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城管来了

  第一百四十七章“死了.....死定了.....这下真的死定了.....”黑头快哭了,两眼大睁,冷汗直流,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好似已经石化。
  旁边,原本看戏的众魔也都变色,竟生不起点滴兴致,转身就跑,好似不走就有麻烦缠身,同时,更有不少人的口中低骂,一脸不忿。
  “嘭!”
  巨脚终于踏落下来,力道之大,竟将李逸发出的长剑给折断了,将那血岩砌成的街道都踏出了大坑,踏得地动山摇,石屑漫天。
  “杂碎,死来!”
  那名魔兵后期的魔头大叫,得势不饶人,再次跺脚,又一次恶狠狠的踩向李逸的面门,欲要将其踩成肉饼,不过,与之先前不一样的是,此次的阵势更大,黑光闪烁,煞气冲天。
  “哼!”
  李逸冷哼,身形一闪,瞬间出现于他的身后,而后一个踏步,当场腾空袭向他的膝盖。
  “咔嚓....”
  毫无悬念,魔头的身躯实在太过庞大了,动作再快也难以灵活,虽想转身抵挡,但速度太慢,转眼便被李逸击中膝盖,发出脆响,那只足有顶梁柱大小的右腿当场折断,瞬间无力。
  “啊.....”魔头惨叫,声音极凄,脸上的嚣张没有了,换之而来的是疯狂,眼中尽是杀机。
  “我要你死,你这该死的杂碎!”
  魔头怒了,双眼泛红,化作一道黑芒扑杀,全身煞气,即便一腿被废,也未能让他受创多少,城中的充足煞气让他实力大增,几乎同阶无敌。
  “不知死活!”
  李逸冷笑,身形再闪,快若流光,瞬间消失于天地,竟没有出现丝毫的煞气波动,好似隐形。
  “人呢......人到哪里去了?怎会突然消失,就连煞气的波动都没有,怎么可能!”
  旁边,站在百丈之外的众魔惊叹,均不知李逸去了哪里,面带惊愕,其中,不乏有至尊魔兵!
  “嘭!”
  魔头的大脚还是踩落了下来,虽然未能命中目标,但也将整个大街都踩得面目全非,出了个丈许的深坑,震得全城皆颤,看得众人胆寒。
  “这....这丫的真不怕死,真敢下脚啊,看那样子真是不想活了,真是傻子!”
  不少看戏的人都被吓着了,眉头直跳,心中更是为其作出了预言,算其难活半月!
  “丫的,连对手的身影都没见着,这就放大招了,真以为是敲山震虎啊,其实是找死!”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一只脚都被废了,战力大损,即便施展秘术又能如何?若是时间过来,还不是会被人踩在脚下,而且,即便真的能胜,但能逃出魔狱么?”
  “我看那小子多半跑了,如今乘着城管没来,正好逃跑,只有傻子才站着,这不是找死么?”
  众魔议论,虽然与那场中的魔头同类,但却没人为其说话,反而大骂“傻蛋”,不过,对那消失的李逸也不看好,仇视渐生。
  “将那小个子的容貌给我记住了,既然他敢来狱城捣乱,那本座也不能袖手旁观了,若是今后遇上,本座定要将其生吞活剥!”
  “一个外族的异类罢了,竟敢在魔狱逞凶,真是未将我等看在眼中啊,这是蔑视城主的威严!”
  人群之中,不少达到了至尊魔兵境的魔头都在私语,全都愤然,敢在域城撒野,自然触犯了他们的禁忌,践踏了他们的尊严,此时,都想找出李逸,将其灭杀。
  “滚出来,你个懦弱的杂碎,赶快给本大爷滚出来!你不是能废掉大爷的魔躯么,怎么,现在怕了?快给大爷滚出来添脚指头!”那名魔头疯狂了,巨目四瞪,魔音滔天。
  “真是白痴,也不怕把城管叫来了,真是不知死活的傻子!”黑头鄙视,转身就逃,他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不敢离对方太近。
  “嗡!”
  突然,一道魔音自地下响起,而后,只听“嘭”的一声,场中的大地裂开了,一柄七彩的神剑刺出,突然出现在那名魔头的正下方,剑气冲霄。
  “噗....”
  魔头躲避,身子横移而出,奈何他的魔躯太大,难以全部躲过,那条折断右腿更是缓慢,当场被斩,无尽魔血顿时喷薄,洒满天幕,染红了大片房屋。
  “嘭!”
  李逸顺势袭杀,持剑而上,身子刚一冒出便直接冲上前去,不过,他并未用神剑劈斩,而是狠狠的以拳轰击,砸在了对方的头上,发出惊天巨响。
  “魔祖啊......我都看到了什么,请原谅我的无知吧......”
  远处,观战的众魔全都惊骇了,就连达到了魔兵巅峰境的强者都讶然,全都目不转睛盯着远处,好似石化。
  “啊.....”
  场中,二人的交战已经结束,李逸的拳头已经砸在了对方的头上,当场将其击飞,头颅破开,红白之物洒落,犹如喷泉,而他本身则是毫发无伤的凌空而立,黑发飘逸,红袍轻摇。
  “这.....这么弱小的肉身怎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他是逆天的产物,还是魔祖的杰作?!”
  “你相信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能一拳打爆成年人的头颅么?我本来不信的,可现在信了......”
  “死了.....就这样死了,一名魔兵后期的强者竟被人一拳打死了,被一名侏儒给打死了......”
