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招惹神廷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李逸的突然发难,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每人的脸上都挂着不信,眼中有些迷茫。
  对于在场的白铠武士来说,李逸所作之事,确定太过出人意料了。他们不解,猜不透李逸何会对他的“同伴”突然出手。而身为受害者的老掌柜也是一脸愕然,不知道李逸为何如此,心道自己可从未招惹过他啊?
  同时,他对李逸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无比心惊。他从未想到李逸会如此强大,居然能用定身决定住自己。要知道,用这定身诀只能定住比施术者低山一个大境界的人,如今二人境界相同,怎出现这种情况呢?
  “你的做法很明智,神会原谅你先前的无礼,你将受到神的关怀,成为神的子民。”一名貌似队长的白铠武士走了出来,庄严的说道。
  “神的关怀?神的子民?这些虚假的东西我可看不上眼…..”李逸摇头。大手一挥,再次将众人全部定住,然后吹出一口灵气,将其全部吹飞,跌落到大街之上,掀起大片黄沙。
  “我说你跑什么呢?你好歹也是个元婴中期的高手,难道还怕这俗世之人组建的神廷?”李逸轻笑,手指再点,解除了老掌柜身上的定身诀。
  “道友道法高深,老道自愧不如,不过,你这事先并未说明,如此突然解开他们的定身诀,老道岂有不跑之理。”老掌柜苦笑,对于李逸的手段很是佩服。
  李逸对此只能摇头,只叹对方太过胆小,没有修真之人必备的狠。不过在想到对方乃是一个混迹在俗世中,只为锦衣玉食的俗世修真者后,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大街之上,二十名神庭武士,七仰八叉的躺在黄沙之上,有的黄叶沾身,有的黄沙铺面,有的深埋人堆,整的一个垃圾堆,凄惨无比。
  李逸走出酒馆,出现在众人身前,而后一脚轻踏,顿时将所有的人震了起来,一个个犹如标枪的竖立在大街之上,威风凛凛。不过,如此举动却未震起一片黄叶,一粒黄沙,看得店中的老掌柜眼睛都直了。
  “此人定不是元婴修士.......不可得罪!”老掌柜心中大骇,对李逸忌惮到了极点。
  大街之上,李逸将灵力运至双目,上下打量着众人,想要看看神庭到底对这些人做了什么,然而他却失败了。一番观察下来,居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这些人的神智正常无比,根本不像被人操控,他们对神的崇敬都是完全发自内心。
  李逸迷茫了,他是真不知道这些凡人为何成了死心追随神庭的信徒,他对此无能为力,或许唯有亲自加入了神庭,才能知晓他们控制凡人的手段。
  李逸摇头,对于这些死忠神庭的凡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因为他们早已将自身的灵魂都交给了神庭,交给了他们的“神”,彻底成为了神庭的信徒,成为了杀人的工具。对此,李逸只能无情出手,弹指间就斩灭十九人,结束了他们的罪恶之旅。至于为何唯留一人不杀,那只为让其传信神庭罢了。
  “回去告诉你们的神,若想报仇,速速死来。”说罢,李逸解开了那人的定身诀,转身向着酒馆走去。
  “该死的恶魔,你已经犯了大罪,你的行为将受到神的惩罚,你将受到神的惩罚!”那人夺路而逃,内心已然被恐惧填满,不过,口中却是大喊着神将降临此地诛灭恶魔。
  李逸神色凝重的走进了酒馆,想要小酌两杯,坐等神庭来人,不过,刚一进门就被老掌柜叫住了。
  “道兄这一次可真是闯了大祸了,那神庭之中可不只是凡人啊,不少修士都成了他们的信徒,势力极其庞大,你一人怎能敌过?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哦?还有修道之人在里面吗?”李逸微惊,有些吃惊神族的手段,居然连修道人都能收服。
  “是啊,如今整个荒成里的大部分修士都成神魔两族信徒,其中,神廷拉拢的修士极多,里面还有大成修士!我们快走吧”老掌柜一脸的愁容,坐立不安的劝着李逸赶快离开。
  这一刻李逸终于明白了,原来眼前这老掌柜并没有他想的那么不堪,而是神庭势力太过强大,不敢招惹。不过,他却不惧。
  “呵呵,没事儿,我俩先喝上一壶,等那神庭之人来了再说,若是确实厉害,我们再走不迟。”
  李逸眉头舒展,一脸轻笑的坐了下来,丝毫没有半点担心,同时,又叫老掌柜上酒上菜,陪他聊聊这神庭魔门到底是什么东西,说说这荒城的情况。
  “唉,你真是个要命的主儿啊.......”
  老掌柜一脸苦涩,满腹苦水,不过却不敢得罪李逸,当下端上了酒菜,一脸焦虑的陪着李逸喝酒,不过,这对他来说喝的不是酒而是苦水,苦不堪言。
  “我说你老这样端着张老脸,给谁看啊?还是快给我讲讲这神廷魔门的大致情况吧。”李逸摇头,对着老掌柜是彻底的服了,见过怕死的却没见过如此怕死的。
  老掌柜闻言,哪敢不依,当下便为李逸讲起了荒城中的一些大事。
  据老掌柜说,这神庭、魔门是五年前突然出现在荒城的,随后只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就成了整个荒城的超级势力,拥有了大量门人。不过,这两大势力却还安分,没有挑起什么大乱,反而将荒城治理得更好了,可谓城泰民安,城风极顺。
  然而,在半个月前,神成准神女风清儿却突然来到了此地,开始强拉门徒,收刮修士,聚集灵宝神材,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随后,更是强行出兵攻打魔门,欲一统荒城,因此爆发了大战了。
  如今,这神廷和魔门几乎是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战,整个荒城彻底陷入了战乱之中。且,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并不大,几番交战已经死了众多信徒门人,毁了不少的法器灵宝,为此,双方都在强拉信徒门人为其征战,时至今日,过半的荒城居民都已成了傀儡,而剩下的那一小半居也都逃离了此地,偌大的荒城已快成为真正的荒城了。
  “原来如此......那你说的神庭收了大成修士是怎么回事儿?”李逸恍然大悟,当下又问起神廷拥有大成修士的事情,他怕此事成为他加入神廷的阻力。
  “唉,有句话叫什么来着?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老掌柜叹气,“自从那风清儿出现后,城中不少的修士便被她的绝世容颜迷住了,即便人家没说收人,这些王八蛋也主动举手投诚,全都跑去了,就连那唯一的大成高手,也没有抵得住凤清儿的诱惑.....”
