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宝贝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终于,这场恐怖的对决结束了,而它结束的代价就是一处魔门殿堂的毁灭以及一位大成修士陨落,当然更是将这处魔殿外方圆数里都变成了死地。
  李逸感叹,若不是这处魔殿乃是处于荒城的最边缘,荒城的居民也已经全部撤走,那这一战的代价就太大了。
  在李逸看来,飞天鼠虽然胜利了,但他付出的代价是无比巨大的,不但肉身不毁,实力大减,更是亲手结束一位和他渊源颇深的故人,如此代价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
  “这老天还真是无比的公平,但凡你得到了什么,就必然让你失去些什么。只是,有的时候,得到的或许还没失去的多。”李逸轻叹,缓缓的显出了身形,向着血和尚的尸体走去。
  当然,他并不是善心大发,想要为其收尸,他之所以前去不过是为了那血和尚的罢了。
  血红禅杖,它绝对是一件绝品的灵器。早在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李逸就看出了它的珍贵阶,对其很是上心,不过考虑到血和尚的强大,他也只能想想罢了。如今血和尚被灭,飞天鼠身死,他岂有不拿之理。
  “起!”
  李逸来到学和尚埋身之地,法决伸手一抓,瞬间就将血和尚的尸体摄了出。尸体手中握着的正是那柄血红禅杖,其上血光流转,散发着隆隆的血煞之气。
  “好!”李逸大喜,当下就欲将其取下。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靠近的那禅杖的瞬间,一道血红的光幕却突然跳了出来,将他的手挡在了外面,任他怎么攻击都无法破开。
  这一刻李逸呆着了,整个人仿若石花,唯有眼中还闪烁不可置信的光芒。
  半仙器!
  这血红禅杖不只是极品灵器这么简单,此时李逸已然确定,眼前这件血红禅杖必然是半仙器,因为唯有半仙器以上的法器才能拥有主动护住的这种功能,这是极品灵器无法比拟的。
  所谓仙器指的并不是仙人用过的兵器,而是指它们所能发出的威力强度,以及它们具备的特殊威能。
  一般来说能够挡住两重天劫的可为中品灵器,能够挡住四重天劫的可为上品灵器,能够撑下六重天劫乃为极品,至于那能挡住八重天劫便是半仙器了,再往后,能经历九天神雷而不毁的便为仙器!
  当然,灵器与仙器最大的区别更在于器中的阵法!一般来说灵器之中极少刻有阵法,即便有也无多大用处,而仙器之中却刻有大量阵法,能让拥有者发挥出数倍以上的攻击。不过,由于仙器本身的材质太过特殊,修真一界极难寻到,于是才诞生了半仙器。
  此时,这柄血红禅杖不但威力强大,更是拥有强大的护主威能,其中的必然刻有强大的阵法,李逸将其定为半仙器绝对没错。
  “仙器难求,有件半仙器也不错。”李逸也不心急,没有再次继续攻击,只是将手放在那光罩之上,不断消耗它的灵力,让它自行崩溃。
  果然,不过片刻,那血红光罩便崩溃了,连带血红禅杖也一阵暗淡无光。
  李逸果断出手将其取下,只是在他拿起那禅杖的瞬间,他只感觉手掌冰冷,杖沉如山,很和他意,然而在他舞弄的时候,却感觉极不顺手,很不习惯。心中感叹,贝虽好却不适用,无奈之下也就只能将收乾坤袋中。
  随后,李逸又光顾的飞天鼠的尸体想要收刮,不过这一次却是让他是失望了,飞天鼠的双钩早已报废,此时唯有一个钩柄还握在手中。
  李逸摇头,心中暗叹做人不可太贪,如今得此半仙器也足够好运了,若是在想其他,那就太过分了。
  “别人的已经戏看完,是时候演我自己的戏了,只是不知,那所谓的神女会不会配合呢。”李逸轻语,风驰电掣的向着神廷大殿的方向奔去。
  与此同时,魔门总坛的大队人马也集结完毕,正向神廷进发,不久便会全面大战。这一次魔殿的毁灭已经彻底激怒了魔门,他们决定拼死一战。
  神廷大殿。
  元神状态的飞天鼠正一脸悲痛欲绝的看着风清儿,眼神尽是哀伤,丝毫没有在呼那随时准备出手的陈暮。
  先前,在他战胜的血和尚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想要将这个喜讯告诉风清儿,让她开心,如此他也能安心离去了,可风清儿在看见他时不但没有开心,反而面若寒霜。
  “你其实不该回来的.......”
  这八个字仿佛重逾万斤,瞬间压垮的他的心神。他一脸不信的看着风清儿,看着那个他无比宠爱的妖冶女子,那个对他千依百顺的娇俏女子。
  “为什么?为什么不该我回来!”飞天鼠愤怒的咆哮,即便只剩下了元神他也依然爱着她,可她为什么会这样说!
  风清儿却没有回应他,她的脸上依旧带着妩媚的笑容,只是眼中尽是浓浓的不屑。
  “因为你的价值已经没有了,回来就只能回归我神的怀抱。”陈暮开口,为他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他说的是真的么?他说的是真的么!儿.....难道....难道这就是我爱你的代价吗?”
