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大战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这注定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即便李逸的肉身再强,身法再快,他也难以逃过众魔将的一齐出手。
  “砰砰….”拳拳到肉,掌掌贴身。李逸还未还击几次,便被众魔将团团围住,眨眼间就挨上了数百拳。虽未将他打成重伤,但也将他打得他头晕脑胀,眼冒金星,全身紫金神焰一阵黯淡。
  这一刻,李逸终于知道了这魔门禁术的恐怖。如此夸张的变身,若是让一般的化神期高手对上,那最多两掌便被拍碎了。
  “死!”李逸大怒。在连续挨了数百次攻击后,他终于找到了机会,抓住了一名魔将的胳膊,将其拉了过来,而后一记掌刀直劈其脖颈,欲将其分尸。
  “咔嚓….”那人的颈骨瞬间断裂,不过也只是断裂罢了,并未能将他的头颅给削下来。
  这一幕让得李逸脸色大变,他是知道自己的一掌之力,别说是脖子,即便是上品灵器也被劈断了。可眼前这魔将居然只是骨头断了,人还未死在,这说明了什么?
  “死!”李逸再次出手,全身灵力都集中到了他的右手之上,再一次的劈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噗….”头颅抛飞,鲜血喷射十数丈,那十丈高的魔将当场成了死尸。不过,其余魔将的攻击却全部落在了李逸的身上,直打得他的骨头噼啪作响,险些断裂。
  “死!”李逸怒喝,一击鞭腿踢出,顿时将一名近身的魔将踢得倒飞出去,接连撞飞数人,侥幸的打破了包围圈。
  “走!”李逸大喝,整个人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想要借此机会逃脱出去。然而,还未突破出去便被一名魔将抓住了胳膊。随后,三名魔将飞身而上,瞬间抓住李逸的四肢,让他动弹不得。
  “真魔分尸!”一名魔将大喝,四人真元齐动,一齐出手准备将李逸直接分尸。
  这真魔变乃是魔门的禁术,是一种燃烧精血的禁术,只要精血不尽,此术就不会结束,且,但凡施展真魔变的人,他的肉身都能达到魔兵的强度,力大无穷,举手就能搬山。
  如今,四名魔将齐齐出手,即便是一座大山都能搬走了,想要生撕李逸也不是不可能。
  “想分我尸,你们没这个能耐!”李逸脸色大变,全身紫色气血澎湃如海,身上的紫金神焰爆发出炽热之气,瞬间包裹四名神将。
  原本这紫金神焰只是李逸的气血异象,不过,在被他加持法诀后,这种神焰却能堪比不灭真火,炽烈无比,可熔金化铁。
  “嗤嗤….”神火烧身,四名神将全身冒烟,轻响不断,就连他们身上的血煞之气都被烧灭了。然而,即便如此四人也未放手,反而力量全开,欲和李逸同归于尽。
  同时,围杀过来的其他魔将也一齐出手,毫不留情的向着他的头颅轰击,刹那间,漫天都是血红的掌印。
  “咔嚓….”李逸的颈骨断裂。数十名魔将的联手一击,瞬间打断了他的颈骨,那恐怖的力量更是将拉着李逸的四名魔将都震飞了出去,而李逸本人则是仿若一道流星,瞬间被击飞出百丈,鲜血漫天。
  “灭了神仆!”众魔将大喝,再次欺身上前继续追杀李逸,丝毫不给他缓气的机会。
  此时,李逸是真正的面临了险境!八十多名施展了禁术,战力堪比化神巅峰的血铠魔将一同出手,即便是大成期的高手前来,也照样会被他们虐杀至死。他难以抵挡。
  李逸倒飞,整个老脑袋已经歪斜,口中紫****液不断涌出,脖子以上的黑色甲胄已经脱落,脸色苍白无比,不过他的一双星目却炯炯有神,没有丝毫的虚弱。
  虽说脖子被打断让他受了重伤,但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如今倒飞出来,看似吃了大亏,实则占了便宜,因为他逃出来了!
