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进入荒城

  第二卷 混迹俗世
  [1/1页]
  时间一晃半月过去了。
  养伤半月的李逸终于完全恢复了过来,此时的修为更是大进,隐隐到了元婴中期之境,如此变化自然让李逸高兴不已。不过,唯一让他恼火的还是他的身体和体内的金丹。
  时至今日他的身体依然没有变化,还是十丈大小,根本变小的趋势。此外,体内的三百六十个窍穴也是丝毫没有动作,半月修炼也只是将第一窍穴中的那颗金丹壮大的些许,想要成婴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这九转仙决确实神妙,虽然比不上九龙飞天心法,但威力也还不错,而且更易修炼,如今我才修炼不到半月,修为已经有了如此明显的提升,如此神效就连不败仙决也比不上啊。”李逸盘坐在寒玉床上,五心向天的修炼着新得的九转仙决,心中无比欣喜。如今他已将这九转仙决当作了主要的修行心法,而那不败仙决则成了他的战斗**。
  没办法,这九转仙决中的神通大多是经历了一转之后才能修行了,对于如今的李逸来说,这确实太过遥远,且,在他看来,这九转仙决除了心法比较怪,能够迅速提升修为外,攻击法诀却不咋地,所以他也从未想过要去修炼。
  “时间差不多了,虽然师尊还未前来,但我是不能再等了。”李逸睁开了眼睛,站起而出,准备离开。
  “你可是要下山了?”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自空中传来,吓得得李逸一阵心惊,直感觉头皮发麻,当下大喝,道:“是谁!滚出来!”
  李逸身高十丈,此时全身都被黑色的甲胄包裹着,全身狰狞无比,远远看去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很是恐怖,此刻仰首大喝,更有魔啸天穹之势,狂霸无边。
  “咳咳….徒儿莫须紧张,先前不过是考验你的反应罢了,没想到你居然毫不惊慌,确实了得啊”天华真人的身影突然自空中显化而出,一脸慈祥的向着李逸迈步而来。
  “原来是师尊,我还以为有人闯进了禁地呢…..”李逸尴尬,没想到对方是王天华,当下向着天华真人躬身陪礼。
  “没事没事,你的表现十分不错,为师甚是满意,不过,你这身体如此巨大,你怎么下山?”天华真人一脸笑意的看着李逸,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这个….这个弟子还在考虑当中…..如今确实没法儿变小。”李逸尴尬,没想到自己使出了神王护体的神通居然持续如此之久,根本就和书中说的完全不同,此时很是无力。
  “数月前,在我见到你这具神躯之时便猜到你的**出了问题,不过并未出手,想让你自行领悟,如今见你还未找到原因也只能亲自出手了。”天华真人说罢,一挥大袖间就将一道法诀打入了李逸的身体,而后,李逸的巨大神躯顿时变小,转眼间就恢复到了正常人的大小。
  “还请师尊为弟子解惑。”李逸一脸的震惊,当下对着天华真人抱拳行礼。
  “此乃小道尔,为师传你便是!”说罢,天华真人再次打出一道法诀,没入李逸的脑中。
  “谢师尊成全。”李逸躬身,眼中尽是佩服。
  先前他还认为这修真界中无人可以当作他的老师,不过,时至今日他才知道了天华真人的手段,对其佩服无比。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可以下山了,切记,万不可向人提起你是清风派的李逸,更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俩的关系。”天华真微微点头,示意李逸下山。
  “师尊放心,弟子自当做好。“李逸再次躬身行礼,而后化作一道银芒,向着荒城飞去。
  看着李逸远去是身影,天华真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过此时的笑容却有些邪恶,有些冰冷。
  “盘古老儿,不出万载本帝必然上天战你!你给我等着!”天华真人仰望苍穹,眼中杀气冲霄,在驻立良久之后才隐去了身影。
  时间匆匆,转眼便过去了两日。
  连续飞行了两日之久的李逸,此时终于来到了距离清风派最近的一座俗世主城——荒城。
  荒城乃是玄明世界四大帝国中最有名气的修道名城之一,属于四大帝国中的燕国所有。城中不但修真的道人极多,修真法器遍布,就连十分稀缺的修真灵丹也有不少的交易,确实是一座修真风气极浓的古城,不过让人不解的是,城中并无修真门派,修真势力很是弱小。
  如今随着神魔两族的下界争霸,这拥有大量修真者的荒城,却也成了神、魔两族的必争之地,城中已然多出了神庭和魔门两大势力。
  一直以来,城中的神魔两族都是相安无事,互不干扰,共同管理这整个荒城。不过,这种局面却在近日却被打破了,神、魔两族终于正式对上了,其间摩擦不断,信徒门人死亡甚众,整个城市都陷入战乱之中。而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一个女人。
  据传,燕国神城的准神女——风清儿,已在前不久来到了慌城,随后便拉开了神魔大战,其目的不过是想要一统荒城,借此功劳成为真正的神女罢了。
  如今,随着神、魔两放的正式开战,整个荒城已经有些混乱了。原本热闹的大街,此时已是行人稀少,数十里的长街上,除了遍地的黄沙、落叶、残砖破瓦外,也只有那三五几人还在叫卖,而这些叫卖之人无一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而不能不外出的小贩。
  街道旁边,原本生意红火,财源广进的店铺,此时已是关上了门窗,不再营业了,整个大街无比凄凉。
  李逸身穿一件白色的长衫,独自行走在冷清长街之上,不时环顾四周,想要寻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小店。然而,行走了大半个时辰却未能见到一个。
  “难道,这偌大的荒城还成了死城不成?”
