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万魔弑神阵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全力撑住镇魂铃!这是,不能硬拼!”李逸大喝,初见此阵他还未能完全认出,如今见到这无数的染血残兵,他是完全明白了,不由得脸色大变。
  是一种很为古老的阵法,也是诸多古阵之中威力最大的一种,被称为弑神杀阵!此阵以万名恶魂为阵灵,配合数万染血灵兵劈杀,阵法运转之间顿时血光漫天,鬼影弥漫,驱之不散,躲之不开,不但伤人神,更是伤人形,内涵五行五克、奇门八卦之理,威力无穷。若是其内的魔魂和残兵众多,即便是真神来了也得饮恨。
  “这可是上古杀阵啊,不是早已失传了吗,为何会在这里出现?”陈暮大惊,没想到这失传了上万年的杀阵都出现在此处,而且,还是作为第二道守护大阵,这不是意味着后面还有更为厉害的阵法?想到这里陈暮只觉心惊肉跳,冷汗直流,都开始后悔进来了。
  “陈老你就别忙着吃惊了,快来助我,我快撑不住了!”风灵儿大叫,俏脸惨白,虽然心中惊骇这大阵的威力,不过却更在乎眼前的处境。
  她的修为实在太低了,想要以元婴初期灵力催动中品仙器实在太难,但凡魔魂残兵攻击一次,她的灵力便会被抽空大半。若不是一直都在吞服灵丹,她早以不支。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魔魂残兵攻来,她的灵力已然入不敷出。
  “好,我来助你!”陈暮不再出手,全力帮助风灵儿,镇魂铃上的神辉顿时大盛,瞬间就将那攻来的魔魂震退了回去。
  虽然镇魂铃不是法术攻击型的法器,但它是神魂攻击型的法器!此时有了陈暮的相助,风灵儿也不在留手,当下全力催动镇魂铃发出镇魂神音,吓得大阵中的魔魂凄厉大叫,到处乱飞,丝毫不敢靠近。只是,那些无主的染血残兵却未到影响,依然不停的轰击镇魂铃,劈得火星四溅,神芒闪烁。
  李逸神色凝重,丝毫没有因为风灵儿帮他逼退了魔魂而高兴,反而对着风灵儿大喝:“别催动镇魂铃攻击,我们根本就灭杀不了那些魔魂!保存灵力!”
  虽说镇魂铃是可制阴邪鬼物的宝贝,但想要发挥出它真实威力,那至少也得渡劫后期的巨头。且,即便是渡劫巨头,也不可能不停的施展,不然灵力也会被抽空。如今,风灵儿和陈暮两人如此施展镇魂铃,不但不能灭魔魂,反而不断消耗自身的灵力,将自己不断逼入险境。
  闻听李逸大喝,风灵儿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再也不敢出手攻击,开始了全力防守。如此一来,二人压力顿减,整个镇魂铃的防御变得更加牢固了起来。不过,在没有镇魂神音的克制后,大阵中的魔魂却再次咆哮了起来,一个个面目狰狞的徘徊在镇魂铃外面,恐怖无比。
  “你们先撑住,我要再看看如何破了此阵!”李逸轻喝,不敢再耽搁下去,当下转阵眼通再次扫射整个大阵。
  先前他还未仔细观看就被迫停了下来,根本未能找到破阵之法,如今再次施展,不过片刻便看出了端倪。
  只见无尽的血色空间中,除了漫天的魔魂和染血残兵外,还有一条一里宽的血河。血河两旁插满了染血残兵,密密麻麻的好似兵器冢,杀气冲霄。残兵之上,无数魔魂游荡,拥挤得分不出谁是谁,唯能看到的只是那血盆大口还在大啸,魔音摄魂。血河尽头,一道门户耸立,其内仙光阵阵,灵雾缭绕,隐约有神峰闪现,那是仙府之门。
  “难道这就是唯一的生路?”
  李逸不敢肯定,即便是运转阵眼通也看不出端倪,整个大阵除了这一道血河外,其他的都浑然一体,宛如天成,根本没有出路。
  那道血河虽然看似生路,但它同时也是死路,若是踏上,那必然受到血河边上的残兵和魔魂的攻击,那种强度比之现在的他们所受到的还要强大数倍,想要撑过却是极难。不过,若不踏上那条血河,他们将彻底失去生路。
  既然已经陷入绝境,那拼一拼又何妨!
