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谜底揭开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桃花飘飞,清香迷茫,红粉满地。当时间过去两个时辰后,整片桃林终于恢复了平静,原本激斗的男女已经穿戴整齐,此时正相拥而卧。。
  “灵儿…..好像这大阵的威力变弱了,大阵快破了吧?”李逸柔声,话音尽是怜惜。
  “嗯,马上就要破了,只是我们新一轮的危机却到了….”风灵儿点头,俏脸之上尽是疲惫,整个人躺在李逸的怀中根本不想动弹。
  “新的危机?难到幻阵之后还有其他阵法?”李逸不解,他是真没搞懂怎么回事儿,如此诡异的幻阵,他是从未遇过。
  “不是的,是你的那个灵珊妹妹要来了,等会儿你就知道了。”风灵儿轻笑,大眼睛中带着狡黠。
  “她?”李逸疑惑,不知风灵儿何意,不过,心中倒是有些担心起陈暮和火灵珊二人,也不知他们是否平安。
  “嘻嘻,你的灵珊妹妹可不一般呢,等着吧,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风灵儿娇笑,俏脸微红,煞是好看。
  李逸摇头,对于风灵儿的古灵精怪,他只能苦笑。不过,想到火灵珊的反常,他还是有些怀疑,世间哪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
  半柱香后,当地上的桃花瓣慢慢消失的时候,李逸二人也终于恢复了自由身,只是二人并未离开,依然坐在原地,静等着幻阵的破解随后,在又等了半柱香后,整个大阵终于破开了,粉红的桃树林全部消失,仙府大厅再次出现在了二人的眼前。不过,大厅中的奇花异木消失了,同时,也不见了陈暮和火灵珊的踪影,整个大厅除了几张玉桌还摆着外,已经再无其他了。
  “你说他们俩会出事么?”李逸皱眉,星目四望也未找到二人的踪影,不由得为二人担心起来。
  “陈老哥不好说,不过那个火灵珊多半没事儿。”风灵儿皱眉,对于陈暮的消失,她已然大致猜到了结果,不过却未说出,他怕李逸担心。
  “这事儿有些诡异,难道那火灵珊真的有问题?”李逸不解,即便火灵珊再有心机,可她也只是个筑基中期,根本没有能力危害众人啊。
  “嘻嘻,逸哥就别想了,我们演场戏试下不就知道了,或许你的灵珊妹妹还能带点惊喜给我们。”风灵儿娇笑,当下就将想法告诉了李逸,一双大眼睛转个不停。
  “好吧,就按你说的做!”李逸点头,当下晕倒在地,全身灵力全失,脸色惨白。
  “真是会演戏呢….”风灵儿轻笑,说罢也倒了下去,俏脸发白,衣衫不整,口中还发出痛苦的呻吟。
  最终,在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后,那大厅的侧门内终于出现在火灵珊的身影,不过,她的状态却也不佳,俏脸惨白,踉跄而行。
  “灵儿姐,你还好吗,流云大哥怎么样了……”火灵珊轻呼,声音颤抖,美眸之中尽是惊骇。
  “没事儿….我只是受了轻伤,再过半个时辰便能完全恢复。至于流云道友,他受伤严重,如今已是昏过去了。”风灵儿皱眉,俏脸惨白得毫无血色,气息虚弱无比。
  “是么?我来替你看看,或许小妹能帮到你。”火灵珊踉跄的走到风灵儿的身旁,玉手探出,,为她输送灵力。
  “灵珊,你别Lang费灵力了,刚才那大阵太过厉害,即便我懂得幻术也未能逃过,如今伤了根本,必须吞服灵丹才行…..”风灵儿虚弱不堪,冷汗打湿了秀发。
  “那….灵儿姐姐你先疗伤吧,我去看看流云哥哥。”火灵珊脸色微变,美眸之中的担忧之色更浓了,步履蹒跚的向着李逸走去。
  随后,火灵珊又为李逸输送灵力,全力救治,不过却无任何效果,反而耗尽了自身的灵力,整瘫软在了地上,美眸一阵黯淡。
  “风大哥全身灵力尽失,就连元婴都消失了….恐怕…恐怕醒不过来了。”火灵珊泫然欲泣,满脸的愁容。
  “怎么…怎么可能!”风灵儿大惊,原本就苍白的俏脸更加难看了,娇躯瑟瑟发抖。
  “流云,流云,你醒醒啊,我不让你死,你给我醒过来啊!”风灵儿大哭,想要挣扎着站起身来,可怎么也站不起来,最后只能慢慢挪动身子。
  突然,火灵珊站了起来,一脸的严肃的看着风灵儿,道:“灵儿姐也这么伤心么?那你想救流云大哥吗?”
