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猎魔者

  第一百四十八章城管,魔域之人对狱城城卫的称呼,虽然不很尊敬,但却无人不怕,就算是至尊魔兵都要忌惮,因为,但凡城管无一不是拿了血腥杀戮令的强者,深不可测!
  此时,闻听城管来了,在场的众人当场就动了,不过,并不是围堵李逸,而是疯狂逃窜。
  “小子,你的死期到了!你就等着受死吧!”
  “哈哈哈,城管来了,你门想逃都逃不掉了,等着被钉死当场吧!”
  先前堵住李逸的强者全都变色,一个个转身就逃,丝毫没有留下的意思,好似在躲魔鬼。
  “大….大人….我真不知是您啊,您就饶我一名吧,小人知错了…..”
  场中,那名接过了血腥杀怒令的至尊魔兵颤抖,全身无力的跪在了地上,目露惊骇,口齿不清,彻底失去了先前的桀骜,怒弱得像只待宰的羔羊。
  “嘿嘿,知道怕了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真是自找苦吃,不知死活!”
  旁边,黑头冷笑,这突来的变化真让他不知所措了,不过,看到对方的恐惧,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高高在上的看着对方,极尽挖苦,刻薄之极。
  李议漠然,冷冷的看着远方,注视着远处的动静,对那跪于虚空的至尊魔兵丝毫未理。
  “大…..大人….小的真的知错了,还请您收回您的腰牌,饶小的一命吧,小的在也不敢了…”
  那名魔头真的恐怖的,当看清那枚血腥杀戮令的瞬间,他便看到了真相,看到了死神,他毫不怀疑的将李议认成了这块腰牌的主人,惊骇欲绝。
  ,红岩魔狱的顶级魔兵,血腥之都的座上贵宾,是所有拥有血腥杀戮令的强者头领,实力之强,无人可及,魔兵称尊,参战一千场,完胜一千场,虐杀一千场,但凡出手,无人可活。年前,更是击杀了一名初期魔将,威震魔狱!
  猎魔血腥令,此为的腰牌,亦是血腥之都的最高荣誉,是她亲自取的名字,同时,也是血腥之都受权的名字。作为有别于其他血腥杀戮令,猎魔血腥令的尾部刻有猎字,但凡识字都能认识,就便识字都可看出大概!
  不过,因为向来独来独往,一直黑袍袭身,无人知其行踪,晓其性别,所以无人知晓她的真实身份。
  此时,这名至尊魔兵恐惧了,他手中所握的腰牌之上就有一个“猎”字,血光流转,魔光艳艳,在他看来,眼前这名年轻人必然就是传说中的了,也唯有这等神秘而又强大的存在,才可能如此轻松的斩杀一名后期魔兵,也唯有这名恐怖存在才敢当街杀人!
  据说,是血腥之都培养的杀戮工具,即便杀人都是无罪!
  “哼哼,既然知道错了,那么就将你的宝物拿出来吧,需用它们洗刷你的罪恶!”
  黑头冷笑,在看了一眼对方的神色后,他已知晓了其中的情况,心中对方是被那么血腥杀戮令给吓着了,双眼顿时放光,准备趁火打劫!
  “这…..小的实在没有东西能拿得出手啊,求大人网开一面吧…..”
  那名至尊魔兵颤声,虽然不满一名初期魔兵叫嚣,但却不敢无礼,没敢多说,只求活命。在他看来,这只“蝼蚁”定是的死士,不可轻易得罪,既然对方发话了,那自是代表了的意思,不可违抗,只是,他也只是挣扎在最低层的“难民”,哪有什么东西能被至尊看上的?一时间,竟不敢出手了,一脸苦色。
  李逸皱眉,星目之中有寒光闪过,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煞气袭来,是为他所见之最,那煞气之浓,当是眼前这名魔头的数倍!
  “这便是狱城的城管么?果真强大,不可力敌!”
  李逸眉头紧锁,眼中尽是深邃,依然感到来人的强大,不可力敌,准备立刻闪人。
  然而,那跪着的至尊魔兵却是会错了意思,眼见李逸皱眉,还以为是他生气了,顿时,全身巨颤的悲呼道:“大人….大人饶命啊,小的真没宝物啊,就这些了,您要就拿去吧,求您饶了小的吧,小的真的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说着,他挥起了魔手,不停的向外抛着宝物,魔血、魔肝、魔角、魔眼,数不胜数,一件件的,鲜血淋漓的浮在虚空,血腥异常,直看得李议皱眉,黑头眼红,不过,那身为当事人的至尊魔兵却老脸涨红,满眼的悲伤。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都是他刚刚得到的,是他猎杀了诸多猎物才取得的战利品,其中不乏有至尊魔兵,这些东西的价值,足以让他快活十年,可现在却全都没了,为了保命他不得不拿出来,即便魔心滴血,也不能不给。
  “好了,够了,你走吧!”
