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清风惊闻

  第一卷 修真奇旅
  [1/1页]
  清风派,雾峰脚下。
  一名身高七尺,穿着一袭白衣的年轻人正驻足而立。此人,年龄不过二十左右,长得眉清目秀,器宇轩昂,虽无英俊的脸庞,但也算耐看之人,不过,唯一的不足却是此人身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寒气,冻人心神,让人不敢不靠近。
  如今,此人站在山脚已有好一阵子了,然而,不时过往的清风派弟子却是无人敢去询问那人,身怕惹出什么祸事儿,但凡经过那人的身旁都会不由自主的远远躲开。如此情况,直到一名筑基后期的三代弟子出现才终被打破。
  “在下雷动,不知道兄是否要上山找人?”那名刚刚下山的三代弟子对着白衣青年抱拳道。
  雷动,清风派三代核心弟子,如今不过二十六岁,已有筑基后期修为,天赋之高可为天才,同时,他为人和气,不少弟子都有请他帮忙,而他也愿意帮忙,如此一来,他自然成为了不少弟子心中的偶像,崇拜的大哥。众人对他可谓无话不说,如今他下山正是受人拜托。
  本来他是在雾峰藏书楼看书的,结果,一名刚上山的四代弟子告诉他雾峰脚下来了个奇怪的家伙,让他下来看看,于是,他也只好丢掉典籍,下山看看那所谓的怪人。
  原本在听闻那些四代弟子说起,他还不以为意,然而,当他看到那白衣青年的时候却被吓了一跳。心中暗道,这哪里是什么怪人,这明明就是怪物!年纪轻轻居然都到了金丹期,如此恐怖的人物,即便是整个清风派也找不出来吧?
  雷动本是筑基后期的年轻高手,在整个清风派中都是排名前十的高手,然而见到那白衣青年时却是心神狂跳,比之看到清风第一人的明宇还要紧张。如此这般,大多是因为眼前之人全身上下都是散发着一种寒气,仿佛可以冻伤心神!
  “哦.....在下李逸。”那愣愣出神的李逸终于被雷动惊醒过来,当下抱拳回道。
  没错,此人正是刚刚自毒龙潭回来的李逸!
  原本他是想直接回到雾峰的,不过,当到了雾峰脚下的时候却是迟疑。原因无他,只是想到自己的此时的容貌早已大变,修为更是突破到了金丹,如此变化,若是出现在雾峰,那肯定会又大麻烦,所以,他迟疑了,心中有些疑惑,是不是要以李逸的身份进入清风派。
  “原来是李道友,不知李道友来我清风派所谓何事啊?若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在下定不推迟。”雷动抱拳,脸上带着和气。
  “这......”李逸无奈了,如今还真不好告知对方自己是何人,最后只能无奈道:“还是不麻烦雷道友了,我认识路的。”
  “啊,这怎么行!李道友远来是客,我定当陪同才是。”雷动激动,丝毫不肯让步。
  当然,这倒不是他要巴结李逸,而是,这本就是待客之道,若不如此,那让其他门派知道道了,那定要说清风派不知礼数。
  “这个...这个真的不用了,这片地我很熟的,雷道友还是先回去吧,不用管我。”李逸摇头,心中暗道,若不是你小子还够厚道,本真人早就不甩你了,哪能如此客气。
  不过雷动却是没有放过李逸意思,当下再次说道:“原来李道友应是天剑阁的道友啊,失敬失敬。”说罢,一脸激动的对着李逸抱拳,眼中尽是崇拜。
  “天剑阁?”李逸吃惊,心道,难道这天剑阁知道了药峰之事?一时间,思绪颇多,让他出现了片刻的失神。
  而后,在想到自己的身份早晚要曝光,李逸也不再装了,当下对着雷动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本是清风派的弟子,不过常年在外,所以,雷道友不认识我也是自然。只是不知,雷道友所说的天剑阁是为何事?”
