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大魔血瞳

  第一百零四章巨大的黑影,滔天的神焰,恐怖的杀意,转眼出现当场,快得不可思议,就连风灵儿都不知发生什么了。她所看见的只是,追风魔子惊骇遁走,而后被一道如神似魔的身影挡住去路,捏成了一团,虚空破碎成渣。
  “逸哥?!”风灵儿惊骇,眸光连闪,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道身影,眼睛泛红。
  “辛苦你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他会为他所作的一切负责!”李逸柔声应道,话音之中尽是关怀,不过,后半句却充满了杀意,杀意冲霄!
  “嘭.....”
  神芒炸开,神焰滔天,原本就被捏成一团的追风魔子再次变了形,整具道身再次变小,黑金的神焰,神威难当,瞬间便烧毁了天幻之网,将那道身捏成了柱形。
  “啊......卑微的人族,等到本座真身到来,你难逃一死!”
  追风魔子怒喝,即便道身不在,可道身中的神念却未消亡,此时,怒气冲霄,难以平复。
  “真身到来?若你还有幻神之目,我倒有些忌惮,若是没有,来了也是送死!”李逸冷声。
  神焰熊熊,不熄不灭,整具道身都被烧红了,灵气不断消散,就连血红的天幻之网都焚毁,挡之不住。
  “此仇本座记下了!下次见面,定要斩你!”追风魔子怒啸,杀意冲霄,不过在那黑金神焰的焚烧之中,所能发出的神念却越来越弱了,一句吼完,整个神魂都被彻底焚灭了。
  “斩我?恐怕你还差些!”李逸冷哼,巨掌再握,随后,只听“啵”的一声,正具道身便成了劫灰,神芒消散,而他的手中却多了一颗圆圆的珠子,晶莹闪亮。
  收拾完毕追风魔子的道身,李逸再次变回了原样,原本十丈大小的神躯瞬间消散,唯有一身白衣的青年立身空中。
  “辛苦你了,这算是他的一半赔偿,至于另一半还等日后偿还。”李逸微笑,身影一闪,转眼便出现在了风灵儿身旁,而后,将那得到的珠子送上,满眼怜惜。
  原本风姿卓越,冰肌玉肤,艳冠天下的风灵儿,此时却已俏脸发白,娇躯轻颤,不知是重伤还是激动。不过,不论为何,这一幕都让他的心隐隐作痛。
  眼前这个娇俏可爱,风情万种的绝美女子正是他真正道侣,一个能够同他不离不弃,同生共死的爱人,他或许无法让她真正的幸福,但却不能让她受伤、难过,哪怕是一丁点!所以,追风魔子的未来已经注定,二人的仇怨,必须以血来还!
  “这......这是幻神之目?它真的是幻神之目!”风灵儿惊呼,苍白的俏脸隐隐露出了红色,神情激动,那双捧着珠子的玉手,轻颤不停。
  “呵呵,管他什么幻神之目,反正它已成为你的,任何人都不能拿走!”李逸微笑,大手一张,当下就将风灵儿抱在了怀中,一脸的幸福。
  “嘻嘻,它可不是我的,它是我们的。”风灵儿娇笑,俏脸之上尽是满足,而后有些俏皮的说道:“这算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么?”
  此话一出,李逸瞬间石化,貌似修真界中很少出现定情信物一说吧?即便双方结为道侣,也只是敬个天地罢了,那会像俗世那样。不过,眼前风灵儿如此高兴,李逸也只能点头,一脸的温柔。
  “嘻嘻,这一次我可比雪儿姐姐领先了,由此为证,以后你可不能欺负我。”风灵儿撅嘴,俏脸之上尽是得意,可爱非常。
  雪儿,正是李逸对飘雪的称呼,虽然飘雪早已飞升仙界,可她却也是李逸的第一道侣。对于此事,风灵儿早已知晓,心中有些势弱,不敢与之竞争。不过,今日却有了底气,满意之极。
  “呵呵,你个傻丫头,谁会欺负你.....”李逸轻笑,能有如此优秀的两位道侣也不知是他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疼惜都来不及,哪敢委屈。
  “嗯,逸哥是最好的......”风灵儿点头,螓首轻扬,红红的小嘴瞬间就啄了李逸一口,让其当场涨红了老脸,尴尬非常。
  “咳咳......大庭广众之下怎能如此......下不为例......”李逸尴尬,虽有夫妻之实,可他依然受不了风灵儿的暧昧,脸色涨红。
  “嘻嘻,我知道下不为例啦。”风灵儿娇笑,人比花娇,虚弱之态尽敛,仿佛已被爱情治好,俏脸微红,气色大好,让得李逸都看直了眼睛。
  “嘻嘻,本小姐漂亮吧,让你平日不愿多看,这下被吓着了吧。”风灵儿娇笑,看着李逸的呆样就忍不住要咬他两口,于是,再次当场偷袭,完胜李逸。
  “为夫错了......还请夫人口下留情,这种事情我们私下解决就好......”李逸苦笑,这丫头真是太疯了,大庭广众之下,怎能如此暧昧,这让他情何以堪啊。不过,在场之人却都还未醒来,根本无人看他......
