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人、神、魔

  第一百三十九章这是一名女子,容貌娇俏,没有神王巨体,身材修长却不恐怖,同人族中的女子无意,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见是蓝色的,头发是墨绿的,头后挂着一轮闪烁着银白圣光的银环,满身的神圣,而她的外貌竟与风清灵极似,好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小家伙,这里可没你说话的份呢,你还是留着精神逃命吧。”苍冥神王轻笑,好似银铃轻响,空灵动听,好似天籁,与之先前的威严男声,截然不同。
  李逸心颤,对方的声音让他心悸,神魂颤抖,难以抵抗,那种强度不可能是风清灵能够发出的,他知道自己认错人了,不敢再说,只得便尊令而行,慢慢敛息,准备趁机撤退。
  “怎么,现在准备逃走了?难道你以为你真能在本王手里逃脱?”撼天魔王冷笑道,很有深意的看了李逸一眼,让其全身瞬间僵硬,动弹不得。
  “劳烦至尊王者出手,我又怎敢逃脱呢?你若出手,当今天下谁能逃掉?”
  李逸轻笑,原本升起的一丝逃跑之欲也消散了,身影闪现,很是干脆的走了出来。
  “不错,识时务,本王最为看好的就是这种修士,虽说你不是魔族,但以你的天资却可以同魔族的精英相比了,今日,本王便将你带回魔域,让你成为魔族子民,如何?”撼天魔王点头,很是满意李逸的识时务。
  “我乃真神座下的仆人,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即便你抓走了我,我也不会加入魔族!”
  李逸沉声,很是“严肃”的拒绝了撼天魔王的提议,不过,他的眼睛却不时的瞟着苍冥神王,心中盘算不断。
  毫无疑问,今日他是肯定被抓了,即便苍冥神王拼死也不可能将其保住,但若让他当着苍冥神王的面,直接投靠魔族,那无疑会将神族惹火,不但会有杀身之祸,更会让双方起疑心,到了那时,多半会被真正洗脑.....
  “不错,有我神族的骨气,就凭你的这份忠诚,你便足够担当圣卫一职!”
  苍冥神王点头,说着的时候还很有深意的看了李逸一眼,双眼放光。
  “小苍冥,事到如今你还多说什么?此人不就被你神族洗脑了么?如此手段,我魔族也会,只要本座将其带回,我魔族的将来必会远超神族!哈哈哈。”
  撼天魔王大笑,大袖一会,一片血幕顿时破空,瞬间就将李逸裹住,将其卷了近前,而后,一指点出,那片血雾便消失了,而被包裹其中的李逸也当场不见,消失得无影无踪。
  “撼天老魔,你这是何意!你真要违抗上面的意思?!你这是自讨苦吃!”苍冥神王怒喝。
  神魔两族的停战协议早已制定千年,在此期间,除了超控人族暗斗外,再无正面争斗,何曾出现过如此情况?如此一幕,着时让苍冥神王愤怒。
  “违抗界令?界令之中可未说过,不可抢夺人族一说,如今本王只是抢走一人罢了,哪有违令?你敢如此对本王说话,是想逼迫本王对你动手么?”撼天魔王冷笑,杀机不减的看着苍冥,似要杀人。当然,碍于双方的停战协议,他是不敢直接出手击杀的,不过,若是苍冥继续挑衅,他是可以出手的,因为,他是王级至尊!
  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实力强大的总有特权,而“可出手击杀屡犯不改的弱者”便是其中的一条!
  “你!”苍冥神王怒喝,当场就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眉头紧锁,俏脸寒霜。
  “哈哈哈,这次虽然没能击杀你,不过你也带给本王不少惊喜,那个小子便当做给我徒弟的部分赔偿吧,至于后续的赔偿,我想我会让你的女儿来还!”撼天魔王冷笑,在看了一眼苍冥神王后,又道:“我们双方不是停战了么,若是我向上面提出联姻,你说上面会不会高兴答允呢?哈哈哈。”
  上次的神魔大战已让神魔双方大伤元气,强如王者也是死伤颇多,更有皇者陨落,代价巨大。如今,双方是不敢再战了,至少,在没有大冲突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再战的,如此情况之下,若是一方王者提出联姻,那是必会受到鼓励。若是强如撼天魔王这种大魔开口联姻,那恐怕将是无人可反......
  “你卑鄙!想要联姻,绝无可能,我苍冥一族的后人,怎会屈尊给低贱的魔族!本王最后问你,你到底放人不放!”苍冥神王怒喝,银牙紧咬,恨不得一口咬死对方。
  “哈哈,放人?若是浑天老儿亲临,或许本王会考虑一二,至于你嘛,这考虑都省了!”撼天魔王大笑,而后又一脸的冷漠,道:“这人你就别想要了,至于,你说的魔族如何,本王也不在意,不过,你那人族的女儿怕是难逃厄运了,本王已经决定,她将成为第一个嫁入魔族的神女。你好好准备吧,嫁妆咳千万别少,不然就丢了苍冥一族的脸面了,记住,那幻神之目可一定要带齐!”
  幻神之木,天幻一族的至宝,是天幻强者的眼睛,可破无尽幻术,可惑诸天神魔,强悍无边。但,这种东西却很难得,非天幻族人,难以得到,是为绝世神物。
  “休想!本王的女儿乃是神族的天女,她的将来可为神皇,她的命运只有神帝才能决定,岂是你等能够决定的!至于幻神之目,你更是想也别想!”
