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敌!

  第一百三十八章
  撼天魔王出手,欲将李逸捉回魔域,强如李逸也只能认命,生不起一丝逃跑的**,只能一脸冷漠的站在当场,好似待宰羔羊。然而,如此局面却被一声轻喝给打破了,让那无敌的撼天魔王都皱起了眉头。
  “苍冥小儿,难道你想同本王交手?你已忘记了上次的教训么?”
  撼天魔王冷笑,虽未看见来人,但自那声音就能知晓来者是谁,话音冷漠,杀意陡升。
  苍冥神王,玄明俗世中的神廷守护人,浑天神王的得意弟子,天资超凡,修行不过万载便成了王境中的少有高手,堪比诸多老牌神王,是神族中的骄子,也是魔族里的第一威胁。
  三千年前,神魔双方发生了一场大战,魔族的一位天才魔王陨落了,而他的陨落却将一位名不经传的神王推向了神坛,成了神族的骄子。
  苍冥神王便是那一战的最大赢家!
  “已经过去三千载了,你这旧事重提是不是太过无趣?既然神、魔双方都已同意停手,你这老魔出手是为何意,难道又想让两族开战?”
  苍冥神王冷漠,神音飘忽,好似来自万里之外,又好像近在眼前,让得李逸都摸不着头脑,即便放出神念都无法探知对方的行踪。
  “这便是神山上的存在么?比之先前的雷霆灵体都要强上数倍啊!”
  李逸心颤,没想到一个俗世竟然拥有两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存在,而且还能相安无事的共出如此之久,真是让人困惑。
  “无趣?杀徒之仇怎可忘记?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既然我徒无法重生,那就用你的神血来祭奠他的在天之灵吧。”
  三千年前的那一战,那被杀的魔族天才正是撼天魔王的爱徒,最有可能成长为魔皇的天才....
  撼天魔王沉声,心中杀心大盛,只见其大手一挥,虚空之中顿时就闪现出一柄丈长的神血剑,被他握在手中,而他身上的血色雾气也顿时翻滚,形成一副血铠,双目发寒的看着苍冥。
  “撼天老魔,你是真的要动手?难道你想违抗神魔两族签订的协议,真让两族再战?!”
  苍冥神王的声音传来,声音冰寒,比之先前还冷,好似动怒了,而后,虚空震动,漆黑的虚无之中蓦然出现一道银白的大门,神光灿灿,照亮天宇。
  “嗡!”
  银白大门打开了,天地为之轰鸣,天音奏响,道波纵横,那还未散去的雷海瞬间成灰,唯留一片漆黑。
  “杀不杀你得看老夫的心情,但若想和本王玩气势,那你还嫩了点!”
  撼天魔王皱眉,手中血剑横斩,发出一道百丈剑芒,瞬间就斩在了那道大门之上,将其崩碎成渣,而那血红的剑芒却丝毫无损,快若闪电的向着虚无深处劈去。
  “锵!”
  金鸣交击之声响起,自虚无深处传来,同时,还有一缕幽光闪现,仿若流星划破黑暗,转眼就冲了出来,直直的射向撼天魔王。
  “浑天剑?!没想到浑天老儿竟会将他的神剑送你,真是大方得很啊!如此也罢,竟然就将这神剑带回,当做上次出手的赔偿!”
  浑天魔王无惧,双眼冒光的看着那缕幽光,而后大手探出,直接向前抓取,崩碎天宇,似要将其握在手中。
  上次,他同浑神王天交手便是被这浑天剑所伤,此时见到自是羞怒难当。
  “狂妄,想要徒手接剑,真是找死!”
  突然,一道人影闪出,瞬间就出现在了那缕幽光的后面,让得神将之威更戚,而他本人却全身闪烁银光,让人无法看清。
  “哼,若是浑天老儿出手,本王自是不敢如此,不过,就凭你这神王后期的小辈,你能发挥出他它的全部威力么?今日,不但你要陨落,就连这浑天剑都要改名!”
  撼天魔王杀意冲霄,大手一握,顿时就爆发出无边的血海,将天幕都给裹住了,而那袭来的苍冥神王自然也在其中,未能逃脱。
  “冥斩!”
  苍冥神王怒喝,在其身前的那缕幽光顿时爆发出无尽光芒,将那血海崩碎,爆退而回。
  “有些斤两,比之三十年前要强上不少啊,不过,想要在本座手里逃走,还是差了些!”
  撼天魔王挑眉,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苍冥,而后,大袖一挥,天幕之上顿时就出现十道血门,血光闪烁,魔魂咆哮,瞬间便将苍冥神王的去路全部堵住,将其围困当中。
  “血狱幽冥?!原来,魔族的至尊王者也不自信啊,是怕本王扫你面子,还是怕久战不胜而失去信心呢?你这绝杀也用得太早了吧!”
  苍冥神王冷笑,身上银光更加浓郁了,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听那话音,想必他也怒火中烧了吧。
  血狱幽冥,此乃撼天魔王的成名绝技之一,堪比浑天神王的雷罚神诀,唯一不同的是,后者以身引雷,以法御电,以诸天之雷来镇压对手,而前者则是以自身血脉为引,强行打开血狱的大门,凭血海之力正压对手,若是对手进入血海,不但法宝会被污秽,就连神魂都难逃一死,那无尽的血海,会将所有生灵灭杀,恐怖无边。
  “杀你这样的小辈,本座为何要多费手段?如此将你灭杀,那是你的福气,难道你想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撼天神王冷笑,虚空站立,毫不理会苍冥的讥笑,好似一尊掌握命运的死神。
  远处,藏身无于尽雷海的李逸骇然,全身哆嗦,神魂欲裂,这倒不是他害怕,而是那两大神王放出的威压让他如此,这是不由自主的颤抖。
  同时,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他的身子竟在不由自主的向着那十道血门移动,好似对他有莫大的吸引,让他不得不去,而此时,他距离血门足有万丈之遥......
