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导火线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荣老头,我忍你很久了!别以为有个二劫散仙的师傅就可以无法无天!你要战我便战!邪道子杨疯大喝,话语之中尽是火气。
  “哈哈哈,老疯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好事!今天啥也别说,让我看看你的本事是否又长进!”荣昌子大怒,一声怒吼直震得主峰摇晃,元婴中期巅峰战力显露无疑。
  “好好好!你要战我便战,难道我还怕你不成!”邪道子同样怒喝,其声之猛比之荣昌子还要强上不少,瞬间盖过了荣昌子的怒喝声。
  二人未战,高下已判。
  本来二人只都是元婴期的修士算不得前辈高人,但是如此人物在整个清风派的二代弟子中还是很有分量,如今大战更是惹来了不少围观群众,整个主峰人山人海。不过,唯一让人遗憾的却是身为当事人的荣昌子和邪道子,到了现在都还没出现,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这老头子这怎么和那邪道子对上了?难道是那些小师兄们又被邪道子欺负了?”回想起宿舍中的血迹,如今又见到荣昌子来此拼命,李逸不由想到唐逸等人的身上。
  于是,向着身边那名看戏的筑基弟子问道:“你可知这荣老头和杨老头是因何原因闹起来的么?”
  “你问我问谁去?”那人闻言,看都没看李逸一眼,很不耐烦的拒绝了。没办法,谁叫李逸的态度不好呢?
  那人本是筑基中期的修士,在整个清风派的三代弟子中也算是佼佼者,平日里但凡请他帮忙的人,谁不是恭恭敬敬的,如今见李逸如此不客气,他自然不会对李逸客气。
  “哦?你真不知道?”见对反如此反应,李逸不由得皱了眉头,寒声说道。
  “都说不……”那人很不耐,正欲骂人的时候却是感到了阵阵凉意,顿时将口中的话吞到了肚子,慢慢扭头看向了李逸。
  当看到身旁正有一名金丹期的修士正一脸寒霜,双眼放着冷芒的看着他时,他只感寒意更甚了,就连头皮都一阵发麻。一时间不由得楞在当场,不知如何回答李逸。
  “我问你话呢!你真的不知道么?”李逸皱眉,没想到自己只是稍稍放出杀意就吓坏了对方,一时间有些无语,当下只能收敛了杀意,等着对方回神。
  “呼……”
  片刻之后,那名筑基弟子才长出一口气,战战兢兢的对着李逸躬身道:“晚辈真的不知道,晚辈知道的都说听说的,不知真假,望前辈不要见怪。”
  因为修真界中修士之间的辈分都是按照修为来判定的,所以即便那人知道李逸比自己年轻也不敢托大,对着李逸行礼连连赔礼,生怕李逸怪罪。
  “哦?那么你就将你听到的说给我听听吧。”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李逸也没为难对方,当下客气道。
  见李逸没有怪罪之意,那筑基弟子也放心了当下对李逸说起了自己的听闻,同时,还为李逸讲解最近清风派的状况。
  据那弟子说,“雾峰四侠被被打事件”便是这次战斗的主要导火索。
  传闻说,因为“清风三剑客”挑拨,“雾峰四侠”很是无辜的惹上了天剑阁的那帮狠人,随后,同天剑阁的一帮人干了起来,最后,寡不敌众被人打成了重伤。于是,才有了如今的这一幕。
  当然,也有其他说法。说是“清风三剑客”巴结上了空残月,随后骗“雾峰四侠”前去朝阳峰比武,然后,借空残月之手干翻了他们。
  当然,事情的真相却是没人知道。不过,如今见着荣昌子找邪道子拼命,那即便是再蠢的人也知道这事儿肯定和“清风三剑客”脱不了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唐逸他们受伤和古风等人有关系?”李逸问道,心中已经想到了什么。
  “是的,那唐逸等人都是好手,如今都快到筑基后期了,如此实力比之筑基后期的三贱客丝毫不差啊,若是群殴这么可能出现这种事情?”那人回道,话语之中有些惋惜。
  李逸闻言,心中不由吃惊,没想到六年没见,自己的几个便宜师兄都快到筑基后期了,如此天赋,实是惊人。不过,想到哪古风等人居然突破筑基后期,心中的感叹顿时更甚了。
  “难道我派的长老不阻止同天剑阁的切磋么?若是出现了伤残怎么办?”李逸问道。
  “怎么可能不阻止呢?以前一直是不允许双方起矛盾的,不过,在一年前却是变了,长老们居然支持双方交流切磋,说是相互学习共同进步。”那人一脸的无奈,在看了李逸一眼后又开口道:“我知道您有些迷惑,不过,若是你知道只事儿的策划人乃是天剑阁的那名渡劫老怪,那就不会如此了…..”
