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女终现

  第一百一十五章神廷的身家到底有多丰厚?或许就连当今的五大议员都说不清楚。当然,这倒不是他们不识数,也不是因为他们没去逛过宝库,而是神廷的财富并不尽在此处。
  玄明世界,共有燕、楚、吴、韩四大帝国,如今神族下界,神廷之势早已遍布整个玄明,四大帝国无一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而此处神廷不过是驻扎在燕国的一方势力罢了,其他三大帝国还有三股神廷势力,其财富之多,难以想象!
  “凡界也有凡界的好处,虽然然灵气不足,可却地广物博,若是用心开发,所能得到的宝物比之修真一界也不遑多让啊。”
  看着那一座座耸立在神城中的高大殿宇,感受着周边灵花传来的阵阵芳香,李逸顿生无尽感叹,凡界亦有凡之处啊。
  凡界、修真界、仙界、神界、魔界本是五个不同的世界。其中,除了仙、神、魔三界是存在于另一空间,不易自由出入外,凡界和修真界却是共存于一界之中,二则的界限,乃是由一道人为其制造的结界隔开的,将那天地灵气浓郁之地化为了修真界,而将灵力匮乏之地化为了凡界。不过,修真界的地盘却不足凡界的十分之一!
  虽说,凡界中的灵力匮乏,灵材稀缺,可这地盘却实在极大,即便所产的灵物不足修真界的五分之一,可若是被一方势力收拢起来,那数目就大的吓人了。
  如今,整个凡界的大部分地盘都被神廷占领了,其收刮的灵物,确实不比修真大六派来得差。
  “不知那神族之血有何特效,若是能吞上几瓶,不知效果如何。”
  李逸轻笑,悠然自得的跟在二人身后,慢慢的向着议会大楼走去,脑中尽是幻想。当然,这也不能怪他,实在是神族的宝贝太令人向往了,而对于他这种急需大量灵丹的“药罐子”来说,那诱惑更是巨大无比。
  半柱香后,在走过了数十条长廊,十数条长街之后,李逸才终于踏进了议会大楼。
  “这神廷还真是够大的,一个议会大楼竟能修建到这么远的地方,也不怕被人抄了。”李逸心中嘀咕,不过脸上却未变色,一脸的严肃。
  “属下见过诸位议员大人!”李逸躬身抱拳,向着大殿高台上的众人行礼,恭敬非常。
  “嗯?你不用下跪么?”阳烈冷哼,眼中有异芒闪过,神情冷漠。
  下跪,正是神廷之中的一种礼仪,是下属见到上司后必须执行的一种礼仪,在这偌大的神廷能够见到议员,不跪的人实在太少,而敢于凭着元婴修为,不跪议员的人更是没有!
  此时,众人见到李逸只是躬身抱拳,顿时便生出了不好之感,仿佛发现了什么异常。不过,还未等众人来得急问话,站在场下的李逸却突然开口了。
  “属下知错,还请请大人责罚。”
  然而,说出此话的李逸却还是没有跪下,就连跪下的趋势都没有,只是他腰躬得更低了。
  下跪?岂不知男儿膝下有黄金!
  修道至今,李逸也就只跪过他的第一个挂名师傅,而那也只是跪的塑像,此后,他就连天地都不跪了,如今,又怎么可能向着几名议员行跪拜之礼?
  “既然知错,为何还不跪下,难道你欲找死?!”海议员开口,声音冰寒。
  一个小小的红衣主教,竟敢对议员不行跪拜之礼,岂不是蔑视神规,即便当场将其灭杀也无人敢救。
  “属下知错,可属下只跪真神,还请大人原谅。”李逸开口,话音深沉,没有丝毫颤音。
  这是一种自信么?自信可以不死?亦或者,真的只跪真神?
  众人心中寻思,眼中神芒闪烁,都不知场下之人何敢如此,若说他是想以元婴修为挑战神威,那定然是自行思路,若说他自信不死,那还真有可能,只是谁又会因此来得罪议员呢?
  最后,众人只能将原因归结为,此人信奉真神,是真神的忠实信徒,觉悟之高,远超自己,不可强行改变他的信仰。
  “只跪真神......好一个只跪真神!只凭你这句话,你便是我神廷的领军人物了,免礼吧!”
  风议员大笑,言语之中尽是夸赞,很是看好李逸,而他旁边的其他议员也是点头,极为满意。
  “谢诸位大人!”李逸抱拳,终于伸直了背脊,昂首挺胸,器宇不凡。
  “你可知我等叫你来此的目的?”一名议员开口道,老脸含笑。
  “不知。”李逸抱拳,摇头不知。
  “那你可知我等为何赐你为红衣主教?”又一名议员开口,双眼放光。
  “不只。”李逸依旧摇头,神色未变。
  当然,他的不知既是真不知,也是假不知。说真,那是不知这些人具体想要干嘛。说假,那是他知道自己是来受奖的。只是,不论如何,他是不会说出来的,此时,不知要比知道强!
