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新贵

  第一百五十二章愚伯离开,化作一缕青烟散去,血腥门外,众魔倒地,口中喃喃,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而身为当事人的李逸却无反应,接令而入,顺便将那昏迷的黑头也带了进去,消失在了大门中。不过,他所掀起的风波却没有因此结束,这场骇人听闻的战斗已然被人记住,难以忘怀。
  “徒手捏爆魔兵…..他的实力倒地达到了什么地步啊,这魔躯这会如此恐怖…..”
  “如此强悍的魔头,为何先前没听说过,为何战后会变小肉身,难道是不想让外人知晓他的身份?”
  这一日,李逸出名了,众人都知道血腥之都来了个变态,不过,由于众人都不知晓他的名字,所以只能按其造型给他取了个名字——魔甲君主!
  与猎魔者一样,李逸也成了一名炙手可热的人物,但凡见过他手段的魔头都在打听,想要找出他的资料,将他拉到自己的一方,毕竟,想在魔狱之中不被灭杀,那势力是关键!为此,不少魔头都疯狂涌入血腥之都,想要一睹“变态”之姿。
  然而,让人无奈的是,在李逸进入血腥之都后,就突然消失了,整整一个月都没有出现,虽然血腥角斗每天都有,但好似没有以前精彩了,但凡落幕,看戏的魔头都会长叹,一脸苦色。
  与此同时,就在众人为李逸疯狂的时候,身为主角的李逸却一脸漠然的端坐于血腥之都的闭关房中。
  他双眼紧闭,五心向天,头上有一轮血色的圆环在环绕,散发着妖异的红芒,而他的周身更是被浓重的魔煞之气包裹,好似一层漆黑的铠甲,不过,这与铠甲却不同,其中有着符文闪烁,散发着诡异的黑金神芒。
  一个月!
  李逸进入血腥之都已经一个月了,同时,也再血腥之都闭关了一个月,直到现在也没有醒来,更是无人敢来打扰,在此期间,就连血腥之都的高层都未来过一次,好似彻底忘记了李逸。
  “闭关,刚来魔狱就想突破么?真是有意思的小子,只是不知道,你要闭关多久,又能做出什么突破?”
  不过,身为人族一员的愚伯却是时时留意李逸的动向,防止外人打扰,对此很是留心,至于李逸的仆人——黑头,早已乐翻了天,不过一月,他的大名就已遍血腥之都。
  “魔兵初期,谁敢与我一战?谁输谁给钱!”这是黑头最牛的口头禅,见人就说,从不忘记。
  开始,众人只以为这家伙是白痴,全都不予理会,没人找他麻烦,毕竟,敢以魔兵初期的身份去参加角斗,那无疑是将脖子放到刀口下,有死难生。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这魔兵初期的家伙竟然奇迹般的活下来了,在魔兵初期之中,竟无人是其对手,连胜了十场,就连对战魔兵中期也只是小败,这人众魔侧目。
  然而,好景不长,那好似不死小强一样的黑头也遇上了敌手,被一名魔兵后期的魔头教训了,当场打了个半死,直接被甩出角斗场,全身溢血。
  “小子,没本事就别来血腥之都,这里是靠拳头说话的!魔兵初期,你就是再无敌,也只是个初期!没事儿别在这里瞎蹦,若是让本座再看见你上台,小心本座当场宰了你!“一名看不惯黑头的后期魔兵上场,只用两招就将黑头打飞,并给予警告,让他收敛,不过重伤吐血的黑头却没妥协,反而叫嚣道:“以大欺小,本人记住你了,等得我家大人出关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后悔!”
  如此一幕自是被有心人给记住了,而后留心打听才知道,这一直叫嚣的小魔头竟是那魔甲君主的仆人,顿时,一个个心惊肉跳,就连拥有了血腥杀戮令的老牌魔兵都不愿得罪他了。
  至此,黑头出名了,他的叫嚣之声早已传遍了血腥之都,但却无人敢去让其闭嘴,反而增了不少的巴结之人,让他疲于应对。
  “黑哥,魔甲君主什么时候上场啊,据说他再闭关,是不少要挑战猎魔大人吗?”
  血腥之都的魔宝交易大厅中,黑头趾高气扬的四处观望,好似在寻找宝物,在其身旁,一名身高七尺的英俊青年点头点头哈腰。
  “猎魔者?她算什么,即便我家主人不闭关也不惧她,我家主人闭关也只是想突破境界以求更高的对手,你小子就等着看好戏吧。”黑头摇头晃脑,大步向前,快步穿梭在人群之中,很是潇洒。
  “黑哥,小心,小心脚….”