  李逸翻身而起,双手扶着脑袋将它上回了原位。同时,脚踏穿云步,急速狂奔。在其身后八十多名血铠魔将尽追不舍,整个场面再次回到先前那一幕。
  与此同时,陈暮和魔门殿主的也进行到了最为惨烈的阶段。
  此时,陈暮身上的红色大袍已然成了片状,衣不蔽体,全身鲜血淋淋,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恐怖刀伤,那样子就如同被人活刮了。不过,魔门殿主的伤势也未见轻松,身上血袍全无,全身尽是血洞,血洞之中还有漆黑的血液不断流出,样子无比恐怖。
  “陈小儿,你惹怒我了,此时唯有你的鲜血才能洗刷我的耻辱!”魔门殿主大怒。这一次交手,他不但未能占到丝毫的便宜,反而受了重伤。
  “哈哈,血老儿,你的伤势可比我严重多了,谁怕谁啊,有本事我们再战三百回合!”陈暮大笑,豪气冲天。
  “难道我还怕你不成!不过,这一次我会让你绝望!”魔门殿主大笑,眼中尽是疯狂。
  只见他身上黑色血液居然倒流而回,就连伤口都瞬间复原,场面诡异无比,看得陈暮双眼发直。
  要知道那些伤口都是在他的血色权杖打出来的,其上带着浓浓的死气可以腐蚀生机,即便是吃了丹药也不可能瞬间恢复。若想恢复,那也唯有一种情况可以如此….
  陈暮面带惊容,爆退而出,双眼之中尽是恐惧,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拔腿就跑。
  不过,他还未能逃出多远,那魔门殿主身上的气息却突然变成了大成中期,就连身体都暴涨到了十丈,全身血红背长双翅,面貌狰狞无比,那正是施展真魔变后的样子!
  “陈小儿,今日我就让你尝尝真魔的厉害!哈哈哈。”魔门殿主欺身而上,整个速度快极,眨眼就出现在了陈暮的身前,而后一掌拍出,结结实实的大在了陈暮身上。
  “嘭….”恐怖的力道直接将陈暮击飞数百丈,口吐鲜血,全身骨头噼啪作响,也不知被拍断了多少,整个人狼狈至极。
  “哈哈哈,陈小儿,滋味如何啊!本座再请你吃上一耳光,怎么样!”魔门殿主大笑,整个人再次出现在陈暮的身前,当下就是一掌。不过,这次却是直接拍向了陈暮的头颅,想要将其直接拍死。
  “血老儿,你还真以为本座是蚊子么?想拍就拍?别逼本座发飙!”陈暮大喝,血红权杖放出大片血色光幕,瞬间包裹其身,同时,爆退而出,想要躲过这一击。然而,施展了真魔变的魔门殿实在太过强大,他还未能退出多远就再次被拍中了。
  “嘭….”血红光罩破碎,陈暮犹如一道天外流星,瞬间撞入大地,直撞击得山摇地动,乱石漫天。
  “哈哈哈,陈小儿,今日本座就要看看你如何发飙!”魔门殿主站于高空,俯首大笑,笑声之中尽是不屑,整个人狂霸无边。
  “嘭….”陈暮老道破地而出,犹如一道红色闪电,顿时向着李逸的方向夺路而逃,没有半点高手风范。
  “哈哈,陈老儿,这就是你的发飙么?看来也不过如此啊!”魔门殿主狂笑,当下急追而去,那速度比之陈暮可要快上一大截。
  “血老儿你别逼我,不然本座发飙,你们这些魔怒统统得死!”陈暮大怒。不过他却不敢施展神之裁决,因为那个东西是燃烧灵魂的,虽说威力比之真魔变厉害,却没真魔变持久,且,一旦施展那就是玉石俱焚的下场,他拼不起!