  “哦?你的意思是说,这事儿是那新来的客座长老搞出来的事儿?难道只凭他一个渡劫期强者就能左右一个门派?难道我派祖师不出手阻止?”李逸不解。当过了一派祖师的他自然知道年轻一代被人打得信心全无的后果,那可是废了一派的人才啊,清风派的长老之流不可能不知道。可为什么派中依无人出来阻止呢?难道那天剑阁的来人真是强大到让整个清风派都不敢出手?
  他可不相信一个渡劫期的强者能压住整个青风派,因为清风派中也有三位渡劫期的高手以及一名三劫散仙。
  “唉,恐怕也只有你不知道了。”那人叹道:“据说那天剑阁的渡劫强者乃是渡过了七次天劫的恐怖存在,在整个修真界都是无比厉害的角色,而且又是剑修,一个人干掉同级两个人根本不是难事儿,如此人物,我清风派哪敢惹得起啊。”
  “原来如此.....”李逸闻言,心中顿时明白过来。不由感叹这天剑阁确实财大气粗,居然为了一座药峰便派出了一名渡过了七次天劫的老怪,如此大手笔,即便是玄黄世界也很少有门派拿得出手。当然,如此兴师动众,或许是为了他和飘雪来的,想在这里守株待兔。
  既然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李逸也不再耽搁,在对那那筑基弟子稍稍招呼之后,便向着峰顶走去,想要阻止荣昌子出手。
  然而,他还未走出几步,那主峰之上却是传来巨响,直震得众人耳朵发嗡。同时,那响声响起之处更是爆发出了滔天的火焰,仿佛是要烧毁青天。
  而后,两名身穿青色道袍的老道分别自那火焰中跳将出来,接着再次对轰了十多掌才退出很开,怒目而视。
  荣昌子脸色苍白,嘴角带着血丝,双眼血红的看着邪道子,仿佛要将邪道子生吞活剥不可,而对面的邪道子却是无事,只是一脸凝重的看着荣昌子,眼中带着淡淡的杀意。
  片刻后,二人再次交战到一起,一时间法决乱飞,灵宝乱闪,直打得灵山一阵晃动,灵树、碎石乱飞,场面无比震撼。
  “嘭.......”随着一声巨响响起,交战的二人再次倒飞,只在空中划下两道血痕,触目惊心!
  此次交手邪道子也终于受伤了。如今,一张老脸有些苍白,身上的青色道袍已经被鲜血染红,不过却是无碍,只是眼中的浓浓更甚了。至于,荣昌子却是更加狼狈。
  原本只是嘴角带血的荣昌子此时已经是七窍出血,头上的道髻已是毁掉,整个人劈头散发,无比恐怖。同时,全身道袍更是毁去大半,难以遮羞,整个人无比的狼狈。
  然而即便如此,那荣昌子也依然死死的盯着邪道子,一脸拼命的绝决,没有半分退意。
  “邪道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荣昌子怒吼一声再次向着写到子扑了上去,同时,瞬间间丢出十数染血的件法宝,欲同邪道人拼命。
  “荣老头,既然你找死,那我就不客气了!即便被门规处置,今日我也要杀了你!”邪道子也不是善茬,见荣昌子屏幕,他也懂了真怒,当下也祭出十数件染血法宝向着荣昌子迎了上去。
  “铛.......嘭.......”
