将它丢去喂鹰!”
  …….
  没有说话,远处的狂狮粉丝却开口了,全部要赌,都想宰了李逸。
  “好好好,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惊天豪赌开始啦,要参加的快来啦,今日,我就在此地持主持公道,为大家保管财务,如何?”开口,双眼放光的看着众魔,一脸的贼笑。
  众魔皱眉,神色犹豫,好似不舍,不过,未等片刻,众魔之中便有人下注了,丢下了一块火源精铁,欲赌李逸的双眼。
  “好,我同你赌!不过,这宝贝得由我来管!”李逸开口,说着就伸手,欲要拿走精铁。
  “嘿,哥们,懂不懂规矩啊,你若是把宝贝都带走了,那大伙怎么办?这东西还是给我保管吧,想我也是颇有名气的人物,宝物在我这里最是安全!”伸手,按在了火源精铁上,不让李逸拿走。
  “小子,你敢不敢赌,若是不敢,你就现在滚吧,别在这里呆着,碍眼!”
  “想要宝物,那得实力,你难道还想不劳而获?”
  旁边,众魔开口,全都鄙视李逸,出言不逊,让他难堪,以泄心头之恨。
  “不劳而获?本座可没那么不堪,只是怕有宝物有误,不好说清啊。”
  李逸摇头,一脸的轻笑,目光横扫四方,将所有人的表情都记住了,心情大畅。
  “哟,哥们是信不过我啊,你可知我是谁?我可是血腥之都,魔甲君主的第二仆人,是继黑头大哥之后的又一重臣,如此身份难道还会贪图这点宝物?”黑头开口,双眼泛红的盯着李逸,同时,更是一脸不屑的指着宝贝,嫌它太少,不过,在其眼底深沉,却有异芒闪过。
  “没错,大人的名字可是魔甲君主亲自取的,他做公证人,我们放心!”
  “小子,你到底敢不敢赌,不敢赌就滚,别让本座说第三次!”
  众魔帮腔,转眼就道出了的身份,恭敬非常,眼中更有浓浓忌惮。
  “?原本有个黑头,现在又来个,还都成了我亲自取的,这还真是奇了,既然都是一家人,那就让他保管吧,我倒要看看他能拿着我的名号做出什么!”
  李逸冷笑,点头同意了,心道,自己闭关没多久,这拉着大旗当虎皮的家伙却出来了,竟还骗到自己的面前。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结果就要出来啦,大家准备大丰收啦!”大嚎。
  半柱香后,场上的大战已经到了白热化了,势均力敌,双方均伤,而场下的赌博也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注了,全都激动的看着擂台,神色激动,不过,唯有李逸却一脸的淡然,很是淡定的看着,想要看他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