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丈 绝代天骄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修真界中一直流传着“天剑有双骄,风既无情又无痕”的美誉,说的便是风无情、风无痕两兄弟,然而,真正见过见过这二人的却是很少。
  先且不说那常年闭关的风无情,只说其弟风无痕也是一大忙人,每天除了修炼就是看书,数月难得出现一次,就连天剑阁的核心弟子都很难以见到,更别提外人了。此外,即便见到二人中的某位,也不一定能分清谁是谁。因为,两人外貌极度相似!
  虽说风无情比风无痕大了六岁,但因结丹较早,容貌也就保持在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看上去就和风无痕同龄,且,两人不但外貌相似,就连穿着佩剑都极其相似,仿佛就是一个人,常人难以认出!当然,如此这般主要是风无痕太过崇拜其哥,一直以来都寻着着风无情的脚前进,所以才会出现了如此纠结的事情。
  “天啊….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刚才的风师兄到底是谁啊?”那名筑基弟子彻底抓狂了,根本不知道先前那人到底是谁。虽说他在三年前的比剑大会上见过二人,但那是远远看到的,根本就不知道谁是无痕谁是无情。如今遇好不容易遇上了,却不知道对方身份,这怎能不让他悲愤欲绝。
  “师兄….别抓了,都掉了一地了…..”一名刚刚回来的筑基弟子走了过来,一脸同情的说道。
  “什么?什么掉了?你说什么!”那**怒,原本就纠结的心情更加纠结了,当下对着来人怒喝。
  “陆师兄…..杨师弟说的没错,真的掉了一地了…..你自己看吧…..”又一名筑基弟子走上前来,一指指地,对着那陆师兄劝道。
  “我…..”那陆师兄本想大骂,不过,当顺着来人的手指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地上真的多了很多发丝,看上去无比新鲜,应该是自己掉的,当下彻底无语了,欲哭无泪。
  “啊….啊…啊….谁能告诉我,刚才那人到底是哪位师兄啊……”那陆师兄仰天悲呼,话音落下人也倒地了,看样子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旁,前来劝说的二人见到这一幕顿时就无语了,只能摇头苦笑,心中暗道,这陆师兄也是傻子….
  “陆师兄…..其实你何必如此纠结呢?你觉得在此期间谁会前来这里呢?”二人无奈,在稍微提示之后便转身离开了,不再理会那纠到死的陆师兄。
  “嗯?谁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那陆师兄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心中思考着先前二人说说的话,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据他所知,在他们前来这清风派之时,大师兄风无情已经闭关了,说是不到元婴境是不会出关的,而二师兄风无痕也是受了重伤,说要闭关,同样是不到元婴不会出来。
  如今他们来这清风派差不多八年了,时间虽说不短,但对于修真之人来说却是不长,如此短的时间内风无痕是不可能突破元婴的,那么眼前所见之人只能是风无情!
  想到这里,那陆师兄顿时来了精神,原本苦瓜一样的脸瞬间笑得像花儿一样,心中的郁闷更是一扫而空。
  “哈哈,没想到我陆通居然能亲眼见到无情大师兄,还能为无情大师兄办事儿,真是太有福气了,若是说出去肯定会羡慕死一片弟子吧。”陆通一脸的激动,顿时脚下生风,向着雾峰奔去。
  风无情,天剑阁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不….不应该是天才而是天骄!且,并不只是天剑阁的天骄一层身份,更是玄明世界整个修真界的第一天骄!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如此身份那是一般人巴结得上的?
  风无情本是孤儿,无名无姓,自小就带着弟弟流Lang街头,不过,在他十岁那年却遇上天剑阁的云游老祖,随后被带到了天剑阁,取名风无情,其弟取名风无痕。至此,他才正式开始了修真生涯。
  不得不说,那天剑阁的云游老祖确实很有眼光。风无情入门不过一年就表现出了恐怖的修真天赋,领悟之强,修炼之快,冠绝天剑,盖过六门!学道三年便筑基成功,成为天剑阁中筑基最快的弟子,此后,花费六年时间成功结丹,成为金丹强者,年仅十九!而后,再次花费九年时间突破至金丹巅峰,登上了六大门派第一天骄的宝座!且,更让人恐怖的是,整个修真界的诸多金丹强者居然没有一人是风无情的一合之敌,对战皆是完胜,实力之强,让得元婴中期的修士都很是忌惮。
  “嘿嘿,这一次有看头了,我倒要看看那李逸到还能猖狂几时!”陆通心中偷笑,无比期待李逸与风无情的对战,原本就极快的速度不由得更加块了起来,不过片刻时间就出现在了雾峰之上。
  “清风派的李逸听着!明日一早请到朝阳峰参加天才战!我派风师兄将要同你切磋!”陆通大吼,声音洪亮之极,仿若洪钟大吕,瞬间传遍了整个雾峰。
  “什么?你们居然同意天才战?”宋天一个箭步出现在了峰门之前,一脸惊愕的看着陆通,心中无比吃惊。
  “哈哈,怎么,怕了吧?我猜你们就是这种表情,哈哈哈。”路通大笑,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路路通你说什么呢?想和我切磋是吧?”萧月也出现在了当场,随后跨步向前,走到了路通的面前,对着他捋了捋袖子。
  “你….”