  “我当然要救流云!难道,你有办法救他?”风灵儿停了下来,俏脸之上尽是希翼。
  “我当然有办法,只不过,你要受些委屈。”火灵珊突然笑了起来,一张俏脸美得和花儿一样,脸上的伤痛之色全无。
  “你说吧,只要能救流云我什么都愿意的。”风灵儿坚定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的犹豫。
  “好,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的命给我吧!以命换命!”火灵珊冷笑,那双美眸中杀机甚浓。
  “你......你想干什么!以命换命?我看你是想要我的命吧!”风灵儿大喝,一脸的愤怒,不过心中却在偷笑,心道还是自己技高一筹。
  “哼,既然知道我要你的命,那你还问什么,难道要让我动手么?”火灵删冷哼,身上的气息突然改变,居然发出了化神初期的气息。
  “你.....你居然是化神初期,你.....你到底有何目的!”风灵儿大叫,眼中尽是惊骇。
  “呵呵,你说我有和目的?难道你真看不出来?亦或者说你到现在还要和我耍心机?”火灵珊轻笑,眼中尽是不屑。
  对于眼前这个女人,她早就看不下去了,不但长得比自己漂亮,更是极有心计,若不是自己步步小心,或许早就被她拆穿了,如今只剩风灵儿一人,她哪能放过。
  “你是为了这仙府中的宝藏,还是你想得到我手中的仙器?”风灵儿冷声,虽然虚弱,可还身上还是散发着一股寒气。
  “呵呵,你只说对了一部分,而且,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你抢了本属于我的东西!所以,自一开始你就注定是个死人!”火灵珊冷笑,一步步逼近风灵儿,美眸之中尽是杀机。
  “一部分么?一开始就注定是死人么?如此说来,你是为了赤炎灵树来的!”风灵儿冷笑。
  “错,你又错了!我为的不之只是赤炎灵树,我更是为了流云!你知道么,就是因为你的存在,让流云不理我,你知道我有多么难受么!他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火灵珊大喝,俏脸之上尽是怒气。因为自从李逸救下她的那一瞬间,她便爱上了他,一见钟情,而后在这一路下来,在受到了李逸一次次的关怀后,她更是彻底的爱上了李逸,爱得不可自拔。
  “流云他从未喜欢过你,怎能算我对不起你,至于你说的赤炎灵树,它本是无主之物,我取了它又干你何事!”风灵儿冷笑,心中的疑惑算是解开了。
  本来她在第一眼见到火灵珊的时候便发现了端倪,不过她为惊动她,即便是李逸决定送火灵珊去散修聚集地,她也阻止了,目的不过是弄清对方的身份罢了,不想让对方招来更多麻烦。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隐藏得这么深,居然是化神初期的强者。
  “哈哈哈,赤焰灵树是无主之物?难道你以为赤炎灵树是枯木杂草,随便哪里都能遇上?难道你以为野生的赤焰灵树会自己长到一块?你可知,这都是我和我师傅拼了命才换来的!可你呢,你居然乘火打劫,不但收取了所有的赤焰灵果,居然连灵树都收走了!你说,你这样贪婪的女人该不该杀!”火灵珊大笑,怒气眼中杀意弥漫,声音冰寒彻骨。
  “哼,拼了命才换来的,我看是在人家手里抢过来的吧。若是我没猜错,那黑衣老者也是受害者之一吧。”风灵儿冷笑,毫不相让的看着火灵珊,美眸之中寒光闪闪。
  “呵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就要让你带着疑问下黄泉!”火灵珊冷笑,顿时一掌劈出,欲将风灵儿彻底灭杀。
  “铛......”铃声轻响,火红掌印变成点点荧光消散,风灵儿毫发无伤,镇魂铃彻底挡住了火灵珊的必杀一击。
  “哼,你以为你能支持多久,等你死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火灵珊冷哼,没想到风灵儿居然还能动用镇魂铃。不过她也不惧,因为即便是风灵儿使用镇魂铃也是对她无效,她的幻术比之风灵儿更加厉害!若不如此怎能逃出这天欲惑神阵。
  “呵呵,本来我不想反抗的,可是你没有告诉我想要的,所以我就只能垂死挣扎了。当然,若是你还想和我耗下去,我也没办法。”风灵儿轻笑,玉手一招便取出了她的大葫芦,俏脸之上尽是得意。
  “哼,你以为还有谁能救你?陈暮老头早已去了,如今只剩你我,你认为你能逃得掉么?”火灵珊冷笑,眼中尽是不屑,在她看来风灵儿如此作为,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等陈暮来救她罢了。
  “好吧.......你赢了......”风灵儿叹气,撤下了镇魂铃,一脸苦笑的看着火灵珊,彻底放弃了反抗。
  “呵呵,算你识相,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吧!其实,那黑衣老头之所以会那么恨我只是因为我杀了他的宝贝儿子,抢了他的赤焰灵树!至于,我为什么如此恨你,先前已经说过了,你抢了我的灵树,抢了我的爱人,所有你也必须得死!”火灵珊轻笑,俏脸之上尽是狠色。
  “呵呵,即便如此,那你杀我一人就够了,为何还要杀掉陈暮,你不知他很爱你么,他一直将你看做他的徒弟,你这样做对得起他么?”风灵儿叹气,一脸的苦笑。
  “他?我将他带出了幻阵,让他看到了传说中的仙宝,他死也瞑目了。而且,他是死在仙宝之上,我何来愧疚?”火灵珊冷笑。
  “好吧......你动手吧,我想知道已经知道了,我死也瞑目了。”风灵儿摇头,原本苍白的俏脸瞬间红润了,脸上尽是微笑。同时,娇躯之上神光闪烁,灵力澎湃,整个人的气息也在刹那间暴涨到了化神中期。
  “你!你骗我!”火灵珊大怒,双眼之中寒芒闪烁,既有愤怒又有忌惮,神色变幻不定。
  “骗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人呢,他也有份哦?”风灵儿轻笑,一脸委屈的看着火灵珊的身后。
  这一刻,火灵珊也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一切,一张俏脸顿时惨白,蓦然回首,李逸已是站在了她的身后。
  “流云,连你也骗我!”
  (第二更,最近工作开始忙了,每天的更新都延后了,不过两更是不会少的,保质保量!喜欢的朋友请收藏本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