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汐少抢妻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来人甚是猖狂,说得很是霸道,狂傲无比,丝毫未将众人放在眼中,人影未显却将所有人都得罪了。不过,如此不客气的话,居然镇住了场面,在场的修士无一敢动,眼中红芒尽退,头上冷汗直流,整座酒楼静得落针可闻。
  只凭一句话就镇住了所有的修士,而且还让化神期的修士冷汗直流,此人定不简单!
  李逸眉头微皱,对这突然出现的一幕有些费解,不过,听到来人的话音,他已猜到对方必然是有大身份的人,不然不可能如此大的威慑力。
  “哒哒….”
  脚步声响起,步声不重却响在了众人的心间,让人心绪不宁,威慑十足,整座酒楼更静了。先前还脸红脖子粗的众人全都变了颜色,额头冷汗直流,有的胆小之人更是脸上惨白,全身发颤。
  “这人是谁?居然有此能量!”
  李逸和风灵儿对视一眼,眼中尽是疑惑,根本不知来人是谁。不过有一点是能肯定的,他们遇上了大麻烦!
  “逸哥,你站着不累吗,快坐下我给你揉揉…..”风灵儿大眼睛急转,当下娇嗔道。
  “呵呵,是有些累,那就辛苦你了。”李逸轻笑,眼中精芒闪现,当下便坐在了风灵儿的旁边。
  二人做戏,想要那人试出来人是真是假!
  风灵儿伸出芊芊玉手,美眸含笑,一脸柔情的为李逸揉捏大腿,动作轻柔,而又挑逗,妩媚至极,看得再场的修士再次喷血,原本发白的脸,顿时涨得通红,看起来比李逸还要享受。
  “咳咳…注意点,别玩得太过火,你看那些人都快发飙了。”
  李逸传音,想让风灵儿做做样子就行,别演得太投入了,他是真怕那些修士受不起挑逗。然而,风灵儿却未理会,反而演得更投入。
  “哎呀…夫君我好热啊…我要脱衣服,你抱我回房间吧。”
  风灵儿突然倒在李逸的怀中,娇呼发热,整个身子软弱无骨的扭动着,妩媚至极。
  “扑哧…..”
  场中之人顿时倒下大片,双目通红,鼻血不停的冒出,彻底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轻缓的步声也顿时停了下来,先前说话之人瞬间出现在了酒楼的大门。
  “禽兽!快放开那女人!让我来!”
  来人一声大喝,声如洪钟,狂霸无边,话音刚出就震翻了所有的人,让得众人冷汗直流,满头黑线。
  到了此时,李逸二人才终于看到了来人的样子,不由感叹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来人身高七尺,相貌堂堂,头戴紫金冠,齐眉金抹额,身穿银白战铠,脚登寒铁靴子,背上还有一柄丈长的方天画戟,整个人器宇轩昂,威武不凡,好似胜战神在世。不过,如此人物却说出如此话来,还真是让**跌眼镜,狂摔跟头。
  “禽兽骂谁?”李逸目露寒光,眼中杀机大盛,敢骂他禽兽的家伙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心中杀意沸腾。
  “哈哈哈,你是白痴么?禽兽当然骂你!”
  来**笑,丝毫未将李逸放在眼中,一双眼睛全都落在了风灵儿的身上,丝毫没有听出话中的毛病,唯有在场的众人齐齐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果然,话音还未落下,来人便醒悟过来,杀意凛然的看着李逸,道:“你小子居然敢骂我禽兽,今日谁来了也救不了你!受死吧!”
  那**怒,一个箭步就出现在了李逸的身旁,并指如刀,直取李逸的首级,眼中尽是凶残之色。
  掌刀生罡,顿时冒出尺长的火红刀罡,一刀挥过,虚空晃动,威力无匹,看那样子即便金刚铸就的头颅也不够看。
  李逸不动,双眼寒芒闪烁,并指如剑,指尖射出尺长紫金剑芒,杀气凛然,寒气冻人心神。
  “锵.....”
  神芒迸溅,火红刀罡与紫金剑芒迸出大片神辉,仿若烟花炸开,璀璨无比。不过,那恐怖的灵力波动却让在场的人脸色大变,一个个抱着脑袋深怕受到波及。
  “死!”
  来**怒,身上灵力暴增,那被剑芒当下的刀罡瞬间增长自一米,其上神焰腾腾,仿若火神兵刃。
  “咔嚓....”
  刀罡刚显,酒楼中的座椅当场就承受不了,瞬间变成灰飞,整个地面都出现了寸许的凹陷。那火红刀罡煞气逼人,威不可挡。
  李逸毫不在意,屈指为弹,瞬间弹出三指,每次都弹在来人的指骨节上,生生将那刀罡弹得崩碎。随后,他一拳轰出,直直的打在了对方的脸上,将其轰飞了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直到那白铠亲年被李逸轰飞出去后,在场的众人才发出惊呼。
  “救命啊,要死人啦,汐城又要出人命啦.......”
  “汐少被打啦,汐少被打啦,汐城要出大事件啦,大家快逃命啊......”