  众人惊呆了,全都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不过,那躺在地上,依然还向外涌着魔血的残躯却向众人诉说这一切,让人不能不信。
  “唉.....可惜,真是可惜啊,这么宝贵的魔血啊,怎能这么Lang费啊,真是个败家的主儿啊,杀人也不留到城外杀,你这让我这么办啊,这里是真的没法下口啊.....”
  不远处,黑头一脸的苦色,双眼泛红,嘴角有着丝丝晶莹,就连那张英俊的俏脸都快变形了,懊悔不已,而体内的“狼性”更是彻底显露,贪婪而又疯狂。
  “不对......主人好像也出了问题,难道是受了重伤?”突然,黑头定神,竟发现了李逸的不妥之处,脸色顿时大变,而后,化作一道流光,出现在了李逸的身旁。
  虚空之中,李逸凌空站立,黑发飘逸,红袍轻扬,身无神光,却有雾气,丝丝缕缕,晶莹非常,远远看去,好像他就是天地,他就是虚空,让人琢磨不透,不过,唯一不足的地方却是他的身子,脸色惨白,身体轻颤,额上有着冷汗。
  “想要在魔域之中展现全部修为真是太难,这里的天地实在不适合修真,若无魔族法典,肉身再强,也是无用!”李逸心中暗道。
  按常理来说,他处在渡劫六重天,算作魔族等级应该是魔兵后期,但若是加上他肉身的强大,其整体实力可敌至尊魔兵,若是拼命可战魔将初期,不过,此时他却不能了,此时对战一名魔兵后期的魔头都让他大伤元气,伤了根本,没有灵力的支持,就连肉身的强度都会大减。
  魔域实在太特殊,漫天都是魔煞之气,强如天妒之体都无法自主吸收,即便强行吸收也无法使用,让他很是被动,而且,整个世界都没有灵气,想要施展修真法决都只能凭着体内的元婴之力,而这种有出无进的情况,缺是彻底将他逼入了绝地。
  越战越弱!
  这便是李逸的此时面临的情况,若是再找不到魔族功夫,他就真的无法了,或许,只能强行剥夺黑头的垃圾**了.....
  “大人.....您怎么样了?是不是在地里憋太久了,有些喘不过气,小人这就给你打气....”
  黑头上前,大手一招,竟凭空拿出了一柄折扇,为李逸打扇,一脸的讨好。
  “聒噪!本座有些疲劳,急需休息,你快找个地方,此地不宜久留。”李逸寒声道。
  此时,他是恨透了黑头,心知此人“不善”,没空与他胡扯,想要立刻离开,毕竟,若是不走,恐怕等那传说级的城管到了,想走都不行了,即便有撼天魔王“撑腰”都怕不行。
  “大人说的极是......此地真的不易久留,我们还是快快出城吧.....”黑头恭维道。
  此时,李逸不但在城里斗殴了,而且还杀人了,不但扰乱了狱城的治安,更是无视了狱城的规矩,若不离开,那,定会将其钉死当场,而作为仆人的黑头也必然难道一死。
  “为何出城?难道城里就不能找个安全的地方?凭那血腥之都的势力,难道保不住我们?!”
  李逸摇头,说着就让黑头带路,准备去那血腥之都,毕竟,作为几大势力联合开启的娱乐场所,即便是城主梵天都不敢得罪,若能进入,应当无事。
  且,到了现在,让他再度出城,那真是找死,若是出去,那无尽的魔头定会不断追杀,以他现在的状况,最多只需五名后期魔兵便能将他耗死,此时,唯有进入血腥之都才能活命。
  “大人英明,大人英明......”
  黑头连连躬身,拍须溜马,原本想让李逸出城,好再斩些魔头,让他吞掉,奈何李逸不肯,他也只好同意了,毕竟,他也只是生不由己的仆人。
  “嗖....”
  二人化作电光射出,想要乘着城管未到,赶快脱离此地,尽早躲进血腥之都,不过,再在场的众魔却不同意,竟突然腾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竟敢在狱城撒野,你等就等着审判吧,你等必须赎罪!”
  “胆敢杀人,就得有死的准备,胆敢在狱城杀人,就得安心等死!今儿,你们哪也去不了!”
  众魔围上前来,不过,敢于说话的都是至尊魔兵,也正是他们站在最前,封住了李逸二人的去路,不肯善罢甘休。
  当然,若是真的任由李逸这个外族离去,那他们也不用活了,此事,必会遗笑万年。
  “怎么,你们也想挡住本座的去路?”李逸皱眉,被这些魔头的突来团结给震惊了。
  “没错!你还是乖乖的呆在这里吧,等到城管大人来了,自会让你离去。”一名至尊魔兵开口,一脸的冷笑,丝毫不惧的看着李逸,眼露鄙夷。
  “既然如,那本座也不愿多说什么了,如此,你等就准备承受本座的怒火吧!”
  突然,李逸开口了,话音冰寒,直听得众人愣神,就连黑头都露出了惊疑之色,难以理解。
  “小子,难道你还想杀人不成?岂不知城管大人就要到了?束手就擒吧!”又一名至尊魔兵开口。
  “承受怒火吧!”
  李逸没有多说,大袖一甩,一道血红的流光划出,瞬间攻向一名至尊魔殿,响起阵阵魔音。
  “自不量力!就凭这种力道,难道还想袭杀本座不成?你真是......”
  那名魔头冷笑,巨手探出,瞬间抓住了那道红光,将其稳稳的握在了手中,目露鄙夷。说着还用力的握了握拳头,想要将其捏碎,不过,几经努力也未能撼动分毫,终于发现了不对,而后,当他看到清手中的东西时,整个人都石化了,不能动弹。
  然而,就在此此时,远处却传来了魔啸,听得众人发寒。
  “,,大家快快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