  “你们跟我走,千万不可分神!若是不能撑住,你们就使用禁术吧!”李逸神色凝重,很是严肃的告诫众人不要有所保留。随后,迈步而出,引着众人向着那道血河走去。
  血河不大,可死气极浓,血腥之气近乎实质,浓烈得神识都探不出去。血河之血Lang滔滔,骷髅白骨翻滚不断,那浓极的煞之气更是凝成了血色大手,不断招摇,场景十分吓人。
  众人刚一踏上血河,那血河中的血色大手瞬间探出,将他们全全抓住,让得众人难以动弹。与此同时,血河两边的无数魔魂也咆哮而起,携带着无尽残兵轰杀而来,声势之浩大仿佛毁天灭地。
  众人见状,顿时大惊,冷汗直流,仿佛心弦都快崩断了,全身灵力瞬间被发挥到了极限,全力防守这突然的一击,整个镇魂铃瞬间璀璨都到了极点,仿若神辉无尽的小太阳。
  “轰….”巨响惊天,镇魂铃上的光华瞬间黯淡,铃身轻颤抖,无数残兵魔魂瞬间化为飞灰。不过,这一次的攻击实在太过强悍了,即便是三人全力防守也未能挡住,当下齐齐吐血,面如死灰。
  “这个杀阵太过恐怖,若不是镇魂铃本是中品仙器,这一击之力便能将我们全灭!大家都拼命吧!”李逸沉声,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神王护体,整个人的气息瞬间攀升到了化神巅峰。
  与此同时,风灵儿与陈暮也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禁术,整个队伍瞬间就多出一名化神中期强者和一名大成中期强者,整体实力提升数倍。
  “流云老弟啊,老哥的禁术可是神族中的神之裁决,你可要快点啊,不然老哥可真得死在这里了。”陈暮苦笑,他乃一介散修,所学**全不入流,即便是能极限提升实力的禁术也只有神族传下的搏命之术,可这东西是以燃烧灵魂为代价的,他是真的玩不起。
  “我尽量!”李逸点头,全身血气顿时沸腾,发出数丈高的紫金神焰,整个人犹如火神在世,随后带着众人便横冲直闯,一路狂奔,毫不在乎那不断袭来的魔魂残兵,即便河中有血煞探手,也会被他一脚踏碎,整个人生猛的一沓糊涂。
  当然,他敢一脚踏碎的也只有那些血煞形成的东西,因为他紫金神火乃是极阳之物,专克阴煞之气,对于那些染血的残兵却只能以镇魂铃防御.......
  “轰隆隆…..”残兵魔魂铺天盖地,滚滚血河血Lang滔天,无穷无尽的攻击不断落下,打得镇魂铃巨响不断,整个铃身晃动不止。若不是李逸三人都施展了禁术,他们一行人早已全灭在此,不过,即便如此也无比吃力。众人在连续前进了数十里之后,便吃不消了,一个个脸色惨白,冷汗直流。
  “流云大哥,我们还有多久能走到血河的尽头啊,怎么到现在都没看见尽头。”风灵儿俏脸惨白,不断吞服丹药。
  “快了,还有十里左右!暂且先回复灵力,等会儿一口气冲过去!”李逸点头,身上的紫金神焰有些暗淡,虽然路程不长,可他的灵力消耗却很大。
  半柱香后,在消化了数颗回灵丹以及赤焰灵果之后,众人终于再次上路了。不过,这最后一段路程却比先前的还要困难数倍。那血河两边的残兵之中居然出现了完整的半仙器,而且,残魂之中也出现了元婴后期的恐怖存在,整个攻击强大比之先前厉害数倍不止,即便是三人都施展禁术也苦不堪言。
  其中,施展了神之裁决的陈暮更是受伤严重,整个灵魂都被烧去了十分之一,一路上叫苦不断,若不是被身临死境,他早就放弃了。
  最终,当再次去半柱香后,众人才十分狼狈的脱离了血海,来到了仙府门前。
  这是一道高约三丈,宽约一丈,通体洁白如玉,晶莹剔透、仙光缕缕,灵雾缭绕的仙府大门,其上刻有日月星辰,灵峰秀山,神光点点,若隐若现,仿佛这道大门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神妙无双。
  李逸站在门前久久不语,眉心中的金色竖眼不停的扫射大门,直到观察许久,在确认门上没有任何阵法之后才变回人身。
  “这座大门就是紫府仙居的洞门了,其上没有阵法,看样子我们是过关了。”李逸叹气,话音刚落就瘫坐到了地上,脸色白得吓人。
  “过关了?真的过关了吗?我们真能打开仙府吗?”陈暮颤声,有些不敢相信,一双老眼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里面不会还有阵法吧…..”风灵儿皱眉,虽然她也很想见见传说中的仙府,但她却被那些阵法给吓住了。
  虽然他们只是经历了两座大阵,但每一次都是徘徊在死亡的边缘,若是没有李逸,若是没有镇魂铃,他们早已被困死在阵阵中。
  “里面应该没有大的杀阵了,不过却有小的防御阵法以及护府灵兽,想要获得宝贝也不容易啊。”李逸摇头,对于仙府内的阵法他还有信息,只是对那护府灵兽却没有把握,因为,但凡能作为护符灵兽的无一不是渡劫巨头级的恐怖存在,若不是还有力劈珠子防身,他是万不可能来此的。当然,既便有霹雳雷珠在手,他也同样胆寒。
  “护府灵兽?我怎么没听过这种东西?”风灵儿皱眉,对于李逸说的护府灵兽很是疑惑,因为她是从未听说有人会在自己的洞府中放灵兽。
  一旁的陈暮也摇头,表示没听过这事儿,让人李逸皱眉不已。
  “难道你们就没听过仙府中有护府灵兽么?”李逸不解,心中暗道这玄明世界的仙府难道真和玄黄世界的不一样,若是如此,那他还真的不惧了。
  “没有听过,我说知道的仙府中都未出现过护府灵兽,其中多是杀阵。”风灵儿皱眉,她担心的到不是什么灵兽,反而是府中有杀阵,毕竟前面两座大阵就如此强悍了,这府中的阵法必然更加强悍,她是没信心.......
  “既然如此,那就先行回复灵力吧,府中的宝贝必然是我们的!”李逸露出了微笑,眉宇之中尽是自信,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一旁的风灵儿和陈暮二人,在看到李逸的笑容后也笑了,当下盘腿而坐,开始恢复灵力。
  与此同时,那靠在门上,昏睡不醒的火灵珊却微微睁开了眼睛,而后,在看了众人一眼后,又再次闭上了眼睛。
  (哎,来晚了.....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