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血腥杀戮令

  第一百四十五章李逸出手,举手抬足间就将三名中期魔兵镇压了,整个过程,没有半点的烟火味道,轻松得让人心颤,简单得让人发毛,所见之人全都胆寒,落荒而逃。
  “唉,这走得也太快了吧?我也只是说说,你们又何必当真呢?”李逸轻笑,一脸的无奈。
  不过,这话却是将黑头吓得不轻,原本,他还未做好“下坑”的准备,结果,李逸一开口就将他吓得直接跳下去了,直到半响之后才传出巨响。
  “大.....大人,大事儿不好啦......”
  突然,深坑之中传来黑头的狼嚎,而后,一道黑光冲出,快似流星的“砸落”到了李逸的身旁,他眼睛打颤,面露惊骇,双股打颤。
  “什么事情如此惊慌,难不成盘缠不够?”李逸皱眉道。
  “哪能啊.....这三人都是肥羊,别说进去,就是去赌上几把也没事儿啊,只是.....只是这些人来头却不小啊,我们要倒霉了.....”黑头哭丧着脸,说话都在打颤,很是惊骇。
  “嗯?难道本座一次出手就惹了麻烦,能有这么好运?”李逸愕然,若说一次出手就惹上麻烦,那还真是太“好运”,好运得难以想象,不过,看那黑头的表情,他能确定此事为真,遂即问道:“说来听听,都是什么来头,看你的样子好像有死无生似的.....”
  “还是给您自己看吧....看了你就明白了.....”
  黑头颤声,没敢开口,反而自怀中摸出一块巴掌大的血红牌子,双手奉上,让李逸自己看。
  “令牌?!这是什么东西,看样子和血腥之都有关系,难道是掌权者的信物?”
  李逸皱眉,这血红的令牌之上竟有写着“血腥杀戮”四个字,鲜红如血,其上还有丝丝煞气,让人神颤,而它的质感更是特别,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可却沉重如山,入手生温,让人有一种亲和大道的感觉,全身飘然。
  李逸知晓这东西必然和血腥之都脱不了关系,不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却不知,更不知晓它的作用,疑问颇多。
  “没错.....这东西正是血腥之都的令牌,虽不是掌权者的令牌,但却是杀戮之魔的腰牌,而此牌所代表的便是至尊魔兵!”黑头开口道。
  血腥之都是整个狱城的中心,大部分的魔头都是冲着血腥之都去的,而冲着血腥之都去的魔头,绝大多数是冲着去的.....这种令牌,不但是实力的象征,更是身份的象征,一经拥有便可成为魔中魔,不但能免费出入血腥之都,更可享受域城中的所有神物的折扣价。
  “显然,这块令牌不是这三人所有的,就凭这三人的实力是不可能得到它的,如此说来,他们身后有至尊魔兵?!”李逸沉声道。
  “大人英明......我现在要怎么办啊,那些获得了血腥杀戮灵的魔头,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厉害角色啊,虽然境界不高,可若真的动起手来,就连普通的魔将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黑头恐惧了,虽知李逸厉害,但他更知那些魔头的恐怖,心中没底儿,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魔兵罢了,难道还能逆天?”李逸摇头,本以为自己惹了大麻烦,结果,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麻烦,顿时又道:“难道只有这个令牌,没有其他宝物了?”
  闻听此言,黑头快哭了,一张英俊的脸都变成了苦瓜,眉头紧皱成了一条,道:“啊......这还不够恐怖啊,大.....大人,您到底要干嘛啊.....”
  “我是问你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比如法决、法宝之类的,若有,统统上交!”
  到了魔域,整个天地都变了,到了魔域,整个生活都变了......而李逸此时面临的便是后者,不但不清楚这个世界,更是没有**,没有法宝,生活一片混乱......
  “法宝.....魔域之中谁用法宝啊....而且这是魔狱,哪有法宝使用啊,若是能有,怕是这里的好多魔头都逃出去了.....”黑头摇头道。
  “没有法宝,那**有没有啊,这东西比较实在....”李逸不死心,想要在几只小虾米身上硬生生的压出油来,毕竟,他是真的需要**。
  “魔祖啊,您来救救我吧....我都碰上了什么人啊,这种人怎么就能有那么恐怖的修为啊......”
