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风神女

  第一百一十九章然而,到了此刻,的气势依然未减,虽然提升缓慢,但却还在变强,神芒闪烁,七彩袭身,仿若九天仙子。
  此时,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无疑是震撼的,平日里的元婴强者,竟能在不施展禁术的情况下,发出化神中期的气息!如此变化,已然超出了常识,若不亲眼见证,恐怕无人可以相信。
  “魂聚兮,归来!”
  轻喝,全身灵力澎湃如海,一只玉手急速结印,转眼便打出数百符篆,全部印入李逸脑中,速度快极。同时,那按在李逸天灵盖上的右手也再次发力,放出缕缕粉红异芒,不断涌入李逸体内,诡异非常。
  李逸端坐,神色平静,全身毛孔尽数打开,血气如虹,仿若人型铜炉,而他身上的黑金神焰更是升腾不灭,焚毁虚空,丝毫没有改变。
  “神魂......神魂去哪里了?!”惊愕,俏脸发白,虽然未能找到问题却也知道不妙,心知李逸的神魂已是不在,心中忐忑,额头冒汗。
  片刻之后,惊愕不已的终于看到了端倪,眸光闪烁,全部放在了不断沉浮的神典之上,随后,脸色大变,惊呼出声,道:“是它......真的是它!神典**,无我之境!是谁,到底是谁在设局,这是想要彻底除掉李逸么?到底是谁!”
  皱眉,收回玉手,满脸寒霜,目露杀机,对那“设局”之人,恨之入骨,杀意无尽。
  若是真的遇上“无我之境”,定会为之高兴,但.....若是在“无我之境”的前面加上“神典**”,那就不是可得机缘的好事儿,而是绝杀要命的死局,入之必死!
  神典**,正是**阵中的一种,阵法隐如典籍之中,一旦观看必被吸如阵中,逃脱不得。且,这种阵法更有乱神之效,可让人误以为真,修行错误之法,从而走火入魔,神灭身死。
  此时,李逸毛孔全开,不停吸纳灵气,血气沸腾,虽然看似无碍,实则是他观看神典所起的变化,危害极大,若不是他肉身强悍,金丹众多,恐怕早已爆体而亡。
  “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敢算计他,本座定不放过你!”怒喝,话音冰冷,杀气凛然,美眸四望,似在寻找“暗中人”。
  一番搜索无果,终于收敛了杀意,再次看向李逸,眉头紧皱,没有动作。
  当然,这不是她不想动作,而是,没有找到破局之法,不敢轻举妄动,怕触动了神典中的阵法让李逸更加危险。
  “神典**.....此为**之阵,是幻术的旁支......我应该能够解开的......”皱眉自语。
  话罢,她取出一颗银白的宝珠放在手中,而后掐起法决,向其打入主动法印,让其神光湛湛,宛若天神之珠。
  神珠璀璨,神光夺目,随着法印的进入,它越发璀璨了,其上发出的神光由白变蓝,由蓝变紫,七彩闪现,直到放出银芒之时才停了下来,不过,那银光之中更有缕缕红芒隐现,明灭不定。
  “银目归一,融入我身!融!”
  轻喝,玉手一点,一股血红的光芒自其指尖射出,融入神珠之中,而后,神珠闪烁,径直飞入她的眉心,形成一颗银白的竖眼,神芒大盛。
  这一幕是“诡异”的,神珠成目,融入眉心,灵光阵阵,仿若天成,不似法宝融身。此时,若是追风魔子在场,恐怕会大叫“神目”,而后老血狂喷,悲呼不公。
  没错,这颗放光的神珠就是幻神之目!原本属于追风魔子,而后被风灵儿得到,成了私珍,如今却出现在的手中。
  幻神之目,乃是天幻一族的血脉神目,不但神通超凡,更能看破虚妄,神幻无双,威力绝伦,诸天万界,难以找出比它更强的幻目,实乃诸天强者公认的第一媚幻神目!
  不过,想要施展出幻神之目的真正神通,那必须要有与之相同的血脉,否则是不可能将其炼化融身的,强如追风魔子也未能成功,只能将炼作道身施展,威力大减。
  然而,眼前的却做到了,没有将其练做道身,而是直接融入眉心施展神通,手段逆天。
  “嗤.....”
  突然,神目闪烁,放出一缕幽光,震破虚空,发出“嗤嗤”轻响,不过,的脸色顿时惨白,额冒冷汗,娇躯轻颤。
  “无尽幻象!”轻喝,丝毫不管自己的情况,竖目大睁,放出十束银白的光芒,直取十本秘典,照得神典轻颤,金芒大盛,发出夺目神光,仿若十颗金色神阳。
  无尽幻象,正是幻神之目的最强神通,不但能以“眸光世界”毁灭神魂,更能以无尽神光刺破幻阵,威力绝伦。只是,想要施展这种神通,要求却极高,唯有拥有血脉之力的修士才可施展,亦可理解为非天幻族人,难以驾驭。
  “破!”
