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待遇

  第一百四十二章原本,撼天神王是想抓回李逸,将其元神拘出,将其肉身给予族人,不过,在听了苍冥神王的话后,他却改变了主意,不但不杀,还要培养,而他目的便是为了家族的将来!
  不得不说,梵族确实不弱,不但在血岩城是一城之首,就算放到其他主城都是了不起的一族,是为至尊王室,无人敢惹。
  然而,王室再强也只是王室,即便是至尊王室也摆脱不了“低等”的命运,唯有晋升皇室才可“登天”,成为“上等”家族,进入魔都!
  魔都,整个魔域的最富地界,同时,也是所有皇室的聚集地,可谓藏龙卧虎,贵族林立,是所有魔族之人最为崇尚的帝都,据说,“圣地”未开之时,无上的魔帝就居住在那里!
  可想而知,就连魔帝都会驻足的地方,其中所蕴涵的资源将是何等的丰富,恐怕唯有进入其中的皇室才可体会其中的好处吧。
  “照我推算,若是全力培养这两个小子,那拥有魔王之体的小子,有望在万年之内成为皇者,至于李逸小子,我却算不准,不过,听闻他到此境界不过三十载,想来一刻成皇。”
  一路过来,撼天魔王照旧就李逸的事情摸清了,而这关于李逸修为之事,便是血瞳所说。
  “如此说来,我梵家不是可在万年之内踏入魔都吗?”梵天笑道。
  除去,那飘渺得连至尊皇者都不知晓的“圣地”外,无上魔都可谓整个魔域的最热之地,其中蕴藏的机遇,让人眼红,乃是所有魔头的梦想天堂!
  虽说梵天的天赋也很非凡,但能到达此时的境界和他所耗的资源实乃正比,若不是有偌大的梵家支持,他想要到达魔王后期,怕要再过千年。然而,即便如此,他的进步已经明显慢了,即便拥有再多的物资,也不可能在万年内突破皇者,若是机缘不到,恐怕终其一生也难以成皇,想让梵家成为皇室,实在太难......
  “你想的没错,我说的也没错,不过,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对这二人的培养必须秘密进行,万不可让其他王室知晓,若是不然将会惹出大祸!”
  撼天魔王点头,很是严肃的说明了情况,让梵天要有准备,毕竟这魔域中的至尊王室可不少,想要成为皇室的更是无数,若是让其他家族知道他们拥有两名“皇种”,那后果可想而知,各大至尊王室必然会蜂拥而来,到了那时,就算梵家也难以对抗。
  “叔父放心,在这血岩城中,我梵家说话还没人胆敢忤逆,只要我们不将他们二人放出,这事儿就绝无意外!”梵天点头,自信满满的说道。
  不过,撼天却未因此松气,反而更加严肃了,道:“不可大意,虽我梵家势大,但这血岩城中必然会有其他至尊王室的眼线,我等不可不防,因此,我决定将这二人丢到我族的禁地地之中,直至成皇!”
  “禁地?那可是老祖闭关之所啊,若将他们放到禁地,会不会打扰了老祖的修炼?”梵天回道。
  梵家禁地,指的并不是其中有什么宝贝,而是那位至尊老祖的闭关之所,因为怕被族人打扰,故将其设为了禁地,不过,那里的魔煞之气却极浓,是块修炼的宝地。
  “无妨,老祖闭关已经许久,若能将其扰醒,那也不错,唯一让本王不放心的还是那李逸小子,那人必须提防,不可有丝毫大意!”
  撼天魔王开口,右手一挥,虚空顿时出现一道门户,而后,一名身穿红跑的青年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那人正是李逸!
  不过,此时的李逸却闭着眼睛,面无表情,似在沉睡,丝毫没有发觉自己已成观赏物。
  在其旁边,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同样闭目,不过,此人的表情却甚是古怪,虽是沉睡,却嘴角微翘,带着贪婪之色,似笑而非笑。毫无疑问,此人便是血瞳无疑!
  “叔父,你之前所说便是他们二人?这黑袍之人便是那拥有魔王之体的人族修士吧?”
  梵天双眼放光,神识扫射不断,不过片刻便知晓了二人的情况,脸上顿起微笑,对那血瞳更是看好,十分在意。
  “没错,这二人便是我自人族带回的妖孽,二人已中迷心术,此番沉睡要很久才能醒来。
  为了落得清静,撼天魔王早就将对其施了秘术,让其沉睡,若不如此,他恐怕是早被二人烦死了......而这一切,只因为血瞳那不耻下问的精神实在让他头大,而李逸那无事找事的精神更是让他抓狂。
  “这魔王之体果然霸道,竟可在人界就将魔体修炼到上等魔兵的强度,真是难得,若是将他放到禁地,或许,真能万年成皇!”梵天笑道。
  “嗯.....如此你就将他带走吧,至于这李逸小子,我们还得商量对策万不可让其逃了!”
  撼天魔王皱眉,当他了解到李逸的特殊之后,他无法了,若不将其处死,他是真没办法将其制住,即便施展秘法也怕无济于事,因为那小子的肉身实在太过特殊,太诡异了,特殊得诸天少有,诡异得万古难寻,强悍如他都未见过,无法弄清。
  “叔父是怕控制不了他?难道真有如此特殊?”梵天摇头,大手挥舞,瞬间就将血瞳接过,一脸茫然。
  王级强者,每一名都是超脱了天道管辖的特殊存在,虽说修为并不高绝,但想要弄清将级修士的情况却很容易,极少出现“特殊”情况,若是出现,那必是遇上了“妖孽”之人。
  “哈哈,这小子可不简单呢,不可将其以常人而论,我们想要培养也得给他送到好地方去,将他的锐气磨掉,不然,怕是真的难以控制。”撼天魔王大笑。
  对于李逸的特殊,他是早见过了,不但肉身特殊,就连脾气都特殊,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让得至尊王者都无法,直叫头疼,直至今日,撼天魔王都未弄清他的脾气.....
