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二金丹

  第一百二十四章王宇暴怒,三只魔臂被毁,让他遭了重创,到了此时,他也终于拿起了武器,欲直接将李逸镇杀。
  “死吧!”
  三件半仙器齐出,神光灿灿,仿若神阳,那无尽的光华,洞穿虚空,刺人眼瞎,看得一劫巨头都冒冷汗,其上的威压,就连二劫劫强者都心颤,不敢争锋。
  “这......这尸魔转生诀真会如此厉害?竟能将化神中期修士提升到大成中期,竟能发出渡劫期的攻击?”
  众主教惊叹,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满脸凝重,对那王宇的全力一击,无比忌惮。
  “携以半仙器之威,竟能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击,此子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看来他的机缘确实不小啊,恐怕不止得了尸魔转生诀,还有其他的秘法!唯有如此才能发出渡劫一击!”
  “不管如何,此人已是我神廷的将才,其将来成就或不必李逸差,玄明一统,指日可待啊!”
  五位议员惊叹,全被王宇表现给震惊了,那种疯狂的强势,狂霸的战意让他们心颤,全都给出了极高的评价,眼露神光。
  李逸皱眉,心神狂跳,对那袭来的三件仙兵忌惮非常,不过,却不妥协,战意更盛。
  他手持困虚神木,化作一杆神劈出,十方天宇当场崩溃,混沌气流转,棍影漫天。黑棍古朴,暗淡无光,虽无刺目神光,可威力却足以惊世,声势之浩大,比之王宇的攻击,不差丝毫,那一棍劈出,顿时震惊所有人,霸绝天下!
  “这.....这李逸真是妖孽!这.....这恐怖的一棍,真是他能发出的么?怎比之上次还强?!”
  “难道这才是三丹妖孽的实力?三丹齐转,真能无敌?!难道....我们已经老了?”
  众主教愕然,老眼瞪圆,刚刚才被王宇的一击给震撼了,没想到李逸也有如此强悍近妖的表现,心中一片苦涩,竟然生出了前Lang死于沙滩之感。
  “轰!”
  巨响惊天,神光无尽的三件半仙器终于撞上了漆黑神棍,发出天崩之音,而后,天宇崩碎,擂台炸裂,出现数十丈大的巨坑,神料漫天。
  “噗”
  与此同时,全力一击的两人也当场倒飞,红袍炸裂,全身溢血,仿若血人,唯留神血漫天。
  “咔嚓.....”
  三件半仙器崩碎,化作漫天尘埃,同那无尽神光一齐消散,而那握着法宝的魔臂也当场粉碎,炸成血雾。
  “啊.......可恨啊!”
  王宇惨叫,全身发抖,头发脱落,就连那强悍无双的肉身都出现裂纹,似要崩开,此时的他已是受创颇深,无力再战了。
  “我不甘!我不甘啊!”
  王宇怒嚎,六只魔臂尽数被毁,让他战力大减,而三件半仙器的崩溃更是让他神魂受创,痛不欲生,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对方占了法宝上的便宜!此时,他的十二只竖眼竟流出血泪,怨气冲霄。
  先前的交战,他败了,以为是李逸的肉身无双,他战之不过。可是现在,他也拥有了无上魔躯,拥有了至强法诀,而结果竟然依旧是败,这怎能让他心甘。
  “法器不敌,非我不敌!上天不公啊!”
  王宇悲嚎,整个魔躯竟在不断变小,肉翅消失,气息爆减少,似要恢复人身。先前一击的创伤实在太大,彻底毁了他的魔躯,伤了他的根本,让他难以为继。
  “噗噗....”
  远处,李逸吐血,紫色神血不断溢出,虽然神躯完好,可神色却极度萎靡,就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最后,更是不断落下,直接摔在了擂台之上。
  “该死的金丹啊.....为何不能运转两颗......”
  这是李逸倒地时发出的抱怨,只不过是在心中抱怨,外人不知.....
  战到这份光景,他竟然只调动了一颗金丹的灵力,想要更多却无法,先前一击已将其灵力抽尽,战力全无。若是他能调动第二颗金丹,或许还能再来一击,直接崩碎王宇,可现在却是无法了,整个人重伤不起,比之王宇还要不堪。
  擂台之上,观战之人全都愕然,眼睛大睁的看着台上的两人,满脸不信,仿若见鬼。
  “怎么.....就这样完了?难道只有一击之力?”
  众人惊愕,先前还以为两人要殊死搏斗,没想到一击就分出了身负,两败俱伤。
  “如此也对.....不到大成境就能发出渡劫强者的攻击,能有一击之力也是逆天了,若是再来几次......恐怕我等就要以死谢罪了。”
  有人感叹,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里话,听得众人齐齐点头,若是真能施展几次这样的攻击,那就真的不是人了......“哈哈哈,没有再战之力了吗?境界不够,终是境界不够,我要斩你,看你怎么活!”
  然而,就众人以为两人两败俱伤的时候,那化回人形的王宇却发出了大笑,话音冰寒。
  “竟然还有再战之力?”
  众**惊,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宇,满脸惊愕。
  此时,王宇立身空中,全身血红神焰环绕其身,状若神魔,而那双黑瞳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李逸,妖光闪现,杀意冲霄。
  这一刻,他的气息虽没先前强盛,可竟然也有大成初期,比之李逸,可谓天壤之别。
  “死吧!”
