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火灵珊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然而,带着红衣女子逃遁的李逸却未能受到自爆的影响。
  在他头上,一个漆黑的大铃铛悬浮,落下缕缕仙光将他罩在在了里面,整个人毫发无伤的站在空中,冷冷的看着黑衣老者的自爆,眼神复杂。
  虽然他的确看不惯对方的作为,可他却不认为一名化神中期的强者会与一名筑基中期的女子同归于尽!可眼前却发生了。
  李逸茫然了,他无法理解那黑衣老者的想法,不知道这女子和那黑衣老者到底有何仇隙,居然会让一个化神中期的修士宁愿自爆也不肯放过。他只记得,那黑衣老者在自爆的瞬间,脸上所带的满足,那是一种心愿已了,彻底解脱的满足。只是,他看不懂。
  “嘻嘻,流云哥哥,你看这次可是我救了你哦,你该怎么报答我?”风灵儿轻笑,吐气如兰的来到了李逸的身边,向他邀功。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李逸摇头,说着便将那已经晕过去的红衣女子丢给了风灵儿,自顾自的向着赤焰灵树走去了。
  “你!你怎么又这样啊…..给点反应好不好,真是块大木头,烂木头,蠢木头!”风灵儿看来看怀中的红衣女子,又看了看李逸,一张俏脸尽是薄怒。
  “咳咳…..风道友,我们还是快走吧,再不走那岛上的赤焰灵果就被流云老弟吃光了….”陈暮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罢便离开了,没有丝毫停顿。
  “哼,都是坏蛋,都是坏蛋!”风灵儿小嘴撅得老高,一脸的委屈,那生气的样子真是风情万种,惹人怜爱。
  只是,李逸二人却对她的抱怨选择了沉默,不予理会,对于她的万种风情媚,二人选择回避,视而不见,这种举动让她顿时无力。
  “哼,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好,你逃不出我的手心!”风灵儿看了看飞在最前端的李逸又看了看怀中的红衣女子,心中低语,美眸之中异彩连连。
  片刻之后,当李逸三人都到了那座岛屿之上后。三人就如强盗近了村,抢劫不留情,整片赤焰灵树林顿时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为彻底的收刮。不但所有灵果尽数被摘,就连赤焰灵树都险些全灭,风灵儿欲将它们全部移栽回去。
  “丫头,你说你这做得过分了吧,你那黑葫芦怎么能乱扫呢,你都看看你干了什么?”李逸苦笑,脸上尽是无奈。
  海岛之上,原本长满了赤焰林树的灵土,此时一片狼藉,除了满地的红叶外,火红的灵树已经消失大片,只剩下大片的红色赤地。
  “嘻嘻,这赤焰灵树可是宝贝!我要将它们全部带回去,然后栽到灵山秒土上,让它长盛不衰。当然,它们更是我的嫁妆,以后我去那里他们就去那里,谁要都不给!”风灵儿娇笑,双手抱着葫芦,脸上尽是得意。
  此话一出,李逸和陈暮二人顿时低头沉默,对于风灵儿的‘疯’已经彻底无语了。不过,未过片刻,那沉默的的李逸却猛然抬起了头来,一脸惊愕的看着风灵儿,道:“我让你看的人呢?”
  一旁的陈暮闻言也是一楞,他也没注意风灵儿是何时放下那红衣女子的,如今想起,还真是有些发愣,难道一个大活人被这丫头丢了?
  “她啊,我将她放到树林外的巨石上了,没将她带进来。”风灵儿轻笑,一脸的得意,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十分英明的决定似的。不过换来的却是两双白眼。
  “哼,看是没看,没见过美女啊。若是我不把她放下,那我怎么采摘灵果。我这可是为了大家才这么做的!”风灵儿娇哼,说着还拍了拍怀中的大葫芦,毫不客气的丢了两个白眼过去。
  对此,李逸二人只能再度沉默,自顾自的采摘起赤焰灵果,选择将她忽视…..
  于此同时,那赤焰灵树林外的巨石之上,那名原本晕过去的红衣女却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无意间已将李逸三人的举动全部看在了眼中,惹得嘴角一阵抽搐,直到片刻后她才再次闭上了眼睛,继续装晕。
  终于,当李逸三人将整片赤焰灵树全部收刮干净后,风灵儿才心不甘情不愿迈着步子离开了,唯有一双美眸还不停的扫射着那尽剩的几颗老树,一步三回头,无限惋惜。
  “好了好了,你都收了那么多灵树了,留下几棵又如何?”李逸无语,见过贪婪的,没见过如此贪婪,这真是雁过拔毛的主。
  当然,若是让其他修士看到这赤焰灵树,那多半会比风灵儿更加疯狂,别说把树移走,多半还会挖地三尺,将灵土都要带走一层….没办法,这赤焰灵树就是天然的炼丹炉,只要有它在灵丹就不绝!
  如今既然收刮完毕,三人自然不会就呆,当下飞身而起继续赶路。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李逸却让风灵儿带上了那名红衣女子。
  “为什么要带上她?她的仇家都被你这个大好人给灭了,你还担心什么?”
  风灵儿撅着,很不情愿,直到李逸说再算欠她一个人情后,她才点了头,带上了那名红衣女子。
  当然李逸如此做倒不是因为对方有些姿色,身事可怜。他为的只是安心,救人就到地!
