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谁才是神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远处,正与红衣主教激烈对拼的凡星老道在看到这一幕时,顿时升起了无力。他很想出手救下李逸,可自己的对手却太过厉害,招招都是必杀,让他毫无出手的机会。若是大意必然身死道消。
  “流云道友,莫怪老道......”凡星老道使出全力,在与那红衣主教对拼一记后,转身便逃,没有丝毫恋战。他知道若是此时不走,那就再也走不掉了,三名化神期的绝顶高手不是他能搞定的。
  “该死的渎神者,你往哪里逃!”红衣主教大怒,想要留下凡星,不过凡星的速度太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数百丈之外,他追之不上。
  “嘭.......”
  两尊神王虚影的裁决之剑彻底劈落到了李逸的身上,发惊天巨响,爆发出无量神光,久久不息。
  “渎神的罪人必将被神毁灭!”
  这一刻,红衣主教笑了,黑甲神将笑了,他们一脸的满意,眼中尽是对神才崇敬之色。然而,一个无比冷漠,甚是威严的声音却突然出现在了场中,让得三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真神是无法毁灭的,即便是神的裁决!”
  李逸的声音出现在了众人的耳中。话音冷漠,充满威严,透露着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让人无比心惊。
  “渎神者怎么还活着!这是怎么回事儿!”红衣教主咆哮,那看着黑甲神将的目光,尽是不善。
  “无知的爬虫,面对真神你居然如此说话,本神决定降罪于你!”李逸学着红衣主教的语气缓缓开口,在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的身影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你.....你是谁!你是魔门的那方魔将!”红衣主教颤声,一双老眼尽是不信,心中无比骇然,刚一看到李逸就忍不住倒退了数步。而在他身旁的黑甲神将更是满脸惊骇,就连身后的神王虚影都明暗不定,被这眼前之境吓坏了。
  此时,施展了神圣净化的李逸已然变成了巨人,身高足有十丈,全身都是漆黑的甲胄,就连面部都带着一层黑色的面罩,甲胄外面更是燃着丈高的紫金火焰,恐怖无边,像极了来自地狱上来的魔。不过,这并不是让人吃惊的主要原因,众人惊骇的乃是李逸身上发出的那股冰寒彻骨,冻人心神的寒气,以及那股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威势,那种威势同魔门中的魔将极为相似。
  李逸冷笑不语,乘着众人吃惊的刹那,瞬间冲向了两名黑甲神将,随后用手一抓,将其握到了手中。
  “恶魔......”两名神将惊慌失措,眼中的惊骇达到了极点,他们惊呼着,挣扎着,用尽全力的想要逃出李逸的手掌,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我可是无上的真神!你们这些渎神者应该毁灭!”李逸冷笑,手中微微用力,瞬间就将两名神将捏成血泥,就连元神都没逃脱,场面血腥而又恐怖。
  “该死的恶魔,你将受到神的惩罚,我要代神毁灭你!”红衣主教咆哮,脸上的惊骇之色已经消失了不少,眼中有些疯狂,那是一种对某事极其渴望的疯狂。
  “神之裁决!”红衣主教狰狞的大笑,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禁术,他极其渴望灭掉眼前的恶魔。只是,他却失败了。
  “晚了!”李逸踏步而出,瞬间出现在红衣主教的身前,随后,大手一挥,顿时就抓住了正在施术的红衣主教,将其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啊.....该死的恶魔,你将受到神的惩罚,伟大的真神必将降罪与你!”红衣主教咆哮,口中不断溢血,整个身子已然缩小了一半。此时,他全身的骨头都被李逸捏断了,就连元神也被禁锢在了肉身之中,逃脱不得。
  “哈哈哈,刚才不是称我是爬虫么,现在有称为是恶魔了?真是可笑之极!”李逸大笑,手上的力道再次加大了少许,让得红衣主教正再度吐血。
  本来李逸的修为的确不高,比之红衣主教那是云泥之别,不过,凭着诸多秘法、仙诀,他还是能同红衣主教斗上一斗的,至于想要战败化神中期的红衣主教,那却极其困难。
  然而,他的肉身却是少有的强悍,比之红衣主教不知强出多少,如今施展神王附体,不但肉身更加强悍了,就连修为也到了化神之巅,整体实力瞬间远超红衣主教,不过若是红衣主教要逃,那他也只能干瞪眼了,只是,这红衣主教不但不逃,反而还欲施术灭他,如此才让他有了可乘之机,肉身相抗,整个修真界何人能够胜他?
  此时抓住红衣主教,李逸少不得对他折磨一番以报先前的追杀之仇,不过,想到对方的骨头都被自己捏断了,李逸也就仁慈的放过了他的**,转而折磨他的元神。
  李逸不是好人,也不是君子,他只是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真人,同时,他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人,此时,他是手段百出的折磨着红衣主教的元神,没有丝毫的怜悯。
  片刻之后,无比强大的红衣主教也受不了李逸的折磨了,连连求饶,口中哀嚎不断。
  “大人.....大人饶命啊....老道知道错了,老道知道错了,您就放我一马吧。”
  “大人,您是伟大的天神,您是至高的天神.......我只是爬虫,我是个卑微的爬虫,求您放了我吧。”
  “伟大的神啊,至高的神啊,我就是您的仆人,真正的仆人啊,求您宽恕你的仆人吧....”
  ..............
