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魔威!

  第一百五十一章
  对于愚伯的突然“倒戈”,两名城管无奈了,同时,他们也有反省,觉得真是自己看错了人,不过,不管对错,既然来了,而对方也确实杀了人,那么,此番捉拿定是不错!
  “小子,束手就擒,留你一缕残魂,若是不然,让你永生难活!”那名凶恶的城管开口。
  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开,相隔百丈,想要突袭也不容易,此刻开口,他自是不惧,在其旁边,那名面目英俊的城管皱眉,一脸阴沉的看着李逸,眼中既有寒意又有忌惮。
  “废话少说,要动手便快,不动手就走。”
  李逸轻笑,没有丝毫发怒,比之先前还要淡定,好似胜券在握的世外高人,看得众人犯晕。
  “大….”
  黑头开口,想说些什么,不过,当看到李逸的目光时,他又闭嘴了,无趣的退下,出现在了愚伯身旁,如此,即便李逸战败,他也还有一线生机。
  “这小子还真是猖狂,竟敢如此挑衅城管,难道真将城管当成了路边乞丐,想怎么打发就怎么打发?这态度,比猎魔大人还要嚣张啊。”
  “嚣张倒可,但也要有嚣张的实力啊,他如此嚣张,难道真有逆天的本事不成?”
  众魔议论,满脸的惊愕,李逸接二连三的叫嚣,让他们都快麻木了,原本不信的心理竟然消退了,反而出现了期待,想要看看这嚣张的小子到底如何。
  “有趣的小子,难道想要在魔域施展你的修真手段?若在修真界,凭着你的六婴倒可战胜这些魔头,不过,这是魔狱,是魔族的地盘,这里可没有天地灵气给你吸收,即便是传说中的六婴也起不了效果,老朽真是有些期待你的手段了。”
  愚伯也双眼放光,看到现在都不知对方想要如何,若是凭他亲眼所见的情况,李逸是不可能战胜的,不过,想到对方能够如此嚣张,那说明对方身上定有其他手段,这让他期待。
  “嘭!”
  突然,天幕之上传来了巨响,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震得大地都在颤抖,原本对持的双方终于交手了!
  天幕之上,两名魔躯十丈的城管合力攻杀,血色大剑狂舞,发出成片的剑罡,寒意漫天。同时,成片的剑罡竟不断合拢,自四方八面围杀李逸,形成了剑之魔龙,龙口大张,不停的向着李逸逼近,似乎要将其一口吞下。
  反观李逸,他的肉身没变,依旧七尺之躯,比之两名城管就像婴儿,不过,就是这么弱小的肉身竟挡住了剑之龙卷,举手抬足都打出罡风,只凭血肉之躯便可硬撼魔龙,狂霸无边。
  “死来!”
  两名城管大喝,突然分开,手中长剑直刺,分别自两侧袭杀,直取李逸的脖颈,想要将分尸当场,那速度之快,仿若闪电,那力道之猛,让天地同颤。
  “下死手了!想要占兵器上的便宜,直接袭杀那小子!”
  “卑鄙的城管,都两人出手了,竟然还要用兵器,真是好不要脸!”
  眼见李逸能徒手硬撼剑罡,众人震撼,此番见到城管动手,自是明白其中的因果,心有不忿。
  李逸爆退,脚踏穿云步,身法似光,转眼之间,整片天宇都出现了他的残影,无穷无尽,一片火红,看得众人的眼见都花了。不过,这还没完,那逃遁的李逸竟然开口了,语出惊人!
  “要用兵器是么?我也有!”
  此话一出,全场骇然,全都睁大了眼睛,目露不信,因为,他们知晓,整个魔域除了除了狱城的城管可以拥有兵器外,其他人是不敢拥有的,而且,也没法儿拥有。
  能够进入魔狱的是那些人?除了那些大势力培养的死士外,剩下的都是有罪之人,而身为大势力培养的死士,武器是万不可拥有的,唯有绝境中存活的人才能称为死士,至于犯罪的魔头,那必然是被扒光了丢进来的,一身干净。
  此时,听到李逸所言,在场的众魔的思考起了他的身份,满心纠结,就连愚伯都露出了沉思之状,目光深沉。
  “轰!”
  然而,就在众人迷惑不解的时候,一双巨大的黑色大锤出现了,自天宇砸落,快如流星,直奔两名城管而去,煞气滔天,不过,却不见用兵之人。
  “魔兵!”
  两名城管大叫,身子顿时倒飞,眼露惊骇,不敢再追李逸了,想要逃脱,但那双巨锤却太大,太快,不但一个锤头就有十丈大,那速度更是快绝,转眼就到,让他们避无可避。
  “锵!”
  巨锤砸落,狠狠的砸向了两名城管,不过,却被两柄血剑挡住,未能建功,只是震出了两道道波,震散了魔云。
  “大胆贼子,竟敢私藏魔兵,今日谁来也救不了你!”
  那名面目狰狞的城管大喝,抗剑冲上,狠狠的向着巨锤出现的那方天宇杀去,显然,那就是李逸藏身的地方。
  “当街杀人,私藏魔兵,今日,不管你是不是猎魔者,你都得死,谁来了也救不了你!”