  终于,当那名魔头在拿出了一本魔族典籍之后,李逸开口了。此时,狱城的城管已经快到了,他不敢再耽搁了,而且,魔典已出,又何须耽搁?
  “走!”
  李逸轻喝,大手一挥,那本浮在虚空中的魔典顿时就被他握在了手中,而后,转身便走,没有丝毫迟疑,没有带走那些如山的魔宝。
  “大人….您等等我…..”
  黑头大叫,眼见那如山的魔宝,他是真的走不动了,竟违背了李逸的命令,狠狠的抓了一把,取到了小半魔宝,而后,正待其再次动手的时候,一只巨手却探了过来,瞬间将其掳走。
  李逸出手了,恐怖的城管即将到来,他不得不带走黑头,于是,再次施展了神通,将其抓走。
  “这…..大人,您的腰牌,您的腰牌还没带走啊…..”
  那名至尊魔兵疑惑了,依旧跪在虚空,双眼迷茫,对于李逸的突然离开很是不解,手捧着猎魔血腥令,心情难复,就连那无尽的恐惧都变成了疑惑,不断滋生。
  “这真的是传说中的么,好像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恐怖啊,这脾气是不是太好了?”魔头心中纠结,在想到李议的前后举动,心中的疑惑更大了,竟不由出现了“过激”想法。
  “鼎鼎大名的就这样放过我了?那因为一句骂言就屠了魔将的,竟会如此好说话?那家财万贯的竟会看上我的**?那…….”
  突然,这名魔头想通了,“腾”的一下站起了身来,魔手紧握,似要将那血腥杀戮令捏碎,同时,更是举目四望,疯狂的寻找着李逸的位置,此时,他是终于知道自己受骗了,想要咆哮。
  “罪徒服诛,斩立决!”
  然而,还未等其发狂,一声轻喝却突然传来过来,震得虚空巨颤,魔威盖天,让他全身发寒。
  “大….大人,小的冤枉,小的没有犯事儿啊,大人明查…..”刚刚站起的魔头又跪下来,全身颤抖,不断磕头,比之先前面对李逸都要害怕,面无人色。
  远处,两道十丈魔躯出现了,手持十丈血剑,全身血红,头丈双角,背生双翅,一身的煞气,只是飞行便带起了阴风,让人全身发寒。
  “冤枉?此地就你只有你和死者两人,你有何冤枉?还不快快受死!”
  一名面目狰狞的城管员开口,他一手持着血腥杀戮令,一手举起血剑,准备动手,整个天地顿时煞气狂涌,石走沙飞。
  此时,在场的众魔已经跑掉,场中除了那名死者,就剩这名至尊魔兵了,情况对他很是不利,身为执法者,城管可以将其斩杀!
  “大人饶命,小的真是冤枉,小的有证据!”
  那么至尊魔兵大叫,也顾不得恐惧了,巨手一挥,那枚猎魔血腥令顿时带着火光,向着城管射去,快若闪电。
  “找死!”
  那名举剑的城管出手,身子侧移,避过了猎魔血腥令,而后血剑劈落,发出一道百丈剑,向着那名魔头直劈而去,欲要将其斩杀。
  “锵!”
  然而,站于一旁的那名城管却出手阻拦,长剑横空,将那百丈剑芒挡住了,只将那至尊魔兵吓了个半死,并未让其受伤。
  “看看再说…..”
  率先出手的那名城管有些不解,满眼疑惑的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不过,换来的一句却是“看看”,为此,他也只好当出手,瞬间摄了那枚猎魔血腥令,而后,脸色大变。
  “说,你同是什么关系!”那名城管开口,满脸的杀机。
  “小人不知啊,这是先前那名杀人魔头留下的…..他或许同猎魔大人有关….”至尊魔兵颤声道。
  “住口!快说那人去了何处!”另一名城管开口,神色急切,眼中还有些疯狂,让人不解。
  “他….他向着血腥之都去了…..或许是去血腥之都避难了….”那名至尊魔兵结巴,不知道这两名城管何意,不过,却丝毫不敢隐瞒。
  “哈哈哈,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自来投,这次倒要看他死不死!”
  两名城管大笑,两人在相视一眼后顿时动身,瞬间就消失当场,只留下那一脸呆滞的至尊魔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