  这一刻,飞天鼠绝望了,他的元神都变得暗淡起来,生命之火不断变弱,他心痛欲绝。
  风清儿没有开口,脸上依旧带着妩媚的笑容,就连正眼都未看他一眼。
  “哈哈,哈哈哈......我飞天鼠修道六百余载,从未涉足过男女之爱,直到遇见你......我以为我也找自己的真爱,找到可以守护一生的伴侣,可换来....换来的只是这种结果么?难道......难道我真的错了,难道我真的不能沾染红尘吗?”
  飞天鼠仰天大笑,笑声之中尽是伤感,突然间,他又一次的想去起了数百年前自己下山的那一幕,清晰无比。
  宝刹门前,一名年幼小和尚看着另外一名年长小和尚背着包袱准备远行,涕泪横流的大喊:“师兄,你等等....你等等我,我也和你一起下山......我要和你一起走.....”
  “小家伙,好好修炼吧,以后师傅就由你照顾了,我.....我不再回来了....”背着包袱的小和尚摇了摇头,摸了摸他的小光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
  “师兄......师兄.....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我不要的那禅杖了,你不要走啊.......”那名年幼的小和尚大哭。
  “不......那是你的!师傅说了,你才是我们庙里的希望,只有你才能拥有它!”背着包袱的小和尚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虽是大吼可依然藏不住话音的颤抖。
  “师兄我真的不要那个禅杖了,我送给你好不好,你带我飞升,我俩一起飞升!你不要走啊。”年幼的小和尚满脸泪水的摇头大哭,他想留下他的师兄。
  “无尘啊,记得好好修炼,师兄走了,你若有机会下山就到荒城来找我吧,以后我就叫飞天鼠了,自由飞天,聪明胜鼠的飞天鼠!记住了啊。”
  “师兄......我记住了,我一定会下山找你的,我一定会!”小沙尼泣不成声,他用尽力的大吼着,想要让他的师兄听到,只是他的师兄却早已消失。
  ...................
  “无尘啊,你为什么不听师兄的话,你为什么要下山,为什么要破戒,为什么要取名血佛!难道你以为你的血和尚之名能盖过我的飞天鼠么?”
  “难道,你不知我已不再是你以前的师兄了吗?难道,你不知我已是个无恶不作的邪修了吗?你为何让佛身染血!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飞天鼠仰天咆哮,话音无比凄凉,整个元神也时明时暗,仿佛即将化为虚无。
  “你知道吗,本来我是不准备活下来的,只是我放不下你.....所以我回来了.....我想在看到的笑颜后安静的离开.......可为什么你不给我的这个机会,为什么!为什么!!”飞天鼠神色狰狞,整个元神都扭曲了,他对着风清儿大喝,似在发泄心中的悲痛。其实只为能让风清儿再看他一眼,可即便如此他也依然未能成功,风清儿丝毫没有理会,就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哈哈,哈哈哈....师傅,原来你真的没有骗我,这红尘真是的不可惹啊。”飞天鼠仰天惨笑。“我错了......无为真的错了,若有来生我定不贪恋红尘.....无为来陪你们了!”飞天鼠仰天悲鸣,话音毕,元神崩,归为虚无。
  这一刻,陈暮沉默了,风情儿沉默了,两人呆呆的站着,心情无比沉重。过了许久,二人才回过神来。
  “主教,你说我错了么?”风清儿媚色尽敛,幽幽的开口。
  “神女大人乃是神的化身,您所做的都是神的旨意,您不会错的。”陈暮躬身道。
  “呵呵,神的化神,神的旨意,你如此说难道不觉得违心么?!”风清儿娇笑,话音中带着自嘲。
  “属下说说句句属实,没有半句违心之言。”陈暮躬身。
  “呵呵,若你以前这样说,我自当信你,可是现在.......我可不敢相信呢,你说呢,陈暮!”
  突然风清儿的脸色一变,一脸寒霜的看着陈暮,直呼其名。
  如此突然的变化,顿时让陈暮脸色一凝,心道身份被识破了,不过转眼一想,这神神廷内之中已无人是他对手,他也不不在意了。“哈哈,风神女果然有气势,居然将老道识破了,真是厉害,不过你此时揭穿老道是不是太早了?”脸上的恭敬之色顿敛,满脸笑意的看着风清儿。
  “呵呵,怎么能早呢,我的身上的防御法阵已经开启,殿外的黑甲神将已经全部到位,此时恰到好处呢。”风清儿轻笑,身上紫纱长裙,光华流转。
  “哦?看来老道是自投落网了......只是老道疑惑,神女阁下是怎么识破老道的呢?”陈暮皱眉。
  “其实....先前我也未能识破,只是有些猜测罢了,不过到了现在却是完全肯定了,你真的已经恢复了神智!”风清儿爆退,全身紫芒闪烁,速度快极,想要逃脱出去。然而,刚到门口就倒飞了回来,一手捂着小嘴,一手护住shuangfeng,满眼惊骇的看着前方,脸色一片血红。
  (第一更到了......今天休息,来晚了.....第二更不会迟到的,大家放心,若是喜欢本书记得收藏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