  “哈哈,那是因为他们修心不够,所以遭道了”李逸大笑,没想大成期的高手居然会被美色所诱,真是古今少有之。
  “唉,是啊,都是修行不够啊,老夫爱财,他们爱女人,都是贪念作祟......”老掌柜感叹后,举杯独饮。
  “你可知那名大成修士的具体境界?”李逸问道。
  “据说是大成初期,不过因为有件绝品灵器,战力堪比大成中期。”老掌柜放下酒杯,一脸苦笑。心中暗道,难道你还想打他的注意?人家在弱也不是你一个元婴修士能够战胜的。
  李逸问言,心中顿时一惊,知道这事儿难办了,因为他如今的修为不过元婴中期,即便施展神王护体也不过化神巅峰,比之大成中期可是相差了一个大境界,想胜极难!且,即便战胜也必然身受重伤,若被神庭之人逮住,那他的下场多半是成为神庭的傀儡。想到这些他不由得担忧起来,神色十分凝重。
  然而就在此时,大街之上却传来了一阵如洪钟大吕的叫阵声音。
  “恶魔!你亵渎了神的威严,屠杀了神的子民,神已降罪最于你!本使将以神的名义诛灭你!”
  大街之上,一支大约两百人的神庭卫队出现了,为首的是一名穿着黑色战甲,手持丈长大刀,身上发着浓烈杀气的中年男,在其身后,乃是一群手持两尺白刃长刀,身着白衣白铠的神庭武士。他们威武不凡,整齐划一,宛如天降神兵,气势非凡,强势无比。他们每一步落下都会震得大地剧颤,黄沙漫天,阵势极强。
  “神庭的人来了,道兄我们跑路吧.....”老掌柜大惊失色,一双老眼不停的在李逸和那黑甲神将的身上徘徊,眼中全是忌惮。
  “那人只是人族修士,修为只有元婴后期,你如此害怕作甚?”李逸摇头,没有半丝儿的惊慌,反而有些失落。本来他认为自己的举动能引来真正的神族之人,对此很是期待,没想到此番前来的还是人族修士。
  “这个......老道眼眼拙,没能看出他的深浅......”老道尴尬,当下灌了一口酒,脸色平静了下来,同时,一脸期待的看着李逸,等他出手。不过,等了半响都没见李逸出手,倒是桌上的菜少了。
  终于,那神庭卫队的大军来到了酒馆门口,白压压的一片,将他们全部重重包围了起来。
  “魔鬼,出来受死吧!你所犯下的罪孽必须用血来偿还!”那黑甲神将开口,声如洪钟,铿锵作响,全身杀气凛然,状若神魔。
  然而,李逸却没有理会他,依然自顾自的吃菜喝酒,同时,还旁若无人的对老掌柜说道:“他身上的那件铠甲不错哦,中品灵器,你想不想要?”
  “这么好的东西我哪能不要啊......要,要,要!道兄是要送给我吗?”老掌柜眼冒精光,一脸的激动,看那黑甲神将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座宝山,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该死的爬虫,本使的战甲也是你能够窥视的吗,今日,我将代表无上的神,降罪于你,你将陪着魔鬼一起毁灭!”
  老掌柜的眼神彻底激怒了黑甲神将,让那神将大人都不再理会李逸了,直接挥刀,向他斩劈而来。
  刀光闪烁,寒气逼人,其上散发的灵力波动就让老掌柜一阵心惊,同时,那刀上伴随着的鬼哭魔啸之声,更是让他无比胆寒。
  “道兄,他的这刀能送给我吗?”老掌柜一脸讨好的看着李逸,根本没有在乎那劈来的一刀,仿佛那劈来的一刀不是劈的自己。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不过,前提是你能活下来。”李逸轻笑,单脚一跺,顿时将老掌柜震飞了出去,而飞去的方向正是那黑甲神将,同时,也正因为李逸这突然的出脚,让得老掌柜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刀。
  “道兄,你这是何意啊........”老掌柜大叫,整个都快哭了,不知李逸为何如此。
  “能不能得到宝贝就看你自己了,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机会难得,错过就什么都没了。”李逸轻笑,一边喝酒一边吃菜,权当自己是在看戏。
  老掌柜闻言,顿时有了想死的冲动。当下也不再求救,实力全开的和那黑甲神将对拼了起来,不过,没过几个回合他就不支了,随后大呼救命,想要李逸帮忙,不过却未能让李逸。
  再过片刻,老掌柜已是彻底处在了下风,疲于防守。
  “砰…..”
  黑甲神将一拳轰在老掌柜的脸上,将他打的倒飞出去,在那空中留下一串血花。
  老掌柜嘴角溢血,一边抵挡着神将的恭敬一边破口大骂:“你个天杀的.......你不得好死啊......你居然算计我这个无倚无靠的小老头,你才是真正的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