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感情激增?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随着魔门殿主和八十八名血铠魔将的死去,整个魔门大军的战力顿时锐减,即便普通的魔门门徒悍不畏死,可依然难以改变战败的结果。没过多久整个大战就结束了,神庭的死尸军团大获全胜,神廷成了荒城掌舵人。
  大战结束后,风灵儿继续操控着死尸军团在打扫战场,而陈暮则是带着昏死过去的李逸回到了荒城,开始闭关疗伤。
  五日后,当陈暮醒来的时候,风灵儿也终于处理完了死尸军团的事儿赶了回来,一脸紧张的向他询问李逸怎么样了。
  对此,陈暮很是费解,不知二人的感情为什么突然如此好了,不过却也没有隐瞒,当下将李逸的伤势说与了风风灵儿,直听的风灵儿皱眉不已。
  “你说流云哥体内的精血亏损极大,或许一年不能醒来?”风灵儿眉头微皱,大眼睛异彩闪烁。
  “是的,若是按正常的情况来说,流云老弟还得一年的时间才能动弹。”陈暮点头,五日前他就检查了李逸的身体,那时李逸体内的精血已然失去了大半,伤势很是严重。
  风灵儿闻言,顿时沉默,俏脸发苦,秀眉微皱,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仿佛在为李逸的伤势担忧。
  这一幕,看得陈暮都心疼,心道真是苦坏了这丫头。于是,急忙安慰道:“风道友也不必如此苦恼,虽说流云道友伤势不轻,不过他也不是一般人,或许三五月就能痊愈。”
  这次他没有隐瞒,说了大实话,因为他知道李逸的特殊,所以他从未将他当做一般人。
  “什么!三五个月?”风灵儿大惊,俏脸之上尽是不信,没有丝毫的喜悦。
  “是的,按老夫推算流云道友三五个月就能痊愈,所以风道友不必如此忧心。”陈暮笑着点头,如今看到风灵儿如此反应,他更加详细自己的猜测了,心中已给二人确定了关系。
  “真的是三五个月啊,那我得准备准备,不然就来不及了。”风灵儿喃喃。
  一旁,陈暮闻言不由的大惊,当下笑道:“准备什么,我们修道之人哪有俗世那么多的规矩,既然你二人情投意合,拜个天地也就成了,不用麻烦的。”
  心道,若是觉得不够,老道还可以给你们当个见证人,反正自己也许久没干这事儿了,一时间心情大畅。
  然而,问题此话的风灵儿却俏脸含煞,美眸喷火的怒道:“老家伙你说什么呢?什么情投意合,什么拜个天地,真是为老不尊,不可理喻!”
  “这个........你不是准备着和流云道友共结连理么?”陈暮皱眉,心中暗道,难道是自己错了?
  “你才和他共结连理呢,我只是想知道他还有多久能痊愈,仅此而已!”风灵儿皱眉,一脸的薄怒,那样子就像一只发怒的小老虎,生人勿进。
  对此,陈暮只能摇头,心中暗叹,如今的年轻人就是脸薄,连个谈情说爱的小事儿都不敢承认。随后,百无聊奈的他只好再度闭关,准备等到李逸恢复了再同他谈谈仙府的事情。
  一个月后,陈凡闭关醒来了,随后,去了一趟李逸的房间,想要看看李逸是否醒来,不过,却未得到想要的情况,因为在他去的时候正巧看到,风灵儿已经进去了,门都被关上了。不多时,房中便响起了风灵儿的笑声,勾魂夺魄,妩媚至极。
  “唉,这感情到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啊,可惜我老头子却是过了这个年龄.....”陈暮叹气,没想到二人的关系居然发展的如此迅速,不由感叹自己老了。
  两日后,寻思仙府之事多日的陈暮终于忍不住,虽然心中极其不愿打扰李逸同风清儿的好事儿,但他还是受不住仙府的诱惑,决定前去拜访。
  不过,刚到李逸的房门前却又听到了风灵儿的娇笑,整个人顿楞住了,一张老脸尴尬无比,心中暗道,这丫头怎么没日没夜的就呆着着不出来呢?就算是仙人也经不住这番折腾吧。
  陈凡摇头,不敢敲门了,当下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等待,等待着风清儿出来的一天。
  终于,在五日之后,李逸的房门终于打开了,那进去了七天之久的风灵儿终于走了出来,不过,让陈暮不解的是,风清儿居然没有一点变化,好像并没有那个啥。
  当然,他对于人家“小两口”的私事儿是不可能过问的,虽然奇怪却不上心。如今见风灵儿出来,他自然要乘此机会去向李逸商量商量仙府之事。
  “流云老弟,老哥找你有要事,不知道你可方便?”陈暮站于门前,开口问道,心中很是期待。
  然而,等待许久李逸也没吭声,整个房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
  “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一连七天,那怎么得了,而且那风丫头可是千幻门的,双修之术比之寻常女子不知利害多少,如今过去七天,不知道流云老弟是否已经发生了不测.....”陈凡暗叹,仿佛已经猜到了结果。
  又过了片刻,房中依然听不到声响,静的吓人,如此一来终于让陈凡站不住,于是他又开口,道:“流云老弟,老哥进来看你来了啊。”
  说罢,陈凡推门而入,出现在了李逸的房中。不过,刚一进屋,他却当即跳了起来,一张老脸尽是惊骇。
  “你是流云老弟?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陈凡大骇,眼中尽是不信,一张老脸都快愁到一堆了。