  要知道,对方只是个筑基中期的弱女子,若是将她一人丢下,那最后还得落个香消玉殒的下场,救了也等于白救。
  由于红衣女子的出现,李逸不得不让陈暮改变前进的方向,让他先去混乱海域的修士最多的地域,准备找个门派将红衣女子放下。然而,在他们前行不过半柱香的时候,那‘晕’过去的红衣女子却‘醒’了过来,泪眼婆娑的求着众人不要丢下她。
  对此,陈暮保持沉默,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唯有李逸和风灵儿两人有些意见。其中,风灵儿坚决要带上红衣女子,而李逸则是坚决反对。不过,结果还是风灵儿获胜了,魔女本色无人可挡。
  “先可说好了,这后面的路可不太平,若是遇上什么大危险,你自己负责她的安全!”
  李逸摇头,对于风灵儿的强势他无可奈何,唯有先行撇清关系,免得对方找麻烦。
  “流云大哥放心,灵珊是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风灵儿还未说话,那红衣女子却弱弱开口了,声如鹂鸣,十分好听。
  “希望如此吧。”李逸摇头,愁眉不展,原本平静的心神却突然出现了不安,仿佛将有大事儿发生。
  随后,那红衣女子又详细的介绍了自己,让众人放心。同时,表示若有自己能做的事儿,她都愿意去做,只求他们能一直带着她。
  据她说,她本是孤儿,无名无姓,后来被火云子收为了徒弟,才取名。因为火云子只是一介散修,他们不得不来到这混乱海域修炼,如今已到混乱海域十多年了,一直以来还算没遇过大难。不过,在半月前,当他们无意发现了那座长有赤焰灵果的小道后,他们的大难就来来。
  据她说,他们本想等到赤焰灵果成熟便摘下一些离开,不过还未等到成熟,一批元婴修士就来到了岛上,欲将他们撵出去,为此,双方大打出手。最终,火云子大胜,将那几名元婴修士全部赶跑了。然而,那些被赶跑的修士却找来了他们的帮手,再次杀了回来。于是才有了先前的那一幕。
  如此变故确实让众人一阵惋惜,直叹天意弄人,造化难求,让她节哀。
  随后,那十分看好品行的陈暮,突然开口,想让拜他为师,不过,却被拒绝了,说是要给已死的火云子守孝三年,未满三年不会再拜他人。惹得陈暮大叹好徒难寻。
  “陈道友啊,不是小妹说你,就凭你这人品,修为,财力,若是灵珊妹妹真的拜在你的门下,那还真是太委屈她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风灵儿轻笑,毫不客气的泼了冷水。
  “灵儿姐姐说笑了,若是小妹能拜在陈道长的门下,那也几生修来的福气。只是师傅刚去,我实在不能另投师门…..”一脸哀伤,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的陈暮都一阵心痛,心中暗道,如此好的徒弟那里去找啊,要等三年就等吧……
  “呵呵,姐姐只是开玩笑的,你看那陈老头都没反应呢,倒是把你给急坏了。”风灵儿娇笑,俏脸如花,美眸含笑,看上去真像一个平易近人的大姐姐。只不过,在她看向的目光深处却有着一道异彩闪烁。
  与众人的轻言谈笑不同,李逸的心情十分沉重。这几日来,他心中的不安是越来越强烈了。虽然还未到达紫府仙居,但他已有了浓浓的不安,只是他从未给其他人说起罢了。
  “陈老哥,还有几日能到紫府仙居?”李逸传音,不想让外人知道。虽说几人已经同行了几日,可他依然不放心那。当然,这一切只是他的直觉使然…..
  “还有五日就到了,流云老弟有什么发现?”陈暮大声回道,丝毫没有明白李逸的用意。
  “没事儿,只是有些不好的感觉,大家还是小心为妙。”李逸摇头,只能开口回道。
  “灵儿姐,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啊,都飞了怎么久了,怎么还没到啊…..”开口,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风灵儿,她很想知道他们到底要去哪里。因为这几日来,大家除了说笑外,基本没有谈起任何事情,让她对于这支队伍丝毫不解。
  “呵呵,去一处升仙妙地,不可说,不可说…”风灵儿摇头轻笑,没有告诉。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灵珊也有机会城仙了,真好呢。”娇笑,大眼睛中尽是期待。
  大海广阔,无边无际,海面之上除了奔腾咆哮的惊涛骇Lang外,一眼望去看不到任何岛屿。此时,连续飞行了五日的李逸等人,终于离开了混乱海域中的修士聚集地,出现在了广阔的深海在上。
  “哈哈,它就在前面了,我们下去吧!”陈暮突然大笑,身子一跃而下,向着大海冲去。
  “老头儿,那可是大海,你这是去干嘛?”风灵儿惊呼,不知道陈暮要干什么。
  “好像水下有东西,只是看不清楚。”李逸皱眉,凭着双目他能看到海面之下有一团模糊的东西存在,不过若是用神识查看却一点都不能发现,十分诡异。
  突然,就在陈暮落到海面上的刹那,他的身子却倒飞了飞来,仿佛撞上了什么,发出巨响。
  “哈哈,果然没有被人找到,老道我真是太有才了!”陈暮大笑,丝毫没有为自己的吃瘪而生气,然而高兴的手舞足蹈。
  “那便是你说的阵法?”李逸大惊,在见到陈暮撞上阵法的那一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神色无比凝重。
  (第二更送上!!!!!拼命的码字,拼命的写,哇咔咔咔,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