  原本还得意的陆通在看到萧月的刹那便没了脾气,脸色阴沉的说道:“哼,别得意,你们的李逸这次注定要败!到时有你们好受的!”
  “哈哈哈,我们会败?路路通大虾你想多了吧?既然你们要战那就战吧,不过,这还得看我师弟的心情了,你知道的高手是不会随便出手的,若是出手那定是风云倒卷,天崩地裂。”宋天一脸贼笑,一双小眼睛不停的打量着陆通,看得陆通浑身不适。
  “哼,我只是来传信的,你可别乱来!记住了,明日让那李逸到朝阳峰来,我风师兄邀他切磋!”说罢,路通一个闪身,飞快的离开了,仿若见鬼一般。
  “哼,这家伙越来越有本事了,居然敢在我面前装大,下次看我怎么虐他!”萧月冷哼,对那陆通的态度很是恼火。
  “唉…..”宋天叹气,对于明天的天才战是真的头疼了,根本不知如何应付,难道要说李逸不屑?
  “三师兄啊,你说明天的天才战怎么办呢?”宋天无奈,一脸苦笑的看着萧月。
  “怎么办?他们不过是来了个姓风的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直接让明宇师兄出手便是,据说他已经突破到金丹后期了,只是没有传出来罢了。”萧月一脸的轻松,不过刚一说完却发现了不对,顿时大惊失色的向着宋天问道:“好像….好像天剑阁的弟子中就只有两个姓风的吧…..”
  “嗯…..”宋天苦着连,点头称是。
  “好像最差的那一个也是修真界中少有的天才吧……比之空残月还要厉害?”萧月的声音越发吞吐了。
  “嗯……”宋天的两条眉毛都快凑到一起了,脸色阴沉都快要滴出水来。
  “如今老五不在…..对方来了一个差不多金丹巅峰境的强者….我们怎么办?”萧月茫然了,心中的怒火早已消失,此时剩下的全是无奈。
  “其实….其实我倒不担心来人是风无痕,我怕来人是风无情!”宋天语出惊人,一语说出,顿时将萧月下了一跳。
  “老四啊,你可别吓哥哥啊,那风无情是随便的人么?他怎么可能来这里。”萧月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宋天,真是像极了猩猩看猴子。
  “你想想…..八年前,那风无痕可是躺着回去的,口中还嚷嚷着不到元婴誓不出关。那时他不过是金丹中期,怎么可能怎么快突破元婴?”宋天面沉如水,小眼睛一阵乱转。
  “你的意思是…..这次来的是风无情?”宋天退后了几步,脸色有些发白。
  若提起“风无情”这三个字,整个修真界怕是无人不知,即便是初入山门的弟子也都知道这人是谁——修真界的第一天骄,唯有此人敢当!
  修道三年筑基,九年结丹,修道十八年未曾一败,元婴之下绝对无敌,年轻一辈无人是他一合之将,实力之恐怖足以让元婴中期的修士忌惮非常!六大门派,无数天才公认的第一天骄!此为风无情!
  “唉…..这次我们是玩完了,还是别纠结了…..”宋天叹气,一时间居然想开了,脸色也慢慢了恢复了。
  “唉……真是时运不济啊,什么不好惹就惹上他了,这是招谁惹谁啊….”萧月摇头,表示不能理解。
  “我也很是费解……难道我们清风派真的是灵山宝地?为什么那么多的天才都喜欢往这里拱呢?”宋天无语,说罢便闪开了,不知去向。
  “哎…..事已至此,那就等着被虐吧……明宇师兄让您受苦了……”萧月看看一眼主峰的方向,心中为明宇默哀了片刻,也转身离开了。整座雾峰再次变得冷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