  剩下的那名城管也大喝,闪身跟上,带着浓浓的煞气,直冲天宇,毫无惧色。
  此时,在接过了李逸的一击之后,他们已经大致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心中已然不惧,此番出手是想立斩李逸,以便挽回颜面,毕竟,他们先前的表现确实丢脸。
  “魔兵?哪里来的魔兵,这小子真是…..”
  愚伯皱眉,双眼冒出神光,想要看穿李逸藏身之所,想要看那魔兵的样子,不过,这一次却没成功,入眼所见尽是煞气,根本没有李逸,好似凭空消失一般。
  “这小子还真是古怪,明明隐身在了那里,怎么就看不见人?难道又换了位置?”
  愚伯吃惊,放眼再看,可结果依旧,而就在此时,两名城管的攻击却到了,双剑直刺那片天宇想要镇杀李逸。
  “白费功夫…..”愚伯开口,认为李逸已经逃走了,二人攻杀过去,实是无用。
  “锵!”
  然而,愚伯的话音还未落下,那两名城管竟然受到了攻击,原本攻杀的神剑竟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发出铿锵之声,两人奋力挣扎也是无用,一脸涨红。
  “该死!魔头纳命来!”
  两名城管怒喝,全身煞气涌动,血剑通红,竟燃起了无尽烈火,想要将那片天宇焚融。
  “纳命来?若是没有其他人,你们的希望是不可能实现了…..”
  李逸的声音出现了,自那血剑的上方传来,而后,一具魔躯出现了,身高十丈,不过,与之两为城管的魔躯却有不同,外貌迥异。
  只见,这具魔躯体头顶血红皇冠,面戴黑金网罩,身穿黑金铠甲,背带血红披风,身无血翼,头无魔角,唯有手柄狰狞,长有丈长的漆黑倒刺,寒光闪闪,若是只看他的造型,那无疑是最酷的魔躯。
  “那小子也是魔族之人?他也拥有魔躯?这具酷到无边的魔躯竟是他的?这…..”
  “真要命啊,这种魔躯是怎么练出来的?这造型、这光泽,真是够炫啊,若是我能拥有这种魔躯,即便少活千年也甘心啊!”
  众人惊呆,眼睛通红的看着天上,一脸的羡慕嫉妒恨,若不是情况不允许,他们恐怕真要出手抢夺了。
  “奇怪…..太奇怪….这小子倒地是何方神圣,这魔躯又是何物?怎能看不穿,怎可徒手接魔兵?这一切真的现实么?”愚伯皱眉道。
  天幕之上,李逸双手握着魔兵,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全身黑金神炎升腾,好似火之君主,任那血剑上的烈焰如何燃烧,都伤他不得。
  “你…..”
  两名城管骇然了,心知遇到变态,不敢再做耽搁,全身煞气顿时沸腾,全力出手,不过,这一次不是拔神剑,而是,以掌狠拍剑柄,要将神剑钉入李逸的身体之中。
  “无趣,你们的肉身太弱,如何挣扎也是无用!”
  李逸冷笑,魔躯体不动,双手握紧,未让血剑入得半点,而后,在那两名城管的目瞪口呆中,他又再次握了握手。
  “咔….”
  血红的神料崩飞,那以血岩魔精铸成的血剑竟然出现了裂纹,强如人族半仙器的下品魔兵竟受不了李逸的握力,即将折断,那血红的碎片正不断的洒落,晶莹闪亮。
  “嘭!”
  最终,城管的利器崩碎了,十丈的血剑瞬间成了飞灰,爆发出一片醉人的血红,而那紧握血剑的城管也当场倒飞而出,全身溢血,面如死灰。
  “哗…”
  场中,在看到血剑崩碎的瞬间,众魔哗然,眼睛大睁,似要爆裂,脸上更是涨红,似要吐血。
  “噗…”
  终于,身为李逸仆人的黑头承受不住了,第一个喷出了鲜血,而后,两眼翻白的直接倒地,干净利索,没有一点拙作。
  “噗….”
  随后,一大片的人全都喷血,眼毛金星,全部眼前的场景震撼,热血狂涌,不吐不快。
  “现在可还要抓我?”李逸迈步,活动着身子,慢慢的向着两名城管靠近,一脸的冷笑。
  “噗…”
  两名城管吐血,魔躯巨颤,脸色惨白,目眦欲裂,气愤到了绝巅,不过,却不敢说些什么,转身便逃,没有先前一丝的威风。
  “愚伯,小子可算达标?”李逸转身,对着愚伯抱拳问道,恭敬非常。
  “你很不错!血腥之都,欢迎你的加入!”
  愚伯并没太过激动,一脸平静的给出了赞誉,老手一挥,将一块血红的牌子丢出,送于李逸,随后,转身而去,转眼就消失在了当场。
  然而,这一幕却吓坏了众人,原本吐血的众人更是在次吐血,同时,更有不少人晕倒,不省人事。
  “魔祖啊,这血腥杀戮令…..就这样送人了……”
  最终,一名巅峰魔兵在说完这句话后也倒下了,一脸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