  “难道是血狱的吸引力?这是要将我吸到血狱去么?怎会如此恐怖!”
  原本李逸对神王境的强度还不理解,此番见识,真被吓傻了,如此境界比他所知道的天仙之境不知强出多少,二者相比,真是如同抗天巨人和地上蝼蚁.....那种觉得的差距,可以让人绝望。
  “指定乾坤,封天锁地!”
  李逸骇然,额上尽是冷汗,此时,他已完全顾及不上头顶的雷霆,全身灵力都用在了定身之上,他施展封天锁地之法,强行封锁了这片天地,让其不被血狱吸入,而这样的后果便是让劫云中的雷霆也得到了解脱,再次对他狂轰乱炸。
  “还好....那七彩的劫云已经崩溃了,这种金色的雷霆还是奈何不了我的.....”
  李逸庆幸,若不是那七彩劫云被撼天魔王给崩碎了,恐怕他还真会被劈死,此时虽然被劈,但也最多重伤。
  “轰!”
  突然,远处的天宇发出巨响,一抹银光化出,再次将那复合的空间崩碎,同时,就连那时道血门都在颤抖,血芒一阵闪烁,吸力大减。
  “执掌乾坤,御诸天神雷!”
  苍冥神王爆喝,神剑指天,其上神芒千丈,直冲天宇,将其头顶的血门都冲开了,引得远处的雷霆齐齐咆哮,向其疯狂聚来。
  与此同时,在那神芒冲破血门的刹那,苍冥神王也冲脱了出来,立身于万里之外。
  “不错啊,浑天老儿的手段你倒是全学会了,雷罚神诀更是炉火纯青,不过,若只凭这些手段,那可没有机会在本王手下活命呢。”撼天神王冷笑,一脸淡漠的看着苍冥道。
  “传言果真没错,撼天老魔的手段果然通天,本王确实不敌,不过,你想斩杀本王却是不可能的,而且,就连那小子你也不能带走。”
  苍冥神王感叹,没有再战的意向,双方的差距真不是几道神法能解决的,不过,他却没有畏惧,反而信心十足,好似胸有成竹。
  “哦?本王真不能斩杀你么?难道这世上还有人能救你?还有那小子,本王若想将其带走,这里谁能拦下?”撼天魔王轻笑,说着还向着李逸所在的方向瞟了一眼,而后,一脸诧异的看着苍冥,好似非常吃惊,远处,正在遭雷劈的李逸突然颤抖,而后神焰乱窜的栽倒下来,全身无力,完全受不了撼天魔王的一道目光。
  “这才是王级中的至尊强者啊.....只是一道目光就如此恐怖,那么,在其之上的皇级强者又是如何?”
  李逸心颤,突然感觉自己的目标有些太过遥远了,想要达到仙尊之境,不知要过多久......
  “虽说你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但你却不是魔族中的最强者,有的东西是你无法决定的,也是你无法改变的!其中,本王的生死便是你无法决定的,而神魔的协议便是你无法改变的,只要协议还在,你就不能杀人,不可侵犯神族,若是不然,那后果会是什么,恐怕你比我更清楚吧。”
  苍冥神王轻笑,银光闪烁,并不急不缓的向着李逸靠近,丝毫不惧撼天魔王。同时,那银光之中也出现了一道法旨,符篆闪烁,金光满布,神圣非常。
  “嗖....”
  撼天魔王伸手,五指委曲的向前抓去,瞬间取来那道法旨,眉头微皱。
  “你想凭着神界巨头的法旨来逼迫本王么?你真以为本王会理会这些法旨,对你既往不咎?”
  撼天魔王冷笑,终是明白了事情的因果,不过,却没有太多表情,依旧冷漠。
  “你会!虽说本王杀了你的徒弟,但那是双方大战的年代,是战场上的事情,如今双方言和,此事早已解决,你若在此杀我,那就是不尊界令!”苍冥神王轻笑,不急不缓的走着。
  “此人的消息我已上报神界,上方头领对他很是看好,不久将会赐予他“真神圣卫”的称号,他将成为神族的子民,你也权带走!”
  “要赐予他“真神圣卫”的称号么?这真有趣呢.....”撼天魔王冷笑,目光闪烁的看着李逸,心中沉思。
  真神圣卫,此为神族的一种荣誉,是对神族天才的赞誉,但凡拥有这种称号的神人,他们所将受到的待遇是绝无竟有,而,其将来的成就也是无法估量。
  “如此说来,此人还未真的成为神族之人啊,若我抓他,好像并没违反双方的协议吧?你说是么?”
  撼天魔王轻笑,说着便一手探出,直取李逸,欲将其带走。
  不过,苍冥神王的动作也是不慢,就在撼天魔王出手的刹那他就闪身到了李逸的身前。
  “撼天老魔,他已是我神族之人,你还是收手吧!”
  苍冥神王冷哼,抬手就是一掌,狠狠的迎了上去,丝毫不惧撼天魔王,因为,他已料定对方不敢下死手。
  “你找死!”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那承受压力的撼天魔王并未妥协,反而还增加了力道,瞬间就崩碎了他的护体圣光,将其轰飞老远。
  “怎么......怎么是你!”
  远处,李逸愕然,就在苍冥神王的护体圣光崩碎的瞬间,他石化了,彻底被苍冥神王的样子给镇住了,脑子犯晕。
  (谢谢,谢谢那些一直观看本书的朋友,因有你们,红尘才不失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