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渡劫期老怪?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你是不是太自大了?”空残月脸色发寒,身上银色剑芒顿大盛,浓烈得近乎实质。
  “哦?自大么?我看倒是你太过自大了…..难道你以为拿着一把破剑就可以无敌了?其实,剑修也不一定是最强的。”李逸轻笑,眼中寒光早已消失,整个人很是和气?没错是和气.....
  剑修,修真界中公认的最强攻杀修士,攻杀之凌厉,杀伤之恐怖号称同阶无敌,神剑所指,诸雄避退无人敢挡。那攻伐第一的名号都是剑修前辈用血汗打拼出来的,那是一种荣耀,不可诋毁,不可抹黑。然而,李逸却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当众否认了剑修一脉的实力,毫不认同剑修的地位。这不是当众打天剑阁的脸么?
  “真不知天高地厚,这种人唯有让他心流血尽方能知晓我们剑修一脉的厉害!”
  “对!杀了他!杀了他!”
  ……..
  主峰之上的天剑阁弟子们在听到李逸的话后,眼睛都红了,脖子都粗了,一个个大喊着让空残月不要留手,直接灭杀李逸。
  “是么?那们就手下见真招吧。”空残月也不废话,手指轻点间就放出了一道丈长的银色剑芒,瞬间刺向了李逸。
  剑气犀利,瞬间划破长空,以一往无前,以无可抵挡之势直刺李逸的心脏,想要毁其心灭其体,毁其魄。同时,他身边的紫色神剑也自主飞出,发出滔天紫芒,瞬间击刺向利用的头颅,想要灭其神,斩其魂。
  一银一紫两道剑光,仿若两道张牙舞爪凶残无边的恶蛟,带着无边杀机,瞬间出现在李逸的身前,欲将其彻底毁灭。
  然而,对于这一切,李逸却是没有丝毫的在乎,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一片从容,仿佛这一切和他都没关系。
  “哼,先前还如此凶残,可现在居然吓得连手都不敢还了,真是废物!”
  见此一幕,天剑阁众弟子无不鄙夷,恨不得自己也冲上去狠狠揉虐一番。不过,这种想法才刚刚诞生就瞬间破灭了,换之而来的是通体发寒,头皮发麻。
  只见,就在那两道剑芒即将刺到李逸的瞬间,李逸的身影却突然消失了,空中未能传出丝毫的灵力波动,仿佛不曾出现,整个过程诡异无比。
  众人见状瞬间石化,一脸呆滞得望着天空,说不出半句话,,心中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人一定是怪物!而且是修炼成了人身的老怪物!或许,唯一没此想法的也只有荣昌子和空残月了。先且不说荣昌子实力远超二人,只说那空残月也不是一般人物。如今见到李逸凭空消失,他虽然吃惊,但还没到畏惧的地步。准确的来说,这个世界上还未有人能让他产生畏惧,即便是天剑阁的第一高手,金丹巅峰的风无情也不能!因为他有着傲视天地的天赋,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什么风无痕、风无情都无法挡住他的脚步,即便是渡劫巨头也不能!
  “突然消失了么?难道用了什么隐身法宝?”空残月皱眉,对于李逸的突然消失很是疑惑,同时,也全力戒备着李逸的偷袭,整个人的气势提升到了顶点,金丹中期的修为毫无保留的全部展现了出去。
  片刻不到,他就制造了彻底护住身形的丈大银色剑网,同时,那柄无功而返的紫色神剑也倒飞回来,在他身边自主飞行,充当守卫。
  一时间,气氛紧张了起来,无数人的眼光都聚集空残月的身上,想看他如何防守。
  然而,那突然消失的李逸却久久没有出现,让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悬起了心,丝毫不敢放下。
  与此同时,清风派主峰之颠,云海之上,李逸正站在峰顶,脸色凝重的看着云海,眼中不时有冷茫闪烁.
  “怎么,难道你对本座有意见?”云海中传出一阵苍老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冰寒刺骨,威势惊天,只是那一声之威就能压得金丹修士踹不过起来。然而,对于李逸却是没有丝毫用处。
  没办法,要怪只能怪他遇上了李逸,遇上了一个曾经就是巅峰巨头的恐怖男人,如今更是成了天打雷劈的对象,别说是威压,就是天雷都不能震住李逸。
  “哼,一个渡劫期的巨头居然对一个金丹期的弱者,你也好意思?”李逸不屑,看都不想多看对方一眼,仿佛看了会污染他的眼睛。
  “好好好!够胆识,有魄力,我喜欢!若是你拜入我的门下,我不但放了你还对你倾囊相授,你怎么看如何?”云海之中,那渡劫老怪不怒反笑,就连话音都柔和了。
  “呵呵,原来你是看上了我?欲受我为徒?”李逸轻笑,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抢着收自己的,不过自己真的需要么?
  “不过,就凭你现在的修为还是不够的。”李逸摇头轻笑,拒绝了那人的好意。
  “哦?难道你觉得老夫的实力不配教导你?”那人有些发怒,不过想到李逸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他也没有过分的追究,反而带着笑意问道。
  “嗯,确实也是这么回事儿。”李逸丝毫不给面子当即就回了一句,而后又道:“若是你到大了大罗金仙的境界,我自当愿意拜入你门下,不过如今却是不可能了。”
  此话一出,那云海中的渡劫老怪当即就沉默了,半响之后才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你......你确实是够狂妄的......”
