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欢喜佛的弟子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仙府的练功房不大,只有一丈见方,房中只有一个**和一个玉桌,而那玉桌之上放着的便是仙府主人所说的四方金印,整个房间空荡荡的,没有其多余的摆设,就连火灵珊和陈暮都不见了踪影。
  李逸皱眉,他知道遇上麻烦,自己等人很有可能已经陷入了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而设计这个阴谋的人,极有可能是这座仙府的主人!若真是如此,此行是彻底危险了。
  “四处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
  他们四处举目四望,不断的扫射整个房间,各种秘法都用出来了,可依旧无果,房间之中并无阵法,除了那道门,再无其他出路。
  “难道两个大活人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李逸竖眼睁开,射出尺粗金芒,用尽全力的搜素,可依然未能发现端倪,仿佛陈暮二人是真未来过此地。
  “难道自同一个门中进来,还能去了两个地方?”
  二人心中打鼓,有些搞不清现状了,若真如此,那就说明这仙府的主人真有问题,他在设局,他在算计进府之人。不过,那四方金印在此,此屋不可能有假。
  “火灵珊刚才说,若是见到仙宝千万不难触摸,唯有等它显出红光之后才能取走。如今四方金印在此,那说明她必然来过此地,可她现在去哪里了?”风灵儿皱眉,突然想起了火灵珊之前说的话,顿时就盯上了那枚四方金印。
  只见那玉桌之上的金印,底部四方,宽约两寸,印身高约一寸,其上刻有男女交欢之态,顶上铸有一女子头颅,惟妙惟肖。此时,四方金印通体粉红,其上仙光阵阵,灵雾弥漫,让人心生暖意,血流加速。
  “那四方金印有问题,别看!”李逸大惊,先前忙着查看房间,倒是忘记了玉桌之上的四方金印,此时匆匆一观,顿时发现了端倪,冷汗直流。
  然而,在他身旁的风灵儿却未停下,一双美眸依旧盯着那四方金印,俏脸含笑,整个人一动不动,仿佛被那四方金印勾去了心神。
  “静!”
  李逸一指点出,空中蓦然出现一个闪烁着紫芒的静字符篆,瞬间没入风灵儿的眉心。
  片刻之后,当那紫色光满全部消失的时候,风灵儿才醒了过来,俏脸微红的对着李逸道:“那四方金印真的有古怪,不是好东西!”
  先前就在她看到那金印上的刻图时,居然产生了幻象,仿佛看到了自己同李逸的欢愉之景,随后,在她心生疑惑的刹那,她的心神便被摄入进去了,根本逃脱不得,若不是李逸施法强行拽回她收敛心神,她将一直陷入其中,出来不得。
  “它上面的魅惑之景并不是刻出来的,而是自己生成的,极其厉害,若不提防去看必然不能看出。”李逸皱眉,对着四方金印很是忌惮,根本不敢放出心神。
  片刻之后,举目四望的风灵儿突然惊呼,俏脸发白的指金印,道:“你看那金印顶上的女子头颅!”
  李逸顺着风灵儿的手中看去,脸色顿时大变,两条剑眉顿时拧到一起,心中巨Lang滔天。
  只见那四方金印上的女子头颅不是别人,正是消失的火灵珊!只是与本人约有不同的是,她的神色痛苦,面容扭曲,若不仔细观看还真不能看出。
  “她的头像怎么会出现在金印之上?”
  李逸再次睁开竖眼,想要看清那头像是和来历,不过,这一看之下却将他震住了。
  只见火灵珊的头像居然在对着他笑!虽然笑得很苦,但她确实在笑!
  “呵呵,没想到你还是进来了……其实我以为你还要等会儿才能进来的,真没想到你近来得如此快……”
  耳边突然响起火灵珊的轻语,李逸再次震撼了,眉头紧皱,面沉如水。
  原以为这头像只是仙府主人做出来的雕像,本想看看能有什么发现,却没想到这里面居然传出了火灵珊的轻语,他能确定,那确实是火灵珊的神念所发!
  “你怎么会在这四方金印中?为何还不出来!”李逸大喝,一脸的愤怒,一声大喝震得整个房间都颤抖了。
  “呵呵,出不来了…..不过,我要将这个金印送给你,我要一直陪着你!”火灵珊轻笑,只是她的俏脸已然扭曲着,没有笑容。
  “金印?我要它何用!你我二人已不相欠,你这样做,不值!”李逸摇头,他哪里不知道火灵珊的心思,只是他却不能接受。
  “值不值是我自己的事儿,既然已经选择,为何还要放手?既然不能得到,我愿永生相随…..”火灵珊轻语,话音中带着决绝,带着颤音。
  毫无疑问,这是爱的一种表现,是爱到极致的表现。当然,这也是单相思发展到了极致的表现……
  “你……现在我只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陈暮去哪里你,你为何会出现在金印中!”李逸皱眉,对于火灵珊的疯狂,他无能为力。此时,他只想弄清楚所有的事情,然后破掉座仙府救出所有的人。
  “陈暮?呵呵,到了现在你还想着他,难道你就没怀疑过他?若是他布了此局,你会怎么想?”火灵珊轻笑,话音轻颤,面容更加扭曲了,苦不堪言。
  “他布的局?他怎么可能布得了这样的局?”李逸茫然了,满心的疑惑,彻底弄不清状况了。
  陈暮不过是个化神中期的散修罢了,修为平平,先前还被神廷控制,下放到了荒城,直到遇见他才获得了自由。如此人物,怎么可能不得了这样的局?这可是仙府,一座名副其实的仙府,若不是他一路破阵,哪陈暮断不可能来到这里,他有什么实力布局?