  王宇冷笑,身形闪烁,化作一条火龙杀出,划破天宇,直袭李逸,似要将其焚灭成渣。
  “出手吧......再不出手,那李逸可就真得死了。”海议员皱眉道。
  “再等等,那李逸身上还有秘密,我不信他会如此死去!”风议员开口,目露神光。
  他还记得,上次对李逸收魂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一块血红的神魂烙印,任他如何读取都无法看透,同时,那断断续续的信息,密密麻麻的**残片更是多得让他皱眉,让他看之不透,如今正好借王宇只手,逼出李逸的手段!
  “嗷....”
  龙吟阵阵,啸声惊天,那王宇所化的火焰神龙袭来,带着阵阵龙啸之音,瞬间攻击倒李逸身前,炽烈之气,烤得站在百战外的众人都全身发热,好似火烧,而身为攻击目标的李逸更是转眼就被火龙吞噬,葬入龙腹。
  “嘭...”
  火龙攻击到擂台之上,乍起漫天神火,仙光阵阵,焚的虚空颤抖,似要融化,声势吓人。
  “呼......这次终于没能将擂台轰碎了....”
  远处,众主教齐齐呼气,第一时间想到的竟是王宇出手的力度,反而将“受害人”给忘了。
  “李逸怎么样了,是死是活?”
  金甲神将惊愕,老眼睁圆,转眼就想到了李逸,神色凝重,而后快速放出神念,想要探查神焰,看清李逸现状。不过,王宇放出的神焰实为尸魔之气所化,就连神识都给焚灭了,根本无法探测。
  “不会死了吧?即便是真神也挡不住尸魔之气袭烧啊.....这.....这可不是好事儿....”一名议员惊叹,面沉如水。
  “不急.....既然尸魔之气还在燃烧,那李逸就必定没死!”海议员开口,目露神光。
  “老海说的没错,他未死去!因为,我留在他体内的生死秘还没崩溃!”风议员点头。
  场中,王宇立身台上,眉头紧皱,两只大手之上尽是血红神焰,不断焚烧着李逸的肉身。不过,如此这般,竟也未能破到李逸分毫,让他神颤。
  “我真就不信了,今日定要炼你成灰!”王宇怒喝,目露凶光,火威大盛,将那擂台的神石都融了,出现丈大的凹坑,神液翻滚,而李逸就陷入那些神液之中,面目不清。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样都不死么?这是何等的体质啊!”
  众主教冒汗,只听那神液发沸腾时出的“哗哗”之声,他们就全身发凉。那可是神域的神石啊,足以堪比半仙器的恐怖神材啊,想要将其融化,那就是渡劫强者也要花费数日之功,那能如此容易?而更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就连如此恐怖的神焰都无法焚毁一具肉身,这真是诡异至极......
  “真是诡异啊.....这种体制到底为何,没有灵力的支持也能如此强悍,真是难以想象......”
  “那王宇是要干嘛,真要炼化李逸?可按现在的情况来看,想要炼化李逸实不可能......”
  众议员惊愕,先前还担心李逸有事,可现在却为王宇担心,虽然不知他又施展了什么秘法,但若是继续施放尸魔之气,恐怕他自己也要重伤.....
  “砰!”
  突然,擂台之上的神液炸开了,一道人影飞出,黑炎汹涌,竟然虚空焚毁,露出漆黑虚无,而,施放神火的王宇则是诡异倒飞,嘴角溢血。
  “烧得可爽?要不要你也试试?!”
  李逸冷哼,身形一闪,转眼就出现在王宇身旁,对着他的天灵盖一掌落下,似要将其拍碎。
  “嘭!”
  神芒崩碎,王宇举拳格挡,挡住了李逸一击,同时,一击鞭腿抽出,直袭李逸的软肋。
  “锵!”
  李逸抽身,回旋一脚提出,正好挡住王宇的鞭腿,发出铿锵之声,仿若金鸣交击。
  “砰...砰...砰.....”
  二人再次大战起来,肉身相搏,神光闪烁无尽,刺目非常。不过,此时的二人都已变回人形,交战的力道比之先前已是不足,可危险程度却比之先前还甚。
  “噗.....”
  二**战不待,全都玩命,直到三百招过后,李逸才不济倒飞,再次被打得吐血。
  没办法,变化人身的李逸,其境界已经回到了元婴后期,比之王宇的大成初期相差太多,若不是王宇一直省力不出,顾忌十回合内就能让他重伤。
  “哈哈哈,肉身相搏,即便我不施展尸魔转身诀,我的肉身也是无敌,今日要就以魔王之体将你镇压!”
  王宇猖狂大笑,继续袭杀。虽然不知李逸是为何会突然生猛起来,可战到现在他也看出了李逸弱项——灵力不足,如此一来,只要他不过度消耗体内的灵力,足可在秘术结束之前镇死对方!
  “大话谁都会说,可你的秘法能撑到何时?恐怕还未战败我,你就已被反噬了吧。”李逸冷笑,丝毫不惧王宇。
  如今,他体内的已在“诡异”运转,他还能再施展一次魔王护体,想要灭杀王宇也是不难!不过,见到王宇有所保留,他也不会轻易施展出来,唯有等到对方力竭,他才会突下杀手。
  “不说大话,今日就要斩你!”
  突然,就在李逸的拳头正要对上王宇的拳头时,王宇的身影却消失了,而后,一道罡风扫出,直袭击李逸后脑,快若闪电。
  “砰!”
  李逸当场向前飞出,快若流星,未能挡住那突来的一脚,只在空中留下一道虚影,血花烂漫,脑袋都被踢晕了。
  “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李逸思索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又有一道罡袭来,直击他面门,再次将其抽飞,嘴角溢血,而这一切都快得诡异,让他难以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