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神农鼎的器灵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渡劫乃是绝大多数修士必须面对的一关,是天地对修者的考验,唯有经受得了考验的人才能位列仙班,得长生之玄妙。只是,又有几人能安然渡过天劫呢?
  李逸不知黄老邪有多强,也不知莫云汐为何让他前去,但他能肯定的是,若是自己去了,拿黄老邪的天劫必然厉害一倍!
  对于莫云汐的“邀请”,李逸不能不去,先不说能否得到大机缘,就为见那青铜绿鼎一面,他也值了。且,即便那黄老邪的天劫落在自己的身上,他也不亏,如此正好让他炼体。
  “这里的半仙器还不错,那我们就取走几件吧。”李逸轻笑,既然莫云汐如此大方,他自然不会客气,出手就拿了五件,全为防御。
  “嘻嘻,那我也帮你拿一点吧。”风灵儿娇笑,玉手一伸便取了八件,眼冒金星。
  旁边,汐无名大汗淋漓,对于风灵儿是彻底的怕了,对于自己的宝库担心无比,生怕风灵儿一个手抖,将他的宝贝全拿了。
  然而,这种事情却未发生,那取了八件半仙器的风灵儿早就乐开了花,哪里看得上他的那些“宝贝”。
  随后,在一番闲聊之后,李逸二人便告辞离开了,说要回去准备,汐无名亲送二人离开。
  回到客栈,李逸并未闭关准备,反而与风灵儿谈起了今日之事,谈起了莫云汐。
  “这莫云汐到底是何意思?又是送法宝,又是要我们参观渡劫,还说能有大机缘,如此好事儿为何要白白的让给我们?”李逸不解,聪明如他也遇到了困惑,不得不向风灵儿求援。
  “难道是看上你了?”风灵儿娇笑,一双大眼睛眨巴个不停,没有一点严肃的样子。
  “亏你想得出来......”李逸无语,一脸的苦色。
  “嘻嘻,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啦,人家可是一城的城主呢,如此对你多半是看上你的天赋了,想要让你欠下她的人情,以后若是你成长起来,她不就赚了么?这可是前期投资呢,包赚不赔!”风灵儿娇笑,一语点中要害。
  “这也有可能,只是我感觉有些奇怪罢了.....”李逸点头,不过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仿佛莫云汐在算计她,让他很是不爽。
  四日后,汐城沸腾了。原本艳阳高照,神芒冲霄的汐城,突然乌云密布,雷霆闪烁,无边的劫云正不断的向着城主府聚集,黑压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怎么回事儿,这是城主大人要渡劫吗,为何如此恐怖?”
  “城主大人不是十年前才刚渡完第六劫嘛,怎么可能如此之快!”
  城中的修士无不惊愕,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城主府的上空劫云,神情恍惚。
  那黑压压的劫云,哪是一般人渡劫啊,如今不过刚刚酝酿,劫云之中已有水桶粗细的雷霆在翻腾了,若是等它全部成型了,那降下的雷霆将会何种恐怖。
  “这次的天劫太过恐怖了,怎么看都是三劫的劫雷!”
  “我们汐城还有渡劫期的老怪么?除了城主大人,还有谁是渡劫强者!”
  整个汐城看似人才济济,可实际上却无多少渡劫强者,除了六劫强者的莫云汐长期呆在汐城外,其他的几名渡劫老怪很少回来,数十年难得一见。此时的汐城已是难以见到一名渡劫强者了,而能在城主府中渡劫的更是没人!
  “是不是黄总管要渡劫劫了?他可是在大成巅峰呆了百多年了,这次很有可能是他!”
  “虽说黄总管很是厉害。不过,这次的天劫明显就是三劫的强度,你以为黄总管能在百年的时间突破到三劫强者之列?”
