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嚣张

  第一百五十章城管来了,即便他们走得不快也依然追上了李逸,毕竟,李逸二人花在愚伯身上时间实在太多了,到了现在已然彻底进入了绝境,想逃都成问题。
  远处,两名城管不急不缓的飞了过来,血剑轻舞,放出道道寒芒,让人生畏。
  “猎魔者!你竟敢当街杀人,死罪难逃,还不束手就擒!”那名面目狰狞的城管大喝道。
  此话一出,全场死寂,原本有序进场的众魔再次停下来了,仿若石化,眼中尽是惊骇。
  “猎魔大人又杀人了吗,怎么我不知晓?猎魔大人在哪里,我要一睹尊容啊…..”
  “当街杀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这两位大人脑袋不好使吗,难不知猎魔大人的特权?”
  整个狱城,若说谁有特权,那就只有猎魔者了,因为超凡天赋,她拥有了独一无二的特权——当街杀人!若说谁不知晓她的特权,那定是白痴,亦或者,刚进门的新手。
  此时,两名城管开口,在场之人顿时想到了前者,都以为他们脑子出了问题,为其哀叹不已。
  旁边,李逸皱眉,当即转身,正对两名城管,好让对方看清他的容貌,免生枝节,不过,这明显是他多想了…..
  “猎魔者!束手就擒吧,难道非要逼我们动手?!”
  只见,那名相对英俊的城管沉声冷喝,身形闪烁,竟在瞬间侧移而出,出现在了愚伯那一侧当然,这并不是他想阻拦李逸,而是,“猎魔者”的实力太过让他忌惮,他怕对方突然袭杀,唯有如此,他才能感敢安全。不过,让他不解的是,血腥之都外面竟然如此平静,没有见到想象中的大战场面。
  “大人,您认错人了吧,我家主人可不是什么猎魔者,他只是个小魔头而已,您可别吓我啊。”
  黑头开口,率先替李逸解围,当然,他会如此说话,主要是怕这个新主儿发狂,若是又动手了,恐怕连他也得搭进去。
  “猎魔者?他们竟说那小子是猎魔者,看来,真是病得不轻啊,若是被猎魔者大人知晓,怕是又要动手教训人了吧?现在的城管,真是越来越没素质了!”
  “听这二人的口气,好像是在故意找茬,难道以为猎魔大人最近没有出来比赛,这狱城就成了他们的天下?真是狗仗人势,以为投靠了梵家就势大了,竟敢如此!”
  “哼哼,现在连城管都敢拘捕猎魔大人了,真不知以后的世界会多疯狂,或许,等不了多久,这狱城的城管会消失一些吧,到时可一定不能错过了魔宝拍卖会!”
  魔狱之中,猎魔者的名声是最为响亮的,魔兵称尊,魔将称雄,无人可以与她对等,即便没有显露过真身,但她的粉丝却是不少,就连一些魔将都对她崇拜。此时,众魔见到城管抓人,竟打着捉拿猎魔者的名号,这些猎魔者的粉丝顿时就不忿了,全都开口,面带讥讽,没有丝毫顾忌。
  若是平日,他们自是不敢如此无礼,但此时人多,他们也不怕城管发狂,而且,在这血腥之都的地盘,即便城管发狂也是无用,谁敢在此闹事?
  “哼,一群无知的废物!”那名面目狰狞的城管开口,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而后对着黑头喝道:“你这小小的奴仆有何身份说话,今日,你同你家的主人都逃脱不了,当街杀人,即便是猎魔者也得死!”
  毫无疑问,他已经认死李逸为猎魔者了,毕竟除了猎魔者,无人敢在狱城杀人,强如至尊魔将都不敢!
  “看来二位是认定我是猎魔者了,真想当场屠我?”李逸寒声,眼神发冷。
  到了这个份上,即便他再傻也能看清眼前的情况,若再多说什么也是无用,倒不如以实际行动来说话,顿时,杀心大盛。
  不过,眼前的这两名城管显然不是佣手,不但是魔兵巅峰,更是拥有血腥杀戮令的强者,若想斩杀,凭他此时的实力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没进魔域也是不行。
  “哈哈哈,大名鼎鼎的猎魔大人终于要发怒了么?没错!今日就要斩你,你是逃不掉的!”
  旁边,那名相对英俊的城管闪身,出现在了愚伯的身旁,一脸的的对着李逸大笑,面露讥讽,好似胜券在握,不过,他的这一表情却是看得在场的众魔冷笑,满眼不屑。
  “既然如此,那我便是猎魔者吧,你们要战那就来吧!”李逸漠然道。
  到来此时,他已不想再做解释了,说得再多也是无用,倒不如大打一场,或许还能死里逃生!