  倒地的众人一股溜的爬了起来,抱头鼠穿,口中大呼小叫,仿佛真要发生什么要命的事情。
  至此李逸才知道自己打的那人真是在汐城中的大户少爷,不过,他却不惧,依然岿然不动的坐在那里,一脸的轻松。
  “逸哥....好像我惹大祸了.....我们还是走....”风灵儿吞吐,心知自己惹了大祸,当下就开始盘算着如何跑路。
  然而,她的话还未说完,那飞出去的汐少却再次飞了进来,一脸杀气的对着二**喝道:“打了本少还想走?今日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原本相貌堂堂的汐少此时却多了一个黑眼圈,披头散发,满脸的狰狞,看上去很是狼狈。不过,如此样子却无一人敢笑,反倒是冷汗直流。
  “汐少真的发飙了,我们还是快走吧,这戏不能再看了!”
  “不看白不看,看了肯定赚!不过,我们还是到楼外去看吧,这里真是危险啊。”
  酒楼之中,那些原本准备看戏的修士也不得不撤退了,生怕那汐少发起狂来,将他们也顺带灭了,若真是那样,他们可就死得太冤了。
  “呵呵,何须天王老子来救,今日我只手就能灭你!”李逸冷笑,对于汐少这种纨绔弟子还真是看不上眼。
  “哈哈哈,只手灭我,你好的大口气,整个汐城还没人敢如此对我说话!既然你要找死,那本少就彻底成全你!”汐少大怒,全身灵里澎湃,黑发乱舞,仿若银甲战神。
  “锵...”
  丈长的方天画戟轻颤,顿时飞到汐少的手中,发出阵阵轻吟。戟身漆黑,闪烁着幽幽寒光,寒气逼人!
  “你且一边站着,等我收拾了这个禽兽,再来救你!”汐少持戟轻挑,戟尖对着风灵儿,让她退于一旁。
  “救我?”风灵儿苦笑,这都什么和什么?这明显是抢人啊,居然还打着救人的旗号,世上怎么又如此不要脸之人!
  “你且在一旁看着,等我收拾了这小子在陪你去买神材。”李逸开口,让风灵儿站到一旁,而后起身先前,一个箭步就冲出了酒楼,立身于虚空之中。
  “哼,算你识相,今日姑且留你全尸!”汐少冷哼,一个跃身顿时向着李逸冲杀过去。
  “死!”
  黑色方天画戟犹如蛟龙出海,瞬间杀向李逸,其上发出的黑色枪芒,横少十方,虚空震荡,波纹缕缕,似要崩溃,这一枪之威不可抵挡。
  李逸爆退,挥手一招,瞬间取出血红禅杖,而后随后抬手一挥,顿时发出无数杖影,挡在自己的身前。
  黑芒震荡,瞬间淹没了血红杖影,可却无法攻破,这暴强一击只是将那虚空打破,未能伤到李逸丝毫。
  “化神初期的修为居然如此不堪,看来你果然够废!”
  李逸折身冲杀,一个闪身出现在了汐少的身旁,当下就是一棍子拍下,直取他的头颅。
  “铛......”
  神芒四射,漆黑的方天画戟突然挡住了血红禅杖,虚空顿时崩碎,交战二人齐齐倒飞。
  “哈哈,和我比力量,你还差得远呢!”
  汐少大笑,身子一折再次向着李逸冲杀而去,根本就不施展法决,想要近身搏杀。
  “来得好!”
  李逸目光似电,同样一个折身,向着汐少奔杀而去。那挥舞着的血红禅杖,将整个天幕都染红了,仿佛血魔出世。
  “锵....”
  虚空之中火星四射,血红禅杖对上黑色方天画戟,顿时爆发出无尽神光,比之烟花炸开还要灿烂。那激荡而出的灵力波纹更是肉眼可见的扩展开来,所过之处白云溃散,万物寂灭。
  “铛.....”
  二人对战,棋逢对手,打得不可开交,虽然没有施展强大的法决,却也打得虚空一阵崩碎。
  “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同汐少近身搏斗,而且境界还没汐少高,如此人物确实是人才啊。”
  “元婴中期的修为居然能同化神初期的汐少战得旗鼓相当,此人的肉身将是何等的强悍啊,难道他是神魔?”
  这汐少不是别人,正是汐城城主莫云汐的小徒弟,虽然飞扬跋扈,目中无人,但他确实是个天才,不但肉身堪比猛龙,就连天资也强得恐怖,如今不过百岁就已是一名化神初期的强者。而且,这还不是他用心修炼的结果。
  汐无名是个武痴,自小就爱体术,对于道术很是不屑,说什么肉身太弱,经不起他的一拳头,所以他的大半时间都用在了联系体术之上。此时,他的修为不过化神初期,可他的**却比一般的渡劫巨头还要强大,若是配合道术,堪称同阶无敌。
  “铛......”
  黑芒横扫,血芒冲天,漆黑的方天画戟再次劈落下来,瞬间就将李逸震飞老远,整个人仿若流星一般倒飞出去。
  “看我方天画戟之奔雷破灭斩!”
  汐少乘胜追击,当下就是绝杀,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他最为厉害的一记杀招,想要一击灭杀李逸。
  虚空之中,原本丈长的漆黑方天画戟,顿时变大百倍,化为一柄长有百丈的恐怖巨戟,其上雷光闪烁,黑芒乱射,带着无边的煞气,瞬间劈落而下,虚空崩碎大片。
  “嘭......”
  恐怖的黑色巨戟彻底落在了李逸的身上,无尽的雷光瞬间将他淹没,其外黑芒闪烁,让人无法看清结果。
  “哈哈哈,女人,你终于是我的啦!我来救你啦!”
  (第二更送上......依然晚了,不过希望大家不要介意.....红尘一直在努力.....求收藏,票票,若有再给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