  果然,听到此话的众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满脸喜色。
  “既然不知,那你为何来此?”阳烈议员开口道,白须轻扬。
  “大人有令,虽死也要赶到!”李逸抱拳,神色坚定的说道。
  “好!果真是我神廷的表率!能有如此觉悟,主教之位非你莫属!”海议员赞道。
  不过,闻听此言的李逸却没有露出喜色,依然一脸严肃的回道:“真神在上,神仆的一切都将属于真主。”
  李逸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了一句让众人听不懂的话语出来,直听得众人愣愣发神。
  “真神在上?开口就是真神,难道真的变成了真主的信徒了?”
  众人愣神,全都猜测李逸的言语,满心愕然,眼中神芒连闪,不停的扫射着李逸,似要将他看穿。
  “这小子真没问题?先前见着我们不下跪,如今又说真神在上,此为真的信奉真主还是神智未灭,有了反叛之心?”众人私下传音,全都思索着李逸的反常举动,惊疑不定。
  “如此试探有何意义?还是以我所言,让小风再次搜魂,如此一来还能有什么事儿?!”阳烈传音,言语之中有些抱怨。
  先前,李逸还未到来之时,他们便在讨论他,猜测他是否真的成为神廷之人,想了诸多方法要来试探他,不过,谁知他却“自露马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这小子真是怪胎,事事出人意料,事到如今,也只能让小风动手了。”海议员传音,言语之中尽是无奈,没有反驳阳烈的提议,而其他两人也表示赞同,都让风议员出手。
  “诸位多虑了,就在他进来之时我便放出了神念,引动了他金丹上的生死秘印,他的神念波动,根本就逃不过我的感知,如今,他的神念没有丝毫波动,说所之话确是实言。”
  然而,风议员却没有动手,反而一脸笑意,解答了众人的疑惑。
  “哼,你倒是的快速,既然知道,那还装出吃惊的样子,真是......真是岂有此理!”阳烈微怒,有些不满。
  “呵呵,烈老哥啊,你这话就说错了,虽然我能感知他神念的波动,可谁知他能说出这番话来?能有如此高的觉悟,实乃太过罕见啊。”风议员轻笑道。
  殿中,李逸昂首挺胸,神色严肃,双眼有神,如两颗明珠,直直的盯着五大议员,一动不动。
  “一群老家伙,说的比唱的好听,到了现在都不忘试探我,真是够小心的!”
  李逸心中不屑,不过眨眼功夫就看出了殿中之人的意思,满心的不屑。
  先前,在来的路上,他便将部分神魂封印到了那三颗印了生死秘印的金丹之中,而大部分神魂则是被他调到了别处,此时,遇上突然事件,还真发挥了大作用。
  几息之后,那私下议论的众人终于讨论完毕,一个个满脸笑容的盯着李逸,双眼放光。
  “既然你不知晓来此的原因,那么本座就告诉你吧,你将成为我廷的第一主教!你将受到最强的培养!至于那八十年的约定,正式作废!”风议员开口,满脸含笑。
  “赐你红衣主教,乃是让你有资格享受神廷的培养,为那第一主教做铺垫!”海议员点头。
  “你可还有疑问?”一名议员开口,双眼冒光。
  “属下没有任何疑问!”李逸抱拳。
  疑问?就连八十年的约定都取消了,灵丹、神材随便用,能够遇上如此好事儿,哪里还有什么疑问?
  此时,李逸的心是彻底的激动了,热血澎湃,难以自制,就连两只眼睛都有些泛红,整个人都快炸开了,若不是极力隐藏着情绪,他恐怕会笑出声来,如此培养,真是太过“便宜”了!
  “既然没有疑问,那就先下去休息吧,两日之后你便可正式闭关,全力冲击境界!”一名议员开口,满脸笑意。此时,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神廷的强势崛起,一统玄明!
  “是,属下告退!”李逸抱拳,揣着一颗激动的心,慢慢退了下去。
  “慢着!今日谁都别想走,先将此事说清楚了,再走不迟!”
  然而,还未等李逸走出大殿,一声娇喝却突然在殿门口响起,随后,慢慢显出了身形,露出了三道美艳无双的倩影。
  “原来是三位殿下回来了,不知蓝依殿下将有何事要说?”风议员开口,神色不变,一脸笑意的看着迈步而来的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