  “哈哈,神是虚伪的,就连你这个神仆也是虚伪的,无需多说什么!”魔门殿主大笑,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
  终于,在魔门殿主即将追上陈暮的刹那,陈暮看到了生的希望——不远处,李逸正拿着一把血红禅杖,牵着一大群魔将边打边逃,一脸的轻松。
  “流云老弟,救命啊!!”陈暮大呼,原本已到极限的速度居然再次快了起来,看得魔门殿主的眼都直了。
  “什么!要我救你的命?!你这是害我啊!”李逸大惊,一眼望去,差点没被陈暮身后的魔门殿主给吓死,当下转身就逃。
  “流云道友,你这是要逼老道上绝路啊…..”陈暮大呼,没想到李逸居然如此不仗义。
  “不是我逼你上绝路,是你早已上了绝路,现在是要拉我上绝路啊….”李逸狂奔,一边施展血红禅杖偷袭身后的魔将,一边回应陈暮,丝毫不敢停顿。
  “好吧,好吧!既然如此,老夫就彻底爆发一次,让你们都看看神灵的伟大!”陈暮暴怒。如今看清李逸的状况,他是彻底绝望了,唯有施展禁术才有一线生机。
  然而,他的法诀才刚施展到一半,远处却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让他精神一振。随后,当他看到风灵儿的身影出现在云端时,原本绝望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
  这一刻,在场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就连追忙着追杀陈暮的魔门殿主都停了下来,目露寒光的向着远处看去,脸色无比难看。
  “全军出击,灭杀虚伪的神仆!”魔门殿主咆哮,整个人犹如一道逃出地狱的血魔,再次向着陈暮扑杀而去,同时,地上魔门大军也开始动手了,杀声震天的向着远方冲杀而去。
  “风道友救我!”陈暮大惊,一双老眼尽是惊骇,他是真被这魔门殿主给吓住了….
  “诸神将合力出击,灭杀此人!”风灵儿玉手一伸,数十名施展了禁术的黑甲神将顿时自云中显出身影,毫不犹豫的向着魔门殿主使出禁术。
  “神之裁决!”数十名黑甲神将一齐出手,顿时天地变色,风云倒卷,一柄散发着大成巅峰气息的百丈神剑凭空出现,犹如一道天帝之剑,顿时斩向魔门殿主。
  “嗤…”百丈神剑轰然落下,瞬间便出现在魔门殿主的头顶之上,逼得魔门殿主只能以拳格挡。然而,神剑不可挡,即便是魔躯也不能挡住。神剑落下,血光乍现,魔门殿主的右臂瞬间被斩,魔血染青天。
  “啊!你们都要死,你们都要死!!”魔门殿主咆哮,不退反进,直接冲杀到数十名神将的身旁,想以近身搏斗将其全部灭杀。然而,在他灭杀了两名神将之后,其余神将的联手攻击却再次落下,瞬间就斩掉了他的左臂,让他他成了人棍。.
  “哈哈哈,我死也要让你们陪葬,大家一起死吧,哈哈哈!”魔门殿主疯狂大笑,一脸的狰狞。
  “他要自爆,大家小心”陈暮大惊,爆退而逃,生怕受此波及。没办法,大成期的自爆,即便是同一境界的来了都得重伤,更别提他了。
  不过,风灵儿却丝毫不惧。只见她玉手一招,顿时将那摄魂铃放了出来,形成一个巨大的罩子,将场中的诸多神将全都罩在了里面,安全无比。
  “嘭…..”巨响惊天,比九天神雷发出的响声也丝毫不差,直震山摇地动,乾坤失色!而那自爆发出的恐怖灵力,更是瞬间毁灭了一座小山,就连远处厮杀的神、魔大军都被毁灭了小半,死伤数万。
  “魔门殿主已灭,全力击杀魔门魔将!”
  随后,数十名神将再次出手,逐一轰杀那些死追着李逸不放的血铠魔将,直到半柱香后就救下李逸。不过,脱困出来的李逸却未能好过,刚一变回人身就彻底昏死了过去,顿时,自高空坠下,激起漫天尘埃。
  (第二更到!求收藏,点击,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