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震荡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空残月败了?战神一般的空残月也败了!此人到底是谁!”
  “锁仙剑阵居然会被攻破,为何如此,为何如此!那人所用的法决到底是什么!”
  许久之后,当感受到的山体传来的剧烈震动之时,所有石化的人才清醒过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讨论着李逸以及李逸所用的**,震惊无比。同时,就连元婴中期的荣昌子也是心惊,心中暗道:“真不知这小子到底得了何种机缘,居然能有如此夸张的进步......”
  作为元婴中期的强者,荣昌子自然知道空残月的恐怖,别说那最后的残月一击,就是先前的锁仙剑阵也是无比的恐怖。若是元婴初期的对上也不一定敢说稳胜,然而李逸却只用了两招就破了剑阵,而后再用了一招就将人剑合一的空残月彻底的镇压下去了,如此恐怖的战力,让他这个当师傅的都感到一阵汗颜。
  “哎.....看来我真的是老了......”荣昌子摇头苦笑,不过心中却是十分欣慰,因为自己的雾峰一脉出了个恐怖的天才!而自己便是那天才的师尊!
  “嘭.......嘭.......嘭.......”
  山摇地动,巨响不断,整个主峰好似地震一般,一直摇晃不停。同时,山石爆射,尘埃漫天,就像恐怖蛮兽在撞山,仿佛要将主峰撞塌。
  “怎么回事,难道还没结束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难道空残月开始反击了?”
  远远的,众人只能看到山中卷起的漫天尘埃与沙石以及脚下传来的剧烈,根本看不清交战的场景,心中猜测不断。
  “先前的那人暴虐寒风的时候也未能如此恐怖,现在多半是二人正在激烈交战!如此看来,这次的战斗真是有些惊险了,不知道谁输服谁赢啊。”
  众人争论不休,有人欣喜有人愁。其中,天剑阁的众人便是前者,而清风派的则是后者.......
  然而,就在天剑阁的弟子露出喜色的时候,山体之中再次传出了巨响,而后,一道人影快若闪电的出现在了高空之上。
  “嘭........”
  空残月手持紫色神剑,半身赤luo,全身鲜血淋淋的出现在了天空之上,身上布满了血红的拳印和掌印,就连脸上都是,无比狼狈。
  “出来!你给我滚出来!你惹怒我了!今日不死不休!”空残月冷声大喝,头上黑发倒竖,身上血光爆射,一双血红的眼睛中更是射出两道冰寒的神光,整个人仿佛来自九幽的嗜血魔王。
  作为天剑阁的天才种子之一,空残月的天赋虽然比风无情和风无痕二人差上些许,但他的努力却是远超了二人,同时,他更有敢于拼命的强者之心,能越战越勇!即便是金丹后期的风无情对上空残月也不敢将他惹狂了,不然胜负难料,至于那比之空残月稍强的风无痕更是不敢同发狂状态的空残月交手,不然地位不保........不过,空残月也是一个武痴,不争名利,修道至今从未当众挑战过风无情、风无痕两兄弟,故无人知道他发狂的恐怖。
  “呵呵,看来你的精气神还蛮好的啊,真是让我吃惊不小啊。”山中突然传出李逸的笑声,随后,众人只见一道白芒自山中飞了出来,最后停在距离空残月百丈之外的空中。
  “小子你天赋确实不错,不过想要自创招式还早了些,想要凭着这种不入流的招式打败我,那就更不可能了,我劝你还是先将前人开创的**学精了再谈自创吧,若不如此,你这修道一途也就毁了。”李逸轻笑,一头黑发随风飘荡,一袭白衣猎猎作响,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非凡的气质,仿佛仙界仙人。
  “哼,我做事还轮不到你讲!要是你接下我这招不死你再说话吧!”空残月冷哼,眼中的杀机更甚了。
  “血漫天幕,剑啸九天!”
  空残月大喝,身上血气奔腾如海,将整片天空都染成了血红,犹如血色炼狱。同时,悬在他头上的紫色神剑也由紫变红,化为一条百丈长的血蛟在空中咆哮翻腾,仿若血狱中的霸主,可毁灭众生,吞噬诸神,威势不可挡!
  “嗷.......”
  龙吟阵阵,那柄化身血蛟的紫色神剑居然张大了龙嘴对着李逸发出阵阵咆哮,震得山摇地动,天地失色,龙威惊天。
  “呵呵,蛟?龙?”李逸轻笑,不过脸上却是有些沉重。
  “你真的想和我拼命?”李逸沉声道。
  “难道你没听到我先前的话么?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空残月冷言道,话中没有丝毫的感情,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像上了战场的死士,根本不在乎生死,心中唯有战斗。
  “唉.....”李逸轻叹,脸上的沉重瞬间消失,换之而来的是一脸的风轻云淡。
  “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吧!”李逸冷声道。
  话音刚落,众人只见他一手快速勾画符文,一手不断掐出法决,似乎在酝酿大招。
  “现在才准备,晚了!”
