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老熟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竟然是他!他竟然没死?!”
  李逸愕然,没想到在这神廷之内,竟能遇上老熟人,此为巧合还是有人故意安排?若是故意安排,是为何意?
  “怎么?李主教和王主教认识?”海议员开口,满脸和气,态度和蔼。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全都扭头,齐齐望向李逸和那名王姓主教,满心好奇。
  这二人均是新招的主教,入廷时间都不长,且,并没私下外出,不可能是在此认识的,如此看来,二人应是老相识,不过,看这架势......二人的关系不对路呢。
  李逸收回目光,惊愕敛去,对着海议员躬身,道:“回大人,此人乃是属下的老朋友,此时见到实在意外。”
  “是么?”海议员轻笑,眼中闪着精光,不置可否的对那王主教说道:“李教主所言属实么?”
  显然,他对李逸的回答并不满意,不然不可能如此问话,此时再问王主教,实有目的。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瞬间石化,一个个老眼睁圆,目光闪烁,不停打量着李逸二人。其中,金甲神将等人更是眉头紧皱,生怕出现意外,因为在场的李逸实乃他们推荐之人,若是出现意外,他们也、必将跟着受罪。
  “王主教,此乃神廷议会,万不可意气用事啊。”金甲神将开口,虽然语气平和,但也带着警告之意,让那王主教三思而行。
  “王主教,请你如实回答议员大人的话,万不可隐瞒,此乃关系我神廷安危的大事!”
  旁边,一名渡劫主教沉声,目露寒光,同样对那王主教施压,看样子是和金甲有旧。
  “你......宋天霸,你这是何意,难不成要公报私仇?!”金魂怒喝,老脸阴沉。
  之前开口的渡劫巨头正是金甲神将的“老朋友”——宋天霸。自加入神廷开始,他们二人就未好过,彼此针对,毫不留情,好似有深仇大恨,此时看见金甲神将开口,那人自是不肯示弱,故意相撞。
  “哼,我的居心天地可鉴,不过,某人的居心为何那就不清楚了。”宋天霸冷哼,毫不相让,一双眼睛睁得老大,狠狠的瞪着金甲神将,杀机闪烁。
  “不用多说,会议过后,我俩擂台分高低!”金魂沉声,心中杀机都快凝实了,若不是有几大议员在场,恐怕已经冲上去了。
  “打就打,你以为我会怕你?”宋天冷笑,丝毫不惧,杀意甚浓。
  金魂,两劫强者,肉身强悍,渡劫之中难寻敌手,实力之恐怖,同阶无敌。而那宋天霸也不是好于之人,修为已到三劫,灵力之强,比之金魂更强。若是二人开战,那最后的结果还真是难以预料。
  原本两人关系还算平衡,虽然时常斗嘴,可从未生死战,如今却李逸的出现,将那平衡打破了,事态之严重,直接关系到神廷各方势力的关系,关系到了神廷的发展。
  虽说神仆都信奉真神,可为神死,但神廷也不是铁板一块,牢不可破,正因为三大势力彼此牵制,神廷才能良性发展,若是双方矛盾扩大,那神廷定将内乱!
  “怎么,你们说完了?若是皮痒,本座倒可帮你们缓解一二!”
  圆桌之上,阳烈微怒,老眼一瞪,顿时发出两道神光,分别击在了金魂核宋天霸的身上,让其身躯巨颤。
  “属下知错,请大人恕罪!”
  一击过后,二人当场下跪,满脸惊容,对那阳烈议员,忌惮非常,心中更是懊悔,不该如此。
  “哼,看你两人也是神廷老人,这次就饶过尔等,若干再犯,定罚不赦!”阳烈冷哼,而后,在看了金魂二人一眼后,再次将目光放到了王主教身上,沉声道:“将你知道的如实说出,不要考虑他们二人。”
  场中,众人沉默不语,眉头直跳,不知道这些议员大人想要干嘛,满心迷糊。
  “看来,这新来的李教主很有问题啊,两位议员大人都有些意见呢。”
  “这是不好的预兆啊,难道真有大事儿?”
  众人私下谈论,心中猜测渐渐明了,好似知道其中有事儿,神色各异,有人欢喜有人愁,其中,更有冷眼旁观之人,对此无语,只为观望。
  李逸皱眉,目光闪烁,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机,心神狂跳,不过,脸色却是未变,平静无比,仿若无事儿。
  “回禀大人,此人正是属下的“老朋友”,不过,恩怨颇大,不死不休!”王主教开口,杀意沸腾,不过却未说谎,没有故意栽赃。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人好,而是,眼前的情况让他不敢乱说,若是说谎被抓,那后果将是无法想象的,抽经扒皮都是轻的,恐怕连骨头都要被磨灭成灰......