  黑头无语了,仰天悲鸣,全身上下都翻遍了,但凡能见人的东西都给李逸看了,很是光棍的证明了他的忠诚,没有私吞!
  “唉......真是够穷呢,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进城吧.....”李逸无奈道。
  “那......这里的三魔怎么办?我们要不要.....”黑头开口,比划了一个杀头的手势,显然他是不准备让这三人活下来的,毕竟,死人比活人更守信!
  “随你吧......”
  李逸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而去,独自进了狱城,而黑头则是一脸YIN笑的跳进了深坑,随后,便响起了阵阵魔啸,凄厉非常。
  狱城,名副其实,不但修建于狱中,就连买卖的东西都带着罪孽,城中的商品大多都是取自魔头的身上,魔血、魔骨、魔眼、魔角.....总之,但凡魔躯上长有的东西,城中东有贩卖,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只不过,这些东西在狱外是不可贩卖的......
  虽是初入魔狱,但李逸却无丝毫不适,根本没有因为城中的血腥而感到恶心,反而有些亲切,好似回到了当处,回到了纵横玄黄之时,那种杀戮的气息让他振奋,恨不得仰天狂啸。
  “大人.....你怎么突然就这么兴奋了,难道是被城里的美女给吸引了?不过,这些丫头都是三丈魔躯,你这身板也太小了吧.....”黑头模糊的说道,眼中尽是狼光。
  不得不说,这狱城之中还真有“美女”,一个个仙姿婀娜,丰臀巨ru,那莲步款款,让得波峰震荡,看得黑头的眼都直了,不过,唯一可惜的是他也变成“侏儒”,即便长得英俊也无人欣赏,反倒落得个“败类”的骂名。
  “你这YIN魔,还不快收起你的狼性!”李逸摇头,虽没四下张望,但他也知道,整个大街上的魔头都在注视他们,那种鄙视眼光让他不爽。
  “大人.....这不是我的原因啊,您非要变成这种模样,您让他们怎不鄙视啊......”黑头想哭,想他也是一代帅魔,可自从遇上李逸,他就变成了衰魔,什么黑锅都来了....
  “看样子,魔域中的魔头都喜欢这种体型啊,难不知其中的弊端?”李逸摇头,这身躯越大,就越不灵活,而受创面积也会更大,简直就是活靶子,若无必要他是不会选择巨行化的。
  不过,能够有此想法的大概也只有李逸了,对于崇尚暴力的魔族来说,身躯就是身份,越大越好,越古怪越高贵,虽会嫌它累赘?
  因此,对于李逸的言语黑头只能无视,不敢辩驳,除了口中连呼“大人真乃神人”外,根本不敢多言,因为,他怕这个有些“神经质”的主人会对他动粗。
  二人一路前行,缓慢的行走在狱城的大街上,好似蝼蚁爬街,旁边尽是十数丈高的店铺,数十丈高的大楼,让他们只能仰望,而那些经过他们旁边的魔头更是嚣张,根本就不注意他们,抬脚便踩,好似在踩蝼蚁。
  “真的不能动手?!”
  李逸怒了,曾几何时被人如此欺负过,竟被当成了蝼蚁,想踩就踩,那种憋屈的感觉让他抓狂,恨不得直接出手,拍死这些不知死活的魔头。
  “不能动手....真的不能动手啊.....大人您就忍一忍吧.....”黑头惊骇,一脸的悲愤,不过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心中暗道,你丫的不是要当侏儒么,现在被欺负了吧,真是活该!
  “忍?如此忍耐,要忍到什么时候,你快给我想出对策,不然我便直接动手解决!”李逸狂暴了,想要爆走,在他看来,他既然是被撼天魔王丢到此地的,那必定不会“早死”,即便动手也是“情有可原”,不过,如此计策实为下策,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用的。
  旁边,黑头脸色大变,知道李逸真的怒了,赶紧说道:“大人别急,小人这就给你想办法....小人这就给你想办法......”
  半响之后,黑头在躲过了一只巨脚之后,终于大叫了起来:“哈哈哈,我想到了,大人我们有救了。”
  而后,他指着李逸的腰带,道:“,只要有他,整个狱城都可去得!”
  ,血腥之都颁发的特别勋章,是强者证明,是贵族的象征,魔狱之中,无人敢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