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战血瞳!

  第一百零六章
  血瞳杀出,无声无息,仿若幽灵,长剑血红,快若闪电,好似神来一剑,直袭向李逸的眉心,惊艳之极!这一剑无招无式,没有丝毫杀机,没有点滴灵力,可却刺破了虚空,割裂了空间,万物不可挡,恐怖无边!
  李逸爆退,仿若浴火神凰腾飞,卷起漫天神焰,左躲右闪,闪避不断,不敢与其争锋,就连额上都有汗珠溢出。
  “这是杀术!灵力含而不发,杀意凝而不散,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厉害无比,若被刺中,必然身死道消!”
  李逸心中惊骇,这魔门第一子的血瞳果然强大,一身杀术已然秦进化境,实力之强,足以镇压同阶之人,化神之境无人是其对手!
  “铛......”
  火星四溅,金鸣之声顿响,虚空再次裂开。那威力无匹的血色神剑仿若跗骨之蛆,让得李逸避之不过,最后只得以昆虚神木抵挡,将其崩飞出去。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承受了小部分的力道,整个人当场倒飞,披头散发,眉心溢血。
  “杀!”
  血瞳漠然,脸色不变,无悲无喜,大手一挥,血剑当场飞回,人间合一,化作一道血芒冲上,再次袭杀,根本不给李逸缓气的时间,速度快极!
  “斩!”
  李逸怒喝,根本无法顾及身子的倒飞,全身血气澎湃而出,神焰滔天,手中的昆虚神木瞬间变大百丈,仿若擎天巨柱,而后全力劈下,直袭血瞳,欲将其轰杀成渣。
  “锵”
  虚空炸裂,神芒迸溅,百丈神柱轰然撞上三尺血剑,爆发出惊天巨响,恐怖的灵力波动,直将交战的那片天宇都崩碎了,只为未能将血瞳劈碎,相反,李逸自身却再次倒飞,手中神木轻颤抖。
  “这......这怎么可能!”
  远处风灵儿惊呼,俏脸发白,一双玉手紧紧的握着,指节发白。眼前这一幕太过震撼了,全力出手的李逸竟被一击击飞。要知道,此次交手并不只是灵力上的对抗,更是肉身上的比拼!
  李逸的肉身有多么强大?足以堪比六劫巨头!若肉身相搏,别说化神修士,就算是大成修士也会被他打残,可这名红衣杀神却做到了,不但敢与力拼,还将李逸击飞了!他的肉身将是何等强大?
  风灵儿不敢继续想下去,她是真的怕了,她怕李逸会败,如此想法终于出现了。至于以前,她是从未想过李逸会在肉身上输给他人。
  “怎么办......怎么办?”风灵儿惊骇欲绝,急得团团转,不过,却未想不到办法。满心的担忧已然让她失去了冷静,脑袋发晕。
  “嗤.....”
  血花飘飞,神焰升腾,李逸以棍力劈血瞳,不料却被血剑袭身,腹部被切,出现尺长伤口,紫****液喷薄而出,洒下漫天血花,不过,那些黑金神焰却因神血的滋润,突然旺盛了起来,烈焰滔天,虚空为之破灭。
  “古怪......”血瞳微惊,那漫天的黑金神焰,让他有了心悸之感,不过,却未能左右行动。
  未等话音落下,他便再次欺身而上,身若游龙,迅捷如风,一剑刺出,虚空顿显八人,分别自八个方向围杀李逸。
  八人齐上,封锁天宇,瞬间堵死了李逸的所有出路,让他避无可避,唯有力拼。不过,每道身影的气息却完全相同,让人分不出真假。
  “杀!”
  李逸怒喝,身形瞬间模糊,同样出现八人,分别对上袭来的八个血瞳,神焰熊熊,难分真假。
  “嗤.....嗤......”
  鲜血迸溅,头颅抛飞。八名李逸对上八名的血瞳的瞬间,全部败亡,八颗头颅齐齐抛飞,鲜血漫天,没有一人能挡住。
  “啊......”风灵儿悲呼,俏脸含煞,秀发飞扬,气息瞬间暴涨到化神后期,抬手便打出一道神音,带着无尽杀意,直接轰杀血瞳,欲为李逸报仇。
  “铛......”
  神铃炸响,神音如波,神波所过,虚空崩碎,混沌蔓延,无物可挡,威力强绝,好似天神之音,世间难有敌手。不过,这看似无比厉害的神音却未能影响血瞳分毫,就在那道波扩散到他身旁的刹那,他一挥血剑,瞬间便斩灭了所有的道波,狂霸无边!
  “既然如此痛苦,那就死去吧。”
  血瞳冷漠,无悲无喜,神色平静之极,手中血剑一挥,一道血色的剑气顿时划破长空,直袭风灵儿,快若闪电,无物可挡。
  “铛......”
  虚空再蹦,神铃倒飞,风灵儿当场吐血,血花漫天。那恐怖的血色剑芒,瞬间便击溃了摄魂铃护主光幕,直接轰在了神灵的本体之上,将其当场击飞,无力再护风灵儿。
  而那血色剑气所发出的灵力波动,更是生生震伤风灵儿,让其当场重伤,一剑之威,霸绝天下!
  “是件宝物,不错。”
  血瞳轻笑,倚剑而立,不再出手,根本就未在意风灵儿的死活,唯独对那镇魂铃有些兴趣,不过,眉宇之间却无太多喜色,反而有些警惕,不知为何。
  然而,这种状况并没持续多久,不过几息的时间,血瞳眼中的寒芒却突然大盛起来。
  “死吧!”