  此时,大战结束了,神顾客栈彻底被毁,连带着周边的房屋也都尽数被毁,出现了数十丈大的真空地带,而空地边缘则是躺满了民众,那些人都是中了幻术的无辜行人。
  “我先为你疗伤,等你伤好,再帮众人解了幻术。”李逸柔声,满眼怜惜。
  “嗯,虽然我还不能立刻炼化之幻神之目,可要解开他们的幻术却不难。”风灵儿点头,满脸的激动,这幻神之目,无疑是她最为渴望的神物。
  与此同时,就在李逸为风灵儿疗伤的时候,神成中的某座魔殿之内,一名黑衣男子正大发雷霆,英俊的脸庞尽是狰狞,黑发倒竖,杀意沸腾,状若疯狂,阵阵怒吼,直震得大殿颤抖。
  “我的道身被人毁了,我的道身被人毁了!在这神城,竟然有人敢毁我的道身,这让我情何以堪!这让我如何立足魔门!我要血洗神城!”
  毫无疑问,此人正是魔门的追风魔子,那具道身的毁灭让他心头滴血,状若疯狂,就连神智都有些不清了。
  血洗神城?凭他一个化神中期的小虾米如何能做到血洗神成。且不说神廷中的巨头,就算是几个大教主出面就能灭杀他数百遍,他敢如此说话,实乃太过愤怒了。
  大殿之中,一名身穿红衣,留有一头短发,面容普通,腰间配有一把血剑的年轻男子冷眼旁观,对于追风魔子的咆哮视若未闻,目光冰寒。
  许久之后,当追风魔子彻底发泄完毕后,才一脸杀气的看着那名红衣青年,冷声说道:“血瞳,你敢不敢出手!若你出手助我,我愿将神幻魔典借你一观,如何?!”
  “帮你?你要血洗神城?你以为你是魔主么?!”血瞳冷哼,神色冷漠,根本不为所动。
  “你不是一直想要看我的神幻魔典吗?我可以给你看啊!难道如此交易你还嫌不够?!”追风魔子寒声,眼中有些疯狂,道身的毁灭,让他难以自制。
  “哼,你这是找死!你所惹出的麻烦已经彻底惊动了神殿,若是你敢前去,必然被灭!而且,那只是一具道身被毁罢了,如此小事儿,何必如此动怒?如此依仗外物,你要何时才能成长!在我看来,你的道身被毁,对你不但无害反而有利!”血瞳冷漠道。
  “哈哈哈,如此小事儿?一具道身?你可知我的道身是什么?幻神之目!那是我拼尽性命才找到的神物!你竟然给我说那是小事儿,若它是小事儿,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大事!”追风魔子大笑,怨气冲霄,杀意沸腾,双眼血红。
  幻神之目,由古至今极少现世,它是禁忌级的神物,是天幻族人中的幻神眼睛所化,威力绝强。虽说将那神目炼成化身的威力没有用在天幻族人身上好,但它能发出的威力却比其他修士的幻术强上无数倍,实为不可多得的神级瑰宝。
  追风魔子能得此神目也是在一次死亡试炼中,误入绝地得到到,其中的艰辛,非一般人能够了解,可谓九死一生!且,他能当上魔子,绝大多数的功劳便在于这只神目,此番丢掉,怎能让他心安。
  “幻神之目又如何,强如幻神不也败在了魔主的手上!你若抛不下那只神目,你便不配称为魔子!”血瞳冷声,杀意沸腾,身上发出的一缕气机就将虚空斩碎,整个人仿若出鞘的神剑,剑意冲霄,神威难测。
  旁边,原本还愤怒的追风魔子当场石化,在感受到杀意的瞬间,顿时住声,脸色惨白,冷汗淋漓,就连身子都有些颤抖,恐惧不已。
  血瞳,魔门四子的第一人,虽然其貌不扬,可却拥有化神后期的修为,实为魔门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实力之强远非一般人能比,即便是同为魔子,他的威严也不是他人可以挑战的。
  且,最让人恐怖的是,他的杀术很是霸道,即便不用法宝依然是魔子当中的第一人,百年以来未曾一败,但凡敢于挑战他威严的人,无一不是他的剑下亡魂,其中不乏有天赋非凡的准神子!
  此时,血瞳放出杀机,无疑是警告他不要妄动,不然,后果自负。当然,若是其他魔子如此作为,他是定不理会的,不过,面对血瞳,他是真的不敢。
  “哼,既然你不帮忙,那就算了。不过,等到时机成熟,我定要报了此仇!”追风魔子咬牙,沉声冷哼,没敢大吼。话音落下,便欲掉头离开。
  “看你还算合格,算得上魔门之子!”追风冷漠,目光深邃,冷声道:“不过,我魔门报仇可没有十年不晚的事情,要报仇现在便去,只要你不弄出大动静,一切好说。”
  追风魔子驻足,眉头微皱,脸上有些喜色,对于血瞳的评论毫不在意,唯对他的最后一句很干兴趣,当下扭头问道:“你真愿助我?”
  血瞳的强大是无法想象的,即便是追风魔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但,他唯有知道的是,眼前这个男人绝非一般大成修士可比,恐怖得不似人族,若是有他帮忙,自己的神瞳必然能够取回。
  “我对你的神幻魔典有些意思,既然你能开出筹码,我出手一次又何妨?”血瞳轻语,轻抚血剑,一脸淡然,仿佛在说一件微不住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