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剑尊!

  第一百四十章
  面对风清灵的哀求,苍冥神王心软了,虽然知道出手救人的后果,但她还是出手了,为的只是补偿她的过失,尽那未尽的母亲之责......
  “撼天老魔出手,即便是我拼死也不可能救出他的,你若想救他,只能进入神界,然后将天幻之目彻底融合,若你能够办到,必可成为神族的公主,到时你才可以拥有足够的能量将他救出.....”
  苍冥神王带路,领着风清灵来到了神山顶峰的一座六星法阵前,满脸的慈爱。
  “神族公主?凭我一个小小的人族修士怎么可能当得了神族公主.....您没说笑吧。”
  风清灵摇头,想要成为神族的公主,那第一条件便是神族之人,一族的公主怎么也不可能让其他种族之人来当吧?若是凭她人族修士的身份,且不说能不能成为公主,只说能否在神界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据说,神界中是没有天地灵气的,那里只有神灵之气,是与天地灵气截然不同的东西,唯有拥有神族体魄的修士才吸纳修炼。
  不得不说,风清灵确实是苍冥神王和昊天幻神所生,但她却没有遗传多少神族的特征,至少表面看来是这样的,没有神族的体魄,没有神族的神廷,不似神族之人,反倒与人族极似。
  “不!你是我的女儿,你身上流有神族的血液,即便你没神族的特征,但你却是实实在在的神族之人,只要你进入神界,你体内的血脉之力就会觉醒,到时你的修炼速度将比之现在快上百倍,你将在极短的时间达到一个你无法想象的高度,如今,就看你是否前去了!”
  血脉觉醒,是每一个神族之人必须经历的过程,不过,这种过程却非常特殊,必须在神族的禁地之中才能进行,若不进入神界,根本无法进行仪式,而风清灵体内的血脉就没被唤醒!
  风清灵犹豫了,眉头微皱,不知苍冥所说是否属实,不过,到了现在她也无法多想了,进入神界将是她唯有能救李逸的方法。
  “我答应你!”
  最后,风清灵同意了,没有其他条件,很是简单的就答应了苍冥神王的提议,没有丝毫顾虑。
  “我保证,千年之内,你比将成为神族的公主,成为一名杰出的女王!而你的爱人,那个小子也将因此获救!”
  苍冥神王给予了承诺,让风清灵安心,而后,向着虚空轻点,玄妙符篆顿生,六星法阵放出璀璨光芒,片刻便形成了一闪模糊的域门。
  “走吧,随我去见一见那陌生的神界吧,见一见你那从未谋面的父亲.....”
  苍冥神王轻语,玉手轻轻抬起,刹那,她与风清灵的身子飘了起来,慢慢的向着域门飞去.....
  “撼天老魔,本王已返神界,你我之账,下次将一并清算!”
  域门关闭,苍冥母女的身影消失了,不过,玄明天地却响起了阵阵闷雷,让人心惊,唯有神将级的巨头才可读懂其中的意思,背脊发凉。
  “有趣,真是有趣,万年难见的幻神终于现世了,而且还是一名女子,真不知神族的未来将会如何呢。”
  清风派,主峰之巅,苍茫无尽的云海深处,清风老祖轻笑,目光闪烁的看着神山方向,好似明白了一切,一脸的高深。
  不过,未过片刻,他的脸色却变得阴沉起来,道:“神也好,魔也罢,本帝的大事必须完成,若是谁敢坏我好事,我定让他永世难活!暂且.....暂且就让的我宝贝徒弟去那魔域呆着吧,待到他平安归来之时,便是本帝重反诸天之日,谁也不可抵挡!”
  与此同时,镇魂城中的魔殿深处,撼天魔王正轻笑着,端坐高位,其下,数百的八劫魔头跪伏,战战兢兢。
  “神廷的掌舵者已经离去,本王也要离去了,此次下界,确实收获不小,你等都功!这是本王的魔血,你等每人服用一滴,足可淬炼肉身!”
  撼天神王开口,大袖一挥,空中顿时浮现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通透玉瓶,血红如火,其中装着的正是他的魔血,魔门信徒最爱的淬体宝贝!
  “属下拜谢神王赏赐!”众人齐齐磕头,全身颤抖,不知是激动还是被神王的气息所慑。
  “此次返回魔域,本王将带走李逸和血瞳两人,本王走后,这玄明世俗之事就由你等亲自打点吧。记住,没有必要万不可同人族的修士界动手,至于神廷,你们就看着办吧。”
  虽说玄明的修真界没有顶级强者,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好欺负,大山深处还影藏着诸多等死的“老怪物”,若是真的动起手来,只凭魔门是万不可能战胜的,不过,这些“老怪物”却有难处,不敢轻易出来,不然,哪会让神魔双方坐大?