  “逸哥,我觉得陈暮真的有问题。”风灵儿皱眉,如今听此一说,她倒是想到了陈暮在一路上的异样,那满心欢喜的样子就像即将得到什么,丝毫没有半分担忧。
  在众人眼中,陈暮一直都是一位慈祥的长者,虽然出身散修,但他的见识却很渊博,有时让李逸都很佩服,如今细想起来还真是让人心生困惑,一名只有化神中期的散修为何会有如此丰富的见闻?
  李逸皱眉,思考片刻便已发现了陈暮的异常,当下对着火灵珊开口问道:““那陈暮到底是何身份,你弄清楚了么?”
  然而,这一次火灵珊并没有回答他,就连神念的波动都没有了,那金印上的头颅丝毫没有动弹,表情都凝固了。同时,那粉红的金印也变了颜色,居然开始慢慢变红。
  “通体发红的时候才能取走,如今金印已经在慢慢变红,这是意味着我们能将它取走?那火灵珊到底做了什么?”
  见此一幕,风灵儿不由想起火灵珊先前所过的话,俏脸尽是凝重。
  “火灵珊的元神正在这金印中,只是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
  李逸全神戒备的盯着那颗不断变红的金印,神色十分凝重,想要救出火灵珊,却无办法,满心焦虑。
  片刻之后,那颗不断变红的金印突然停了下来。随后,原本巴掌大的金印居然变成了磨盘粗细,通体金光闪烁,粉红灵气不断溢出,其中更有神念传出,杀意滔天。
  “你个贱女人,你想控制我的金印么?我的金印是你能控制的么?既然你不识趣,我就先灭了你,然后再将你的情敌收进来代替的位置!当然,你的情人我也是不会放过的,哈哈哈!”
  这股神念无比强大,比之渡劫巨头的神念还要强大数倍,此时扩散出来,让得李逸都心神狂跳。
  “天仙中期!陈暮,这局果然是你设下的!”李逸寒声,全身血气喷薄而出,顿时形成丈高的紫金神焰,脸色阴沉无比。
  与此同时,风灵儿也放出镇魂铃,瞬间罩住两人,放出无尽神芒,预防那四方金印的袭击。
  “哈哈哈,陈暮?你说本君是陈暮?那种不入流的蝼蚁怎么配得上本君的身份!“陈暮大笑,四方金印起伏不断,其上的粉红之色更加浓重了,整个房间都被粉红笼罩。
  “你到底是谁,将我等引到这里倒地是为了什么!”李逸沉声,此时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神魂的强大,内心忌惮,不愿贸然出手。
  “我?你可要叫我欢喜魔君,不过,我更喜欢别人叫我欢喜郎君,哈哈哈”四方金印飘升而起,绕着镇魂铃转个不停,大笑之声不断传出,难听至极。
  “欢喜魔君,欢喜佛?你同欢喜佛到底是何关系!”李逸皱眉,不由想到了玄黄世界中的欢喜佛,整颗心都沉下去了。
  “哈哈哈,原来你真的和本君来之同一世界界,看来本君是真能脱困了,哈哈哈!”
  四方金印再次暴涨,转眼就将整个房间占满了,而后正狠狠的撞上了镇魂铃,想要将其压碎。
  “轰…..”仙府巨颤,镇魂铃安然无恙,唯有其上的神光变弱了。
  “原来你就是那被仙界追杀了数百年的欢喜魔君!原来你在这里!”
  此时李逸终于知道了这欢喜魔君的身份,原来是欢喜佛的外门弟子,天仙巅峰的欢喜魔君!
  传说这欢喜魔君本是一名采花大盗,因为意外获得了欢喜佛的修炼之法,整个人的修为才突飞猛进,成了天仙级的强者。不过,即便他飞升仙界,他的本性却未能改变,在那仙界造下了无尽恶果,引得仙界动荡,后来,东华帝君亲自下令,派遣诸多仙人追杀他,不料却被他逃脱了,数百年了无音讯,没想到他是逃到了这里。
  “哈哈,既然知道本君的大名,还不束手就擒!只要你献出元神,本君便留你一丝神魂,让你永享欢喜之乐。”欢喜魔君大笑,狂霸之气更甚了,四方金印镇压不断,整个仙府晃动不止。
  “呵呵,你想要我的元神?我可以给你,只是怕你吞不了!”李逸冷笑,身上杀意凛然。既然对方都出手了,那他也只能拼死一战了,至于结果,大不了同归于尽!
  (第一更到了。。。。。。晚上9点左右第二更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