  众修士迷茫,对此次的天劫是完全猜不透彻,怎么想都是一个异数,无法弄清,众人唯一能做的便等待此次天劫的落幕。
  城主府内,某处大阵之中,一只高有三丈,宽约一丈的四足双耳青铜绿鼎,正静静的站立着,霞光吞吐,神芒冲霄,符篆神辉围绕其身,神圣无比。在那鼎中,还有熊熊幽冥黑炎燃烧,焚灭虚空,露出漆黑的大洞,寒气直冒。
  巨鼎旁边,莫云汐、汐无名、风灵儿、沐馨几人驻足而立,眉头紧皱,神色凝重,所有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天幕的劫云上。
  巨鼎之下,黄老邪闭目打坐,神情轻松,全身黑光闪烁,气息堪比二劫强者,厉害非常。不过,他的双手却紧紧的握着两只半仙器的钵盂,显得有些不平静。
  在他对面,李逸盘腿而坐,星眸闪烁,一刻不停打量着巨鼎,神情激动。
  “这真的是神农鼎!十大上古神器之一的神农鼎!”
  据古籍记载,神农鼎高三丈,宽约一丈,四足双耳,通体翠绿,仿似青铜铸就,不过它的材质却是取至混沌,世间难求。
  鼎身多虫鱼鸟兽图文,讲天地之道,鼎壁有农皇秘经神法,玄妙无双。鼎中黑炎可焚世间万物,可练无上仙丹,炼药之功比之太上老君的八卦炉还强!神农鼎出,天下之修无不抢夺!
  原本李逸并不相信此鼎真是神农鼎,不过当见到鼎中的幽冥黑炎,以及鼎身上的虫鱼图案时他信了,当他看到鼎足上的剑痕时,他确信无比!
  “此鼎必然是炎帝手中的那只,这鼎足的剑痕便轩辕神剑留下的!”
  李逸惊愕,没想到上古时代的“炎黄”大战居然真的存在过,而且,最终的结局还是榆罔炎帝败了,就连祖宗的神器都被轩辕劈飞了。
  “炎帝虽败,实乃兵之不如,若能拿出盘古斧,那胜负真就难料了.....”李逸感叹,若能早生几十万年,他一定要亲眼见见两名天帝的大战,看一看两位天帝的无上风姿。
  然而,他的这种想法才刚刚出现,脑海之中便传出来了一阵冷笑,威严无比,震慑灵魂。
  “哼,无知的蝼蚁也敢妄想观看两帝征战,天帝发出的一缕神芒就能灭你上百次!”
  “谁!到底是什么人!”
  李逸惊愕,“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星目四望,却未发现任何端倪。这道冷笑,是自他心中响起,根本不是在场之人能发出的,那种威压,实乃他所遇之最!
  “李逸,发生了什么事?”众**惊,对于李逸的举动很是疑惑。
  “没事儿.....”李逸尴尬,随后看了看天上的劫云,再次坐到鼎下。
  原本他只是前来观看黄老邪渡劫的,不过,劫云刚显就引动了他体内的阵法,修为突然**,冲破了阵法,引来自身的天劫。二人的天劫叠加,威力之大,堪比四劫天雷,惊得莫云汐都变了脸色,不得不让二人躲到神农鼎下。
  “怎么,看了本座如此之久,居然不知道本座是谁?真是无知的蝼蚁!”
  冷笑声再起,依旧响在李逸的心中,威严无比,让他灵魂打颤。
  “你......你是神农鼎?”李逸颤声,虽是在心中交流,可他的身上却流出了冷汗,脸色发白。
  器灵!
  李逸惊愕,这说话的明显不是人,而是神农鼎中的器灵!只是这种器灵并不是常人认识中的器灵,不是阵法!它们是活生生的,能够修炼,能够自主操控法宝的强大存在,是法宝自行孕育出的生命!
  上古十大神器,每一件都是惊天动地的无上灵宝,就算是器灵也是最为强大的器灵,本身修为也不会比大罗金仙差,若是超控神器,即便是仙尊都拿它们没法!
