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强势

  第一百零九章神廷的神女是不能外嫁的,她们都神廷的明珠,不可亵渎,地位高绝!若是谁敢追求,那是找死!
  此时,李逸率先发言,明显是将神女的“蔑视”神女的威严,让得血队眉头直跳,不过,见到风灵儿没有开口,他只得将李逸想成了神山来的大人物,不敢得罪。
  随后,血队带路,李逸和风灵儿紧随其后,一同离开了,其间并为带上两名大成老者,毕竟他们的修为有些特殊,若是去了,恐怕会惹出事端。
  “两位前辈就在此住下吧,等小子回来,再为前辈送行。”
  离开的时候,李逸传音二老让他们放心等待,等他回来就将二人送走,毕竟这二人的任务也只是将他们送到神成,随后便会离开的。如今事情也快完了,他们也该返回混乱海域了。
  对此,两名老者没说什么,只是答应了一声便静心打坐了,先前所中的幻术还是对他们的神魂产生了影响,实力受损颇大,此时需要调理。
  神城城南,魔门的直接管辖地,在此地域的大部分民众都是魔门的门徒,魔门标识随处可见。
  平日里,城南地界很是热闹,大街之上会有不少的民众聚众斗殴,不过,今日却甚是冷清,大街之上见不到一个人影,唯一够看到的只是满地黄沙,堆堆落叶,就连街道两旁的商品都将门窗锁上了,场景凄凉。
  城南中部,一座高有数十丈的黑塔高耸,其上环绕的血雾、黑云,让它朦胧非常,凭着肉眼根本就看不清它的样子,不过,若想凭着神识探查,那结果还会更糟,放出的神识都会被那血雾吞噬,诡异非常,而它......正是魔门的总部!
  平日里,雄伟的魔殿是不容外然人靠近的,即便是魔门的信徒也不可靠近,若敢不从,唯有一死。不过,今日却变了。
  无数的神廷大军已经彻底围困了魔殿,自上而下的全方位封锁,将其围了个水泄不通,其中,上百名的大成高手更是施展阵法,将那天宇都困住了,圣辉无尽,耀眼非常。
  魔殿门口,身穿金色铠甲,手持丈长银戟的神廷神将正策马而立,目光远望,满脸激动。
  旁边,几名渡劫期的红衣主教站立不动,脸冒红光,同样望着远方,神情激动。
  “这次我们可是立了大功啊,不知道神女殿下会如何奖励我们。”
  “奖励?我只希望功过相抵,若是追究起责任来,我们怕是难以活命。”
  .........
  天空之中,众人议论,神色激动,不少人的眼中都放出了神光。
  这次他们终于成功剿灭了魔门,一统了整个神城,如此大功确实让他们兴奋不已,若无意外,他们的福利定会翻上一番,或许还有机会获得传说中的洗髓神液!
  洗髓神液,神廷为其高级信徒提供的一种洗精伐髓的神物,能够强行改变人族的体质,使其接近神族,可修习神族秘典,与那魔主血晶很是相似,不过,不同的是,洗髓神液的功效没有魔主血晶厉害,而获得的难度也相对容易,只算是一般珍贵的东西。
  远处,三道身影缓缓出现,带着七彩霞光,慢慢的飞了过来,仿若天神降世。
  “恭迎神女殿下!”
  随后,就在三人出现的刹那,在场之人全都躬身行礼,喊声震天,似要传遍整个神成。
  “免礼!”
  风灵儿轻笑,玉手轻拂,让众人免礼,动作自然而又流畅,根本没有丝毫的紧张,好似神女亲临,直看得李逸心惊。
  “这丫头演戏天赋也太厉害了吧?竟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演得如此逼真.......”
  李逸汗颜,这上万人的恭迎所发出威压足以让渡劫巨头冒汗,就连他都心颤,真不知风灵儿是如何做到的。
  随后,三人落在了魔殿门前,血队退下,只留李逸和风灵儿两人,而在其对面的正是以金甲神将为首的几名渡劫巨头。
  “这是?”李逸刚一落下,在场的巨头就忍不住皱眉了,而后,由金甲神将开口问道。
  先前见到李逸的时候,众人并未发现他同风灵儿的关系,此时见到二人联袂而来,一个个顿时就有了反应,想到了神廷中的禁忌。
  “此人我等从未见过,不知神女殿下作何解释?”
  风灵儿还未来得急说话,那站着的一名渡劫巨头便开口了,恭敬之色尽敛,脸色阴沉。
  神廷禁忌,不容任何人触动!身为神女更是如此,若是犯了禁忌,人人得而诛之!
  风灵儿皱眉,脸色微变,当场开口道:“这位便是先前保护本座的勇士李逸,此次前来是想加入神廷!”
  “勇士?保护殿下?难道殿下是说,上次血瞳偷袭,乃是这位公子救了殿下?”