  “哦,真是如此么?”海议员点头,再次看向李逸,似在等他回答。
  “回大人,王主教所言极是,没有半分虚假。”李逸点头,说完就闭嘴,没有多言。
  “你们可知我神廷的规矩?一入神廷恩怨抛,敢为神主身道消!尔等能否做到?”一名议员开口,神色凝重,眼前的二人都是天才之人,一人是罕见的三丹妖孽,一人是难求的惊世良才,若是失去一人,那都是神廷莫大的损失,万不可让其内斗。
  “属下尊令!”二人抱拳躬身,不敢拒绝,只是心中的杀意并未消减。
  “很好,既然如此,尔等可愿握手言和?”风议员开口,一脸笑意。
  “属下有话要说。”
  然而,那王主教却未回答,当场单膝跪下,低头道:“属下恳求议会,希望大人能让属下同李主教公平一战!”
  “公平一战?这是什么情况?是要违抗议员的决定么?”
  众人愕然,均没想到这王主教竟能如此“大胆”,竟敢公然不理议会的建议,心中惊骇,不敢开口。
  “这两人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啊,一个是年龄不到两百岁的化神中期,一个是身具三丹的元婴妖孽,均是我廷的神子人选啊,为何要自相残杀?”
  众人感叹,没想到这事儿会如此发生,看样子,这二人真是一对不死不休的对头,难以俱全。
  “这王宇到底要干嘛,如此说话是要找死么?若他身死,谁能进入神国,谁能带回神皇源液?如此这般,到底是为何啊!”
  宋天霸皱眉,心中怒喝,看着那跪地不起的王宇,恨不得当场将其拍死。
  这名王主教正是王宇,正是那来自混乱海域烈焰神子,原本的已死之人!
  “事到如今只能靠他自己了,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若是命大,我就再给些好处,若是身死,我就当做善事吧。”宋天霸苦笑,对那王宇很是无奈,更是对他提出的公平一战毫无底气,心中发凉。
  “这小子是想找死吧,且不说此话会不会顶撞议员大人,只说那李逸主教就非同一般,那可是能够打败大成修士的妖孽啊,想要同他公平一战,岂不是找死?”
  “话虽不错,可这王宇主教也不简单,据说是宋老头在魔殿找回的魔苗,天赋之强,完全比得上魔门的魔子!二人开战,胜负难料呢。”
  众人私下传音,看法不一,不过,唯一相同的却是不愿见到二人开战,怕有损失。
  “看来今日之事,是难以善了啊,这二人的“切磋”怕是势在必行了,至于结果,却不好说呢。”
  有人传音,似乎已经看出眉目,知道事情的结果,满心无奈。
  “怎么可能......难道是议员大人有意为之?只是这可能么?”
  众人愕然,均不相信此事,当即收回目光,齐齐望向议会圆桌子,等待答案。
  “你要公平一战?你能保证在战后放下仇恨,全心归一神廷,侍奉神主?”一名议员开口,话音深沉,无悲无喜。
  “属下以项上人头担保,大战结束,定会一心侍奉神主!”王宇激动,脸色涨红,他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自从其师身死,他便一直流Lang在外,吃尽苦头,度日如年。
  虽然时间不长,可他却经历上百次的身死之战,九死一生,到了现在,得知能和仇人对决,他的血液都沸腾了,似要喷薄而出。
  “李主教意下如何?需要推掉这场切磋,直接闭关么?”那么议员开口,话音深沉。
  “属下同意!”李逸开口,无悲无喜,好似自信满满,满不在乎。
  “如此甚好,我们可现在前往神廷擂台,等到切磋完毕,神训开始!”海议员点头,率先起身,而后,其他四名议员也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看来这事儿真是大人们有意为之,只是他们想要干嘛呢?是想彻底解决双方的矛盾么?”
  众人点头,如今已然解开了谜底,知道这一切都是议员们在暗中操控,只是,这事儿的后果能够预料么?
  憎恨,一种难以磨灭的感情,任何种族都有的感情,它诞生于神魂,壮大于神魂,若不得道,永生难分,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感情,想要将其磨灭,即便是圣光也是不行。
  且,若是强行抹去一个人的憎恨,那得的将是一具失去灵魂的空壳,天赋尽失,不能成长,也正因如此,神廷之中才有诸多势力,神廷之修才有**,神廷之人才有金魂和宋天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