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入神廷!

  第一百一十章
  漆黑大棍仿若天神之杖,煞气环绕,神焰滔天,本体还未落下,它所发出的气机便震破了虚空,震得混沌气流转,将那天宇都快崩塌了,恐怖无比。
  “仙器!强大至极的仙器!”
  在此一刻,所有的人都变了颜色,齐齐爆退,不敢靠近,就连那几名渡劫巨头都脸色铁青,很是难看。至于那名大成初期的红衣主教更是脸色惨白,冷汗直流,躲个不停。
  虽说他是大成初期的强者,可身上却无厉害的法宝,眼见仙器袭来,哪有不躲之理,仙器之威,可不是一般人能挡住的。
  此时,二人比的再也不是修为,而是谁的家底儿够丰,比的是谁更不要命!
  “嗖.....”
  那名红衣主教快若闪电,身形一闪便出现在百丈之外,让人看之不过,唯能看到银光闪烁。不过,全力出手的李逸却也不慢,脚踏穿云步,化作一道黑光追上,毫不落后。
  “嗡.....”
  黑棍落下,天宇瞬间破碎成渣,漫天都是黑金色的火焰,冰寒无比,冻结诸天。
  “嘭!”
  神芒乍现,银辉炸裂,漆黑的神棍最终还是落到了红衣主教的身上,将其护体神光打碎,而后,余威不减,再次崩碎了他的大袍,崩裂了他的护体灵器,整个人当场倒飞,血漫天幕。
  “嘶......”
  众人倒吸凉气,这是何等的力量啊,竟能一击破三,瞬间就破掉了红衣主教的全部防御,将其打成重伤。
  “难道......这就是他能在血瞳手中救下神女的原因?”
  众人惊骇,眼前的一棍之威明显达到了大成中期的强度,威不可挡!若是有此实力,还真能同血瞳对战了,想要救人也不是不可能。
  旁边,风灵儿也是一脸的愕然,没想到李逸竟会如此威武,此番表现,比之先前对战血瞳都要厉害,让她感觉不真实。
  “嗡!”
  漆黑神棍震动,无尽杀意瞬间袭来,将那名红衣主教团团包裹,他所在的空间瞬间破裂,被那黑棍发出的气机割裂成渣,浑身冒血,而此时,这一棍还未彻底落下!
  “欺人太甚!”场中,金甲神将怒喝,手中银戟寒光直闪,有了出手的冲动。
  在其身旁,几名渡劫巨头也眉头紧皱,眼睛尽是杀机,李逸的强大让他们感到了羞愧。
  “放肆!堂堂神将怎可说出如此话来,难道你想丢了神廷的荣耀?!”风灵儿怒喝,此时见到李逸占优,哪能让这些“杂鱼”捣乱。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再无一人敢出言,就连最为厉害的几名巨头都脸色通红,不敢说话。
  神廷的荣耀不容亵渎,既然身为神仆,那就得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不然将会受到神的惩罚!
  此次的战斗明显是自己人挑起了,此时被人痛打,那也是活该,若是插手,那便是丢掉了神的荣耀,是让神廷蒙羞的罪人!
  “嘭!"
  又是一声巨响,漆黑的神棍再次劈落下来,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名红衣主教的身上,将其抽飞老远,鲜血狂喷,血肉漫天,不过,未能将其灭杀。
  “噗......”
  红衣主教大口吐血,半边身子都被抽碎了,整个右臂都没了,鲜血直流,染红了天幕。
  “仙器!使用仙器算得了什么英雄,有本事我们肉身较量一番!”红衣主教吐血,脸色狰狞,整个身子“噼啪”作响,断骨不断重接。
  此时,他是真的受了重伤,全身骨头都快断完了,虽然能够修复部分,可断掉的右臂却不能长出,实力大降!不过,他也有些庆幸,若不是他及时的拿出半仙器格挡,恐怕此时废掉的就不只是一条右臂了,身死道消也是很有可能!
  “英雄?我从不是英雄,既然你能仗着你的境界高对我出手,那么,我又为何不能仗着宝贝强对你痛殴?”李逸轻笑,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到了红衣主教的身前,而后,神棍一抡,再次将其抽飞,血肉漫天,筋骨全段。
  不过,这一次李逸却减少了力道,没有下死手,所以并未将其斩灭。
  “这......”
  场中,几名渡劫巨头银牙咬碎,愤怒至极,对于李逸的“痛殴”气愤至极,身上的神辉都出现了波动,时明时暗,愤怒即将爆棚。
  “这是羞辱!我神廷的战士怎能被人如此羞辱!你给我站起来,即便身死,也不能如此窝囊的死去,你给我站起来!”一名渡劫期的红衣主教大喝,喊声震天。
  “神廷的战士不可羞辱,神廷的荣耀不能亵渎,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在场的众人全都大喝,为那重伤垂死的红衣主教打气,不愿可看他被李逸痛殴,喊声惊天。
  旁边,风灵儿皱眉,不知道李逸作何想法,为何要虐杀对方呢,难不知这会惹怒众人?