  只见李逸依然躺在床上,丝毫没有醒过来,就连睡姿都没晃过,只是身上穿的不再是白袍而是白纱裙,原本一俊朗小伙此时被打扮得如同女子,头上插满了发簪,脸上涂满了胭脂,就连眉毛都被化了,嘴唇更是被涂得绯红,头上顶着两条红辣辫,整个惨不忍,恶心到了极点。
  “哎.......真是世事难料啊.....我还以为.....唉....流云老弟里好自为之吧.....”陈暮叹气,已然知道了风灵儿的所作所为,心灵受伤无比,当下就离开了。
  随后,风灵儿依旧天天照顾李逸,每天都会变了花招的给李逸化妆,李逸的那张脸,彻底成为了她的画板,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什么恶心她画什么,看得陈暮都服了。而且,她还特意找了一张大镜子,放到李逸的对面,方便他醒来之后能够看到他的绝世容颜。
  时间如水,不知不觉间又是半个月过去了。这一日,昏睡了近两个月的李逸终于醒了过来,不过,刚刚醒来却大叫一声,再次晕死了过去。直到一炷香后,李逸才黑着老脸走了出来。
  “陈道友,你可知那风丫头在哪里?”李逸面沉如水,额头上青筋暴跳,眼中尽是怒火。
  就在刚才,他刚一醒来就看到了自己的房中妖怪,顿时就被吓了个半死,而后,当他发现那妖怪居然是他自己的时候,当场就被气得连吐两口老血,再次昏迷。
  “流云老弟......这事儿你得三思啊,虽然那丫头是过分了些,可也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你.可别做出什么后悔的事儿啊.....”陈暮开口,生怕李逸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后悔?我做事儿从来不后悔!今天我就要教训教训这个疯丫头,让她知道本座不是好惹的!”李逸大怒,见过调皮的,但从未见过如此调皮的,居然敢给自己化女妆,这不是摆明了侮辱自己么,今天说什么都得教训他。
  “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去吧...她正最左侧的房间闭关,你去吧.....“陈暮摇头,指了指左侧的房间,不再参合这事儿。
  李逸怀着满腔的愤怒,毫不客气的拍碎了风灵儿的房门,瞬间冲了进去,想要出手教训风灵儿。结果,刚一进去整个人就窘了,顿时爆射而出,没有丝毫逗留,一张老脸时青时红。
  原来,那闭关的风灵儿居然只穿着贴身衣服,对于李阳的破门而入根本不屑一顾,反而还一脸的媚笑,当场就把李逸吓了个半死。
  “哼!疯丫头,我劝你不耍什么花招,若是以后再敢惹我,我定当让你知道厉害!”李逸大怒,对这风灵儿算是毫无办法了。
  “嘻嘻,流云哥说的什么话啊,你若想让小妹知道厉害你就进来吧,小妹还在床上还等着呢。”风灵儿媚笑,声音挑逗无比,丝毫没有生气,她是早已看出了李逸的本性,知道他的弱点,所以挑逗的毫不留情,若能气死李逸那是最好的........
  李逸闻言顿时有了吐血的冲动,不过却无其他办法。虽被气的半死,却还真不敢对风灵儿做出什么,因为,自己还有求与她,神城之行,必须让她出面才能搞定。
  李逸无奈,转身去找陈暮,准备询问荒城之事。然而,话还未出口,那陈暮却率先说起了仙府的事情,让李逸一定陪他前去,到时宝物对半分,让他帮忙。
  “这事儿.....”李逸皱眉,思索片刻后,一脸凝重的回道:“这仙府之事儿可不是我等想的那么容易,其中不但刻有诸多阵法,更有可能出现护府灵物,若真想进去,恐怖你我二人还差了些。不如先且放着,等到境界突破了再去吧。”
  这次李逸没有推辞,反而说了大实话,不是不愿,而是无法。仙府他曾探过,而且还不止一座,可那时的他已是渡劫巨头,比之现在不知道强出多少。而且,即便强大如他也吃亏大亏,有几次都差点被府中的阵法给磨死了。如今想来都还觉得遍体发寒。
  “老弟啊,你说老哥我都到了这个境界了,若无奇遇想要突破境界那还不得花上几百年的时间?老哥只是一介散修........”陈暮苦笑,这境界是那么好突破的么?自己一介散修,无门无派,更无强势的朋友,想要自己突破到渡劫,那怎么也是几百上千年的时间。如今放着一个能让他几十年就能突破到渡劫的契机,他哪能不动心。
  “唉,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办法,若是你能找到一个大成后期的高手,亦或者拥有防御仙器的化神高手,这事儿或许能行,此外别无他法。”李逸摇头,直接说明了利害,能去与否就看陈暮自己的了。
  陈暮闻言顿觉得头大,他本是神城散修,所认识的朋友都是神城的,如今,差不多都被神廷抓走了,这让他上哪儿去找?
  “看来这仙府之事儿是行不通了,老道还真是找不到一个能满足要求的.....”陈暮叹气,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然而,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大门之外却响起了风灵儿的声音。
  “流云哥,你想要小妹陪你去你就明说呗,干嘛那么麻烦.......”声音挑逗,魅惑至极。
  (第一更送上.....亲们,本书的下周就没有推荐了.....希望大家感兴趣的定要收藏,不然后面就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