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狱城

  第一百四十四章,顾名思义,魔狱中的城市,是罪人所建的城市,是魔狱的天堂,其中,店铺林立,商品繁多,比之外界无异,此外,更有血腥的角斗场,财富无尽。
  不得不说,魔狱是罪恶的深渊,但也是财富的源泉,其中隐藏的人才、神料,可让所有势力眼红。为此,不少势力都有派人进入,掌管魔域一方,而血腥角斗场便是其中的重点!
  黑头提议去,目的自是为了的“血腥之都”,当然,更为准确的说,他是为了宝物。
  血腥之都,正是中的角斗场,是被血岩城的几大势力合伙控制的,虽供狱中魔头的消遣,但更为重要的却是为了财富。
  狱中之人,虽大部分都是有罪的魔头,但有财的魔头却是不少,或许,他们一人所拥有的财富并不骇人,但若是将其所有的财富都聚集起来,那也足以堪比至尊皇室。也正因如此,整个魔域的魔狱之中都有的角斗场存在。
  当然,狱中的角斗场也不是“公有”的,它的收益只有一半进入了各大势力手中,而剩下的一半则是进了参赛选手的手中。
  角斗,没有利用的比赛能叫比赛么?为此,每名参赛者都必须缴纳一定的宝物,而后,根据比赛的获胜情况计算奖励,多胜多得!
  李逸初来魔域,自是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如今听闻黑头说起,他是真的动心了,毕竟,机缘这种东西,那是谁都要的,至于大机缘,谁会舍得丢掉呢?况且,如今都已到了魔域,没有魔修之法的他,要想修炼都不可能。
  “大机缘?本座倒是很想看看这魔狱中的城市,不过,那大机缘之事儿却让本座难以理解,你且说来听听,不可隐瞒,若是让本座发现你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你知道后果的!”
  李逸轻笑,虽然有些期待,但也不想让一名魔头给牵着鼻子走,若是不然,他往后的日子就得苦吃。
  黑头点头,一脸怕怕的样子,道:“小的知道,小的知道,大人听我慢慢说来.....”
  对于李逸的手段,黑头是见识到了,若是没有魔将出手,他是无法逃掉的,如今听到李逸问起,那敢怠慢,当下就说起了魔狱的状况。
  半柱香后,黑头讲完了,但凡他所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而且,为了讨好李逸,他更是将道听途说之事儿都说了,在他看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说准没错。
  不过,李逸却不如此认为,对那魔王选婿、魔将选夫之事儿倍感无趣,而对黑头的弱化对手更是无语,知其是拍马屁。
  “好了,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本座还真成了是天生的赢家,什么美女啊,魔将啊,都将臣服本座,你觉得可能吗?!”李逸佯怒道。
  “小的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假,大人不信,大可到走走,我想大人定会明白小人的苦心....”黑头躬身,一脸的诚恳,同时,还带着点点委屈,好真似忠心不二。
  “好了,好了,既然你将说得如此之好,那本座岂有不去之理?走吧,你带路。”
  李逸轻笑,对于黑头的马屁,他是倍感头疼,不过,却也懒得去理,当即让他带路,欲去那看看,看哪儿是否真有对方说得那么好,若真如此,他的很多麻烦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如今,他初到魔域,整个人都快傻掉了,想要修炼都不行,金丹不转,根本无法吸收灵气,至于,那需要神灵之气的神族功夫更是不成,别说修炼,就是施展都有问题。
  先前,他能一招“秒杀”黑头,其所用手段不过是修真**中的五行土震,而之所以有此效果,那是他的境界比之对方高出太多,若不如此,恐怕他会真被耗到力竭,没有补充的战斗,就算天仙巅峰也无法久战,遑论是他......
  黑头带路,二人闲聊而行,一路上大多黑头说话,为李逸讲解魔域中事,而李逸本人则充当一名听众,只听不问,心中寻思着话中真假。
  一个时辰后,当两人行走了三百里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不过,初看却不大气,比不过人界的主城,只有乡镇大小。
  然而,在这尽是赤地的茫茫荒原之上,能够看到一座屹立着的小城也是值得庆幸的,至少,那不断进出的行人能让人感到这片土地的生机,让人不再孤独。
  二人站在之外,李逸仰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城楼上高挂的牌匾,心神迷醉。
  !
  在那以血岩铸成的高大城墙之上,有一座高有十丈的城楼,而那城楼之上便有一块以淡蓝魔铁打造的巨型牌匾,上书“”两字。它,铁画银钩,龙飞凤舞,有着霸意,带着凶煞,其中竟有天道在流转,只是,这是一种凶煞,一种霸道的道,让人难以揣摩,强如李逸都不敢深入,只是浅观都已神魂轻颤。
  “这块牌匾真是厉害呢,看样子这座也不简单!”李逸自语,目光收回,不敢再看了,那种霸道意境让他都在胆寒,仿佛亲身经历了恐怖的神魔大战,而自己便是那死去的无数失败者之一,那种死亡的寒意直接冷到了他的骨头里,让他全身欲颤。
  “嘿嘿,大人有所不知,这块匾乃是梵天城主亲自提的,那字体之飘逸,笔法之精妙,真是一绝啊,就算是整个魔域也没有几人能写出这么霸气的字了。”黑头轻笑,他并未看出字中的玄妙,不知李逸所言为何,还以为是在夸赞字体。
  “乡巴佬,看到的牌匾竟不知其中的玄妙,真不愧是垫底的魔兵啊,愚不可耐!”