  血剑再闪,劈出一道丈长的血色剑芒,带着无尽杀意,轰然杀向风灵儿,欲将其轰杀。
  此时,已受重伤的风灵儿还在溢血,毫无还手之力,就连再次催动摄魂铃防御的力量都没了,不过,面对血剑袭来,她却丝毫不惧,一脸从容。
  “有诈?!”
  血瞳惊愕,不知风灵儿何意,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提升到了极致,目光四射,全神戒备,那无意流出的一缕气机就将虚空震碎,恐怖非常。
  “轰......”
  乱石穿空,血肉纷飞,血红剑芒瞬间斩灭了风灵儿,溅起神血无数,而那恐怖的力道更是将大地击沉了,轰出了数十丈大的深坑。一时间,天塌地陷,乱石穿空,仿若灭世。
  “斩!”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却突然响起,仿若惊雷炸响,震得天宇巨颤,而后一杆漆黑的神棍凭空而出,带着开天之势,向着血瞳当头劈下,欲灭其身斩其魂,快若闪电!
  “果然是你!”血瞳冷声,面带薄怒,杀意凛然。此番被人偷袭,他唯有举剑硬抗。
  “嘭.....”
  神芒爆射,乱石穿空,黑棍与血剑对拼一击,瞬间爆发出无量神光,震破天宇,而那黑棍上传来的巨力,更是将血瞳轰得倒飞出去,如同流星一般,直直的砸落到了地底,崩塌大地。
  虚空之上,一尊高有十丈的黑甲巨人持棍而立,全身黑金神焰升腾,杀意滔天,那双漆黑的巨眼更是狠狠的瞪着血瞳砸落的地方,寒芒闪烁。
  此人,正是早已陨落的李逸!
  “轰......”
  乱石纷飞,陷入地底的血瞳突然飞出,带着无尽杀意,再次杀向李逸,身形所过虚空颤抖。
  “锵......”
  火花四溅,虚空炸裂,二人转眼就攻杀到了一起,速度极快,唯留虚影。不过,每一招都是绝杀,威力奇大,但凡对上必然打得虚空崩碎,天宇塌陷,仿若灭世。
  远处,一边疗伤,一边看戏的追风魔子已经呆滞,眼中尽是惊骇,额头之上已然布满了冷汗,一袭黑杉都快滴出水了,惊骇欲绝!
  “这是化神级的战斗么?那是元婴期的修士么?这都是哪里跑出来的怪物!这哪里是人啊!”
  追风魔子喃喃自语,此番见到二人交战,心胆皆寒,若不是还有血瞳压阵,他早就闪人了,这种战斗早已超出了他的认知,那随手一击便能撕裂虚空的恐怖威能,唯有大成修士才能发出,而眼前的二人却全都做到了。
  这一刻,他不由得有些后怕,若不是叫上血瞳来此,或许他早已被那怪胎灭杀了吧......
  “不行......我一定得像办法,一定的想办法......不然,万一血瞳落败,我唯有死路一条!”
  追风魔子害怕了,目光四射,不停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想要找到幻神之目,不过,整片地域都快毁完了,除了废墟便是深坑,哪里还能找到他的幻神之目?而且,就连持有幻神之目的妖女都被轰杀成渣了,如今寻找,难比登天。
  突然,远处的深坑之中发出了一股淡淡的银芒,让他眼前一亮,脸露喜色。
  “宝贝!”
  追风魔子轻笑,当下飞身而去。如此废墟,还能有银芒闪动,必然是宝贝无疑!
  “噗......”
  然而,他才刚一走进,他的脸色却瞬间惨白,当场吐血倒飞,身躯微颤,连连倒退,惊骇非常。
  “你......你怎么还没死!你......”追风魔子惊恐,满眼的不信,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哼!难道你以为世上只有你才会幻术?既然幻神之目在我手中,那就一切皆有可能!”
  冷哼响起,深坑之中突然飞出三道人影,为首之人正是风灵儿!
  此时,风灵儿一脸冷色,秀发飞舞,紫裙摇曳,仿若寒冰仙子仙子,除了俏脸发白外,根本就未受伤。
  在其身旁,两名大成后期的老者怒目而视,目光似电,银芒滔天,仿若四盏神灯,身上杀意沸腾,灵力如海,其上发出的威压比之战斗的李逸二人还要恐怖,仿若神灵。
  “你......难道你要以多欺少......你怎么能以多欺少!”
  追风魔子颤声,身子不断后退,脸上尽是绝望,口中怒吼连连,似要发狂。
  “以多欺少?你不是喜欢恃强凌弱么?今日就让你尝尝那种被欺负的滋味!”
  风灵儿冷笑,毫不心软,当下便示意两名老者出手。
  “不......我不能死......我是魔子,我不能死!魔主不会让我死的!你们若敢杀我,魔主一定会灭你们九族!”追风魔子大喝,不停倒退,惊骇欲绝。
  “哈哈,魔主?若是他能灭我们九族,那我们便能灭你十族!”
  两名老者大笑,一齐向前,四只老手如鬼爪探出,风别抓向追风魔子的四肢,欲要将其分尸体。
  “锵......”
  然而,就在二老即将得手的瞬间,一柄血红的长剑却突然斩了过来,无声无息,直取二老的手臂,逼得二老不得不收手后退。
  (第二更到!来晚了些,不过,后面或许都是这样了....红尘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