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前往神城

  第九十八章神农鼎一直都被莫云汐放在城主府的正中央,不过,它所在的地方却有无数大阵守护,若无莫云汐放行,即便是天仙来此也无法进去,那是整个汐城的绝对禁地!
  平日里,这块禁地很是神圣,仙雾缭绕,神芒闪耀,仙灵之气浓得近乎实质,是闭关修炼的无上宝地。然而,此时却便了颜色。
  无尽的幽冥黑炎熊熊燃烧,焚融了虚空,焚灭了大地,神鼎所在之处一片虚无,若不是还有多重大阵守护,或许整个城主府都被焚灭了。不过,即便如此,那些守护大阵也出现了裂纹,随时可能崩开。
  同时,那神鼎发出的缕缕气机力也无比渗人,即便是渡劫强者全力出手,也不敌它的万一,仿佛能压塌天宇。
  此时,李逸刚一进入,那无与伦比的仙威就将他压倒在地,半个脑袋都选在了虚无之中,冷汗打湿衣襟。
  “小子!你还敢来!”神农鼎震怒,巨鼎之中再次冒出大片黑炎,于空中凝成一尊十丈大小的人影,对着李逸怒目而视。
  此人头戴紫金冠,身着银白衣,身姿魁梧,面容威严,身披七彩神光,四象神像环绕,仿若天帝降临,一吼之威力,震破天宇,威不可挡!
  “前辈,你这是干嘛…..”
  李逸颤声,这老家伙想要干嘛?貌似自己并未得罪他啊……难道他发现了?可……这怎么可能?就那么点,他怎么能发现的……
  李逸心中打鼓,不过脸上却装出一脸苦色,道:“小子只是来向前辈告辞的,前辈为何如此生气?要不……小子就先走吧……”
  说着,他就磨蹭着身子,准备退出去。
  “哼,定是你小子拿了我的宝贝!既然来了,那就弄清楚了再走!”
  然而,神农鼎却不是好糊弄的,神光闪烁,李逸顿时便被抓到了空中,仿若一只被捉住的小鸡仔,根本没法儿反抗,漆黑冥炎,瞬间爬满全身。
  “前辈!有话好说啊,都成年人了,别动粗,别动粗……”
  李逸大嚎,全身噼啪作响,淡淡的肉香不断飘出,整个人都快被烤熟了,就连元神都在颤抖。不过,让他不解的是,为何幽冥黑炎会发出热,它不是极寒之焰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前,因为渡劫的原因,李逸便一直呆在神农鼎中,整个肉身已经被幽冥黑炎重炼了一番,比之原本的神体又要厉害很多,根本不畏幽冥黑炎,没想到此时却被抓住了,烈焰焚身。
  “哼,你小子少和我装蒜!把的宝贝换给我,不然我就焚你一万载!”
  神农鼎冷哼,满脸寒霜,那双铜铃大小的眼睛,神光灿灿,十分凶恶,貌似动了真怒。
  “呵呵,其实……小子也没拿什么……不过是块铁疙瘩,还是在炉灰里面找到的,那怎么可能是宝贝呢……前辈您就别吓我了……”
  李逸尴尬,不就是块没用的铁疙瘩么,又没要你老命,用得着如此生气么?且,你怎么也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啊,居然还看得上一块铁疙瘩,真是有**份。
  当然,这些话是李逸不敢说的,唯能心中想想,只是他却忘了神农鼎的强大……
  “小子,你还有理了?拿了我的宝贝,居然还说本尊小气,今日不教训你,本尊哪有脸面!”
  作为神器,神农鼎的实力自然不是李逸能揣度的,别说李逸心中如何,就算李逸没想到的他都想到了,此时发现李逸的想法,哪能不生气。
  神焰冲天,七彩神光化作七枚神针,不断的刺着李逸的神魂,让他神魂扭曲,痛不堪言。
  “停….停……我还,我还不成么……”
  几息之后,李逸便受不住了,大叫停手,而后一挥大手,取出了一块拇指大小的青铜块,丢给了神农鼎。
  “哼,算你小子识相,这次便饶了你,若是再敢拿本尊的宝贝,焚你一万载!”神农鼎冷哼,不过,却把李逸放了,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下来,漫天神焰瞬间便消失了,变化之快,看得李逸都愣神。
  这块铁疙瘩什么来历,居然能让神农鼎如此紧张?难道是……上古神器?!
  李逸心中幻想,觉得自己亏了,貌似自己错过了一个天大的宝贝,心中无比失落,比之渡劫失败还要难过。
  “上古神器?你小子想得真好,你以为上古神器是大白菜?它只是一柄药锄,哪能算得上神器。”神农鼎轻笑,仿佛在听笑话。
  不过,此话一出,却让李逸纠结了。一柄药锄?拇指大的青铜块也能变成药锄,难道这东西还能变身不成?
  然而,他的想法才刚刚诞生,那被神农鼎握在手中的青铜块还真的变了样子,刹那间就变成了一柄尺长药锄,通体翠绿,神光湛湛。
  “大罗仙器!”
  李逸惊呼,这柄药锄绝对是件大罗仙器!看那“成色”,看那材质,这东西必然是大罗金仙级的法宝,比之欢喜金印也不遑多让!