  一阵金鸣之声后便传来了惊天巨响,十数件法宝应声而裂,爆出炫目的流光,同时,无数法宝碎片纷纷掉落空中,美得就像天上下起了七彩仙雨。
  “这老头儿真是冲动!元婴中居然敢同元婴后期的拼命,真是找死啊!真不知道收受什么打击!”李逸心中着急。
  自从这二人出现他便看出了二人的修为,其中,荣昌子依然是元婴中期,而邪道子却是到了元婴后期,比之荣昌子强了一个境。二人对上,荣昌子必然不敌,不过若是荣昌子想逃,那还是没问题的。然而,让李逸没想到却是这荣老头如此不怕死,出手就是自爆灵器,欲和对方同归于尽。更是没想到邪道子也是如此狠,不但不多还自爆了灵器,来了个以暴制暴。
  二人灵器全无,只能靠法决和体术搏斗,如此一来深受重伤的荣昌子顿时成了挨打对象,更不捞不到半点好处,若是时间一长,那必然性命堪忧。
  坚持一幕,李逸心中无比着急,很想上前助阵,不过实力却是有限,无奈之下只能焦急的等待派中长老的出现。
  终于,在邪道子准备一掌劈碎邪道的头颅之时,主峰之上终于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杨疯住手,你同荣昌的交战就此罢手,谁若妄动,本座自当灭杀!”
  那声音仿若来之九天,威严慎重,话音虽是不大却是响在了众人的心中,让人生有膜拜之意。
  “三仙威压!”李逸心惊,对于这种气势他再熟悉不过,唯有散仙才能发出!
  此话一出,除了李逸之外的在场弟子顿时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对着主峰之巅齐齐大喝“老祖安好”,至于那交战的二人也是齐齐停手,对着主峰躬身应“是”。
  片刻后,当那话音彻底消失之后,众人才回过神来,随后各自散开。至于,那天空之上的交战二人,也只能双目含恨拂袖而去。
  李逸见状,当即脚踏穿云步,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荣昌子追求,片刻之后便追上了身受重伤的荣昌子,对着荣昌子行礼。
  “徒儿李逸,见过师尊!”李逸躬身道,言语无比的真切。
  “咳....咳......道友说笑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荣昌子咳血,气息虚弱的说道。
  “师尊多虑了,徒儿真的是李逸啊,不信你看。”说罢,李逸拿出了荣昌子送给他的一块护身玉佩递给了荣昌子。
  “你.....你真的是李逸?你真的是李逸!”荣昌看了看手上的玉佩,又看看了看李逸的脸庞,半响之后才认出了李逸,激动地又是一阵咳血。
  “师尊,别说话,这是徒儿外出所炼的丹药,还请师尊快些服用以免落下病根。”李逸见状,当即拿出了一瓶中品的疗伤灵药愈灵丹,递给给荣昌子。
  然而,荣昌子却是没有急忙接过,而是在仔细打量了李逸一番后才一脸欣慰的接过了灵丹,随后倒出一粒吞服了下去。
  片刻之后,当荣昌子的气色恢复过来,李逸才出口问道:“不知师尊为何如此拼命?难道师兄们出了什么不测?”
  原本有一肚子不解,想要询问李逸的荣昌子,在闻听这话后,当即忍不住叹气道:“唉.....此事都怪为师,是为师未能管住你的师兄,如今不但让人打残了,更是连仇都不能报.....为师真是无用啊!”
  荣昌子一脸的悲愤,眼中尽是感伤,话音落下时整个人仿佛已经苍老了数十岁,如此一幕,直看的李逸心中发痛。
  “不知这事儿是否同传闻一样,师兄们是被那空残月废掉的?”李逸问道。
  “你怎么知道?”荣昌子大惊,不知李逸为何如此发问,不过在联想到李逸如今的修为,荣昌子顿时喝道:“你可别乱来!你师兄的仇,为师就算是拼了老命也会帮他们报的,你安心修炼便是。”
  “呵呵,师尊不用如此紧张,这些小事儿怎能让师尊出马呢?就由我这当师弟的替师兄出气足以!”李逸摇头,一脸的风轻云淡,丝毫没有在意荣昌子的话。
  随后,不待荣昌子说话李逸便运起灵力大声喝道:“天剑阁!空残月!给老子滚出来!”
  一语出,四方动,整个清风派的三十座山峰瞬间发出惊呼,一时间无边吵杂,仿若俗世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