  旁边,几名欲要进城的魔头驻足讥笑,一个个身高数丈,血焰熊熊,魔威十足,如今讥笑更是嚣张,魔音震天,好似闷雷。不过,闻听此言的黑头却未出声,反而低头退后。
  “魔兵中期?此时,我们不算进入了吧,动手可行?”李逸皱眉。
  眼前的三名魔头都是中期魔兵,实力远超黑头,相当于四劫强者,所以才吓得黑头沉默,不过,李逸却不畏惧,反而问起规矩,准备出手。
  “怎么,你小子想要动手?那感情好啊,哥几个好久都没喝到新鲜的魔血了,此时没有进城,就先将你们二人吃了再说吧!”
  黑头没有说话,反倒是那名长得最壮的魔头开口了,魔焰吞吐,魔音阵阵,很是狂霸。
  旁边,原本进出的魔头们也都停了下来,全都远远的站着,有些激动的看着这边,好似在等好戏开场,眼中有着异芒闪烁。
  “动手吧,最好拼得半死,那时候你们的东西可就变成本魔的啦!”众人心中暗语,全都希望这五人能打起来,若是那样,自己也好捡捡便宜,毕竟,想要在这儿赚钱还是蛮难的,都找一分算一分吧......
  “大.....大人,我们还是走吧,只要进了城门,他们就不敢动手了,之中是不许私斗的..”
  梵天曾有命令,任何罪人都不可在出手,若被发现,直接处死。此时,黑头畏惧,想要说服李逸进城,毕竟对方人多,他怕李逸吃亏。
  “这个提议不错,不过,好像我们的盘缠不够吧,即便进了城也不可能进得了血腥之都吧?”李逸轻笑,双眼放光的看着三名魔,神色未变,那眼神就想在看猎物一般。
  旁边,黑头轻颤,忍不住后退几步,道:“大人是想......大人是.....”
  显然,他是明白了李逸的意思,感情这新主儿是想打劫对方对方了,不过,他却被吓到了,生怕李逸打劫不成反被抢,若是那样,他们就真的完了。
  “哼,两个不知死活的黄毛小子,也不看看你们惹的是谁,ru臭未干就敢出来装大,真是找死!”
  “就连魔躯都没炼成,竟敢来这,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今日,本魔就替你父母管教管教!”
  “无知小儿,本魔可不管你们是那家公子,在这,实力为尊,今日就让你们有来无回!”
  三名魔头大怒,听过李逸的话,他们自是明白其中的意思,一个个暴跳如雷,让两名身高都为有一丈高的小魔“打劫”,那感情就像两只土狗在商量着如何吃掉大象,让他们如何不怒。
  “死吧,将你们的鲜美魔血贡献给本魔吧!”
  一名魔头出手,一只磨盘大笑的巨手拍出,直取李逸,似要将其拍成肉饼,而他的脸上则是带着狰狞的微笑,魔齿冒光。
  “嘭!”
  然而,就在他出手的刹那,一只十数丈大小的金色掌印却凭空出现,自上而下的劈落下来,瞬间将其三人拍翻,崩飞乱石无数,让那赤地都凹陷了大片,就连人影都无法看清。
  “奶奶的,谁他妈的偷袭老子,给老子出来!”
  三魔大怒,挣扎着站起身来,仰天怒骂,魔躯强悍的他们并未受伤,只是丢了面子。
  “砰!”
  不过,就在此时,第二击又来了,同样是个金色的掌印,同样凌空落下,而结果也是同样,三魔再次倒地,大地再次凹陷,乱石纷飞。
  “嘶....”
  旁边,围观的众魔全都冷吸凉气,全被这一幕给震撼了,身为观众的他们自然知晓其中的因果,对于李逸分忌惮非常。
  “只是随手抬抬就能直接拍翻三名中期魔兵?这手段也太过可怕了吧....”
  “没有魔力波动,没有煞气流转,亦没有魔躯对抗,只是随手压压就将他们拍翻了,这是魔吗?”
  众人惊愕,他们都是魔兵,眼见李逸抬手之间就将众魔镇压,他们心里也在发颤,哪敢再打李逸的注意。
  “奶奶滴,真是打脸啊,今儿还有完没完了!”
  半响后,凹坑之中又传来了三名魔头的咆哮,不过,这一次却更有声势,黑光大盛,煞气狂涌,好似地底出了大魔。
  不过,此时的李逸也已经玩够,知晓震慑已成,于是抬脚轻跺,顿时,一只黑色的大脚显现,带以山岳之势落下,狠狠的踩向了先前的掌印,崩碎赤地,将那刚刚腾起的三魔再次踩下,让其彻底断气。
  “去,把他们的宝贝都没收了,看看能否够用,若是不行,我们再找旁边的兄弟借上少许。”
  李逸轻笑,让黑头去收拾战力,而他自己却一脸和气的对着众人抱拳,一脸的人畜无害。
  然而,众人见状却是心神狂跳,心中直骂“变态”,那敢停留,还未等话音落下,众魔就消失一空了,好似从未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