  众人愕然,眼前之人怎么看都是一名元婴修士,怎么可能是血瞳魔子的对手?如此人物,即便是十人也挡不住血瞳魔子的一击吧。此时,众人竟然开始怀疑起了风灵儿的话,目光闪烁。
  “怎么?难道你们以为本座是在欺骗你们?”风灵儿薄怒,俏脸微寒。
  然而,见此一幕的众人却未害怕,反而更加疑惑了,眉头紧锁,闭口不说,似在沉思什么。
  旁边,李逸皱眉,此番景象怎能让他看不明白,自知是犯了神廷的禁忌了,当场后退两步,远离的风灵儿,随后,开口道:“在下来自混乱海域,实想加入神廷,所以才入了神城,随后,遇上神女大战,才出手相助......”
  “不用多说,你的修为我们一清二楚,若想证明你所言属实,那就拿出实力,让我等看看你是否真有救下神女的实力!”
  旁边一名渡劫期的红衣主教皱眉,还未等李逸说完就将其打断了,脸色阴沉。
  “什么意思?看来你们是真在怀疑本座啊!你们可知此事的后果?!”风灵儿轻咤。
  “不......不......属下不敢,属下只是......只是怀疑他是魔门的奸细,怕殿下失察。”那名红衣主教流汗,脸色发白。
  在这一刻,在场的众人也都脸色发白,被那一声轻咤给吓住了。此时并未确定“风清儿”犯了禁忌,若是公然蔑视神女的威严,那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就算被灭也属正常。
  “哼,难道你以为本座的瞎子,看不明事情,分不清好坏?!”风灵儿怒目而视的道。
  此语一出,全场寂静,无人敢再说一句,全都心知神女在发飙,不敢再触霉头,生怕惹祸上身,不过,却还有人敢在虎口拔牙。
  “殿下多虑了,只是您所说的实难让属下难以信服,若无行动,恐怕这位公子难以洗脱嫌疑。”
  金甲神将挺身而出,躬身抱拳,丝毫不失礼数,同时,也将众人的心声说出,面不改色。
  血瞳,魔门最出色的魔子,实力之强,即便是大成中期的高手都不敢招惹,在场之人无不知晓,如此人物别说是元婴修士,即便是大成修士也不见得能在他手下活命,更别提救人了。
  而眼前的李逸正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元婴后期修士,境地低得“惨不忍睹”,如此炮灰级的人物,怎么可能在血瞳手上救人?
  众人点头,虽未出声,可都默默的赞同了金甲神将的说法,给予风灵儿无声的压力。
  “你......你们!”风灵儿大怒,满脸愤怒,气得说不出话来。
  旁边,李逸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不知诸位想要如何才能相信在下所说?”
  事到如今,想要不动手就解决眼前的问题,那是完全不可能了,唯有拿出实力,将不服之人全部打服才是王道!
  “这个简单,只要你能打败本座,我们自会信你!”突然,一声冷笑传出,一名身穿红衣,拥有大成初期修为的老者站了出来,一脸冷笑。
  “战败你?你确定?!”李逸寒声,眼前之人明显是故意刁难,有意让他出丑。
  “怎么?你有问题?若是你能在血瞳手下救下神女,那想要打败本座,也是不难啊,因为本座可没血瞳厉害。”红衣主教嗤笑,满脸的不屑,想以元婴对战血瞳,此乃痴人说梦!
  风灵儿皱眉,心中已经彻底明白了众人的想法,心中打鼓,若是真的动手,自己怎么办?
  无可质疑,眼前必须得有一场展现李逸实力的战斗,不然不可能让在场之人信服,只是如何展现却是个问题,若真要李逸打败大成初期的强者,那难度也太过逆天了,怕是无人能够做到......
  然而,李逸却未过多表示,只是冷声道:“若是你要如此,我奉陪就是,不过若出意外,责任你负!”
  既然对方想要他难看,那就怪不得他下狠手了,手中的杀手锏也该出来透气了!
  “哈哈,意外?若是你战胜不了本座,你便是魔门的奸细,到了那时,恐怕你想要意外都不成吧?”那么红衣主教冷笑,眼中尽是杀机。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李逸寒声回道,身形一闪,眨眼便穿过了神廷卫队的包围,出现在了百战高的虚空上,白衫摇曳,黑发飞扬,很是不凡。
  “不知死活,今日斩你在此!”红衣主教冷笑,身形一闪,同样出现在了虚空之上,出现在了李逸的对面,与他相距不过十丈,杀意沸腾。
  这一刻,在场之人全都静下来了,举目仰望......心神难宁。没错,是真的心神难宁,就连几名渡劫巨头都没来由的心颤,不知为何。
  “此人身上有重宝,不可小觑!”
  一名渡劫期的红衣主教皱眉,李逸身上的那股若隐若无的气息让他心颤,那种气息唯有重宝才能发出!
  然而,就在众人还在思索李逸身上带有什么宝物的时候,天幕之上却突然出现了一道黑芒,冲破天宇,煞气冲霄,让人胆战心寒。
  “嗡......”
  黑棍破天,一道数十丈长的黑色棍影突然落下,崩碎虚空,直袭那么红衣主教而去,棍声轻响,道音不绝,震得在场之人齐齐变色。
  “仙器!不可敌!”众**惊,齐齐爆退,生怕受到波及,而那作为当事人的红衣主教更是脸色发白,闪烁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