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缺天才

  第一百一十七章蓝依皱眉,俏脸微红,似娇嗔又似羞怒,一双美眸尽是异彩,整个娇躯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的妩媚,让人心颤。
  “哼哼,定是那丫头想看我的笑话,所以才说出这番话来的,我可不会中计。”
  半响之后,当大殿中的所有人都离去之后,蓝依神女才清醒了过来,转身离开,对那风清儿的方法无比怀疑,不敢轻易尝试。
  神城,燕国神廷的总部,神廷高层的聚集地,主教过万,其中,化神境的红衣主教就有千人之众,实力之强,堪称恐怖,比之六大修真巨派都要强大,势力滔天。
  如今,神城中的魔门势力已被铲除,就连那有真魔坐镇的四大魔殿都被神廷占领了,魔门之众尽数被屠,偌大的神城已然彻底成为了神廷的地盘,百万居民,尽数归一,无人敢反。
  然而,即便如此,神廷的高层依旧不满,没能放下心中的包袱,心神不宁。
  “本想四大魔殿尽数被灭,那四大魔头也会避开,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事儿,真是可恶啊!”
  “既然那四个魔头如此嚣张,那我等就一起出手,将他们的第一魔子给斩了吧!”
  五位议员皱眉,前一日还未李逸的加入高兴不已,可今日却是发起了愁来,满脸愁容。
  昨日,就在李逸受封完毕之后,千里外的镇魔城却传来了噩耗,魔门突袭,城中神卫尽数被灭,唯有一名渡劫的主教重伤逃脱。
  然而,就那重伤逃脱的红衣主教却也未能挺过多久,回城不就便陨落了,全身溃烂,死无全尸。
  “毁我神廷分殿,灭我神廷信徒,此事天理难容,即便真是真魔,我也要让他死无全尸!”阳烈怒喝,老脸涨红,白发飞扬。他的脾气向来暴躁,此番已是处在了发狂的边缘。
  “没想到那四个怪物竟然跑到了镇魔城,此番想要灭杀他们还真是不容易呢......”风议员开口,满脸凝重,老眼之中闪着寒光,明灭不定。
  镇魔城,实乃燕国的第二主城,城市繁华,人口众多,比之神成也不差多少,是神廷和魔门共同管理的一大主城。平日之中,双方都是各自收人,互不干涉,从未想过开战之事。
  “哼,那群老怪物自然是知道神仆大人下界了,所以才匆忙离开神成,而后强行攻占镇魔城,欲想再与我廷一争高低!”一名议员开口,老脸阴沉。
  “四大真魔?不过是四个魔将罢了,比之我等也强不过多少,若是我等齐力围杀,想要灭杀他们也是可能。不过,如今却不成了,那镇魔城中老怪物,实在太过难惹。”海议员开口,满脸无奈。
  魔门,其整体实力到底有多强,无人知晓,哪怕是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的绝世高手也无法探查清楚,不过,大体上还是了解一些,其中,那魔门的第一老怪,最是让人心颤。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沉默,就连阳烈都冷静了下来,满脸纠结。
  镇魔城中的老怪,那可是魔门的第一高手啊,实力之强,无人可测,那怕是他们都不敢招惹,因为,上届的神廷议长就是死在了对方的手上.......
  神廷议长,亦称第一主教,其地位之高,比之真正的神仆也不差分毫,天资非凡。而上届的神廷议长更是强得离谱,曾一人战平五大议员,强悍无比。
  然而,如此人物却依然未能战败那魔门的第一人,两人血战七天之,最终还是战死在了第一真魔的手上,神形俱灭。
  “议长大人不该出手啊,若是忍过一时,我神廷何会落到这番田地,恐怕早就将这燕国统一了。”一名议员开口,神色悲伤。
  霸天,神廷的上届议长,亦是神廷的第三任议长,同时也是神廷有史以来最为天才的之人,修道百年便成渡劫强者,而后又过百年位列八劫,成为第一议员,而后再过五十年,战败所有敌手,成就第一主教,登上至高“神位”,成了神廷史上最年轻、最强大的议长!
  不过,强悍如他,也未能改变议长的“宿命”,最终“惨死”在了第一真魔的手上,而那时,他的年龄才两百八十岁......
  “议长啊......为何我神廷的议长总会被那真魔灭杀?难道我廷就真没顶级强者么?”
  众人感叹,眼中尽是哀伤,不管是第一届议长还是第三届议长,无一不是超凡之人,而他们的下场却都是陨落,无人可在议长之位上坐过三十年。
  “百年时间就灭了我廷三大议长,此仇不可不报啊!”阳烈眼红,老脸发青,发出阵阵低吼。
  “那人实在太过强大了,若是议长还在,或许我等还可与之力拼,可如今......没顶级战力,即便我等以死相拼,也最多将重伤,想要将其灭杀,实在太难.....”
