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是神女还是妖女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荒城南端,宏伟非凡的神廷大殿中,一名身穿紫纱长裙,头戴七彩霞冠的绝美女子,正慵懒的半卧在主教才能坐上的寒玉大椅上。
  她身材修长,红发披肩,绝美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惹人遐想;素腰一束,不盈一握,颀长的**半露,莲足摇曳,诱人心神。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芳泽。她妩媚至极,容颜近妖,一颦一笑,都能魅惑众生,让人心驰神往。
  然而,如此妖孽的女子却无人敢看,殿中的黑甲神将无不埋首匍匐,对其敬若神灵。
  “红衣主教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那那妖冶的女子檀口微张,声如莺啼,好不动人。只是,话音之中却带着丝丝寒气,让人背脊发凉。
  “回禀…..回禀神女大人….主教大人恐怕….恐怕已经回归我神的怀抱了。”一名跪伏着的黑甲神将颤声回道。
  “哦?你说他死了?一个化神中期的红衣主教,外加两名元婴巅峰的黑甲神将就这样死了?死在我们的地界上?”凤清儿的话语更冷了,只是脸上还带着妩媚的笑容,妖冶无比。
  “是….是的,属下无能,属下应当回到神的怀抱。”黑甲神将全身巨颤,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腰间的佩刀,想要自裁。
  “够了!无上的神灵从来不招收懦弱的废物,你等都起来吧!”风清儿冷哼,脸上妩媚之色尽敛,冷若寒霜。
  “属下叩谢神女。”众人拜服,随后缓缓的站起了身来,不过,却无一人敢抬头看她。
  “主教失踪一事暂且不提,你们都给我说说如今的战事怎么样了。”风清儿的脸上再次带上了妩媚的笑容,就连声音都带着诱惑。只是,在场的众人不但没有露出喜色,反而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因为了解风清儿的人都知道,她变得妩媚的时候便是她最为可怕的…..
  “回….回神女,我方并未占优,双方还在僵持….”又一名黑甲神将跪伏下去,颤声回道。
  “你们都干什么吃的!本神女已经到这儿一个月了,你们居然连个小小的魔门都未能攻下,我留你何用?”风清儿大怒,顿时端坐起来,脸上杀意甚浓。
  “神女息怒,吾等愿意回归我神的怀抱。”众人再次跪伏,齐齐拔刀,想要自裁谢罪。
  “死死死!你们都死了,谁来诛灭恶魔,谁来宣扬神辉,真是一群无用的饭桶!”风清儿大怒,俏脸含煞。看着身下那些黑甲神将,她就只觉气不打一处来,如此愚蠢,如此不怕死的属下,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约显苍老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大殿之中,让得风情儿俏脸微变。
  “宝贝儿,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啊,你的身子可是我的,若是气坏了我可怎么办啊。”
  一个头发雪白白,身材矮小,尖嘴猴腮,獐头鼠目的白衣老头,突然出现在了凤清儿的身旁,一双老眼红光闪烁,上下不停的打量着风清儿的身子,十足的老狼。
  “你们都退下吧!”风情儿冷着俏脸喝退了在场的所有人,而后带着一脸妩媚的笑容,扑进了那人的怀中。
  “哎哟,你都闭关那么就来,怎么现在才出来啊,人家好想你的。”风清儿撒娇。一双玉臂环着他的脖子,将整个身子都挂在了他的身上,水蛇般的纤腰扭个不停,一双玉女峰更是不停的摩擦着对方的胸膛。整个动作暧昧至极,惹火至极。
  “哈…哈哈…宝贝儿,别磨蹭了,老夫受不了了,我们双修去吧。”小老头面红耳赤,体内的欲火彻底被引燃了。那双一直揉捏着风清儿翘臀的色手更是耐不住寂寞,想到登上山峰。
  然而,就在此时,风清儿却突然跳出了他的怀抱,郁郁不欢的退坐到大椅之上,一脸怕怕的看着他,眼中有泪光闪烁。
