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老掌柜的身份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黄叶乱舞,黄沙漫天,各种刀芒、法印不停乱飞,空中发出各种光芒,神威浩荡,魔影阵阵,两人打得不可开交。
  大街之上,原本成合围之势的神庭卫队早已散开,此时正远远的看着二人的战斗,脸上无悲无喜,眼中寒芒闪烁,尽是杀伐果决之色,看那样子只要二人有一方落败,他们便会立刻出手。
  “铛……”
  老掌柜手上突然多出一个金光闪闪手镯,堪堪挡住了黑甲神将的斩首一击。此时,那黑甲神将的血红刀刃距离他的头颅不过半寸。
  “死!”黑甲神将大喝,全身灵力暴涨,手上的血红大刀顿时爆发出丈长刀芒,瞬间斩向老掌柜上身,要将其一举斩灭。
  然而,就在刀芒加身的瞬间,老掌柜的身上却突然出现了一道银色的光罩,将他团团包裹,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啵…”光罩破碎,金色手镯瞬间成灰,老掌柜当场吐血倒飞而出,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倒飞数十丈,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道兄,我知道错了……救命啊……”老掌柜一脸的恐惧,一双老眼无助的看着李逸,想他出手。然而,李逸却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依然悠闲的喝着小酒,不闻不顾。
  这一刻,老掌柜呆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石化,脸上带着不信,眼中有着不甘。他望着李逸愣愣发神,丝毫没有顾及已经近身的黑甲神将,仿佛彻底放去了防守。
  “赎罪吧!”
  黑甲神将大喝,在距离老掌柜不到两丈的时候,一刀劈出。顿时,一道十丈长短的血红刀芒凭空而出,直直的斩向老掌柜,欲将其轰杀成渣。
  “嘭…….”
  血红刀芒宛若神之刃,威不可挡,一击出风云动,整个街道瞬间崩碎,炸起乱石无数,石泥漫天,老掌柜彻底被淹没其中。
  “嗯?”李逸剑眉轻挑,这一幕确实出乎了他的预料,心道是自己多疑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手相助的时候,那被刀芒劈中,淹没在粉尘之中的老掌柜却突然冲了出来。
  他柜披头散发、浑身是血,身上留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尺长伤口,自他的左侧锁骨一直蔓延到他的右侧肋骨,血流潺潺,恐怖无边。不过,他的气色却是不差,刚一出现就将李逸骂了个通透。
  “啊…..你个天杀的,你看什么看啊,难道要我死了你才安心?若你再不出手,老道就真的要身死道消了!”老掌柜满脸的愤怒,眼中尽是恐惧,那样子像极了死里逃生的小老头。
  李逸摇头,随后再小酌了一杯后才一脸笑意的说道:“你这骂也骂够了,戏也演完了,难道还要继续下去么?”
  这话说得很突兀,有些不知所谓,让人不明所以,不过,这却让老掌柜的脸色为之一变。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老掌柜咆哮,眼睛通红,样子十分委屈,他想大声怒骂李逸,不过,话音还未出口就被黑甲神将打断了。
  “该死的恶魔,可恶的爬虫,你们已经彻底激怒了神的使者,你们必须受到神的惩罚!觉悟吧!”
  两人的肆意交谈,彻底激怒了黑甲神将。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无视,这是对神的蔑视,作为神的使者,他不能放纵这群卑微的爬虫,他要让这两个敢于蔑视天神的爬虫,受到神的惩罚,要让他们知道神是不容玷污的,是不可战胜的!
  他一步踏出,全身神芒大盛,转眼间,他的身后便出现了一个高约十丈丈,身穿金色战铠,头戴七彩皇冠,手持一柄与身等高,金光闪闪的双手大剑,全身散发着七彩神辉的巨大人影。
  那道虚影并不凝实,人影有些模糊,难以看清容貌,不过,它却散发着无量光芒,神芒四射,炫目非常,其上神威阵阵,狂霸无比,始一出现就压得那些白铠武士当场跪伏,吓得老掌柜连连倒退,让得李逸都是眉头直跳。那种威压根本不是元婴修士者能发出的,最弱也是化神之巅!
  这是一种禁术,是神庭特意为这些人族的神使开创的禁术,一经施展便可召唤出神王虚影,发出超越自身实力数倍的神王一击,只是施展此术的代价却是极大,每施展一次都会将自身的灵魂毁灭小半,极伤根本,一般无人愿意施展。然而,此时的黑甲神将却已暴怒,哪里还管得了什么灵魂。
  “神之裁决!”黑甲神将大喝,双手握刀,向着老掌柜的方向就是一击竖劈,顿时,神王虚影齐动,同样挥舞这神剑,向着老掌柜劈杀而去。
  “轰隆隆……”风云倒卷,天地色变。
  一柄长有百丈,通体血红,带着无边煞气的恐怖剑芒凭空而显,带着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着老掌柜轰杀而去,剑芒所过四方寂灭。
  “救我!救…..”老掌柜脸色大变,口中大呼救命,身形连闪的向李逸冲去,想要寻求庇护。然而,李逸的动作却比他更快,他才刚欲动身就被定在当场,连话都未能说完。
  “轰隆隆…..”血红巨剑斩落而下,瞬间淹没了老掌柜,而那恐怖的剑气更是在落下的瞬间斩灭旁边的一切,整条大街瞬间成为废墟。房屋成灰飞,平地变裂谷,恐怖无比。
  见此一幕,所有的神庭武士都跪伏了下来,在看向那高高在上的神王虚影时,充满了敬畏,充满了狂热,唯有李逸的脸色无比的难看。
  “难道我错了吗?或许.......真的错了。”李逸苦笑,眼中有着歉意,有着决绝。
  “渎神者必将毁灭,至高的神是无所不能的!神将灭杀……..”
