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洗脑

  第一百一十二章当然,若是李逸真能成功进入神界,那他们将会得到的好处必然更多,想要得道成神也是不难。
  “小子自当愿意。”李逸点头,接着又道:“若是小子真能进入神界,定不忘诸位前辈的造化之恩!”
  “哈哈,看你小子也是知恩图报之人。既然如此,那我等便快些回去,等你受过圣光洗髓之后,便可让你闭关修炼。如今,距那神界开启之日已是不久,不能再拖了。”金甲神将大笑,老脸泛红。
  “不用多说,快快启程,机不可失!”旁边,几名巨头也不住开口,神情激动。
  李逸轻笑不语,哪不明白这些人的计划,只是不愿说出罢了,如此计划,实乃上天助他,怎能不要?若能将体力的金丹化神,他便有了自保的本钱,天下虽大,也可去得!此时,他唯一担心的只是传说中圣光洗髓!
  圣光洗髓,说得好听是帮人洗经伐髓,可实际上却是磨灭神魂,印上神族烙印!实为神族之人控制人族的一种手段,害大于利!
  几息之后,李逸等人便到了神廷的中央大殿,走进了神廷的禁地,终于见到了那传说的圣光。
  大殿宏伟,高有数丈,大气非常,神树灵草遍地,不过,唯一让李逸惊讶的还是那大厅的装扮,就连铺地的地板都是千年寒玉,屋顶的挂饰都是万年神珠,奢华无比。
  大殿空阔,除了神树灵花之外,便没更多装饰,唯有一个丈大的神池位于中央,神光升腾,灵雾缭绕,让人看不清晰。
  “前辈,这是?”李逸不解,难道这是要让自己洗澡,以免亵渎了“神”?
  金甲神将点头,道:“到了,你只需进入那个神池,无尽圣光自会帮你洗经伐髓,去吧。”
  “这?”李逸愕然,眉头紧皱,不过却未迟疑,当下就迈着步子走了过去,跃身而入。
  “好了,你就呆在里面吧,两个时辰后,我们自会前来接你,到时再带你前往秘境,给你最好的培养!”一名红衣主教点头,而后招呼一声,便带着众人转身离开,神色激动,仿若已然相信了李逸,不怕他逃跑出来。
  “呵呵,如此正好,既然你们离开,那我也不会用受这磨魂之苦了。”李逸轻笑,眼见众人远去,他顿时就起了心思,欲要站起身来,准备逃出。
  然而,想法虽好,可施展起来,却很艰难,难比登天!
  就在此时,原本平静的神池突然沸腾了,仙光阵阵,神威骇然,无尽灵气全都疯狂涌入,仿若天宇漏斗,那股强大的吸力让他难以抵抗,想要站立都是不成,仿若天穹压顶!
  同时,大厅中的神树灵花也起了变化,神光流转,仙雾缭绕,叶片之上,尽是丝丝缕缕的银色光华,蔓延扩散,向着神池聚集,惹得虚空震荡。
  “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儿!”
  李逸愕然,眼前的一切已然出乎了他的预料,真是始料不及!那突然出现的天地灵气,已然彻底控制了他的肉身,让他无礼挣脱,而那慢慢袭来的银色光华更能穿透神魂,让他全身发凉,神魂轻颤。
  “圣光洗髓!它才是圣光!”
  到了此时,即便再蠢之人都能看出那银光的不凡,强如如他,自然一眼看出了端倪,吓得脸色发白,冷汗淋漓。
  先前他还未看出此地的玄妙,只以为此地是神廷高层洗浴的地方,可到了此时,却发现错了,大错特错!这神池哪是洗浴之地,实乃困人法阵!那娇艳的灵花,青翠的神树,也不是景观之物,而是刮魂的利刃,可灭神魂!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定不能让那银光袭身!”李逸皱眉,心神狂跳。
  若是平日,他倒不惧这些银光,可是今日却是不成,接连两战已然让他力竭,直到此时都未恢复,如今更是被这神池困住,就连施展法宝的力量都没有了。若是圣光袭身,他定难抵挡。
  “嗡!”
  银光聚拢,封天锁地,神池一片璀璨,光华无尽,身在其中的李逸更是在那圣光袭身的刹那,双耳轰鸣,神魂剧颤。
  “喝!”
  李逸轻喝,脸色涨红,双眼充血,青筋暴跳,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嘴角溢血,面容狰狞。
  痛!痛彻心扉!那涌来的神光好似刮骨的利刃,让他神魂开裂,痛不欲生。此时,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神魂正在不断的分裂,部分记忆正被修改,痛入灵魂,难以自制。
  神魂,所有修士的最弱之处,若是被灭,即便仙尊下界也难以救命!
  此时,面对圣光割魂,李逸只能无声硬抗,那习自神农鼎的神魂修复术,更是被他运转到了极致,修复不断,同那分裂持平。不过,这种做法的结果却是让他剧痛不止,痛不欲生!
  “欲要击垮本座的神智,除非古神亲自!”
