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秒杀还是虐杀?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空残月,天剑阁年轻一辈中的顶级强者,不但一身修为已是金丹中期,更是自创残月一式,战力之强,在整个天剑阁也是排名前三,实力之强,身份之高不是谁都敢得罪的,至于敢如李逸这般对他怒喝大骂的更是从未出现。
  “这人是谁?难道真是不知死活了?居然敢如此对空残月说话,看来想死都难。”
  “真是年轻气盛,不知死活啊,难道真不知空残月的恐怖?就连明宇师兄都不敢如此,此人到底是谁?”
  清风派的诸多弟子全都议论纷纷,心中都在为这说话之人默哀,同时,也对这说话之人产生了兴趣,都想看看这胆敢怒骂空残月的牛人。
  朝阳峰上,空残月独自舞剑。他身穿白色长袍,手持三尺长剑,一招一式都近乎完美,贴近大道,山风吹拂间,白衣飘飘,身似谪仙。
  “清风派的所谓天才不过尔尔,如今这人更是粗鄙不堪,不配作我对手。”空残月白衣胜雪,神色冷傲,丝毫没有受到李逸的影响,依然独自舞剑,不为所动。
  “三师兄!三师兄!那清风派的废物又在大骂了,难道你就这么闭门不出?”几名天剑阁的弟子一脸怒气的跑来,欲让空残月出手。然而空残月却是微微摇头,没有理会。
  “既然三师兄不屑出手,那就由我出手吧!既然此人胆敢主动叫阵,那我就让他知道天剑阁的弟子不是他一个二流门派的弟子所能比拟的!”来人当中,一名金丹中期的弟子脸色无比阴沉,在看了一眼空残月后就欲离去。
  “寒风,你何必同这些不如流的弟子较真?你也是金丹修士为何还如此毛躁?”空残月停了下来,一脸冷漠的对着那人说道。
  “哼,我可比不过三师兄,既然你不敢为我天剑阁出头那由我出手便是,我倒要看看这清风派中到底有何人物能够挑衅我天剑阁的威严!”那寒风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脸色很是难看。
  “三师兄….四师兄没事儿吧?我怎么感觉四师兄有些不对啊?”一名天剑阁弟子在见到寒风离去之后,当下向空残月问道。
  “没事儿,或许是他压抑久了需要发泄吧。”空残月摇头,手持长剑再次起舞,不再理会众人。
  几人见状也没多说,在对着空残月抱了抱拳后也转身离开了。
  “你怎么这么笨呢?连这都看不出来?自从我们到了这清风派,三师兄的实力是显露无遗,让的整个清风派的弟子都被震住了,成为了众人心中的战神,但是四师兄呢?虽然同样是金丹中期的强者,可偌大的清风派居然没一人认识他,这能让他心里平衡么?如今有人打上门来,四师兄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出名的机会?嘿嘿,要不我们也跟上去看看热闹?”
  “嗯,说得有道理!看戏我喜欢,更是喜欢看四师兄演戏,不知道那清风弟子会被虐成什么什么样子?真是期待啊。”
  “都别说了,在吹下去就错过好戏了,你们可是直到四师兄的脾气的,快走吧。”
  一路上几人窃窃私语,一脸灿烂,步履如风的向着寒风追去,想要看到这场表演。
  与此同时,清风派的诸多弟子也都急匆匆的向着主峰赶去,同样想看这敢叫板空残月的家伙到底是谁。
  “李逸啊李逸,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虽然为师不知道你在外得到了什么机缘,但是,如今的你根本就比不过那空残月啊。”荣昌子摇头,脸色尽是无奈,而后也不管李逸答不答应,当下就欲拉着李逸离开,不想让他同空残月比。
  然而,这一拉之下,却让荣昌子大吃了一惊,仿佛拉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
  “你…..”荣昌子目光闪烁,一脸惊骇的看着李逸仿佛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师尊放心,若是对上金丹后期的修士或许我还不是对手,不过,若是对上金丹中期的修士,那自当是弟子稳胜。”李逸摇头,一脸的轻松,丝毫没有将金丹中期的修士放在眼中。
  当然,事实也是如此,如今的李逸肉身堪比渡过五劫的渡劫老怪,本身已有法力,可施展不败仙决,以及更为恐怖的九龙飞天,如此实力,即便是对上金丹后期高手也是完胜!
  “唉…….”荣昌子心中叹气,对于眼前的李逸他是越来越看不清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劝说李逸。
  “先前可是你在乱吠?”寒风踏剑而来,以居高临下之姿远远的看着李逸,一袭黑衣迎风而动,全身上下都透露着冷漠“你是空残月?”李逸皱眉,一脸平淡的问道。
  “我是空残月的师弟,寒月!你是何人!”寒月冷声道,神色之中尽是不耐。大概是没想到胆敢叫板空残月的居然只是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如此人物不配同他动手。
  “哦?如此说来你就不是空残月了,那你来干嘛?”李逸恍然大悟的说道,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
  “哼,就你这样不入流的废物也想同空残月交手?”寒风冷笑,脚下灵剑金光闪闪,剑气纵横,整个人好似剑仙。
  “哦,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入流的废物?亦或者你是废物?”李逸不怒不笑,仿佛寒风说的不是自己。
  “你找死!”寒风大怒,原本还想在羞辱对方一阵之后转身离开,没想到对反却不知趣,居然敢骂自己。如此不知死活的东西,怎能轻易饶恕。
  “嗖……”
  寒风脚下的金色灵剑瞬间化作一道金芒,直取利用的头颅,想将他一举斩杀。灵剑之速度,快得就连荣昌子都来不及阻止。
  “铛…..”
