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风无痕?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天劫之后,整个毒龙潭彻底成为了死地,方圆百里尽数被毁,到处都是劫雷肆虐后留下的疮痍,遍地都是天坑,没有任何生灵存活,整个地域无比凄凉。
  天坑之中,李逸盘腿而坐,全身都沐浴在金色的神光之中,状若天神,不过因为全身赤条,毛发皆无,此时更像一名枯坐的僧人。
  如今距离上次天劫已经过去了两天,劫后余生的李逸已在这天坑之中修炼了两日,不过,身体却未好转太多,整个人依然虚弱不堪,而这一切不过是他强行调动灵力的后果罢了。
  本来他的肉身就是刚刚成型,只能运功巩固,不可胡乱施为,可他却毫无顾忌的强行施展了,因此伤到了根本,此时想要凭着自身去修复肉身,那不是一两天能成的。
  三日后,艳阳当空之时,盘坐于天坑之底的李逸终于睁开了眼睛,脸上气色已好大半,身体状况好了不少。
  “是时候回去了。”想到自己与天华真人约定的时间已然快到,李逸也等不及伤好了,当下脚下发力,一跃而出,仿若大鹏飞天。
  一出天坑,李逸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起来,入眼的尽是天劫造成的凄凉之景,他没想到自己的一次渡劫居然毁了整片地域,就连银蛟龙洞府都被夷为了平地,让得整片地域彻底成为了死地,心情无比压抑。
  “没想到一次失误居然让这里变为了死地.....”李逸摇头,一个闪身便飞到了银蛟洞府的废墟之上,而后对着废墟打出一道法决,将那埋葬在废墟中的乾坤袋找了出来,随后取出了其中衣服快速穿上,准备就此离开。不过,当他飞过毒龙潭的时候却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
  那颗一直住在毒龙潭的三叶天灵草居然在此天劫中活了下来,虽然叶子有些破损但还是活下来了,此时正摇摇晃晃的飞出毒潭,准备出来晒太阳。
  “你活下来了?”李逸大惊,没想到这株草居然能扛过天劫。
  “你不也活下来了么?”天灵草不能说话,只能神念传音,不过,听那语气,李逸也知道对方很不满意。
  “咳....咳....我有事儿先走了,你继续晒太阳吧.....”李逸尴尬,不愿同它争论,当下化作一道流向着清风派飞去。不过,还未飞出多远,脑海之中却再次传来的天灵草的声音:“以后没事儿别来这里渡劫!你自己要死也死远点,别拉我垫背!”
  对此李逸只能苦笑,当下脚下生风消散在毒龙潭上空。
  清风派朝阳峰之上。
  清风派的数百名弟筑基后期的弟子正一脸凝重的看着天剑阁的众人,眼中有着深深的忌惮。
  “怎么,难道你们又要变卦,又要天才战?”宋天一脸贼笑的看着天剑阁的众人,眼中尽是鄙视。
  “我们每月一次的普通战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了,没什么意思,我们都快没有激情了,如今两年之期已到,还是天才战吧。”天剑阁的一名筑基巅峰弟子回道。
  “哦?看来你们的两位天才信心十足啊,难道已经突破到了元婴期?’宋天依旧一脸的贼笑,眼中的鄙视之色更浓了。
  “元婴?道友说笑了,虽然我的师兄天赋绝伦,但也不可能如此强大。”那人摇头,对于宋天的鄙视没有在意。
  “哦?既然没到元婴还要玩天才战.......你让我怎么说你们好呢?哎......我还是不说了,随你们吧.....”宋天叹气,脸上带着惋惜,仿佛对方做了什么蠢事。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沸腾了,私下议论不断,发出“嗡嗡的”的轻响,都在猜测宋天的意思。
  “不知道宋道友此话是何意思?难道你认为我天剑阁一定会败?”那人眉头微皱,心中已然明白了宋天的意思,不由得有些发怒。不过,因为这一年多来宋天几人的实力已经彻底压过了他们,他也不敢说得太过,只能在心中暗怒。
  “呵呵,没事没事,您别介意啊,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李逸师弟半年前就突破元婴,到了现在已能勉强对战元婴巅峰,所以我才冒昧的问您,您的师兄是否也突破了元婴。”宋天贼笑,一脸的激动,那得意的样子真只看得众人牙痒痒,恨不得抽他。
  “什么!居然突破到了元婴期?”
  “我就说怎么一直没见到李逸师兄,原来是闭关去了,只是这速度也太快了。”
  “快么?我倒不这么认为!既然李逸师兄能在一个人的情况下只花六年就突破金丹,为何不能在老祖的全力培养下两年突破元婴?”
  两年前,清风老祖已经告知众人,李逸将受到清风派最为顶级的培养,**、丹药任意索取,欲将他培养成清风派的代言人,如今,宋天爆料自然有了说服力。
  “元婴期?怎么可能........”
  “残月师兄才刚刚达到金丹后期,那李逸怎么就到了元婴呢?难道我天剑阁真的不如清风派?”
  “看来天才战有些悬了,我必须得将此事禀报给残月师兄.....”