  “呵呵,看来你这蝼蚁还有些见识,眼力非凡啊!不过,你却惹怒了本座,你说本座该如何处置你呢?”冷笑。
  李逸愕然,自己连话都没说,怎么可能得罪它呢?难道是它闲得无聊,找人出气?若真如此,那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怎么!你以为本座闲的无聊,故意找你出气?”冷哼,声音很是不善,直吓得李逸全身发颤。
  “你能看穿我的心思?我想的你都知道?”李逸颤声,那个器灵是在太过强大了,就连自己想的它都知道,这让他能说什么?
  “小小的读心术,你以为本座不会?你以为你的心思能逃过本座的眼睛?”神农鼎器灵冷笑,虽无杀机,可那股威压却骇人无比。
  此时李逸终于明白了,这家伙明显是为他说的那句“兵之不如”动怒。不过,他并为认为这话有错,毕竟那轩辕剑乃是攻伐利器,比之神农鼎确更具攻击性。
  “难道小子说错了?那轩辕剑本就是攻伐神器,比你更善攻伐也是自然,你何必纠结这个问题?”李逸无语,怎么都不明白这神农鼎怎么想的,一个辅助神器居然要和攻伐神器比厉害,这不是找虐吗?
  “哼,无知的蝼蚁,本座的厉害怎么是你们能知道的!若不是那榆罔太过仁慈,本座怎能收伤!若是神农还在,那小小的轩辕如何能胜得了本座!”神农鼎大怒,那一声怒吼,差点没把李逸的神魂震散,就连肉身都坐立不稳,摇摇欲坠。
  见此一幕,众人的脸色顿时大变,不知道李逸发生了什么情况,就连莫云汐都无法看出端倪,心中没底。
  “莫前辈,李逸他没事儿吧?这种状态能够渡劫么?”风灵儿大惊,俏脸之上尽是担忧之色。
  “没事儿.,他的血气充足,灵力浑厚,并无大碍,如此状况,多半是他的神魂出了问题。”莫云汐摇头,虽然她知道李逸是神魂出了问题,不过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就连她想神魂传音都不成,根本就联系不上李逸。
  “前辈....您别找我撒气啊.....我是真不明白你和轩辕孰强孰弱,我都说看古籍猜测的.....您这样发火,小子我受不起啊.....”李逸无哭无泪,好歹自己也当过冷血的杀神,可如今却沦落到被一只鼎欺。而且,更为过分的是,这丫居然强得离谱,只是随便吼吼就能震翻自己的神魂,颜面全无啊......
  “呵呵,既然知道错了,那本座也就不为难你了。不过,本座好久都没说话了,如今看你小子还算顺眼,你就陪本座说说话吧!”神农鼎缓和了语气,不过依然很霸道,根本没有问李逸愿不愿意。
  “前辈,晚辈还要渡劫的.....这次天劫可是堪比第四天劫的强大,若是我不控制肉身,这肯定要出人命的....”
  李逸苦笑,上次渡劫就差点死了,这次若不全力以赴,多半也得挂。肉身再强,也得配合灵力才行啊....
  然而,对于李逸的请求,那神农鼎却丝毫没有理会,反而一声冷哼,将他吓了个半死。
  “这种天劫有何可怕的?本座吹口气就能将之吹散!”
  “前辈,晚辈知道你无比强大,可是晚辈需要天雷炼体,这事儿拖不得啊。”李逸焦急,对于这彻底无语了。
  “原来如此,你的的体质倒是有些特殊,那么此事就此作罢吧,你可以出去了!”神农鼎微惊,话音刚落,李逸就倒飞了出去,整个人居然不受控制的冲向了天上的劫云,诡异无比。
  “啊......你这是害我啊!”
  天空之上传来李逸的惨叫。然而,不过片刻就被雷声掩盖了,劫云尽是“噼啪”之声,各色神辉绽放不断,整个天幕绚烂非常。
  (第一更到,3800的字数,足了!十大神器第一个出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