  此时,红衣主教的精神快要崩溃了,那自元神上传来的痛苦,早已胜过了**上的千万倍。那是一种非人的,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真正的痛不欲生。他想死,他想自爆元神,可元神都被禁锢了,想死都不成,所以他妥协了,他放下了尊严,对着一个魔毫无廉耻的求饶。只是,那个魔却没有听放手的意思,依然折磨折他。
  半响之后,当红衣主教的精神彻底崩溃,昏死过去的时候,李逸才终于停了下来,而后,随后一挥,将其丢到了地上,自己再次便回了常人。不过,让他没想到的却是在他撤去神王附体的瞬间,他体内的灵力也跟着消失了。他彻底变成了凡人,随后,毫无意外的自空中跌落而下,摔了个通透。
  “怎么回事儿?我的神王附体不是没有副作用么?这是怎么回事儿?”李逸大惊,搞不明白这底是怎么回事儿。
  要知道,在他养伤的那个期间,他可一直是保持着神王附体的形态的,那时根本就未出现什么意外,如今不过才施展了半柱香不到就出现了灵力被抽空的情况,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事儿有些蹊跷!”李逸皱眉,越想越觉得不对。他还记得书中所说,知道神王护体是有一段时间限制的,若是过了时间,施术者会自动变回原样,可是在他下山前,他却依然保持着神王附体的状态,不能变回,直到天华真人出手,他才得以恢复了人身,与之现在的情况是完全不同。一时间,他不由想到了书中提到的两种原因,不过,这种想法才刚一出现就被他否认了。
  “唉......或许......没有想的那么糟吧。”李逸摇头,不再细想了。当下站起身来,向着红衣主教奔去,随后将其扛起,飞快的逃离了此地。
  扛着红衣主教,李逸一阵飞奔,不到半柱香就跑到了荒城的另一端,躲进了一个破庙之中。随后,在收刮了红衣主教的全部家当后,他便开始了打坐恢复,更不舍不得使用丹药。没办法,俗世中的丹药实在太难求,强如红衣主教这个境界的也只有一瓶,他哪能乱用。
  半个月后,当李逸彻底恢复过来的时候,红衣主教的气息已经十分虚弱了,全身惨白,元神不稳,随时会有死去的可能。
  李逸无奈,只能出手。当下便接上了他全身的骨头,为其疏通经脉,让他的身体回到了正常状态,而后又施展秘法,对他的元神进行修补,助其彻底恢复了过来。然而,让李逸没想到还是无心之举,还给自己带来了大收获。
  “多谢道友的解救之恩,老道拜谢了。”
  恢复过来的红衣主教当下对着李逸躬身行礼,脸上带着感激,只是神情却很低落。
  “你这是作甚,难道你的神智恢复了?”李逸吃惊。在他折磨这红衣主教的时候他便发现了对方的特别,知道对方对神的崇拜并没那些白铠武士来的厉害,心道,或许还能唤醒对方。随后,在他的一番折磨下,这老头更是抛弃了神,向他求饶,这让他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却是这红衣主教居然会因此恢复了神智。
  “是的,老道的神智已经彻底恢复了。”红衣主教点头,一脸感激的看着李逸,道:“若不是道友特意解救,或许,老道这一辈子都将浑噩下去,如此大恩,真不知何以为报。”
  李逸闻言,顿时无语,心中暗道,那拷打你的元神不过是想报复你罢了,至于特意解救就还真没干过,你能清醒过来可都是你的运气。
  “呵呵,道友多礼了,这都是在下该做之事。”李逸抱拳,对着红衣主教回礼,毫无尴尬之色。
  随后,他又一脸严肃的问道:“不知道友可否说说那神庭之事儿?”
  “神庭之事儿?这个老道确实知道很多,若是道友想听,那老道也就直言不讳了。”老道闻言也不相瞒,当下说就给李逸说起了神庭之事。
  据这老道说,他本身神城的一名散修,后来无意间加入了神庭,随后,因为实力出众被授予主教一职。当然,在这之前他也受到了神族的神辉洗脑,不过因为他的修为太高,抗性太强,那洗脑的神辉未能彻底刻入他的元神之中。
  “神辉洗脑.......这是什么东西?”李逸不解,当下问道。
  老道解释,说那神辉洗脑乃是真正的神族使者施展的一种法术,一种可在人的灵魂上打下烙印的恐怖法术,是他们控制信徒的最强手段。
  随后,李逸又问了一些关于神廷门徒日常事务,神廷人员职位划分,神廷对信徒忠诚度的考核等问题。老道对此都没有丝毫不耐,反而讲得十分仔细,这让李逸收获颇丰。
  “你说我要是捉了那神女风清儿,这荒城会变成什么样子?”李逸笑着问道。
  “她如今是这荒城的领头人,若是你抓了她这荒城多半会被魔门霸占,不过,战乱却会消失。”老道皱眉,不知李逸想要干嘛,当下说出了实情。
  “呵呵,既然如此,我就让这里的战乱消失吧。”李逸起身,拍拍老道的肩膀,没有再说其他,当下转身离开了。不过,没走几步却他就停下来了,背对着老道,道:“禁锢元神的法决已经除掉,你以后好自为之吧。”说罢,李逸的身影终于消失不见。
  “唉.......”老道叹了口气,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在驻足片刻后,他也离开了,整个破庙再次安静了下来。
  然而,此时的荒城却未消停,神廷与魔门的战火正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