  “你…..你根本就不爱人家,你就只想着人家的身子,你是个大坏蛋….”风清儿泫然欲泣,眼中尽是委屈,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直看得小老头一阵心疼。
  “宝贝儿….宝贝儿…你别哭啊,我一见你哭我就难受,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别哭..别哭….快给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了。我还不信这荒城之中还有人感动我飞天鼠的女人!”小老头满脸焦急,连连赔礼,生怕风清儿不理自己。
  “呜呜….还不是那讨厌的魔门,他们乘你闭关又来欺负我了,你说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是他们的对手啊,呜呜…..”风清儿以手拂面,轻声哭泣,仿若受了天大的委屈。
  “什么!那魔门的死秃头又来骚扰你了?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难道真想我出手灭杀他吗!”飞天鼠闻言,顿时大怒,也不管凤清儿说的是谁,当下就将这一切推到了魔门殿主血和尚的头上,脸色铁青。
  其实这血和尚并不是魔门正在的殿主,只是挂名的殿主罢了。他与飞天鼠一样,都是最近被神魔两阵营拉拢的修真者之一。不过,因为他和飞天鼠向来不和,仇视很深,他并未接受风清儿的拉拢,赚而投向了魔门,欲与飞天鼠争个高下。
  “是啊…..你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可是叫嚣得很厉害的,不但杀了我的信徒,还要扬言要杀了你,将我抢回去做魔殿夫人….呜呜….”凤清儿泣声道。
  “啊呀呀呀!真是气煞老夫!打了我的人不说,还想抢我女人,难道真以为的怕他不成!如今我已炼好法宝,看我如何灭他!”飞天鼠暴跳如雷。话音刚落,整个便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殿中。
  这一刻,凤清儿笑了,脸上的委屈,眼中的泪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脸上再次挂满了妩媚的微笑,唯有眼神很冷,冷若冰霜!
  “哼,一只连癞蛤蟆都算不上的东西,还想同我一亲芳泽,真是找死!暂且让你逍遥两天,等你帮我铲除了魔门,我便让你悔不当初!”凤清儿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张俏脸比花还娇,只是眼中的杀机却更浓了。不过,没过片刻,她却便了脸色。
  “也不知那该死的红衣主教到底到哪里去了,难道还真被灭了不成?如今他已不在,若这飞天鼠发起狂来那还得了?”
  虽说飞天鼠的脑袋不怎么好使,但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强,十足的大成高手,整个荒城的第一高手!若是平日,凤清儿还能利用红衣主教来微微的对他施压,让他不敢过分招惹自己。不过,此时的神廷却没人可以镇住他了,他若真要霸王硬上弓,那风清儿将毫无办法。
  “该死臭老头,该死的红衣主教,该死的荒城神廷,统统都是该死的!本小姐这次亏了,真是太亏了。姐姐啊……你真是害死我了!!!!”想到自己的身子可能不保,风清儿顿时变了脸色,脸上的妩媚尽敛,心中悔意甚浓,满口都是抱怨,整个人的气质顿时大变,那里还是平日那个妖冶无比,妩媚动人的准神女啊,活脱的一个小辣椒。
  “不行…..我得想想办法,不然任务还没完成,我就彻底的羊入虎口了…..”凤清儿皱眉,想要找出解决的办法,然而,寻思许久也未能找到一个可行之策。
  “算了…..我还是跑路吧…..这里已经不适合我了…..”风清儿摇头,此时,唯有跑路才是上策。然而,就在她起身欲走的时候,大殿之外却传来一道让她喜出望外的声音。
  “属下红衣主教,陈暮,见过神女大人!”话语刚落,红衣主教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大殿之中,出现在了风清儿的眼前。
  “主教大人无需多礼。”风清儿喜出望外,俏脸之上尽是妩媚,那声音听得陈暮都全身掉皮,媚不可挡!