  且不说幻神之目的罕见,只说它的功效,就能让王级强者眼红,谁会将其当做嫁妆。“不错,有骨气啊......不过,你说的都不算吧?本王先将此话放在这里,十年之后,你的女儿定会成为的魔族的媳妇,至于谁是她的丈夫,还得等到十年之后才能给你答案,哈哈哈。”
  撼天魔王大笑,肆无忌惮,当其话音落下之时,他的身影也消失了,似未出现。
  “该死的老魔,终于一日,本王会让你后悔的!”苍冥神王暗怒,秀发飞舞,闪身闪烁,瞬间就消失在了当场。
  天幕之上,那遮盖了整个世界的无尽天劫也消退了,失去了目标的它们,也如清风散去,露出了灿烂的骄阳,晴空万里。
  到了此时,那灭世的天灾才彻底过去,苍茫大地终于迎来的新生,一片生机,不过,受灾重点的镇魔城却是毁了,成为了一座被孤立在万丈深壑的废城,古城之外尽是深不见底,宽不不见边的沟壑,让人望之胆寒。
  神城之巅,神山之顶。
  苍冥神王端坐,玉台之上,俏脸寒霜,在其身旁,风清灵低语,眉头紧皱,满脸担忧。
  “神王大人,难道连你都无法解救主教大人么,难道真的再没办法了?”
  “非要叫我神王大人吗?难道就不能叫我一声母亲?”苍冥神王皱眉,轻声开口。
  “不,我的母亲已经失去,是被传说的神杀死的,而我的父亲也死去了,同样死于神手,我只是一名孤儿!”风清灵摇头,双眼泛红的看着苍冥,神情有些激动。
  “我才是你的母亲!你所谓的母亲不过是我给你找的养母,我才是你真正的母亲啊,为何你不认我!难道你还不能接受你是神女的身份么?”苍冥神王皱眉,话中带着慈爱,但也带着威严,有着女王般的气息,让人心生拜服。
  二人沉默,待到许久之后,风清灵缓和了情绪,道:“神王大人,恕属下愚昧,不知您所言何事,我不想听您的家事,我只想知道是否还有办法救出主教,仅此而已。”
  “怎么,你喜欢上他了?”
  苍冥神王没有回答风清灵的问话,反而问起了她的感情,眼中有些慈爱的笑意。
  “属下是神廷的一员,是真神的仆人,属下的一切都是神主的,属下没有爱情,属下问及此事,那是因为主教大人是神廷未来的希望,我们不能失去。”风清灵冷漠道。
  “丫头,你的一切我都清楚,因为你是我亲自带进神廷的,从未经历圣光洗脑,你的意识是独立的,你心中对神族的怨恨从未减少.....这里无人,你又何必如此对我.....”苍冥神王摇头,满脸苦涩,有着一种母亲的忧伤。
  然而,风清灵却未理会,依旧冷着脸,道:“是啊,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是应该了解我的,而此时的我不正是你愿看到吗?我难道没有表现出对真神的敬畏?”
  真神?自从亲眼见到自己的父母被所谓的真神灭杀之后,她便从未信过真神,她进入神廷,为了不过是想让着罪恶的源头消失,让所谓的真神全灭!
  “你.....有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只需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都是为了你的.....”苍冥神王叹气,脸上带着疲倦,好似很累很累,不过,她的话语还未说完,那沉默的风清灵却开口了,将其话语打断。
  “属下知错了,还请神王大人责罚!”
  风清灵跪下,一脸严肃的看着苍冥,双眼无神。显然,她并没有原谅这位母亲。
  “难道....难道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说吗?难道你就要这样对待你的母亲?”苍冥起身,将风清灵扶起,一脸心痛的道。
  “请神王大人恕罪,属下真的不是您的女儿,属下的父母早已死去。”风清灵摇头,满脸冷漠。
  “不,你的父母没有死,你的父亲还在神界,而我便是你的母亲,你的父母还在.....”
  无敌的苍冥神王胆怯了,生生的抱着风轻灵,怕她逃走,而她的脸色更是带着悲伤,带着无助,好似一名柔弱的母亲。
  “你......”风灵儿皱眉,没有推开,美眸之中闪着水光,大大的睁着,任其滑落。
  “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我苍冥一族的孩子....你是我与昊天的孩子......”苍冥神王喃呢,一句又一句的重复着,好似在述说一个事实。
  昊天,天幻一族的族长,幻神之目的拥有者,是无上的幻神,是逆天的强者!同时,他更是苍冥的丈夫,神族的女婿,只不过,这却不是所他知晓的.......而等他知晓的时候,他的夫人已被神族抓走.....
  为了救出自己的妻子,伟大的昊天幻神出手了,单骑赴会,独闯神界,在连败九大至尊神王后,终被无上神皇镇压,时至今日,也还关押在镇神塔中,而他的妻子——苍冥,因为“吸才”有功,终是获得了无罪释放,并成了神王中的佼者......
  “你知道吗......我最大错误就是爱上了人族修士,爱上了我不该爱的爱人.....它让我痛不欲生.....我不想让你步上我的后尘,我要让你快乐的活着,我要让你成为无上的神皇强者,成为可以主宰命运的强者!”苍冥神王开口,满脸的慈爱,就像一名生怕孩子受伤的母亲。
  “是吗?但是我最大的快乐却是我爱上了一名顶天的强者,找到了一名爱我的挚爱。我将得到的一生的幸福,比之成神还要幸福的幸福!”
  风轻灵轻笑,轻轻的推开了苍冥神王,一脸幸福的转身离去,好似找到了幸福的孩子。
  许久,当风清灵即将走下神山的时候,空中终于传来了苍冥神王的无奈叹息。
  “你便是救他的唯有人选,若想救他,那就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