  “难怪……难怪它能一击崩碎半仙器,原来它是大罗仙器……”
  李逸自语,一脸的苦涩。虽然他也让为这块青铜块很神妙,可却未没到它是大罗仙器,到了此时,真是悔不当初了。
  “怎么?难道你还打算不还本尊?你可知这柄药锄的来历?它可是神农留下的!虽说不怎么实用,但对本座来说却珍惜非常,你若真的不还本尊,那还真是走不掉。”神农鼎轻笑。
  李逸流汗,就连一块不起眼的绿铜块都是神农留下的,那鼎中的其他宝贝又是什么来历?而且,这东西还是神农鼎最为看重的……早知如此,当日就不应该拿它!
  神农鼎轻笑,李逸的心中所想哪能逃过他的眼睛?当下也不再和他磨蹭,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小子你就别乱想了。快说吧,今日来找本尊是什么意思。”
  “这个……其实是想问问前辈,您要不要同我离开…..”李逸尴尬,他还真是这样想的。
  “此事儿不用再说了,这丫头对我不错,如今还未飞升,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至于她飞升之后,到时再说。”神农鼎拒绝,没有离开的意思。
  “那……若是百年之后,前辈能不能将晚辈送回玄黄世界?”李逸忐忑,这是他最想知道的。
  玄黄、玄明,两界存在世界障壁,若无通道,他只能强行突破回去。不过,这也得有仙尊级的力量才行,而欲达到仙尊……那更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想的,即便是他也不敢说自己能达到那种高度,唯有借助神农鼎了。
  “送你回去?你回去干嘛?这里一样修行,你怎么就老想着回去?”神农鼎皱眉,搞不明白李逸的想法。
  “话虽然如此,可玄黄世界才是我的家啊,我的朋友都在哪里,若有机会,当然要回去啊。”李逸纠结,貌似神农鼎不愿意。
  “朋友?你就一个孤儿……只有一个关系好的师兄,几个关系一般的道友,何必回去呢,倒不如同本尊呆在这里,等你到了仙尊之日,自然可以回去。”神农鼎摇头。李逸是孤儿,出身昆仑,有个掌教师兄,有些关系一般的朋友,还有一个从未谋面的师傅……这些信息他都知道,不过,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却是浮云,修道只修自身,何必牵挂他人?!
  当然,能有这种想法的也只有神农鼎了,因为他不是人……人的感情又怎能是器灵能够理解的?
  李逸孤苦,身世迷离,修道至今,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身在玄黄世界的时候,还想飞升仙界,找那传说中的师尊,打听清楚,可谁知来了这里……
  如今神族、魔族作乱,他已不能如此离开,即便不能成为救世主,也得为人族献出一份力。
  “呵呵,看来前辈是真不想回去啊。既然如此,小子也不强人所难了,不过,若有机会还望前辈能帮帮玄明之人。”
  李逸摇头,心中有些失落。不过,这也将他逼入了绝路,不得不发狠修行,这更益他的成长!
  “这事儿本尊知晓,你且放心的去吧,或许还能有再见之日。”神农鼎点头,没说其他。
  李逸愕然,这是什么情况,竟然没有表示?眼见“老朋友”要走,怎么也得送礼吧?
  果然,这种想法刚一诞生,那神农鼎就有反应了。
  “哈哈,既然你小子要离开了,那本尊就送你一点东西吧,免得你说本尊小气!”
  神农鼎大笑,大手一挥,飞出一道黑色神光,落到李逸的手上,浓郁的仙灵之气瞬间填满整个大阵。
  这是一支闪烁着黑芒的寸长小棍,古朴无华,漆黑如碳,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宝贝。只是其上发出仙灵之气却极为浓郁,只是闻着就让人人神清气爽,飘飘欲仙,不似凡物!
  “这是…..大罗仙器?!”李逸惊愕,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小棍,吓得说话都吞吐了。
  “什么?大罗仙器?你小子想宝贝想疯了吧。”神农鼎鄙视,道:“这只是一支昆虚神木枝,不过,被本尊焚烧了数百年,如今勉强到了上品仙器的程度。只是能够发出的威力也就中品仙器而已,你若想要大罗仙器,那就继续炼吧。”神农鼎很干脆,当下就解释了,没让李逸继续幻想下去。
  然而,闻听此言的李逸却未沮丧,反而更加欣喜了,如此半成品的宝贝才是他最爱的,唯有亲自祭炼的法宝才是最合适的!
  最后,又和神农鼎磨蹭许久之后,李逸才揣着一件“上品仙器”的树枝,带着两道神诀,很是满意的离开了。
  次日,当红日升起的时候,李逸和风灵儿终于踏上了的路,而与之同行的还有两名大成后期的散修强者,每人手上都带着数名魔殿殿主的头颅,那是莫云汐送李逸的礼物。
  与此同时,那呆在城主府里的神农鼎也终于长处了一口气,口中喃喃:“你的生死,我无能为力,你的未来已被写好,好自为之吧,或许还有再见之日……”
  此语落下,一道水桶粗细的金色雷霆却蓦然出现,瞬间劈入了鼎中,仿佛天神发怒。那恐怖的雷霆顿时炸起漫天神焰,震得汐城剧颤不止,不过,却无人知晓是何原因,唯有茫然。
  “混蛋!别以为本座怕你!将来定要和你对决!”
  (抱歉,昨日就一更,今日或许,大概也是吧....红尘7号自考开始了,最近比较忙,希望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