  “属下追杀渎神者十数日,直到今日才将其全部灭杀,特此向神女汇报。”陈暮躬身,整个样子和以前一般无二,仿佛还是以前的红衣主教。
  “哦?追杀渎神者?这事儿倒是有趣,如今本座有空,你就说来听听吧。”风清儿一脸娇笑,退坐到大椅上,小有兴致的看着陈暮。
  “属下遵命!”陈暮躬身,当下讲起了他的“追杀之旅”。
  与此同时,独自上路的李逸也终于来到了魔门的大本营,不过他却没有进去的,而是躲进了白云中,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免费大戏。
  “血和尚,你真是有本事啊,居然趁我不在偷袭的人!你说这事怎么算!”飞天鼠手持双钩,有些喘气的破口大骂。而站在他对面的正是一名身穿血色僧袍,手持血红禅杖,身上冒着血光的大和尚。
  “怎么算?你说怎么算?难道让我给那贱人道歉不成!你这番打上门来,是以为还像以前那样好欺负?”血和尚大怒,脸上的眉毛气的立起来了,浑身血煞冲天。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贱人?你居然干骂我的女人是贱人?你这是找死!”飞天鼠大怒,头上的白发都被气得立起来了,当下举着双钩,对其劈出大片兵刃寒芒。
  “你个死矮子,你还真以为我怕你啊!今天我就先灭了你,然后再去做了那个贱人!”血和尚大怒,手中的禅杖血煞冲天,爆射出万千血红杖影,狠狠的斩向飞天鼠。
  “嘭….嘭…..”巨响惊天,寒芒四射,各种法诀、兵刃四处纷飞。二人杀气冲天,出手就是绝杀,招招要命,直打得风云倒卷,天崩地裂。
  “死矮子,有本事我们到天上去打!你敢不敢!”血和尚大怒。他已看到众多门徒倒下了,而这些人无一不是余波震死的。
  “哼,老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今天不但要灭了你,更要灭了你这魔殿!”飞天鼠冷笑,不但没停手,反而更加凌厉了,瞬间灭杀众多魔门门徒。
  “啊呀呀呀!今日我拼死也要斩你!”血和尚怒欲狂,全身血光瞬间再盛一倍,狠狠的向着飞天鼠劈杀而去。
  “难道你才有禁术?我也有!”飞天鼠眼露寒光,身上的气息也瞬间强盛了一倍,丝毫不惧的冲了上去。
  这一刻,二人的气势都强到了极点,全都到了大成中期的强度,气势强绝,威不可挡。
  他们每一次交手都会打破天宇,崩碎大地,那爆发出无量神光罩住整个荒城,余波所过房屋俱毁,生灵俱灭,恐怖无比。就连躲在白云中的李逸都看得胆寒,生怕这二人真的打将上来,波及到他。不过,这种预想并未实现,因为彻底发狂的二人已在瞬间分出了胜负。
  “扑哧….”头颅抛飞,鲜血狂喷,交战片刻,血和尚就被飞天鼠斩灭了头颅,只留下一具死尸,就连元神都没逃脱。不过,飞天鼠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半边身子都被劈碎了,五脏六腑都滑落了出来,凄惨无比。
  “死秃驴,难道以为就你宝贝啊,宝贝我也有!哈哈哈。”飞天鼠狰狞大笑,一双老眼死死的盯着血和尚的尸体,神色复杂。
  “最后还是我赢了!最后还是我赢了!哈哈哈,还是我赢了!师傅你看到了吗……最后还是我赢了…….”
  半响之后,当血和尚的尸体完全淹没在尘埃中时,飞天鼠再次笑了,只是,此刻的笑声并无喜悦,有的只是那散不掉的哀伤。
  “嘭…..”飞天鼠的的肉身也落下了,成为了死尸中的一员。而他的元神则是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边。
  (第二更送上.......亲,你们信么。。。这一章我写了6小时。。改了无数遍,斟酌了好久....不知道你们感觉咋样,希望能喜欢这个女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