  “特殊的好地方?若是叔父觉得他够特殊,不如将他关到魔狱吧,虽说哪里的魔煞之气不是很浓,但那里的风气却是‘很好’,若是将其放下,恐怕几日之后便能让他规矩!”
  魔狱,顾名思义,那是魔界关押犯人的地方,各种恶魔都在其中,没有法纪,没有约束,十足的混乱之地,是为魔域最为黑暗的地方,同时,也是魔域最为特殊的存在,不少皇级强者都会进入那里磨练!
  不过,这也不是说那儿很好,反而条件条件恶劣,是个死亡之地,若无天赋,若无毅力,想要存活却是极难!当然,若是真能存活,那将毫无疑问的成为强者!
  “魔狱?你这一说,倒是给我解决了大麻烦,如此就将他丢到魔域吧,既然他很特殊,那就给他特殊的,我倒要看他如何特殊,是不是真的能够震慑本王!”
  撼天魔王点头,同意了梵天的主意,而后大袖一挥,将李逸放出,一齐丢给了梵天,而后又和众人唠叨了几句便离开了,准备去趟魔都,禀告神廷之事。
  两日之后,梵天魔王终于将一切事务都打理好了,在给李逸安置了一个“人魔后裔”的身份之后,便将其丢到了魔狱,并让狱中之人教导,不过,在其临走之时,还是告诫了狱中的巨头“欺压可以,斩杀不行”。
  随后,他又召开了梵族大会,宣布了血瞳入族之事。对此,血瞳可谓激动非常,竟主动献祭神魂,将生死放到梵天手中,无比忠心。不过,也正因如此,他当日就获得了进入禁地的资格,成了梵族的“重臣”。
  “注意魔狱的动向,若那小子出了什么异常状况,要及时报告给我!”
  最后,梵天下令,在让魔狱中的梵族魔头注意李逸的动向之后,整个行动才结束了,偌大的梵族终于恢复了平静,不过,让人想之不到的是,血岩城的魔狱却因此而变得不平起来......
  “这是魔域的什么地方,为何血腥之气如此浓烈,这漫天的煞气又是为何?”
  魔狱之中,沉睡多日的李逸终于醒了,不过,他的脑袋却是疼痛欲裂,不知当前状况。
  此时,入眼所见的尽是血红的大地,怪石林立,石山光秃,一片荒芜,毫无生机,而头上的天空更是带着血红,其上只有几朵血云漂浮,以及一轮黑色的太阳当空,此外再无他物,就连一个魔影都未见到,凄凉非常。
  “这是魔狱,魔域的罪人聚集地......至于这漫天的血腥,那当然是鲜血的味道,鲜美至极...”
  突然,一道阴沉的声音响起,解答了李逸的疑惑,不过,那话音之中却带着贪念,有着戏谑,好似猎人在戏耍猎物。
  “你是......魔?”
  李逸皱眉,有些惊愕对方的言语,不过,他却没有起身,依旧坐着,毫不忌惮。
  “魔?是啊,这里都是魔,你不也是么?只不过,我是吃魔的魔,而你是被吃的魔,哈哈哈。”
  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自四方八面传来,话音飘忽,让人不知其方位,即便以神识也查之不清,因为那无尽的魔煞之气,可让神识失灵....
  “是吗?难道你真的这么认为?”
  李逸冷笑,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来,好似弱不禁风,不过,当他话音刚落,在其脚下的大地却凹陷了,坍塌数丈,乱石崩飞。
  “嘭!”
  一道身十丈,背生双翼,头长独角,长耳血瞳,口长獠牙的魔物飞出,如同炮弹一般,竟直直轰响了高空,漫天血花。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位置.....”
  魔物开口,口中溢血,话音阴沉,与之先前的戏谑之声完全相同,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此时的话音之中却充满了畏惧,没有了先前的嚣张,整具魔身都快变行了,忌惮非常。
  “你的位置很难找么?真是让人难以回答你的问题啊.....”
  李逸皱眉,双手互握,发出“噼啪”轻响,双眼斜视对方,尽是不屑,那种漠视,让人抓狂。
  “你.....你是找死!”
  魔头大怒,彻底忘记了先前所受的教训,魔身闪烁,犹如一道黑光射来,快过闪电,其头上的一直独角更是闪闪发光,有着能量聚集。
  “魔龙炮!”
  魔头大嚎,一道丈粗黑色神光闪现,自其独角发出,犹如一道神剑,破开地表,直劈李逸,崩飞乱石无数。
  “这也是炮?真是......”
  李逸无语,对方只是魔兵初期,就如人族的一劫强者,与他对战可谓以卵击石。此时,见对方的杀来,他竟生不起战意,随后,一手抓出,瞬间就将神光崩碎,让其吐血倒飞。不过,这却没完。
  只见李逸抬手,右手成爪,对其狠狠一抓,霎时,一道十丈巨爪飞出,快若闪电的抓住了魔头,让其难以挣脱。
  “啊.....大人饶命啊.....小人臣服....小人臣服啊,求大人饶命....”
  魔头惊恐,整个魔身都快崩碎了,痛不欲生,口中连呼“饶命”,不敢乱动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