  “哎呀喂,我的亲大爷,您就别添乱子了,您要是猎魔者,那我不是成了猎魔者的管家了,您看我能当得了这一角么,您还消停点吧。”
  黑头大嚎,当场就给李逸拆台,满脸的委屈,那搞笑的表情,直看得在场的看客大笑不已,就连愚伯都露出了笑意。
  “闭嘴!”面目狰狞的城管冷喝,目光冷冷的看着黑头,道:“再嚎也没用,你等注定要死!”
  “废话少说,要战就战,先前杀的不过是只小魔,现在本座到要看看你这只大魔如何,是不是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李逸冷漠开口。
  若听传言,他是没有可能战胜城管的,但传言是否属实,还有待考证,所以他毫不客气的叫战了,说着还伸出了右手,拳头紧握。
  “哗!”
  在场的众魔哗然,全部被李逸的给吓着了,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好似石化,唯有眼中还带着光芒,有着生机,若不如此,恐怕真得变成雕像。
  “有些意思,没有修炼魔族**竟敢如此开口,是真有实力,还是虚张声势?”
  愚伯双眼放光,眼中尽是李逸体内的真元流转图,他已看穿了李逸,并未发现丝毫魔煞之气,唯有极浓的天地灵力存于体内。
  同时,他也看到了李逸体中的六道元婴,心中震撼,眼冒神光,不过,碍于眼前的情况,他却没有开口,他要在彻底看清后,才会出手帮忙!
  “主人啊,您就别开玩笑了,就您的修为,怎么可能是两位大人的对手,我们还是先参加血腥角斗吧,等您拿了血腥杀戮令,我们再同两位大人切磋不迟啊。”
  黑头快哭了,当即飞到李逸身旁,眼见眨个不停,同时,更是不时瞟向愚伯,让李逸顺势“借兵”,毕竟,在这血腥之都的地盘,强如城管都不敢动粗,若是愚伯帮忙,这事儿也就没了。
  “两个魔兵罢了,若是来了成了魔将,本座还会忌惮,若是凭着魔兵的境界就压我,那是找死!”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李逸却没听劝,竟一反常态,冷笑,完全的不屑一顾,狂到了没边。
  如此一幕自是看傻了众人,原本刚刚解除石化状态的众人再次石化,唯一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有些犯晕,想要倒地。
  “这人真是太了,就他这样的身板,比之两岁的孩童都不如,而且,他的修为也很模糊,虽有魔兵后期的威压,却无魔兵后期的煞气,怎么也不可能是巅峰魔兵的对手啊,想要对对战城管是不是太过梦幻了?”
  “城管啊,虽不是好东西,但确实强大,那血腥杀戮令可是不是假把式,这小子也太胆大了,真是找死啊…..”
  好久过后,众人才醒了过来,开始了议论,而此时,场中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两边城管已经围了上去,准备动手了。
  “小子,够!若是你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今日,老朽倒可为你破例,让你进如此地!”
  突然,愚伯开口了,语出惊人,让众人傻眼,不过,他却没有顾及众人的感受,而是盯着李逸,老手伸出,指了指身后大门。
  “哗…..”众人再次哗然了,这是什么情况?是要明目张胆的包庇杀人凶犯么?
  在听过了李逸的狂言之后,众人已经知晓了一件事情,此人不是猎魔者,但他却做了一件只有猎魔者才敢做的事情,真的在狱城杀人了,此时是想进入血腥之都避难!
  而眼前的情况是,血腥之都的看门人,竟然给出了庇护的条件,可为其挡下城管!
  “这小子是什么来历,竟然让愚伯如此看好?先且不说他的实力,只说愚伯给出的承诺就吓人了,即便是颠覆魔将也不可能得到这样的承诺啊,难道他的天资真的逆天了?”
  众人骇然,全都看向了李逸,目露神光,好似要将他全部看穿,奈何自身修为太差,即便运转天眼也是不成,反而看红了眼睛。
  “多谢前辈给予机会,小子定会回报!”
  李逸抱拳,对着愚伯行礼,心中大乐,眼见自己的目的就如此达到,一脸的微笑。
  然而,闻听此言的两名城管却是脸色大变,当即传出神念,对着愚伯大喝,道“你…..愚伯,你怎能如此行事,难不知他的身份!”
  原本,他们是来此求援的,可到头来,自家的援军竟然倒戈,成了敌方的助力,这让他们恨欲狂。
  “身份?老朽自是知晓他的身份,唯有你们二人不知,真是愚不可及!现在还是想想如何处理这事儿吧,若是不敌,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愚伯淡漠道。
  “你….我等定会将此事上报统领,你就等着受训吧!”两名城管愤然,说着便退后几步,不敢太过靠近李逸,脸色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