  霎那间,轻响发出,那柄快到极致的金色灵剑应声侧飞,只在空中留下一道金芒,根本未能击中目标。
  “你还太嫩!”李逸摇头轻笑,话音未落已到了寒风的身前,而后五指向天瞬间抓到了寒风的脚踝,将他一下子倒提了起来。
  整个过程不过眨眼时间,快得连寒风的眼睛都跟不上更别说还手了。如今被李逸倒提在手中,寒风顿时满脸充血,七窍生烟。
  “你!找!死!”寒风咬牙切齿的怒吼,双掌化剑,瞬间斩向李逸的双腿,想要废他双腿。然而还未得手整个便被李逸轮了起来,当作人型流星锤舞动。
  “砰......”
  李逸突然松手,瞬间将寒风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不远的绝壁之上,只砸得山摇地动,在崖壁上留下一个人型大坑。不过,这还没完!
  只见李逸身形一闪,瞬间跟了上去,再次将寒风抓了出来,依然倒提在空中,而后挥着手臂一下一下的砸着崖壁,直砸的碎石乱飞,山峰轻颤不断,那样子根本不似决斗而是侩子手施刑。
  “啊.......”寒风风怒咆哮,仿若受伤的狮子,他奋力挣扎想要逃出李逸的手掌,然而,剑诀还未施展便又一次的亲吻上了山崖,被虐得无还手之力。
  “嘭.....嘭.....嘭.....”巨响不断,乱石不绝,整个场面震撼而又血腥。
  不到片刻,寒风已是衣衫尽碎,七窍流血,整个身子都是血水,那样子就像来自血域的魔人。不过,在他身上还是不时会有流光闪烁,让他没有全身龟裂。
  “呵呵,护身法宝啊,而且还是融入了金丹的上品护身法宝,真是好东西呢。”李逸冷笑,对那流光不以为意,依然自顾自的砸着寒月,那样子那是虐人?比虐畜生还不如!
  寒风乃是天剑阁的第四种子,实力之强也只是约差于空残月和风无痕两人,如此身份自当有护身法宝,也正因如此,李逸自然选择了以力破之,直接震杀对方!不过,如此办法确实震撼了些。
  主峰之下,前来看戏的众人早已到场,不过无一例外的全部石化,一个个不敢相信的看着天上,那样子就像看到了凡人屠蛟,婴儿举象一般吃惊,一个个长大了嘴半响说不出话来。
  “啊.....你不得好死!”许久之后,天空之上才传来寒风的惨叫,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只见李逸手上的寒风已经面目全非,浑身上下被人活剥了一层皮,全身都是碎肉,就连头发都掉光了,但凡能看到的都已经是血肉模糊,没有一块是好的。
  如此场面自然看得峰上的众人心惊胆寒,只觉得头皮发凉,四肢发冷,连呼吸都不顺畅了,对于李逸更是毫不客气的打上了“怪兽”的标识,心中无比害怕,就连强势非凡的天剑阁弟子都不敢上前。
  “这位前辈也真是太生猛了,居然如此对待金丹中期的天剑强者,真是太过恐怖了.....”
  “如此人物想必修为已经到了金丹后期了吧,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高手,强得非人啊.....”
  清风弟子惊愕无比,对于李逸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近乎神灵,而对于李逸的所作所为更是心中叫好,百般的支持,脸上都带着大仇得报的欣慰。
  然而,前来观战的天剑阁弟子却是一脸惊愕,双眼发红,看着李逸就像看着不共戴天的仇人,仿若要将他生吞活剥不可。不过,如此想法也只能心中想想,现实之中人无一人敢上前半步。
  “怎么办.......怎么办......再不叫人帮忙四师兄就要死了,这可如何是好啊!”天剑阁的众弟子大惊,一脸的焦急,满眼的恐慌,急得就如热锅上的蚂蚁。
  “我去通知三师兄,如今只有他能救四师兄了.....”一名天剑阁的弟子突然大叫,话音刚落便已跑了出去,急匆匆的去找空残月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远处却是传来了空残月的冷笑。
  “呵呵,难道阁下喜欢如此虐人么?若是如此,在下倒是可以奉陪!”
  空残月一身白衣,御空而站,身旁一柄紫色神剑自行跟随,他的身上剑气纵横,整个人仿若剑神在世,威武不凡,霸气冲天。
  “哦?其实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在想,若是对上你是秒杀呢还是虐杀?”
  李逸抬起头,眼中寒忙闪烁,随手一甩便将已经重伤垂死的寒风如丢垃圾一般丢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