  轻喝,眸光大盛,十本秘典顿时颤抖,齐齐打开,书页翻个不停,发出“哗哗”之声,而其上放出的神光也由金变红,放出七彩之芒,炫目非常。
  “咔嚓.......”
  书页崩碎,轻响不绝,秘典之中均有一页残卷飞出,崩碎成渣,化作星光消散,此为幻阵之基。
  神典**阵的阵基实乃书中残卷,只要将其找到捏碎,便可破解幻阵,释放神魂。不过,这种残卷和神典本为一体,想要找出实是不易,若无幻神之目,即便是渡劫强者也会束手无策。
  “噗.....”
  银茫消散,血花飘落,就在残页崩碎的刹那,施展神目的顿时吐血,殷红一地,而她眉心上的竖目也当场隐没,消失不见。整个人俏脸惨白,毫无血色,娇躯轻颤,摇摇欲坠。
  “咳......”
  与此同时,闭目端坐的李逸也发出轻响,嘴角溢血,不过,比之,他的伤却小多了,灵力充足,血气强盛,根本没有重伤。
  李逸睁眼,瞬间就看到身前的绝美女子,心神狂跳,当下也不管自己的情况,“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将其扶住,一脸担忧,道:“你没事儿吧?”
  此时,李逸的心绪有些混乱,根本分不清眼前之人到底是谁,心中话语万千,可却不敢说出,空有一腔关怀,只能说出短短五字.....
  “嘻嘻,我没事儿......你没事儿吧?”
  不过,却没有在意,一脸娇笑,虽然话音微弱,可其中的欢喜却足以被让外人知晓。
  “没事就好.....”李逸低语,随后,默默的伸出伸出,为其渡去灵力,满脸疼惜。
  二人沉默了,端坐在寒床之上,彼此相依,久久不语,仿佛在享受那种无声的幸福。
  半个时辰后,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满脸生晕,只是......她的娇躯却更软了,彷如无骨,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了李逸的怀中,不肯动弹。
  “咳咳......你的伤好了.....”李逸轻咳,有些尴尬,而后又道:“多谢神女出手相救。”
  此时,他已然知晓了先前的一切,对那十本神典很是忌惮,而对眼前的丽人更是无比感激,此时道谢,实是有感而发。
  “嘻嘻,你真要谢我么?这可是救命大恩呢。”娇笑,丝毫没有动弹,依然赖着不起。
  “大恩不言谢,若是神女有事儿,尽管吩咐。”李逸苦笑,对于身旁这女子他是越来越看不清了。若是只看此人的外貌,似乎就是风灵儿,可....若以神念观察,却会发现她身上有股慑人的气息,强横非常,异于风灵儿。
  “是么?既然你想报答我,那就以身相许吧,怎么样?”开口,有些俏皮,说着便坐起了身来,俏丽含笑,而她的一双美眸更是春水闪动,目光迷离,直看得李逸心颤。
  “你是灵儿?”
  李逸愕然,这种语气,这种神态,真是像极了风灵儿,不过,话音出口,他却摇头苦笑,在这神廷内部,怎么可能出现风灵儿?那五大议员可是生有金睛火眼,谁敢乱来。
  “怎么,这才两日没见,你救又想你的灵儿了?”皱眉,有些不快,当场就撅起了小嘴,十足的小女人。
  然而,见此一幕的李逸却愣住了,一脸惊愕,双目瞪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同时,心绪全乱,不知事实为何。
  “此人是谁?若不是风灵儿,难道是风清儿?可风清儿怎会如此待我?”
  李逸思绪急转,不过却无法想通,眼前之人与风灵儿太像了,不但外貌极似,就连说话的语气,俏皮的举动都是一模一样,若不身上的气息不一样,恐怕他还真会将其认作风灵儿。
  最后,思索无果的李逸只能苦笑,道:“说笑了,你我本是神仆,何来情爱之所?而且,属下所说的灵儿,不过是属下的一个朋友罢了。”
  如今,他也只能大打官腔,既然对方没有告诉他身份,那他也只能将双方的身份拉出来,如此方可免去那些不必要的麻烦。
  “哼,朋友?难道你以为本座不知?你们可是同床共枕的朋友呢,没有少爱吧?”轻笑,俏脸如花,不过,眼中却带着丝丝不屑,醋意甚浓。
  “你到底是谁!”李逸沉声,到了现在他已然感觉到了二人的不同,此人性情乖张,难以预料,虽然酷似风灵儿,可自这些言语来看,她定然不是风灵儿!
  “我是谁?我还能是谁,我不就是你的灵儿么!这才两日没见,你就忘记我了?”冷笑,眸光连闪,身上有化神中期的气机露出,震碎虚空。
  “你不是风灵儿!你到底是谁!”
  见此一幕,李逸已经断定,眼前之人绝不是风灵儿,至于是不是风清儿,那就不得而知了。
  “哼,风灵儿,风灵儿,你就知道风灵儿!难道我比她差么?她哪一样比得过我?!”冷哼,当下就站起了身来,双眼冰寒的看着李逸,一脸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