  天剑阁的弟子惊疑不定,心中都不相信宋天所说。然而,在看到清风众人那激动的样子时,他们心中的那丝怀疑当场就消失了,心中唯有浓浓的恐惧。
  每当想起两年前金丹初期的李逸对上寒风和空残月的那一幕,天剑众人都觉背脊发凉,如今听到李逸突破到了元婴,更是全身都冒汗了,整个人彻底都被恐惧笼罩了起来。
  “怎么样?这次的比试真的要天才战么?”宋天贼笑,眼中精光闪烁,一脸期待的样子。
  “这.....这事关重大,我们得商量之后才能做出决定......”那人吞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哎.....你们可要快点哦,不然我李逸师弟又得闭关了,那时想看都看不到了。”宋天假装叹气,一脸的惋惜。
  “呃......我们先且回去商量,一有结果马上派人告知各位.....”说罢,那人对着宋天抱了抱拳,当下化作一道清风消失了。
  随后,双方人马也都各自散开,对战前的谈判到此结束。
  “老四啊,你这脑袋是越来越够用了,这种事情都能想出来,还元婴呢,还可战元婴巅峰呢,哈哈哈。”唐逸大笑。
  “有的时候我都不能不佩服老四啊,这种事情也能瞎编......若是和你不熟还真被你给骗了....”萧月摇头,对于骗子老四很是无语。
  “如此也好,唯有如此才能躲过天才战,不然就凭明宇师兄是不可能打败空残月的。若是普通战,我们再怎么不济也不会太丢颜面”钟堂点头,不过脸色却有些沉重。
  如今李逸消失已经两年,在此期间他们并未得到任何消息,根本就不知道李逸的状况,不过,有关天剑阁的消息却得到了不少。其中,空残月已经在半年就突破到了金丹后期,如今天剑阁敢来叫阵,那不用猜也知道寒风突破了!
  拥有两名金丹后期的天剑阁自然强大无比,若是李逸不出,就算是再多出十个明宇也是白搭....要知道空残月在金丹中期的时候就能一招战胜明宇,如今已是金丹后期的他在对上金丹中期的明宇,那不是只用半招就能取胜么?
  无奈之下,宋天只能出此下策,以李逸的名头镇住对方。只要不开天才战,他们就无所畏惧!只是不知此计是否能成…..
  朝阳峰切磋擂台之上。
  空残月一袭白衣,手持三尺紫色神剑,正一脸凝重的同一名金袍年轻男子对战。他全身上下都笼罩着紫色的剑罡,黑发飘絮,白衣猎猎,出手尽是各种凌厉杀招,毫无保留,每一招都浑然天成,完美无缺,可谓招招致命。
  然而,与之对战的那金袍青年却从未拔剑,只凭身法就躲过了空残月的凌厉剑招,好似闲庭散步,且,那人的动作更是极小,每次剑招袭来,他都只是微微挪动分毫就将之避过,不费力气,那感觉就像一个大人在躲避婴儿的攻击。
  “残月啊,你的剑招还太死板,根本发挥不出效果。”那人摇头,话音虽然不大,其中却散发着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铛......”双方对战数百招之后,场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响。
  一柄散发着淡淡金光的三尺长剑突然杀出,瞬间挑飞空残月手中的紫色神剑,剑锋直指空残月的头颅,距离不过一寸…..
  一招完败!
  “我....败了.....”空残月一脸木然,半响之后才回过神来。随后,一言不发捡起自己的紫色神剑,向着自己的宿舍走去。不过就在此时,擂台之下却传来了惊呼,使得空残月停下了脚步。
  “残月师兄…..残月师兄…..大事….”那名与宋天谈判的天剑阁弟子,突然出现在广场之上,对着空残月大喊,神色惊慌。不过,当他看到广场中央站着的那名金袍青年时,他却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呆若木鸡。
  见这一幕,空残月不由得一阵失落,随后摇了摇头,一脸苦涩的离开了。
  半响之后,那人才回过神来,不过并未理会离去空残月,而是快步上前,对着那金袍青年躬身行礼。
  “师弟见过风师兄!”
  “嗯”那人轻声回应,一脸微笑的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回禀师兄,清风派的李逸已经突破到了元婴,战力堪比元婴巅峰!我们的天才战….”那人神色激动,不过还未说完就被那金袍青年打断了。
  “天才战?这个世界除了少数人能称为天才外,其他的都不是天才……”那风师兄摇头,“你去通知那个李逸吧,说我明日在这朝阳峰同他切磋,希望他能赴约。”
  他的话音很是平淡,脸上带着一种寂寞,眼中没有丝毫的激动之色,平静的让人心颤,仿佛这个世间没有什么事情能影响他的情绪…..
  “是!”那名筑基弟子躬身,眼中尽是激动,心中盘算着是不是要向这名传奇师兄请教,不过,当他抬起头时,擂台之上却没有了对方的踪影,一时间再次石化了。
  半响之后,当其他弟子陆续回来之时,那人才回过神来,仰天悲呼:“谁能告诉我,刚才那人到底是无痕师兄还是无情师兄啊…..”
  (第一更到,亲们,不好意思啊,我每天是7点起来码字的...上传时间一般是9.30-11.30,第二更一般是7.00-9.00,希望大家不要介意,红尘拜谢了,若是您喜欢这部作品记得收藏,投票,红尘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