  说完这话,那渡劫老头便彻底沉默了,峰顶之上唯能看到的只有茫茫的云海以及漫天的彩霞,仿佛他从未出现。
  “要说的事儿完了么?若是完了我就离开了,我想你们天剑阁的那个小子已经等不及了。”李逸冷声道,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渡劫强者而服软。因为他每一个高手都有着高手的身份,对方既然是渡劫强者,自然不可能同自己计较,是不可能拉下脸来欺负自己的。
  果不其然,等待半响也没见那人出声,于是,李逸毫不犹豫的一跃而下,向着空残月飞去。
  先前,李逸本想后发制人,不过,还未动手就被那天剑阁的渡劫老怪拘了上来,事发之突然,连他都懵了。原本以为对方是怕自己伤了空残月故意出手,不过如今却是明白了。
  那人之所以如此出手,多半是怕空残月伤了自己........
  主峰的半空之中,空残月全身都被剑芒包裹住,整个人如此呆在神剑聚成的堡垒之中,无比神圣,无比威严,仿若万剑之尊。不过,这“剑堡”却不是剑堡而是剑阵,是一种攻防兼备的剑阵,名曰锁仙。
  锁仙剑阵本是天剑阁的最强剑阵之一,威力极大,堪比仙阵。据说,在几百年前就有一名渡劫期的天剑阁强者凭次剑阵灭掉了一名天仙强者。不过,此阵修炼甚难,整个天剑阁也没几个人炼成。
  “这是锁仙剑阵,威力绝伦!就是仙人被困住也只能饮恨!”
  “那人定然知道空残月的厉害所以不战而逃了,他定然是不战而逃了!”
  “别说是金丹期修士,就是元婴期的修士对上此阵也只得退避三舍啊,那人见事不对立刻撤退是非常明智的,如此才是人杰!”
  ..........
  众人议论纷纷,对于李逸的突然离场都发表了各自的看法,有褒有贬。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所有人都认同了空残月的实力,不可战胜!
  “这空残月如此恐怖,怎么可能战胜......”众清风弟子无奈摇头,心中唯一的一丝儿希望也破灭了,心情无比沮丧,就连看戏的兴致都没了。
  然而,就当众人垂头丧气准备离开之时,天空之上却是传来了巨响。
  “砰......”
  一个丈大的紫色掌印突然凭空落下,自那云海之中垂落下来,直直的轰在了锁仙剑之上,顿时轰得剑阵乱颤,崩飞无数无数剑气,整个大阵刹那凹陷。
  “咔嚓......”银白剑气发出轻响,剑气折断化为粉末,最后化作点点银光消散在空中。
  不过,那巨大的紫色掌印也在崩碎了众多剑气之后,化成了漫天流光,消散得干干净净。
  “呼.....”见此一幕,众人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心想空残月总算撑过去了。
  然而,众人还未来得急说话,那高空之上却再次出现了一个丈大的败字字符,瞬间劈在了锁仙剑阵之上。
  “嘭......”
  闪烁着金芒的败字字符犹如一座厚重无比的大山,瞬间劈在了剑阵之上,发出惊天巨响。其上所透露出的沉重仿佛天之顶,可以压塌万物,镇压万界,不可抵挡。
  转眼间,剑阵崩溃,万千剑气瞬间成为粉末,空中一存在的只有那恐怖无边,余威不减的金色败字以及那柄紫芒冲天的紫色神剑还在对持。
  “咳......”空残月口吐鲜血,全身白衣已然不存,半身赤luo的立于半空。他仰首望着高空,一双星目中闪烁着滔天战意。
  “残!月!击!”空残月一手掐诀,对着紫色神剑毫不犹豫的喷出一口鲜血,而后一个跃身握住了剑柄。
  “嘭.......”紫芒爆射,威力陡增。紫色神剑上发出丈粗的冲天剑罡,瞬间击破了金色败字,而后一人一剑合二为一,成为了一道弯弯的散发着滔天银芒的残月,向着高空劈去。
  “嘭......”
  残月一剑如残月坠堕,威势惊天,仿佛可破诸天,可灭诸神,可毁灭诸天万界,万物不可挡。不过,如此恐怖的一击却是遇到了阻碍,发出了惊天巨响,直将整个云层都震散了。
  “怎么可能!”众**惊,一个个长大了嘴,久久不能合拢,脸上除了震撼更有恐惧,仿若看到天魔下界,诸邪乱世一般。
  只见李逸脚踏一个丈大的败字正好镇压在了残月之上,整个人黑发乱舞,白衣纷飞,那样子比之仙人还要仙人。
  “威力确实不错,不过你用晚了,所以你败了。”李逸摇头,没有理会化作残月的空残月。说罢,一个踏脚,瞬间就将残月镇压而下,轰入山地。随后,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流光追去。
  “不是吧,又来这招!太欺负人了!”
  见此一幕,清风派的众弟子当即大叫,惊呼不断,仿佛已经知道李逸要做什么了。
  “你不得好死!”
  片刻之后,当山体之中传出空残月愤怒的咆哮时,在场的所有人再度石化,就连思想都凝固了,心中一片空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