  “啊......士可杀不可辱,今日我要同你玉石俱焚!”
  重伤的红衣主教大叫,众人的打气已然让他看开了生死,整个人的修为突然暴涨,转眼就达到了大成后期,举手抬足便将虚空震碎,恐怖无边,随后,一掌劈向李逸,欲要镇杀。
  “还来?真不怕死啊!”李逸怒急,没想到神廷之人都是如此不要命的亡命之徒!
  “轰.....”
  银色的大手印仿若钢铁铸成,厚重非常,此时落下,直将天宇压塌,大地压崩,威不可挡。
  “嗡”
  漆黑神棍再次劈出,神焰缭绕,仙威力浩荡,带着无尽杀气,以那崩碎诸天之势,迎上袭来的巨手。
  “锵!”
  金鸣之声钝响,银色的大手印终于撞上了漆黑神棍,崩碎了天宇,击沉了大地,毁灭数百房屋,降下大片黑炎,仿若灭世。
  随后,神棍脱手,当场崩飞,而李逸本人则是七窍流血,倒飞百丈,脸色惨白。
  对面,红衣主教咳血,身子一退再退,仿若断线的风筝,怎么都停不下来,全身都是鲜血。
  “嘶!”
  众人倒吸凉气,这年轻人到底是何等实力啊,竟能以一件仙器对抗大成后期强者,这可能么?难道他能彻底催动仙器?他的灵力怎能彻底催动仙器?!
  仙器确实强大,比之灵器不知利害多少,可想要彻底催动它,那所需要的灵力也太过庞大了,不到渡劫期,不可随意使用,即便是大成高手都不能肆无忌惮的使用,至于修为更低的元婴修士,那是拿着仙器都用不出来.......
  “不!他也受了重伤,灵力都枯竭了!”
  终于,有人看清了真相,知道李逸是在玩命,此时一击已将他的灵力全部抽干,难以再战。
  不过,那名施展禁术,强行将修为提升到大成后期的的红衣主教也是伤重难治,没了再战之力,到了此时都还未能稳住身子。
  “噗.....”
  李逸吐血,白衣血红,脸色惨白,身子轻颤,满脸都是冷汗。此时虽然稳住了身子,却不能动弹,使不出一分力道。
  “果然......想以此时的修为强行激活昆虚神木,代价真是太高了,不过三击便要了我的半条老命,真是狠啊!”李逸咬牙。
  此时,他之所以受此重伤,最为根本的原因还是昆虚神木的消耗,即便是灵力堪比的化身初期的他,也经不住它的吞噬。
  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未敢激活神棍同那血瞳战斗,若不如此,他怕是早就败亡了,所以,才让得风灵儿疑惑不解。
  “若能施展神王护体,我哪能如此狼狈,真是可恨啊!”李逸纠结,暗怒不已。
  此番战斗,虽然看似他在单方面的压制,可代价却也很大,此时力竭,便是最好的证明,若是施展神王护体,那能如此狼狈。
  不过,他的神王护体有些诡异,已然和那正版的不同,说是神王,还不如说是魔王,若是施展,那定会被在场的神廷卫队轰杀成渣,如此情况,让他怎敢施展......
  虚空之中,两人站立不动,都在打颤,同样虚弱,战斗未能继续,此时比的只是谁能率先恢复,占据优势。
  不过,过了半柱香也未见到二人恢复,场面冷清,气氛压抑,惹得不少人都开始了议论。
  “这人真是强大啊,竟能将主教大人伤成这样,真够厉害......”
  “厉害?再怎么厉害还不是要想加入神廷,将来还不是同我们一样,此时得罪了主教大人,以后的日子哪能好过?!”
  “都闭嘴,本座宣布,此次比试到此为止!现在打扫战场,准备回营!”风灵儿轻喝,随后,一挥玉手,示意众人将李逸二人扶下,接着又对着几名渡劫巨头,道:“几位如今可还怀疑本座?此人是否有能力在血瞳魔子的手下救走本座?”
  “属下知错,望殿下责罚!”众人抱拳,满脸尴尬,心中虽有疑问,却不敢再说了,只能装做不知。
  “哼,责罚就免了,如此人物怎能让他留在外面,你们几人就负责给他安排职务吧,以及加入神廷的仪式!”风灵儿冷哼,说罢便飞升而起,消失当场。
  “属下领命!”几名渡劫巨头齐喝,心中那份对风灵儿的猜疑也因风灵儿的放权而烟消云散了。
  不过,身为当事人的李逸却眉头紧皱,不知风灵儿何意,难道她是真的放心让这几人对自己洗脑?“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希望那洗脑的仪式不要太过恐怖......”李逸暗叹,随后,收敛心神,跟着众人,一齐踏上了前往神廷总部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