  一旁,获胜的黑甲神将再次宣读神庭的口号,脸上带着狂热的崇敬,不过,他的话语还未说完却是轰然倒下了,与此同时,不他的头颅更是脱离了他的身子,高高的抛飞起来,连同着他身后的神王虚影也瞬间溃散,化成了点点星光。
  “神使大人!神……”
  远处两百名神庭武士齐声高呼,杀意冲霄,然而,话音还未落下便全部身首异处,步上了黑甲神将的后尘。
  “哧……..”两百颗头同时抛飞而起,血漫天漫。那喷薄而出的猩红血液瞬间染红了大地,血流成河,整个场面仿若修罗炼狱。
  “谁!”李逸大惊,他虽然也想杀人,但他自认做得如此利索,如此手段唯有化神以上的修士才行。
  “哼,你不是一直想逼出我的实力吗!难道现在怕了!”一道冷漠的、无比威严的声突然自地底传来。
  “呵呵,看来我还真没猜错啊,你果然是只老狐狸。”李逸闻言,顿时笑了起来,随后立身而起,向着店外走去。
  远处,老掌柜的身影出现了。他身穿一袭黑袍,出现在了那剑芒劈出的巨大裂缝之上。此时,正无悲无喜的看着李逸。
  “我若是老狐狸,那你又算是什么?老怪物么?”老掌柜面带寒霜,冷冷的说道。
  “我本无此意,只是你演得太投入,不肯跳出来和我说真话,我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李逸摇头,没有在意对方的言语。
  “哦?你怎么知道我在演戏,你怎么知道我没说真话?”老掌柜闻言,顿时冷笑连连。
  “难道你真以为你露出丝毫的破绽么?”李逸轻笑,顿时就自顾自的说起了老掌柜的诸多破绽。
  “先前在我经过此处的时候,我便发现了你的修为,元婴中期,于是知道了你在演戏。而后,在我问及你的门派、**之时,你却说无门无派,**都是自己用法器换来的,可你若是无门无派,这法宝又是从何而来呢?随后,我又问你为何不离开此地,你却回答,准备熬过这段时间,大赚一笔。再到后来,在我问及神庭魔门之中有何厉害人物之时,你说就连大成高手被神女**而去,那为他们没能将你拉拢进去呢,你可说过自己贪财的哦。最后,在我杀灭杀那些白铠武士之时,你的神色一直没有变化,唯有在我放掉一人后,你才装出一脸紧张的样子,这不是很不合情理么?你说如此多的疑点,我能不怀疑么?”李逸轻笑。
  “哈哈,就算我破绽百出,可你为何要苦苦相逼,非要点破我的身份呢?”老掌柜冷笑,对于李逸无比忌惮。在他看来,李逸不但实力诡异更是诚服颇深,是个难缠的对手。
  “其实我的目的也很简单,只想知道这荒城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你一直演戏不肯配合罢了。”李逸摇头,他之所以弄出这些事儿,不过是为了在真正的弄清现状后,找个好点的方法混进神廷罢了。
  “哼,难道你以为我在被你揭穿之后就一定会告诉你么?”老掌柜冷哼,心中已是恨透了李逸。当然,若是有人发现自己被人当成了猴耍,都或许早已动手了吧。
  “你会的!”李逸看了看老掌柜,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哦?难道你想和我动手?然后逼我就范?”老掌柜冷笑,眼中虽然有着忌惮,但更多的却是不屑。在他看来李逸修为诡异,但再强也是个元婴修士,若是真的动起收来,他这个化神中期的修士必然神算极大。
  “不不不”李逸摇头,一脸笑意的说道:“我说你会,那是因为你是修真六大派的器宗弟子,而我则是一个被派去神廷,刺探情报的修真弟子。虽说我俩是同行,但我们却应该守望相助,如今我找你帮忙,你必然不会推迟。”
  “你是被派去神庭的弟子?”老掌柜吃惊,心想,若真是这样,那修真界所付出的带价就太大了,天才又将再少一名........
  “在下流云,天剑阁弟子!”李逸对着老掌柜抱了抱拳,自报名号,随后屈指一弹,射出一道凌厉的指剑,瞬间洞穿一块的巨石,威力奇大。
  见此一幕,老掌柜安心不少,当下对着李逸抱了抱拳,道:“在下凡星,器宗外门长老。”
  “原来是凡道友,先前多有得罪,请勿见怪,还请凡道友为贫道解惑。”李逸抱拳道。
  “流云道友客气了,只是这解惑一说,恐怕得等等了,现在该迎客了。”凡星望着远方,神色有些凝重。
  “是呢,不过这迎客之事就让我来吧,凡道友看着就好。”说罢,李逸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高空之上。
  远处,一群足有千人之多的神庭卫队正踏步而来,声势浩大,步如惊雷。
  (第一更到,不知亲们在看来前一站是不是产生了疑问,若是产生了,红尘就成功了,若是没有....红尘就失败了,当然若是亲们在还未看完这章就知道了李逸的目的,那么红尘就更加失败了,呵呵,第二更依旧不变,7点左右!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