  突然,那名帅气的青年轻呼,让黑头躲开,因为一名魔头的大脚就要踏落下来了,即将踩到黑头的脑袋。
  “谁敢!谁敢踩我黑头?!”
  然而,黑头却是无惧,昂首挺胸,开口大喝,直吓得对方赶紧缩脚,脸色大变,道:“黑哥,你您么来了…..小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泰山,您请,您先请…..”
  这一幕,直接看傻了那名青年,满脸的不信,而后狠狠的打量了自己的肉身一番,眼冒红光。
  毫无疑问,整个血腥之都,敢将魔躯变成七尺之躯的,那除了魔甲君主便是他的仆人黑头,为此,谁敢得罪?
  突然,黑头在一家店铺前停了下来,而后,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身旁的小子,开口道:“小子,看你还蛮诚心的,竟敢丢掉颜面变成如此模样,那我黑头也能就在我家大人面前替你美言几句吧,看看能不能让你也加入进来,你看如何?”
  “多….多谢黑哥提拔,若是小弟能成为魔甲君主的属下,小弟定不忘黑哥的提拔之恩。”
  青年躬身抱拳,满脸激动的,而后,也不等黑头开口,赶紧出手,拉着黑头就往店里走,言称要尽地主之谊。
  “好说好说,先去看看吧。”
  黑头一脸的轻笑,点头不已,心中更是乐了翻天,如此情况,他已遇上了不下十起,囊中早已装满,日进斗金,不过,唯一让他担心的是,若是自己的主人知道这事儿会不会责罚自己呢?毕竟,自己可没有向他禀报呢。
  “嘭!”
  两个月后,血腥之都的练功房中终于传出了响动,原本紧闭的石门打开了,不过,不是自行打开的,而是被人强行轰开的,那足可抵挡魔将一击的石门,竟然裂成了数块,石屑漫天。
  “这魔煞之气果然好用,用此强化肉身,比之神族的神灵之气更加有效!”
  李逸抬脚迈步,慢慢的走了出来,一脸的满意,而后,只见他一脚跺下,那裂成数块的石门瞬间就成了尘埃,不复存在。
  闭关两个月,他终于出关了,功行圆满,虽然未能突破到魔将之境,但他的境界却已有了魔兵后期的境界,相当于六劫的强度,而他的肉身更是早已达到了魔将后期,强悍无匹。
  当然,他能如此快速的修炼魔功,除了拥有万年难得一见的天妒之体外,更有他的博学,虽然没有学过魔功,但他的境界,他的见识却早已达到了魔兵(渡劫强者)的境界,此番学习,自是没走弯路,快速无比。
  “这魔兵级的**也就这样这个样子了,想要用此法突破境界,那是妄想,事到如今,只能看看这血腥之都是否还有优秀的魔功,若能得到魔皇秘典,那是最好,若是不然,魔王秘典也成。”
  两个月,李逸早已将夺自那名至尊魔兵的魔典练会了,虽然有所帮助,但却没有太大的作用,即便修炼,也只是魔兵之境,想要突破却是太难。
  此时,他已知晓魔功的修炼之法,有能力在魔狱活动了,所以,他想到了血腥之都的宝物,因为,这里才是魔狱的中心,这里的**才是最齐的**,如今,他所欠缺的只是兑换**的资本!
  “去找愚伯,或许他有办法。”心中做好打算,李逸顿时迈步而出,想找愚伯帮忙,因为,他对此地并不了解。
  “大胆狂徒,竟敢捣乱练功房,想死不成!”
  不过,就在李逸走出大门的时候,一队魔兵后期境的卫队却赶来了,身高十丈,手持血剑,一脸煞气的堵在门前,来势汹汹,他们正是被先前的响声所惊动的血腥卫队。
  “魔…..魔甲君主…..小人参见大人…..”
  突然,卫队中的一名魔兵看清了形式,满脸惊骇,当场鞠躬,恭敬非常。
  “属下参见大人!”
  此时,在场的众人也知道了来人的身份,顿时大惊,同样鞠躬,不敢失礼。
  “都起来吧,无需多礼!”李逸摆手,让众魔起身,而后,迈步而出,径直走出,不再理会。
  “大人留步,统领有令,若是大人出关,请先到内堂一叙。”
  然而,就在李逸即将离开的时候,那魔兵卫队的队长却突然开口了,让李逸稍等。显然,血腥之都的高层并未真的没有理会,反而很是留心。
  “哦?既然如此,那你等就带路吧。”
  李逸皱眉,有些惊讶,直到现在他都还未见过那名统领,不知是男是女,同时,更无交际,不知对方邀请是何意思,不过,让他肯定的是,这次见面,好处必然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