  空残月见状那能让他如愿,当即对着头上的血蛟喷出一口精血,而后一跃而上,人蛟合一的向着李逸攻击了过来。
  一人一蛟带着滔天的杀机,无边的血Lang,快若闪电的向着李逸刺杀而去,所过之处尽是血红,同时,那一人一蛟所发出的威压更是直逼元婴境,不过,比之元婴期修士的法决更为凌厉,更为残暴,只是那血蛟上发出的煞气就让得在场的所有弟子莫不大惊失色,脸色发白。
  “那.....那是空残月师兄的血色炼狱!没想到他炼成了!”
  “血色炼狱啊,那可是派中长老都说好的剑诀啊,没想到残月师兄真的彻底完善了!如今施展出来真是太恐怖了,就算是元婴修士也挡不住吧?”
  “师兄必胜!师兄必胜!”
  天剑阁的弟子一脸惊喜,眼中露出精光,对于空残月的崇拜已经上升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这一招真是厉害,不但以燃烧精血为代价强行提升攻击,更是将自身的心神与灵剑合一,让攻击暴增达到二次提升的效果,即便是我对上此招也得全力出手才行,不知道李逸能否接下来......”荣昌子面色凝重的看着上空,心中有些担忧。
  然而就在此时,那一直掐诀的李逸终于动了。
  “斩!”
  只见李逸一指点出,空中顿时出现一个丈大的金色斩字,其上无数符文闪烁,散发着刺目的金光,让人难以直视,同时,其上更是发出凌厉比的杀气,仿佛无物不可斩,无物不可杀,诸天万界无物可挡。
  “轰..........”丈大的金色斩字带着一道金光瞬间迎上了咆哮而来的带着漫天血幕的血蛟,发出滔天巨响,威势惊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击都不能接下,这是为什么!”
  天剑阁的众**惊失色,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空中,心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这.....这是什么法决,真是太恐怖了,这还是金丹期能拥有的战力么?”
  “这种战力比之元婴期的修士也丝毫不差吧?这人到底是谁?”
  在场的清风弟子全部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空中,心里对于李逸的猜测更甚了。
  只见天空之上,那长大的金色斩字犹如一道不可阻挡的毁灭之光,正不断的毁灭着血色蛟龙,所过之处必是血色消散,煞气漫天,即便恐怖的血色蛟龙也铛之不住,遇之便碎,碰之便裂。
  短短的一瞬间,那百战长的蛟龙便失去了半截龙身,空中只留下半截还在垂死挣扎。
  “砰.............”血茫消散,紫芒倒飞。
  就在金色斩字全部毁掉了血色蛟龙之后,那化身血蛟的紫色神剑也被震飞了出来,只在空中留下一道紫光。同时,空中也传出空残月的一声惨叫,不过却未见其人,仿佛是被斩字灭杀了。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空残月已死的时候,云层之上却传来了一股貌似天威的气息,让得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心惊,双腿更是不由自主的打颤,隐约间有了匍匐行礼的冲动。
  “够了!既然你已获胜为何还要取他性命?”云层之上突然传来一道冷漠至极的声音,直听得众人通体发寒,仿若冰冻。
  “哦?你不是出手了么?”李逸沉声,双目寒光微露。
  “哼!”空中传来冷哼,声若惊雷,威势惊天,比之清风老祖只强不弱!
  众人听闻,只觉天摇地转,五脏沸腾,根本经不住这一声之威,强如荣昌子也不由冷汗淋漓。
  “这是天剑阁的渡劫期老怪!”
  众人心中明白,这说话之人定是天剑阁的渡劫巨头无误,唯他才能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压,也唯他才能救下空残月,只是不知他将如何处理这事儿。
  一时间气氛紧张了起来。众人抬头望天,等待天剑巨头宣判。不过,自那冷哼之后却再无任何话音传来。
  “不是吧?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了?师祖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天剑阁的弟子不满,一个个嚷嚷着要杀了李逸。
  “哼,一群废物,都给我滚回去!丢人现眼!”突然,空中再次传来冷哼。
  久久未语的天剑老怪终于发怒了,不过怒的不是李逸而是天剑阁的众人……
  “你们给我听着,以后不许招惹此人,不然后果自负!”天剑老怪寒声道,“今日之后,两派的交流改为两年一次,若是有人中途出手,那就别怪本尊心狠了!”
  声若寒冰,冻人心神,只是一句话就让得在场的天剑弟子站不起身来,一个个匍匐着全身打颤。
  “是!”众**声回道,心中怕得要命。
  “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就不主动欺负他们了,不过希望他们也别来招惹我。”李逸皱眉,说罢,一个闪身飞回向着雾峰飞去,没有理会天剑老怪,更没有理会在场之人,姿态无比高傲。不过,即便如此却无人敢言。
  “华老头啊华老头,你这清风派终于出来个妖孽啊,真是让人羡慕啊…..”主峰之巅,云海之上,天剑老怪双目微张的看着远方,口中轻语,不知在与何人对话。
  (亲们第一更来了...后面还有7点左右,11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