  “属等谨遵法令!”众人齐声,脑袋挨着地板,丝毫不敢抬起,恭敬非常。
  “好了,本王这就你离去了,你等好自为之吧。”
  撼天魔王起身,大手一挥,一道空间通道就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后他一手伸出,直接探进通道之中,不过片刻就将“消失”许久的血瞳抓出,如捉小鸡。
  “属下下拜见魔王大人!”血瞳跪伏,原本还有些气愤的思绪瞬间便消失了,满心敬畏。
  “同人交战?而且还受伤了?”撼天微惊,目光刚一扫过血瞳,便知晓了事情的经过。
  血瞳受伤了,全身破烂,满身剑伤,不少伤处更是深可见骨,而他的两只手臂更是快被卸下了,只能软绵绵的挂着,魔血染遍全身,狼狈不堪。
  “是的,对手很强,属下无法完胜。”血瞳淡然道。
  “很强?我看不是很强吧,而是强得离谱才是,若不如此,你怎会受如此重伤?”
  撼天魔王轻笑,并未因为血瞳的“不实”而动怒,反而一脸和蔼的看着他,好似在看小辈。
  “对手很强,难以战胜,但他也受了重伤,难以胜我,若是死战,我可与其同死!”
  此时,天香城的魔殿废墟之上,风无情仗剑而立,衣衫褴褛,白衣染血,很是狼狈,若是仔细看去,还会发现他的脸色惨白,左臂无力,眉头紧皱。
  如此情况,自然是他同血瞳的大战导致的,大战至此,他的内肋早已骨折断数根,而他的左臂更是近乎被废,受伤颇重。
  原本他是不会受此重伤的,奈何交战之时,天上竟出现无尽雷霆,让他不敢全力发动剑诀,怕受雷霆灭神之灾,如此,终是让对手战了先机,步步被动,最终成了如此模样。
  风无情摇头,脸上带着苦笑,在扫射了一遍天宇之后,他终于动身了,准备就此离开,对手“已逃”他也无法再战了,眼下只得再回住所,闭关疗伤。
  “轰!”
  然而,就在他闪身欲走的时候,天幕突然巨颤,一只长约百丈的巨手出现了,正如他先前所见一般,直直的向他抓了下来,不过,这次的目标不是血瞳而是他!
  “斩!”
  风无情变色,这只巨手的厉害他早已见识,心中惊骇,当场爆退而逃,同时,他更是不断挥剑,想要将其斩掉,转眼之间就有数百剑气发出,剑意冲霄。
  “铛....”
  不过,那只巨手却是厉害,丝毫不惧他的剑气,一路碰撞,毫发无伤,唯有金鸣交击之声不绝。
  “这是魔神之手吗?难道.....真有这种存在......”
  风无情愕然,眼见巨手袭来,他竟忘记的逃跑,一脸呆着的立身虚空,好似石化。
  “轰!”
  巨手落下,虚空崩碎,发出惊天巨响,其下的香城废墟瞬间崩塌,凹陷数百丈,不过,那凌空站立的风无情却是无事儿,只是更加惊愕了。
  只见,在其身旁,一柄长足百丈的粉红神剑悬浮,剑芒吞吐,划破虚空,而长剑的剑尖正直抵巨手,让其难动分毫。
  “这是.....这是修真界的前辈发出的剑气么,竟可匹敌魔王!此人的修为到底到了何种境界啊。”风无情心颤,同是剑修,他自然看得出巨剑的来历,其上发出的一丝剑意就让他颤抖,仿若见到了剑之君主,唯有臣服。
  “嗡!”
  突然,粉红巨剑轻颤,剑芒暴涨,如若开天神剑以一般,竟将巨掌劈裂,让其成了劫灰,不过,那在灭掉巨掌的刹那,神剑也消失,仿若从未出现。
  “剑尊老匹夫,本王早晚会将你斩杀干净!”
  魔殿之中,撼天魔王震怒,满眼杀意的看着虚空,右手轻颤,原本他想将那打得风无情抓回,一并带回魔域,没想到刚一出竟被修真界的大佬——剑尊,不但挡住了,更是让剑意崩碎了他的拳意,让其颜面大损,气愤难消。
  当然,不管如何悲愤,他是不会再出手了,因为那剑尊实在太过恐怖,其来历神秘,修为诡异,曾让不少神魔吃亏,而且最让人想不通的是,他藏身修真界竟能不被天道知晓,自由施为,若不如此,他恐怕早就被天道“遣送回城”了。
  “该死的剑尊,别以为你身份神秘就可肆无忌惮,待我魔族大军到来,本王第一个杀你!”
  先前交手,虽然他未吃亏多少,但他的面子却是折了,场下这么多人都看着他,让他倍感无光,当下又是一阵怒喝,震得天地颤动,让得众魔浑身欲裂。
  最后,当虚空传来一道剑意之后,撼天魔王才终于安静下来,而后,带着血瞳,脸色阴沉的走进了域门,就此离开了玄明人界。
  “走吧,都走吧,带着一个未知离开了,是想给你的魔界带去希望么?若是当你感受到未知的恐怖时,你还会如此霸道么?哈哈哈。”
  修真界的某处小山,一名年约八旬,身穿麻布长衫,满脸皱纹的老者正抽着老烟,那双浑浊的老眼正无精打采的望着虚空,口中喃喃,而他的身旁,正有一柄巨石刻成的三丈巨剑屹立,上刻,万剑至尊!
  (第二卷完,新的开始即将来临,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