  李逸轻喝,神魂修复之术运转至极,虽不能动,却全身晶莹,神芒无尽,即便神池镇压,也不能耐他分毫,仿若不动明王。
  与此同时,转身离去的金甲神将等人已是到了议会大楼,正向五大议员回报情况。
  “此番攻破魔门,你等确有大功,诸多奖励,你等自选吧。”
  大厅正中,精致议会圆桌之上,五位红衣老者端坐,每一位都是八劫强者,威势惊天。
  “属下不敢,此次攻破魔门,风殿下功不可没,如此大功,应是殿下所有。”几人躬身抱拳,满脸惊骇,不敢接受。
  神廷亦有神廷的规矩,建功是可,却要分清主次,万不可抢了上司的风头,不然定有大祸,为官之道,他们懂得颇多。
  “风神女?她不是去了神山吗,怎么可能与此事有关?”一名议员开口,眸光闪动,眉须微动。
  “这个......属下也是不知,不过,当我等回到神城的时候,确实见到了风殿下。那时,她正同血瞳大战完毕,身受重伤。”金甲神将抱拳,恭声回道。
  “大战血瞳?那血瞳可是魔门的第一魔子!你说风神女能够和他大战?!”又一名议员开口,话音冰寒,刺人神魂,仿若九幽之风,让人神颤。
  “不是.....不只是殿下一人,还有一名年轻人相助殿下,所以......所以才能打败血瞳。”金甲神将颤声,冷汗直流。旁边,数名红衣主教全都点头,脸色发白,不敢有丝毫隐瞒。
  议员的强大不是他们这些主教能够比拟的,一劫和八劫,那是两个不同的层面,差距之大,实乃天壤之别。
  “年轻人?你说有人能和血瞳对拼?那人现在何处?!”一名议员开口,老眼大睁。
  魔门,神廷的最强对手!而那血瞳便是魔门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同时,也是神魔两大阵营中的第一人,即便神廷高层从未说明,但众人却都知晓。
  此时,闻听有人能对战血瞳,那无疑是一颗行星落进了大海,掀起了滔天巨Lang,强如议员也都坐不住了,若不将其拉进神廷,恐怕难以了事儿。
  “启禀大人,那人虽然只有元婴后期的修为,可他的实力却无比强悍,不但能激活强大的仙器,更能击败施展了禁术的大成初期强者,实乃不可多得的人才!”一名红衣主教开口,老脸发红,神色激动。
  “废话少说,本座关心的只是他在何处,都给我如实说来!”那名议员微怒,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解释而高兴,反而怒气升腾。
  “回......回禀大人,那人正在神池伐髓,未能前来此处。”那红衣主教大惊,脸色发白。
  “什么!你们将他单独放到了中央大殿?你等可有留人看管?”一名议员微怒,白眉轻挑。
  “没有......不过,我等离开之时已将那护殿大阵打开,同时,也为神界之树输送了灵力,定然不会出现意外。”一名红衣主教抱拳,当即说明了情况。
  护殿大阵,正是那神池内的阵法,平日里不会打开,不过,今日却特为李逸开放了,让他难以动弹。而那神界之树便是大殿中的那些树木,它们全是来自神界的奇树,是被神王炼化的神宝,能够释放神圣光芒,磨灭人魂,重组新魂,让人皈依神族!
  “哼,还算你等识货,既然能将此人拉回神廷,你们也算功劳颇大,这些神液就算你等的奖励吧!”一名议员开口,大袖一会,顿时就将数瓶神液丢给了在场的几人,以作奖励。
  “多谢大人!”金甲等人齐声道谢,老脸微红。
  神液,此乃他们最缺的宝物,想要修为精进,这种神液是不可或却的!如此一瓶便足以抵得上数瓶极品灵丹,宝贝非常。不过,相比这种神液,那神皇源液却是更为珍贵。
  突然,金甲神将躬身说道:“启禀大人,属下还有要事禀报.......”
  “要事?有事儿就直说,不用太过拘礼。”圆桌之上,那名说话最少的议员终于开口了。
  “是!因为那人的天赋极好,所以,属下以用神使的尊严和他做了交易,在未来八十年里,我神廷将会对他全力培养,而他若能进入神界,我等自不追究,若是失败,则将他的肉身将被没收,封入神廷宝库。”金甲神将躬身不起。
  “什么!八十年的全力培养?你可算过我等将要付出的代价?!”一名议员大怒,白须轻扬,杀机阵阵。
  “是......属性确实是如此交易的,不过,那人的肉身实在强悍,若能全力培养,他定能在八十年的时间突破渡劫,成功进入神界。”金甲神将颤声,冷汗直流。八劫强者的气息,让他恐惧,不可抵挡。
  “大人息怒,金甲所言之事,我等也曾参与,不过,此事于我神廷却是有益无害,毫无影响,还请大人息怒啊。”
  旁边,数名红衣主教躬身进言,全为金甲神将说话,不愿见他受罚。
  “哦?看来你们几人还真是慧眼识珠啊,都能一眼看穿对方的天资了,真是厉害啊!”那名议员轻笑,脸色阴沉。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如坠冰窖,全身发寒,心知上司真怒了,当场跪下,不敢说话。
  “老烈也不必如此,既然这几个小家伙如此有把握,那定有可选之处,不妨我等前去看看那人,看他能否真为我神廷扬眉。”
  旁边,那名话语最少的议员再次出口,劝住了已经发怒的阳烈议员。
  “小风说的没错,是好是坏,我等看过便知,何必在这儿同他们计较?若是不行,再以廷规处置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