  风议员摇头,对那第一真魔很是忌惮,心中生不起半点战意。
  “风议员,你也太过高看他了,难道你真以为他能独战我等?你可别忘了,我们已经不再是三十年前的的我们了!”一名议员开口,神色漠然,眼中尽是杀机。
  三十年前,他们不过是六劫巨头,实力虽强却算不上顶级,如今靠着无数的神材,他们已经成了八劫巨头,战力逆天,与之先前,同日而语。
  “呵呵,这事儿我自然知道,不过,你却忘了那四位真魔,你觉得我们五人能对战他们五人么?你还真以为魔门未动,是因为我等的实力强大了?”风议员冷笑。
  三十年前,第三议长于镇魔城大战第一真魔,虽然最终战败,但却自爆神魂,将那第一真魔重创,让其修为大减,重伤闭关二十载。
  如今,虽然第一真魔还未出手,但他的名号却依旧响亮,无人可敌,震慑一方。
  “哼,若是他有本事,怎么可能蛰伏十年之久,若是全盛,他早就杀上门来了!”那名议员冷哼,毫不同意风议员的观点。
  “他没杀上来,那是因为我廷还有诸多宿老存在,就凭我等五人,怎么可能威慑整个魔门?!”风议员寒声,有些发怒。不过,此话一出,众人却当场沉默了,一个个低头不语。
  宿老,实乃神廷退下的议员、主教。他们实力强悍,超凡入胜,虽然不多,却有上百之人,实力之强,足可逆天,是整个神廷最强战力,也是威慑魔门的最强武器。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使得魔门不敢全面开战。
  当然,魔门也有宿老,只是没有神廷众多,虽然人人强悍,但却也不愿与神廷对耗,所以才有了相此时的稳定局面。
  许久之后,一脸苦色的风议员才再次开口道:“诸位啊......你们所想我都知晓,只是那镇魔城的水......太深了,除非神仆大人出手,不然,难以取回......”
  神仆,神廷最强的依仗,实力之高,无可探究,即便是强盛至极的第三议长也未能在其手上走过一招,威霸天下。不过,他却极少临凡,更是极少下山,唯有第三议长任职之时才来过神城,难以请动。
  “呵呵,神仆大人......算了,此事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啊......”海议员苦笑,一脸的无奈,那种大神那是他们能请动的,若是开口,恐怕还会被大骂无能吧......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脸色沉重,那镇魔城的异动着实让他们感到了危机,心绪难宁。
  “丢了就丢了吧,大不了我等再忍他百年?我就不信,百年之后他还能如此无敌!”
  半响之后,阳烈终于开口了,虽未点名道姓,可众人都知晓,那个他乃是第一真魔......
  “三婴强者,三神渡劫!百年之后,整个玄明还有谁是他的敌手,第一真魔,早晚要败!”一名议员开口,老年阴沉,眼中尽是寒光,对那第一真魔恨之入骨。
  此言一出,众人的心顿时安稳了不少,全都将希望寄托在了李逸的身上,无比看好。
  “既然魔门要动作,那么我们就陪他们行动吧,即便对拼,我们也要拼过八十载!”
  “只要那老怪物不出,我们还怕何人?想要开战,随时奉陪!”
  众人激动,斗志昂扬,似乎已经看到了神廷的崛起,不惜与魔门对耗也要给李逸换来八十年的安稳,让他全力冲关。
  只是,事情真的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么?第一真魔真会坐视不理?第一魔子只是摆设?
  这一切均是未知,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跳出一个大人物,搅动风云,掀起血雨。
  神廷南苑,一栋独立的主教大宅之中......
  李逸盘腿而坐,端坐于一块丈大的千年寒床之上,全身仙光灿灿,灵雾缭绕,好似仙人。
  在他身旁,还有十来本通体金黄的古书在沉浮,扩散出各种符篆,金光灿灿,将他笼罩其中。
  这些古书全是神廷的秘本!
  它们都是神廷里最为珍贵,最为完善的神族秘法,是神王级的顶级神法!
  平日里,唯有渡劫级的主教才能观看这,且,还得配以神液。不过,“天资不凡”的李逸却得到了嘉奖,不但得到了观看的权利,更是获得了两瓶神液,此时,正安心修炼。
  为了能尽快学会所有的神法,李逸终于全开了马力,“一目十本”,分别领会个中精要,而后一一对照,寻找其中的共性,以求举一反三。
  此时,他已无比幸运的进入了无我之境,全身三百六十个大穴神光闪烁,好似明灯,吞吐无尽真元,而他元神更是出窍,融入神典,尽心明悟各中玄秒,修炼奇快。
  不得不说,这种无我之境确实是难得一遇的大机缘,但凡进入都能得到非凡的领悟,修炼倍增。不过,对于神魂分离,一分为十的李逸来说,这却是致命的糕点,让他欲罢不能,欲仙欲死。
  神魂分裂,一神化十,这无疑是在消弱神魂强度,极限降低自己的实力神魂之力,堪称找死,若是有人袭杀,他将彻底丧失主动,神灭身死,如此做法也唯有他这种“狂人”才敢施展。
  当然,身在神廷,想要遭人袭杀还真是很难,不过,若将神魂彻底融入神典,那后果也和被人袭杀无异,若被神典迷住,那下场便是神魂耗尽,神死道消。而此时,李逸所面临的便是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