  “啊......原来李道友也是我清风之人!真是失敬失敬啊。”雷动闻言,差点惊得跳了起来,当下对着李逸抱拳,随后,又是一阵打听,直说得李逸眼皮狂跳,有了打人的冲动。
  不过,雷动也是聪明之人。在见到李逸的脸色越来越差之后,他赶紧道歉,而后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个清楚。
  据他说,那天剑阁是在四年前来的,在来之前去,清风派并没得到消息,来得很是奇怪。而后,当天剑阁的诸多强者到了清风派之后便急匆匆的赶去天剑药峰,看样子是有大事发生,不过,没等多久那群前往天剑药峰的强者便怒气冲冲的回来了,随后上了主峰,将清风派的诸多长老管事全部责骂了一通,最后,愤然而去。
  然而,没过多久,天剑阁却是派来了一名渡劫期的老怪,常住清风派,说是给清风派当客座长老,同时,也派来了一大批天剑阁弟子,说是共同进步,如此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至于,天剑阁到底是为了什么,雷动却是不知。如此事情,或许只有长老一级才能知道。
  “哦?你的意思是说,如今还有天剑阁的弟子在我们派中?”李逸很是吃惊的问道。
  “是啊,那些弟子如今都在朝阳峰,平日里没事儿就拿我们练招,真是烦透了。”提起天剑阁的弟子,雷动顿时变了脸色,原本的笑脸瞬间变成了苦瓜,看那样子,平日里是没少被欺负。
  “不知道,这来的弟子中有没有一个叫风无痕的?”李逸问道。
  “风无痕?那不是天剑阁年轻一辈的第二高手么?他怎么可能来这里....”雷动很是吃惊的瞟了李逸一眼,心道,如此天才之人,为何会问如此白痴的问题。
  “哦,原来如此,那就没事儿了。”李逸长出一口气,生怕风无痕在清风派中,若是如此,那自己上山必然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
  然而,雷动却是会错了意,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李道友,你可别大意,虽说你如今也到了金丹,但本次前来我派的诸多天剑阁弟子中还是有一两个的金丹期的,且,因为他们是剑修,攻击力远超我们,若是对上,你的胜算不大。”
  “呵呵,雷道友多虑了。”李逸轻笑,如今若是让他对上金丹期的修士,他还真是不怕。若是打出不败仙决,那定是谁来谁死!
  “哎,你还别不信,我们派的大师兄明宇都败了。他在那空残月的手上都没走过一招!”雷动叹气。对于李逸的态度很是担忧,生怕李逸这个高手不知天高地厚,被人秒败了。
  “哦?连明宇都败了?而且还是一招?那打败他的是什么人?”李逸有些吃惊。对于明宇,他还是有些了解,据说六年前便到了金丹初期,当时不过二十三岁,如今都过去了六年了,对方的实力定然到了金丹中期。如此看来,那名叫空残月的年轻人确实很是出色。
  “哎,你不知道啊,那空残月确实厉害,那自创的残月剑法更是诡异,剑诀一出漫天都是月光,漫天都是残影,让人根本无法看清虚实。虽然他同明宇师兄都是金丹中期,但他的战力却是比明宇师兄高出了数倍,只用了一招残月便将明宇师兄击败了.....”雷动叹气,每当想到明宇同空残月的对决,他就心惊肉跳,那战斗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参与的。
  “看来这天剑阁的天才果然够多啊,真不愧六大顶级门派之一。”李逸感叹,没想到这玄明世界最弱的修真界中也有如此天才,比之玄黄世界的修真门派也丝毫不差,如此想来,或许这里也有能够比得上不败仙决的恐怖**!
  “所以啊,李道友还是小心为上,万不可主动招惹那天剑阁之人,否则他们会天天拿你练手的。”雷动嘱咐道。
  “嗯,知道了,谢过雷道友的提醒,在下还有些事情,就不再多聊了”说罢,李逸对着雷动拱了拱手,转身走上了雾峰,片刻间就消失了踪影。
  “难道我清风派中真的由此一名金丹期的弟子?”望着李逸离开的方向,雷动久久未能回过神来,仿佛还在梦中。
  据他所知道,整个清风派的年轻一辈中除了明宇修为到了金丹期外,再无他人。可如今却是突然钻出来了个李逸,这让他很是茫然,一时间呆掉了。
  “这事有些蹊跷,必须得告诉执法长老才行!”半响之后,雷动才回过神来,随后,摇了摇头向着主峰走去。
  雾峰依旧,依然树多、草杂、人少,唯一变了的只是那山上的树木更盛了,地上的野草更密了,峰上的弟子更少了。
  李逸一路前行,几乎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唯有在路过藏书楼时,发现里面还有三五个不知道多少代的弟子在默默看书。如此境况,不得不让人产生物是人非的感叹。
  “不知道,那老头怎么样了?”突然间,李逸响起了荣昌子,想起了那个抱着他说是他徒弟的老头子,心中一阵激动,当下,脚下生风向着荣昌子的修行之所赶去。
  片刻后,李逸便出现在了荣昌子的住宅外。而然,让他失望的却是,房中居然没有一个人!
  “这老头跑哪里去了?他可不像是喜欢云游的人啊。”李逸吃惊,虽然同荣昌子认识没几天,但结合脑中的记忆碎片,他还是知道这便宜师傅的习惯的,没事就是呆在宅中修炼,很不喜欢云游,所以,他才急匆匆的赶来。本想为自己的便宜师傅送些丹药,算作报恩,可谁知却是没人。
  “哎,既然如此,那只好先去找那四个小子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又怎么样了。”李逸无奈,只能换了目标,先去寻找自己的四个便宜师兄。
  片刻之后,当李逸回到几人所在的宿舍时,他所得到的结果却是与之前完全一样,房中空无一人。整个房间无比整洁,没有一丝杂乱,然而,美中不足的却是那地板之上还留有几滩快要凝固的血液。
  “难道,他们都出事儿了?”
  见此一幕,李逸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当下向清风派的主峰飞去,想要搞名真相。
  然而,就在李逸刚刚落到主峰上的瞬间,那主峰之上,却传来了荣昌子的怒喝。
  “老疯子!今天我和你没完!”