  李逸吃惊,他从未想到自己会遇到如此情况,他不知道这神、魔两族到底对这座古城做了什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原本热闹的古城会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难道神、魔两族的人真的那么恐怖么?”李逸摇头。他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要弄清,可眼前却无人可问,就连先前碰到的小贩都精神恍惚,不知事理。如今他唯有继续前进,寻找座城还算正常的居民询问清楚,解惑己心。
  李逸一路前行,脚步不快,没过一路他都会仔细的观察,寻找附近可能存在的居民。
  一个时辰后,在李逸李逸即将走完整个古城的时候,终于在古城的外围找到了一家还在开门营业的酒馆。
  酒馆不大,其中只有三张小桌,不过,店中的人气却很足,足足装下了二十人,只是情况却有些不对。
  酒馆之中,一名年约七旬,身穿锦袍的老者正低着脑袋,战战兢兢站在柜台外,不敢言语,看样子是这家小店的店主。而他的对面乃是二十名身穿白色铠甲,手持两尺白刃长刀的中年武士。此时,双方成对持状态,谁都没有言语。
  李逸虽然不知原因,但也知道定是这酒馆的东家惹上了麻烦,而麻烦就是那群身传白铠的中年武士。不过,李逸却没有理会。当他驻足片刻后,他便自顾自的走了进去,要去小酌两杯。
  “客官…..不好意思,小店今天不营业….”老掌柜点头哈腰的着李逸说道,想要劝他出去。
  “哦?难道是怕我给不起钱?”李逸剑眉轻挑,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老掌柜。
  “客官说笑了,小老儿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只是今日的情况有些特殊,您还是明日再来吧。”老掌柜连连摆手,赔不是。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给我烧壶好酒送上来吧,这赶了一天的路确实累了。”李逸没有理会老掌柜的话,当下一屁股坐了下来,一脸笑意的看着老掌柜。
  “这….这…..”老掌柜脸色难看,口中一阵吞吐,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这什么这,给我上酒吧,难道你是嫌人手不够?那么让他们动手如何?”李逸皱眉,在看来老掌柜一眼后,顿时用手指向了旁边的一众白铠武士,脸上看不出喜怒。
  这一刻,时间相似凝固了,那一干威武不凡、霸气测漏的白铠武士居然丝毫没有动弹。不知是被李逸的话惊呆了,还是完全没有听到李逸的话,他们只是挺直的站在哪里,双目有神、面露凶相的看着老掌柜,没有理会李逸丝毫。
  “呵呵…..客官说笑了,他们都是大人,都是大人。”老掌柜赔笑,满脸苦笑的对着李逸道:“您还是明天来吧,小老儿一定为您准备好酒菜。”
  “好了,你也别装了,一个元婴修士居然装出如此模样,真是有**份。”李逸轻笑,说得有些莫名其妙。
  “客官…..您有元婴期的朋友在此吗?那真是太好了,小老儿真有天大的冤情向他伸冤啊,您就帮帮小老儿吧。”老掌柜悲呼,不停的给李逸作揖行礼。
  “呵呵,你还真是有趣呢,难道到了现在你都还不承认么?”李逸轻笑,脸上带着些许玩味,当下向着身旁的二十名白铠武士吹出一口大气,顿时将其全部吹倒在地,不过,倒地的众人却依然保持着先前的模样,没能动弹分毫,就像人型的石雕。
  “这定身术可是有时间的哦,难道你想等他们起来?亦或者你想先将我打发走,然后再处理他们?”李逸轻笑,丝毫没有理会那脸色难看的老掌柜。
  这一刻,时间好似再次凝固了,二人互不相让的对视着,没有任何言语,眼中有着电芒流转,相似在对拼神力。
  直到半响过后,老掌柜才目光复杂,一脸无奈的对着李逸,道:“老道今日算是看走眼了,不知道友有何指教?”
  “呵呵,只是觉得你有趣罢了,能有什么指教…..”李逸轻笑。
  早在进屋之前他就看穿了对方的修为,知道对方已经对这群百铠武士施展了定身术,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在他看来对方如此作为定然有他的道理,自己不便出手,同时也不愿多问,他只想进来小酌两杯,歇歇脚,打听打听事情,不过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不答应,于是才有了先前这一幕。
  “唉,不瞒道友,老道我如此装扮也确有难处,实乃形势所逼,被逼无奈啊。”老掌柜苦笑,当下对李逸说起了自己的经历。
  ………
  在一番简短交谈后,李逸终于知道了眼前这名老道的来历。原来他还真是这家小店的掌柜,只是店中贩卖的商品变了。
  据那老掌柜说,他以前本是买卖法器,不过在神魔大战的时候被神廷抢光了。随后虽有偷偷贩卖,但每次都被都被逮住,法器全被没收,吃了大亏。为此,他只能改行当起了酒店掌柜,准备撑过这段非常时期,再赚大钱。然而,即便如此也没能逃出神庭的打压,近来已经被抢了不少宝贝,流了不少心血。
  今日,那神廷之人再次找到他这儿,让他交出法器为神庭再作贡献,对此,他终于忍无可忍了,于是用出定身诀,定了这些武士,想在斩杀他们后逃离此地,结果却是遇上了李逸…..
  “哈哈,看来你的运气还真不好,今**这计划是要泡汤了。”李逸大笑,大袖一会便解开了场中所有白铠武士的定身法,惊得老掌柜转身欲逃。
  “嘿….别跑啊,好戏才开始呢,你这主角跑了还怎么演?”李逸大笑,对着老掌柜就是一指点出,瞬间将他定在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